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继承人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继承人


  难道说,这个时代,人类的魔法天赋,真的不如黑暗年代吗?恐怕这并不是真正的原因。格雷斯科在永恒之书的封面上,留有一句话,“知识才是一个魔法师最虔诚的信仰!”。这句话并不是什么秘密,在最高议会的图书馆,甚至很多魔法工会的图书馆中,都有这句法师之神留下的名言。

  格雷斯科的这句话,几乎每一位魔法师都知道,但是真正能够按照这句话去做的人,却可以说是凤毛麟角。所以毫不夸张的说,这个时代的魔法师,已经失去了魔法师应有的信仰,失去了对知识的那种强烈的渴求。

  阿波菲斯再次长叹了一声,神情中流露出几分疲惫,淡淡的说道:“现在,我们累了,我们已经管理这些琐事一千三百多年了。要不是格雷斯科那个混蛋,用这些琐事缠住我们,我们早就可以追随他的脚步,踏入安瑞尔世界最高的领域了。”

  一千三百多年前,三位仲裁者就已经是圣域强者了,而且能够追随格雷斯科参加推翻高等精灵统治的战争,可见当时的实力就不是初入圣域境界那么简单了。那个时候,他们就算没有达到圣域巅峰,恐怕也相差不远,毕竟他们的敌人可是强大的高等精灵。

  这么漫长的岁月,三位仲裁者却始终没有跨出最后一步,最大的原因就是不放心最高议会。可以想见,如果最高议会,没有了这三位仲裁者坐镇,恐怕不用等敌人出现,自己内部早就四分五裂了。

  “这,就是我们找你来的原因了。”

  正在林立疑惑这个事情,和自己有什么关系的时候,一直在旁边沉默不语的梅格尔德,却突然开口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听到这话,林立心里顿时一惊,隐隐有些感觉到,这次三位仲裁者找自己过来的意图。

  果然,没等林立多想,梅格尔德语调沉稳的说道:“我们希望,你能够接替我们,成为安瑞尔世界所有魔法师的管理者,接掌最高议会。”

  什么?我不会是听错了吧!林立甚至忍不住有点想要掏掏耳朵了,到底是三位仲裁者疯了,还是自己疯了,又或者是这个世界疯了!

  尽管刚才隐隐猜到了一点,可是真得听到梅格尔德说出来,林立还是感觉有些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最高议会和黄昏之塔可完全是两个概念,黄昏之塔经营得好,不代表就能够领导得了最高议会。这就好像,让一个大魔导士,去学习传奇级别的魔法一样,这是境界上的差距,不是努力就能够做到的。

  更何况,自己的黄昏之塔经营得好好的,林立也并不愿意,再接手这样一个已经散发出腐朽之气的最高议会。三位仲裁者,都没能把最高议会带到正路上去,林立可不认为自己会有那个本事,恐怕就算是折腾到吐血都不可能。

  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林立是万万不想揽到身上的,于是也顾不得多考虑什么,张嘴就要向三位仲裁者推辞。

  然而,还不等林立开口,梅格尔德却是早有预料一般,抬手止住了他,接着说道:“你先不要急着拒绝,听我把话说完。你所顾虑的问题,我们都想到了,我们的意思,也并不是让你立刻就接掌最高议会。现在,我们三个老家伙,还有一些精力,可以先帮你打下基础,给你足够的时间适应,等到时机成熟后,你再真正的接管最高议会。”

  “这个,不好吧,我既没有资历,也没有威望,做个议员都有些勉强,怎么能够管理得了整个最高议会呢。”尽管梅格尔德那么说了,可是林立还是有些不太情愿。

  对于普通人来说,可能成为最高议会的仲裁者,站在整个安瑞尔世界的权力巅峰,有着无与伦比的诱惑力。可是,林立的追求并不在于此,就像三位仲裁者想要踏出那最后一步一样,他也并不为自己现在踏入圣域境界而满足。

