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绝密消息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绝密消息


  可是在乌伊法鲁西施展出来,这骸骨囚牢却简直成了一座骸骨堡垒,白森森的骸骨密密麻麻的将整个建筑都包裹在了里面,别说是人了,就是一只苍蝇恐怕都别想飞出去。

  而施放了骸骨囚牢之后,乌伊法鲁西又紧接着吟唱了两句咒语,一个漩涡状的大门凭空展开,大量的亡灵生物如同潮水一样从大门中涌了出来,如同一片白色的浪潮直向着大厅中的众人冲了过去。

  要说这些亡灵生物,实力在传奇强者眼中自然是不够看的,可是大厅的空间就那么大,外面又被坚不可摧的骸骨囚牢包裹了起来,这些亡灵生物的涌入几乎立刻就像整个大厅都挤满了。对面的那些势力的头领们,一边要防备着诺菲勒的突然袭击,一边又要应付大量的亡灵生物,很快就被逼得有些手忙脚乱了。

  虽然诺菲勒的速度,对于空间有着一定的要求,可是这些亡灵生物对他来说却没有任何影响。吸血鬼被称为天生的刺客不是没有道理的,诺菲勒作为一名传奇巅峰的吸血鬼,更是将这项天赋发挥到了极致,再加上黑暗魔法的辅助,在这密密麻麻的亡灵大军中行动仍然无比迅速流畅。

  一位剑圣刚刚轰开身前的亡灵生物,却突然感觉心口一疼,低头一看,却见从后背刺入的匕刃正在缓缓退出。一位传奇刺客正隐身于是阴影之中,小心的向着大门那边潜行,却猛得感觉到脖子一凉,视线中的景物没有来由的一阵翻滚。

  几位传奇法师,连连施展魔法轰击,却眼见着亡灵生物越来越多,只得各自施展飞行术向半空中飞去。可是他们的身形刚刚从亡灵大军中脱出,却看到从大门的方向,突然轰过来一片绚丽而又致命的魔法,顷刻间便被那魔法风暴轰得连渣都不剩了。

  战斗从开始到结束,也不过几分钟的时间而已,当乌伊法鲁撤掉包裹建筑的骸骨囚牢和死亡之潮后,再看那原本在骸骨囚牢中的建筑早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而在那片废墟之中,只有诺菲勒手持天谴匕首,押着几个脸色灰白身体不断颤抖的人。

  这剩下的几个人,自然就是埃兰那个名单上没有的,留下他们,除了是因为他们对黄昏之塔只使用了商业上的手段之外,更重要也是要借他们的嘴,将这一次的事情宣扬出去。要是真的把所有人都灭掉的话,就算场面搞得再大,也不可能造成太大的轰动效应,所以还是要留几个亲历者去宣扬这件事情。

  几个被留下性命的人,完全没有了传奇强者的那种风度,战战兢兢的在诺菲勒的押解下,一路经过一具具尸体,来到了黄昏之塔的队伍近前。这几个人虽然都是什么商会的会长,但一生中也见过无数的尸体,也曾经亲手夺取过不少人的生命,可是却从来没有现在面对这些尸体时这样震撼过。

  死去的这些人,可都是真正的传奇强者啊,而且每一位都代表着一个称霸一方的强大势力。可是现在一切都成为了虚无,不管是强大的个人实力,还是雄厚的势力背景,在黄昏之塔面前不过是眨眼之间,已全部都化为了虚无。

  “埃兰大师,我也是被他们胁迫的,身不由己,才做出的那些对不起黄昏之塔的事情。”

  “埃兰大师……”

  那几个人来到了埃兰的面前后,就立刻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有解释自己有苦衷的,有干脆直接认错求饶的,也有吓得连一句完整话都说不出来的。

  几个人认识埃兰并不奇怪,毕竟三年前埃兰就是黄昏之塔法师团的团长,只不过那个时候以这些人的地位,并不怎么把埃兰这样一个初入传奇境界的法师团团长太放在眼中罢。但是现在,埃兰的手中,可是掌握着他们的生杀之权,由不得这些人不万分的恭敬。

