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九百三十九章 罗兰德

第九百三十九章 罗兰德


  如果血月会只是要少量的血清草,林立完全可以把那沼泽的血清草送给他们,那血清草虽然难得,可在他看来也是没什么大用的一种草药。可是血月会需要的并不仅仅是血清草,而是要那块利于血清草生长的沼泽,如果真的只是一片无用的沼泽,林立倒是也不介意以此为代价,为黄昏之塔减少一个对手。

  然而,那片沼泽矿区中,却蕴含着大量的稀有魔法金属,这些稀有魔法金属,并非是锻造武器装备的主要材料,但绝对是不可缺少的。在锻造的武器装备中,只要加入极为微少的稀有魔法金属,就足以让魔法武器的性能达到质的提升。而除了锻造之外,这些稀有魔法金属还被广泛用于魔纹,魔法首饰,炼金法阵等各个方面。如此重要的一处矿藏,林立又怎么可能轻易放弃呢。

  但是,在开采稀有魔法金属的过程中,沼泽的环境必然会随之改变,渐渐变得不再利于血清草的生长,这又是血月会不愿意看到的。这样一来,矛盾显然是很难得到调和了,商谈的结果自然是以失败告终。

  在灰烬术士出面之前的这段时间,各个势力之间都在不断的互相接触,除了黄昏之塔与三巨头之间的问题,各个势力之间的矛盾也需要在这个时候得到解决。其实,这段时间,就是给他们面对面商讨解决问题的时间,灰烬术士扮演的角色可不是调解者,而是最终的裁判者。所以各个势力都有一个共识,再大的问题,最好在灰烬术士做出裁判前,自己互相达成一致,否则真要到了灰烬术士进行裁判的时候,那恐怕谁都得不到好处。

  几天的时间一晃而过,通过这段时间的谈判,各个势力之间这三年中积累的种种问题,也基本都得到了解决。唯独只有黄昏之塔与三巨头之间,似乎完全陷入了僵局,一方面是林立的寸步不让,另一方面则是三巨头胃口惊人。

  那外表破败的灰色高塔外,灰烬术士的两位老仆,坐在大门前的台阶上打着瞌睡,各个势力的首领聚集在高塔前的空地上,等待着灰烬术士的出现。直到这个时候,也没有人邀请众人进入高塔,但是所有人都没有丝毫的不快,如同参加露天宴会一样,相熟的人之间继续小声的交谈着。

  “费雷会长,灰烬术士进行最后裁判的时刻就要到了,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好好考虑一下我们的建议。要知道,如果没有了生命,一切坚持都将成为虚无。”血月会的摩加迪会长来到林立的身边,想要借助此时最后裁判所带来的压力,迫使林立同意他的要求。

  毕竟那块沼泽矿区,对于其他势力同样有着莫大的诱惑力,如果最后由灰烬术士做出裁判,摩加迪也不敢保证沼泽矿区一定会落到自己手里。所以最好还是由黄昏之塔,提前将那块土地转让过来,那么不管灰烬术士最后如何裁判,血月会也已经达到了自己目的。

  还没等林立说话,却从旁边走来一位须发皆白的魔法师,语气颇为得意的说道:“摩加迪会长,真是抱歉,我想那块沼泽,黄昏之塔是无权转让给你们的。那块沼泽原本是属于雷霆佣兵团,而雷霆佣兵团是在我们迪达家族的支持下建立的,从属关系的契约书就在我手中。虽然雷霆佣兵团被黄昏之塔残忍的灭杀了,但按照道理说,那块沼泽也应该是属于迪达家族的。”

  见说话的是刚刚赶来格兰小镇,代替查尔斯的迪达家族长老利普顿,摩加迪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冷冷的说道:“利普顿,你这些话,是秘银联盟的意思吗?”