  一个黄昏之塔,还不需要林立却做太多事情,只要自己拥有足以威慑敌人的实力,其他琐碎的事情有手下人去办就可以了。因此,林立也不需要,在黄昏之塔的经营上,投入太多的精力。

  但是最高议会就不能这样,尤其是三位仲裁者希望的,可不是说有个圣域强者坐镇就完事的,而是要让林立带着最高议会走上正确的轨道。以最高议会现在的状况,林立要是接下这个任务,那要做的事情可就太多了。

  现在的最高议会,已经散发出了腐朽的味道,想要改变这个状况,首先就得要对议会进行清洗吧。清洗之后呢,还要去发掘一些人才,再补充到议会里面吧。然后呢,如何改变魔法师们,失去信仰的状况,这也是一项漫长而又庞大的工程。

  除了这些之外,还有林林总总各种各样的问题,林立就是现在想一想,都会觉得无比的头痛,真要是去做的话,那简直就是要命啊。

  三位仲裁者互相看了一眼,对于林立的拒绝,他们并不感到意外。身为圣域强者,他们自然知道,最高议会仲裁者这个身份,虽然在普通人看来好像很风光,可是对于圣域强者来说,与其说这是一种权力,倒不如说是一种责任,甚至说就是一种麻烦。而这种麻烦,他们已经背负了一千三百多年了,感受绝对要比林立想象得要深刻得多。

  但是,三位仲裁者也没有别的选择了,圣域强者也不是永生不死的,不能踏出那最后一步,终究还是会有腐朽的一天的。如果找不到合适的接班人,那么最高议会要么随着三位仲裁者先后离去而灭亡,要么越走越偏直至走向崩溃,总之都是要完蛋。

  “我觉得,安度因老师,应该比我更适合吧。他本身就是最高议会的议长,有着管理最高议会的经验,无论资历还是威望,都足以担当这个重任。”林立知道直接拒绝不太容易,于是又向三位仲裁者推荐起了安度因。

  “他?提起那个混蛋小子,老子就气不打一处来!”听到林立提起安度因,阿波菲斯的怨念一下子爆发了出来,毫不客气的大骂道:“原本我们还挺看好那个小兔崽子的,谁知道他那么不争气,为了药剂学,居然搞出个荆棘魔法领域来,这辈子都别指望踏入圣域。再说,就他那能力,连诺森那小子都压制不住,今天的事情就是个例子,你还能指望他带着最高议会改革吗!”

  阿波菲斯虽然说得有些绝对,可是林立也很清楚,凭着那荆棘魔法领域,安度因踏入圣域境界的可能性几乎接近于零。除非,安度因在药剂学方面,能够达到神匠级的水平,那样倒是也能够踏入圣域境界。可是,那可能吗,就凭安度因那半吊子药剂水平,想要达到神匠级别,比他走魔法这条路还要不靠谱。

  “费雷,关于资历和威望这方面的问题,我们三个之前就讨论过,已经有了一个安排。”仲裁者克里斯说这话的时候,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因为谁都听得出来,林立拿资历和威望说事,只是为了找一个推辞的借口罢了。

  但是,不好意思也要说,总不能看着最高议会在自己手中毁掉吧!克里斯暗暗叹了口气,带着几分商量的口气,对林立说道:“如果,你同意的话,那么你就将是最高议会的第四位仲裁者。但是,这个消息,暂时我们不会对外界公布,你还是先以议员的身份参与最高议会的工作。”

  林立听着没有说话,没有立刻点头,但是也没有继续表示拒绝。毕竟三位仲裁者对他也不错,阿波菲斯在他还是大魔导士的时候,就亲自指点他魔法知识,这放在别人身上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而梅格尔德呢,虽然表面冷冰冰的,但在探索奥斯瑞克陵墓后,知道他拥有永恒熔炉,所以将永恒熔炉的核心水晶巨棺让他拿走了。最后一位仲裁者克里斯,更是亲自去接他来最高议会,还指点他关于圣域境界的问题。

