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九百一十七章 欣欣向荣

第九百一十七章 欣欣向荣


  于是,两人甚至都没有打招呼,只是在林立看过来时笑了笑,比划了一个要出去的手势,便轻手轻脚的离开了房间。

  当然,林立也并不仅仅是指点恩洛斯药剂学知识,也借着这个机会向恩洛斯请教了不少光明神术方面的问题。别看林立现在的实力,已经算是看到了通往圣域的大门,但是单纯在对光明力量的理解掌握上,未必就比得了一辈子钻研光明力量的恩洛斯大主教。

  “大主教,外面有一位黄昏之塔的魔法师,说有急事要见他们的会长大人。”一位年轻的牧师进到房间里,恭敬的对恩洛斯说道。

  恩洛斯和林立交谈了一整天,甚至兴奋得号称要畅谈三天三夜,然而这一天还未到晚餐时间,却不得不被黄昏之塔来的魔法师打断了。恩洛斯虽然有些不太情愿,但也听到人家说有急事,总不能让人家抛开自己家的事情不管吧。

  见林立起身要告辞,恩洛斯眉头一皱有了主意,面带微笑的劝说道:“费雷,如果不介意的话,不如让你的人进来说说,我也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敢无视教宗陛下亲自颁布的法令。”

  在恩洛斯想来,这黄昏之塔的魔法师所谓的急事,应该是和黄昏之塔在莱丁王国的生意有关了。而教宗罗萨里奥曾经为黄昏之塔颁布特别商业法令,那么如果有人敢在这方面找黄昏之塔的麻烦,显然也就意味着对光明神殿的藐视。

  对于恩洛斯的想法,林立也能够看得出来,于是点了点头,又坐了回去。其实这种事情也不稀奇,虽然有教宗罗萨里奥颁布的法令,但还有一句话叫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即使是在光明神殿的地盘上,也不可能所有法令都能够完完全全得到落实。

  见林立坐回椅子,恩洛斯对那位年轻的牧师摆了摆手,说道:“去请黄昏之塔的魔法师进来。”

  “是,大主教。”年轻牧师连忙回道,心里暗暗庆幸,还好自己刚才对那黄昏之塔的魔法师没有失礼。

  虽然光明神殿的教义中,并不排斥其他的信仰,但是魔法师这个职业却是没有信仰的职业,藐视神灵的存在,是所谓的渎神者。越是虔诚的光明信徒,就越是憎恶被称为渎神者的魔法师,因此光明信徒对魔法师往往都是没什么好脸色,也都认为是理所应当的。而这一次显然是有些不太一样,大主教居然用了一个请字,年轻的牧师不敢多想,但也知道如果刚才对那个魔法师无礼的话,自己百分百是会倒霉的。

  不一会儿,在年轻牧师的带领下,黄昏之塔的魔法师被带到了房间里。林立一看来人,顿时有些意外,来的人不是黄昏之塔在斯巴达城的魔法师,而是应该留守在黄昏之塔的埃兰。林立原本还在奇怪,自己上午去城里的各个店铺转过了,有什么事情不能那个时候说,怎么这才半天时间就出事了。一看是来人是埃兰,林立顿时明白了,出事的不是这里,而是黄昏之塔。

  “埃兰,你终于踏出那一步了。”虽然知道是黄昏之塔出事了,不过林立却并没有急着追问,反而是显得更关心另一件事。

  埃兰算是黄昏之塔第一批会员,在黄昏之塔的魔法师们当中,魔法天赋可以说得上是最出众的一个,只不过由于之前的学习走了一些弯路,实力在达到魔导士阶段后,一直提升得非常缓慢。针对埃兰的问题,林立很早就做出过指点,但是有些习惯要改变,更多还要依靠本人长时间的努力。

  而埃兰也的确没有让林立失望,上一次林立前往奥兰纳的时候,包括埃兰在内就有十几位魔法师已经达到了十九级顶峰,甚至已经隐约触摸到了一丝传奇境界的规则。所以,埃兰此时能够踏入传奇境界,应该算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并不会让人多么的意外。

  不过,自己的黄昏之塔,培养出了第一位传奇法师,也的确是一件让林立值得高兴的事情。有了第一个,就会有第二个,可以想见以后的黄昏之塔,必将会有更多的魔法师踏入传奇境界。看看最高议会,看看光明神殿和黑暗神殿,真正能够自己培养出传奇强者,这才是一个势力能够在安瑞尔世界占有一席之地的根本。