  “摩加迪会长不要误会,虽然我们迪达家族是秘银联盟的一员,但是血月会和我们之间未必就不能合作。”利普顿压低声音,意味深长的说道。

  自从前任族长死后,迪达家族现在的情况可真的是一点也不好,而之前查尔斯和法师团成员又被废了,更可谓是雪上加霜。虽然秘银联盟的五大家族,数千年来关系一直非常密切,可那是建立在实力平衡的基础上的。如今,屡遭重创的迪达家族,实力早已经被其他四家甩得老远,恐怕和千年前那七个家族一样,距离被这四家瓜分的日子也不远了。

  所以,在查尔斯等人被送回家族后,利普顿和其他几位长老经过短暂的商讨,决定在秘银联盟之外寻找一个盟友。整个轻风平原上,能够与秘银联盟对抗的,也就只有血月会和凯撒家族了,而且血月会正在研究的血脉混合技术,也正可以用来提升迪达家族的实力。

  而关于雷霆佣兵团的事情,利普顿倒也不是胡编的,只不过雷霆佣兵团仅仅是个几百人的小佣兵团,也不是直接从属迪达家族,而是隔了两个从属势力才扯上关系的。当然,如果那块地真的是雷霆佣兵团的,利普顿的说法从某种程度上也不算错。

  然而,听到利普顿和摩加迪的对话,林立却忍不住笑道:“哈哈,实在不巧,那块土地的所有权,却是光明神殿转让给黄昏之塔的。至于什么雷霆佣兵团,不过是在未经光明神殿允许的情况下,占据了那块土地罢了。”

  “光明神殿?光明神殿什么时候把手伸到轻风平原来了,真是闻所未闻。”利普顿知道查尔斯等人就是毁在林立手中的,此时自然是没什么好气。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黑暗年代末,光明神殿就已经有神职者来轻风平原传教,并且购买了大量的土地。虽然传教进行得并不顺利,但是那些土地的契约书却都被带回了光明神殿。我看你们回去后,还是好好的查一查自己的地盘吧,说不定哪天费雷会带着契约书去收回那些土地。”霍夫曼眯着一对小眼,一本正经的替林立的说法做了证明。

  只要不是商业谈判,没有人会怀疑霍夫曼的话,更何况这段历史在轻风平原并不是什么秘密。霍夫曼的一番话,顿时让利普顿和摩加迪哑口无言,同时黄昏之塔和光明神殿的关系,也让他们不由得有些惊疑。

  光明神殿那是什么样的存在,那可是真正站在安瑞尔世界顶峰的最强大的势力之一,整个轻风平原所有势力捏到一起,也未必能够与光明神殿相抗衡。而黄昏之塔呢,刚刚建立三年时间,已经有了如此巨大的成就,难道仅仅是依靠那个年轻会长个人的能力吗,很难说这后面有没有光明神殿的帮助。至少,如果和光明神殿联系起来,黄昏之塔建立后创造的那些奇迹,似乎也就变得不是那么夸张了。

  在惊疑的同时,利普顿和摩加迪以及周围的一些人,不由得都想起了前不久的一个传闻。三个打劫了黄昏之塔商队的盗贼团,被一队神圣骑士用了半天的时间净化得一个不剩,三个传奇级的首领也没能逃脱圣光的审判。

  神圣骑士团,那是光明教宗的直属禁卫军,居然会为了一个黄昏之塔离开光明圣山?最初得到这个消息时,几乎没有人相信,就算是那些各个势力的眼线,亲眼看到了神圣骑士们对三大盗贼团的审判,从心里也是无法接受看到的事实。

  可是现在,光明神殿居然还把土地契约转让给了黄昏之塔,这恐怕就不仅仅是一般的商业合作关系了。要知道光是那片沼泽矿区的价值就已经相当惊人了,而且听霍夫曼那话中的意思,光明神殿转让给黄昏之塔的还不只是这一块土地。众人并不怀疑霍夫曼所说的真实性,因为契约转让也是闪金商会的业务之一,并不是说把契约交到谁手中就算完事的。

  忽然之间,所有人都感觉到心中一沉,好像天空一下子压了下来,沉甸甸的让人呼吸都有些不顺畅了。在这种感觉降临的一刻,现场也随之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转向了高塔的方向,目光齐齐聚集在高塔的大门那里。三年一次聚会,这种感觉对于众人来说,简直已经深入骨髓了。