  所以,林立尽管清楚这个任务是个大麻烦,也没有立刻干脆的拒绝,而是耐心的听着克里斯的安排。如果说,这个大麻烦,还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林立倒也不介意帮三位仲裁者一回,谁让自己还年轻呢。

  感觉到林立的态度似乎有些松动,克里斯紧接着说道:“直到你积累到足够的威望,我们再将这个消息公布,你再以仲裁者的身份,开始对最高议会的改革。你放心,我们也不是一下子就撒手不管了,在你进行改革期间,我们三个老家伙,还会继续支持你。直到你完全掌控了局势,我们再慢慢的退下去。”

  “费雷,我们也知道,这件事情对于踏入圣域境界的人来说,的确是一个大麻烦。可是,这么多年,我们三个老家伙,也没能培养出一个像样的接班人,总不能就看着最高议会这么毁掉。”见林立沉默不语,阿波菲斯又开口劝说道。

  “阿波菲斯,不要说话,让费雷自己考虑。”梅格尔德虽然语气依然平静,但是眼中隐隐也透出一丝期待。毕竟,站在圣域巅峰这么多年了,谁不想踏出那最后一步,真正成为不朽的神灵。

  世人总是羡慕,三位仲裁者站在世界权力的巅峰,却不知道这权力对三位仲裁者而言,根本就是一个巨大的包袱。如果不是最高议会束缚着他们,凭着他们的魔法天赋,恐怕早就成就不朽神灵了。

  林立沉默了片刻,终于在三位仲裁者的注视下,缓缓点了点头,说道:“好吧,既然三位仲裁者这么信任我,那么就按照这个安排,我尽力而为吧。”

  见林立终于点头了,三位仲裁者也暗暗的松了口气,虽然一切安排都还没有开始实施,也不知道林立什么时候,真正有能力接掌最高议会,但是他们心中已经隐隐有了几分久违了的轻松之感。

  林立现在对于最高议会,了解还不是很多,所以简单的聊了几句之后,便起身向三位仲裁者告辞。

  倒是在林立要出门的时候,阿波菲斯突然又叫住了他,说道:“对了,要是还有人提泰拉矿的事情,你就让他们来找我说。”

  林立点了点头,转身走出了那间藏书室,心里却是暗自腹诽:诺森那群家伙,好歹只是要泰拉矿,这三位仲裁者比他们还狠,明显是连自己带泰拉矿一网打尽了。

  林立这么想,倒也不是没有道理,试想日后,他真正接掌了最高议会,那么自己的什么资源,还不都得用在最高议会上边。

  带着乱七八糟的想法,林立回到了会场外面,毕竟对外的身份还是一个小小的议员,最高议会的会议还是要参加的。

  在会场外面时,林立还能听到里面传出的嘈杂声,但是随着他迈步走入会场大门,整个会场却是突然间变得一片寂静。

  所有议员的目光,都再次聚集到了林立的身上,看着他一步步走入会场,再一步步走向角落中的位子。从林立被仲裁者阿波菲斯带走,会场中的众人就没有中断过对他的种种猜测,猜测着三位仲裁者见他究竟是什么事情,猜测着他究竟和其他人有什么不同,竟然会引起三位仲裁者同时接见。

  其实,别管三位仲裁者找林立是什么事情,就从阿波菲斯什么都不问就出手把卡努曼丢出会场,就能够看得出来这位仲裁者对林立庇护之意。要知道,卡努曼在最高议会中,身份也是不低,也是高阶议员中的一位,地位远不是一个新晋的小议员可以相比的。

  所以现在,谁还敢把林立,当成一个新晋的普通小议员来看。

  雷丁斯此时,真的是如坐针毡,明显得感觉到,左右自己串联的几位议员,看向自己的目光中都透着极大的怨念,显然是在埋怨自己把他们拉进了火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