  “全靠会长大人的教导,我才有机会踏出这一步。”埃兰连忙谦虚道,而看向林立的目光中,更是充满了近乎狂热的虔诚。

  “这和你自己的努力也是分不开的,说说你来找我的事情吧,看你这个样子,难道是直接从黄昏之塔过来的?”林立注意到,埃兰此时的身上,可真是称得上风尘仆仆,整个就好像是从沙尘暴里冲出来的一样,显然是赶了不少的路。

  “会长大人,这件事情……”埃兰说着话,看了一眼林立旁边的恩洛斯,显得有些犹豫。

  “不用顾虑,说就是了,”林立毫不在意的说道,尽管猜到出事的可能是黄昏之塔,不过却并不觉得有什么必要避开恩洛斯。

  “是,会长大人,”听到林立的话,埃兰心中稍定,向恩洛斯行礼表达了一下歉意,然后接着说道:“会长大人,最近我们黄昏之塔的生意,受到了几股不明势力的联合阻击,从低级拙劣的诬赖诽谤,到商业方面的恶意竞争,手段无所不用其极。而且在多兰德,我们还发现,有一些不明势力正在渗透进来,似乎所图谋的不小。”

  埃兰所说的情况,对于一个势力来说,尤其是对于一个刚刚崛起的新兴势力来说,所带来的打击可以说是相当严重的,甚至在很多时候是致命的。安瑞尔大陆从黑暗年代末到现在,短短一千多年的时间,无数曾经被广为看好的新兴势力,最终都在这种全方位打击下夭折,要么彻底的灭亡,要么不得不依附于某些老牌势力,但最后也一样被吃干抹净。

  不过此时的林立,在听到埃兰所说的话后,脸上却是没有露出丝毫的愤怒,反而多了几分玩味之色,淡淡的说道:“还有吗?”

  “还有就是……”埃兰迟疑了一下,脸上带着尴尬和惭愧的表情,说道:“还有就是我们的会员中,有一位魔法师被不明势力收买,窃取了一些魔法装备的锻造图纸,以及几种药剂的配方。”

  如果说之前那些商业阻击,完全是原自外部的力量,不因自己这一方的意志为转移的话,那么现在这重要资料失窃,就绝对是自己内部管理上的问题了。更何况,这算是家丑,而现在却有光明神殿的人在一旁,说出来等于是给会长大人丢脸,埃兰的脸上也难怪会有那样的表情。

  “我就说他们怎么可能漏掉这一招呢,”林立面色依然平静,丝毫不为埃兰所说的事情而惊讶。事实上,从建立黄昏之塔,从开始发展药剂和锻造生意,林立就知道这种事情是会发生的。忠诚只是因为背叛的价码太低,虽然这句话并不是绝对的,但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还是适用的。

  从建立黄昏之塔开始,林立就知道这种事情是不可避免的,别说是黄昏之塔,就是光明神殿这样以信仰为根本的庞大势力,难道就没有因为利益而背叛的人吗。有,不但有,而且绝对远比黄昏之塔还要多得多,只不过光明神殿有着雄厚的基础,这样的人并不会对光明神殿造成多大的影响。

  而黄昏之塔呢,不管发展的势头多么势不可挡,但在旁人眼中也只是一个建立两年多的新兴势力而已。这样的一个势力,能够有什么底蕴,能够有什么基础,所依靠的不就是药剂和锻造这两个方面的生意吗。这两个支柱一去,黄昏之塔不管爬得多高,也会在顷刻间跌落下来,而且爬得越高也就摔得越惨。

  “费雷,想想我好像昨天才参加你的就任仪式一样,这才一眨眼的工夫,黄昏之塔已经就已经有了如此的成就,这样的发展速度就连我都有些嫉妒了。”在这种时候,恩洛斯竟然语气轻松的和林立开起了玩笑。

  而林立也是丝毫不恼,笑了笑说道:“是啊,发展太快,难免给人根基不稳的想象,总会有人想要上来撞撞看,看看是空中楼阁,还是铁板一块。”

  其实真说到根基,如果抛开林立的那群亡灵手下,抛开拥有完美身体的康纳里斯,操纵泰坦炼金巨像的安吉拉诺,黄昏之塔现在的确不能说根基有多么雄厚。在别人眼中,顶多就是有一位传奇级别的会长坐镇的势力罢了。黄昏之塔的快速度发展带来了庞大惊人的财富,但是却没有守住这财富的能力,就好像一个小孩子背了一袋金子,自然会引来他人的觊觎。

  如果,这庞大的财富,拥有者换成是光明神殿,或者黑暗神殿,甚至最高议会这样的势力,看看还有哪个势力敢打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