  “埃兰大师,这些人虽然是已经受到了应有的惩罚,不过他们手下必然还有一些死忠之人,希望您给我们一个赎罪的机会,让我们调些人手协助您一起前去清剿。”某个商会的会长倒是很会找机会,竟然是想派人和埃兰一起去清剿昔日盟友的势力。

  而旁边几个人,得到同伴的提醒后,也是立刻纷纷响应向黄昏之塔表起了忠心,一个个拍着胸脯号称把身家性命全都砸进去也不皱一下眉头。

  然而,埃兰却淡淡的摇了摇头,目光冰冷的从众人脸上扫过,直看得众人都缩起了脑袋,才缓缓说道:“没有必要了,他们的势力,现在已经不存在了。”

  埃兰的话,让那几个人不由得愣了一下,还以为黄昏之塔是要只追究首犯,毕竟大厅中死掉的那些都是各个势力的首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代表着那个势力。可是很快,他们就会知道,黄昏之塔对待敌人,可是从来不会心慈手软的。

  “埃兰大师,我有一个绝密的消息,希望对您和黄昏之塔用。”说话的,正是之前最早想要离开的那个胖子魔法师,也是一家中型商会的会长,名叫拉尔夫。

  “说吧,”埃兰淡淡的说道,显然对拉尔夫口中所谓的绝密消息,并不怎么放在心上。不过这个态度,却在听到拉尔夫接下来的话后,立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那位胖子魔法师拉尔夫,小心翼翼的凑到了埃兰的近前,刻意的压低了声音,搞得神秘兮兮的说道:“埃兰大师,据我所说,这一次这个联盟,并不是黑日兄弟会他们几个大势力最先牵头的,而是有一个人在这里起到了关键的作用。正是由于这个人在几大势力间的串联,才让他们有了联合起来对抗黄昏之塔的心思。”

  “哦?”埃兰本来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可是听到拉尔夫的话,却也不由得眉头一挑,问道:“你怎么知道的,那个人在哪里?”

  埃兰虽然表现出了一点惊讶,但是也并不是非常的相信拉尔夫的话,毕竟在这种时候,有些人往往会胡乱的攀咬旁人,希望可以混到些功劳来减免自己的罪责。

  “埃兰大师,我保证我说的都是真的,要是胡编烂造的话,就让我不得好死。”拉尔夫听出了埃兰语气中的怀疑,连忙拍着胸脯赌咒发誓,直到见埃兰脸上露出不耐之色,这才又重新压低了声音,说道:“我听过安洛克他们称那个人塔努大师,据说那人不但不是咱们轻风平原的人,甚至都不是大陆上的人,而是来自于海上。”

  “海上?”埃兰不禁皱起了眉头,如果拉尔夫说的是真的,那么这一次自己可就漏掉了一条大鱼啊。

  这时,埃兰想起了之前和会长大人回来的时候,在消灭掉那围攻黄昏之塔的敌人后抓住的那个俘虏。虽然到现在还没有从那个俘虏口中拷问出什么,但是也已经可以肯定,那次围攻黄昏之塔的事件后面,还有一个神秘的势力。那么拉尔夫所说的这个塔努大师,和那个俘虏以及那个神秘的势力之间,是不是有着什么样的联系呢?

  想到这些,埃兰知道塔努,恐怕是一个揪出那神秘势力的线索,于是对拉尔夫追问道:“关于这个塔努,你还知道什么?”