  果然,在众人的注视下,一个身穿黑袍苍老干瘦的身影,看上去还有些步履蹒跚的样子,从高塔的大门中缓缓走了出来。但是,在场的所有人,没有一个人敢在脸上露出一丝的轻视,反而一个个都是满脸的恭敬。

  这就是灰烬术士吗?林立注视着那位走出高塔的黑袍老者,甚至有些无法将眼前的身影,与传说中无比霸道的灰烬术士联系起来。只见那老者须发皆白,两腮凹陷的脸上满是深深的皱纹,还有一块块明显的老人斑,松弛的眼皮耷拉着好像睁不开眼一样,看起来比那些行将就木的老人,还要更加苍老许多。

  而更让林立惊讶的是,从这位老人身上感觉到的,并非是多么澎湃的魔力波动,而是一股无比浓重死气沉沉的气息,仿佛眼前这位老人已经或者即将步入死亡一般。但是林立又清楚得知道,这老人与亡灵生物又有着极大的不同,那股沉甸甸让人感到无比压抑的气息中,并没有亡灵生物所特有的浓烈腐臭,反而是非常纯净,只是让人感觉不到一丝的生机,就如同一段枯萎的树木。这让林立想起,自己手中曾经死亡的永恒树种,没有生机,却并不腐朽。

  见灰烬术士走出高塔,所有人都立刻拥到了台阶前,不管是在外面多么风光无限的大人物,此时都满脸恭敬甚至带着些谄媚,争相向灰烬术士问好。秘银联盟以约瑟夫为首的四大族长,血月会的龙人摩加迪,凯撒家族的族长克劳斯,这些平时跺跺脚就能让轻风平原抖三抖的人物,也毫不例外一个个都低眉顺眼的上前问好。见一群人都涌过去问好,林立也就没有立刻跟着去凑热闹,迟一点早一点问声好又有什么区别呢。

  而灰烬术士罗兰德,则拄着法杖站在台阶上,只是偶尔微微点头,回应众人的问候。再看他身边的两个老仆,更是连眼睛都不睁一下,好像站在那里还在打瞌睡一样,嘴里偶尔还嘟囔两句,似乎在抱怨人们的吵闹。

  向灰烬术士问好之后的人,都按照以往的习惯退开站到台阶两边,随着问好的人渐渐变少,有些杂乱的场面也渐渐的恢复了秩序,终于显露出了站在不远处的林立。而就在林立准备上前问好的时候,灰烬术士却率先开口了,眯着眼睛看着林立,说道:“小家伙,听说你在多兰德干的不错。”

  “您好,尊敬的罗兰德大师,您太过奖了,我只是运气好一些而已。”林立谦虚的说道。

  林立并没有感觉有什么特别的,然而周围那些大人物们,却一个个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灰烬术士的邀请三年一次,在场的众人最少的都参加过几十次,像血月会的摩加迪更是参加过数百次,可是谁也没有听到过灰烬术士夸奖过哪个人。别说是夸奖了,这么多年无数次聚会,除了在进行最终裁判的时候,灰烬术士甚至都没有和任何人多说过一个字。

  众人心里都很清楚,尽管自己等人又是顶级势力的首领,又是实力强大的传奇强者,可是在灰烬术士眼中却仍然只是小小的蝼蚁。灰烬术士,就是凌驾于轻风平原之上,俯视轻风平原众生的神灵。而现在这位神灵,却给了一个蝼蚁一句评语,而这个蝼蚁又是自己这群蝼蚁想要除之后快的……他们不得不去猜测,灰烬术士的这句话究竟意味着什么,是夸奖还是讽刺,又或者只是心血来潮!所有人的心里都因为这一句话,生出了无数的猜测,每个人的脸色都随着心中的猜测不断的变化着颜色。

  而台阶下所有人当中,除林立的神色依然正常之外,就是闪金商会的霍夫曼脸上没有太多的变化。当然,霍夫曼也被灰烬术士这句话吓了一跳,不过在震惊之后,更多的是为林立和黄昏之塔而感到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