  “这个……”拉尔夫那张胖脸上五官挤在一起,很是思索了一阵,这才犹犹豫豫的说道:“那个叫塔努的人很神秘,只和为首的几个势力的首领接触,我也是偶然在远处见过他一次。不过,我记得那个人的手背上,绘制着一个非常奇怪的图案,只是关于图案的来历我就不清楚了。”

  “画下来,如果消息是真的,可以算你将功抵过。”虽然只是问到了一个图案,但是埃兰心里隐隐感觉到,这个图案很可能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线索。

  “是是,我立刻就画,绝对不会有半点偏差。”听到将功抵过,拉尔夫的脸上简直要乐开花了,立刻找来纸和笔,然后又找了一处合适的地方,撅着屁股趴在那里一点一点的画了起来。

  相比拉尔夫,其他几个人就没有这么好命了,虽然也是保住了性命,可是却不得不签下了卖身契一般的契约,将自己的产业甚至自己的生命自由都要抵给黄昏之塔。签下那契约之后,他们不再是什么商会的一会之长,而是成了黄昏之塔的奴隶,到死都要为黄昏之塔工作,不能有丝毫的异心。

  虽然在签订契约的时候,几个人心里还不太乐意,可是等到离开这里之后,各地的消息传到他们的手里的时候,他们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幸运。埃兰拒绝他们参与清剿那些敌对势力,并不是要放过那些势力,而是黄昏之塔另有人去处理那些势力。

  负责清剿那些势力的,是由康纳里斯带领的队伍,除了有法师团的成员之外,还有那支拥有神圣力量的死亡骑士团,不过现在应该称为天谴骑士团了。血鸦盗贼团的灭亡,就是康纳里斯的杰作,二十名天谴骑士释放的黑暗凋零,直接将盗贼团的老巢连同里面的所有人,全部都在刹那间化为了齑粉。

  而在血鸦盗贼团之后,那些被埃兰点了名的人所掌握的势力,一个个也都是遭遇了同样的命运。很快,一个个的消息就在轻风平原上传开了,那些动辄拥有上千成员的势力,几乎就是一夜之间,就被从轻风平原上抹去了一切的痕迹,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黄昏之塔的残酷报复,让整个轻风平原都震动了,十几个势力被连根拔起,除了让人知道黄昏之塔的实力之外,更让人们知道了黄昏之塔对待敌人的冷酷无情。这个时候,那些几乎是卖身为奴的人们,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幸运。

  而在黄昏之塔的这次立威之举过后,黄昏之塔在这三年中所失去的产业,也很快重新回到了黄昏之塔的手中,甚至还有这些产业在这三年中的收益也是一分不少。各个势力的首领,再也不敢怠慢,纷纷亲自携带着厚礼来到黄昏之塔,希望能够拜见黄昏之塔的会长,并且和黄昏之塔重新签订各种生意上的合作协议。

  像秘银联盟,凯撒家族,血月会这些轻风平原最顶级的势力,原本在这三年里对黄昏之塔的态度也早已渐渐的冷淡了,虽然没有出手打压黄昏之塔,但是不少生意要么终止了合作,要么开出了更为苛刻的条件。

  可是这一次,林立回归,并且在轻风平原重新竖立了不可侵犯的威严,几大势力也立刻改变了态度。不过,这几家势力,在这次魔法潮汐中都获得了巨大的好处,甚至传说还诞生了真正的圣域强者,因此就算是改变态度,也不像三年前那样了。

  当然,有底气摆出这种态度的,也就只有这几个最顶级的势力了。其他那些大中型的势力,只要是没有圣域强者坐镇,就没有资格和黄昏之塔平等对话,就得老老实实的装孙子。因此,那些势力的首领们,可是不敢对黄昏之塔稍有一点怠慢。

  只不过,这个时候,林立正在图书馆中,痛并快乐着的接受着格雷斯科的操练,在一次次的被虐中不断的向着更高的层次发起冲击,哪里有时间去接见那些蝼蚁般的人物。别说是接见那些蝼蚁般的人物了,就算是原本还比较关心的,关于那个俘虏以及神秘势力的事情,林立现在也顾不上去过问一句。

  埃兰带着拉尔夫画的那幅图回来后,原想立刻向林立报告,结果也是被挡在了图书馆的门外,只能是又去找加文和巴塞尔等人商量。虽然因为会长大人闭关了,这件事情不能第一时间报告,但是也不表示就要把这件事情放下,要是能够在会长大人出来的时候,把所有问题的答案都拿出来,那才能显示出下属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