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离席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离席


  戈尔长老也是微微点头,显然比较赞同纳斯里的话,说道:“不错,轻风平原上的这些势力,如今都是散沙一片,如果我们逼迫太紧的话,说不定反而会促使他们联合起来,莱丁王国和法兰王国就是例子。而我们的根基远在海外,除了用战舰镇压沿海,想要派遣军队进入内陆,比起莱丁和法兰两国要更加困难。”

  金度王国的几人,在空荡的会议厅中交谈了一阵,分析了一下当前的形势,都认为只要把轻风平原那些势力晾上几天,让他们知道金度王国和光照会的雄厚实力,以及进入轻风平原的坚定决心,他们自然会哭着喊着来要求重启谈判。于是,对于这次谈判出现的意外,康托利也就不再放在心上了,只等着那些势力来求自己时候再算这笔帐。

  康托利等人离开会议厅时,脸上已经没有了丝毫的愠色,反而是一个个脸上都带着付胜券在握的神情。康托利的本意,还打算去科隆城的风月场所找点乐子,不过在纳斯里和戈尔的劝说下,还是早早的返回了港口的战舰上,只等着轻风平原那些势力的代表来道歉,来恳请他们重启谈判。

  回到战舰后的第三天,康托利等人正在甲板上悠闲的品着美酒,吹着清新的海风。突然纳斯里的副官急匆匆的赶了过来,向几人行礼之后,凑到了纳斯里近前,压低了声音说了几句话。而纳斯里听到副官的报告之后,原本还挂在脸的微笑瞬间冻结了,仿佛晴朗的天空瞬间阴云密布。

  看到纳斯里脸上表情的变化,正在与戈尔长老交谈的康托利,脸上也露出了不愉之色。他并不认为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只是对纳斯里和副官的低语而感到不满,于是沉声问道:“纳斯里将军,有什么事情还需要避开我们吗?”

  纳斯里平复了一下心情,对副官说道:“你把刚才的事情,和康托利特使和戈尔长老说一下吧。”

  “康托利特使,戈尔长老,事情是这样的,刚才我接到消息,我们派遣回国的一艘战舰,在途中遭遇到了袭击。”副官神情有些惶恐,别看他在舰队中的职位也不低,可是比起眼前的几位还是差得太远了。虽然这件事情,怎么说也不会有他一个副官的责任,但是他心里很清楚,这些大人物要是迁怒起来,那可不管什么责任不责任的。

  “什么!战舰遇袭?是在什么地方,难道有什么强大的海兽出没吗?”

  海洋是金度王国的天下,没有人能够在海洋上,与金度王国一较长短,除了那些隐藏于深海中的巨型海兽。因此,听到战舰遇袭,康托利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战舰撞上强大的海兽了。

  然而,听到康托利的询问,那位副官却是摇了摇头,说道:“特使大人,袭击我们战舰的,不是什么海关兽,而是一艘强大的战舰,据幸存的水手说,那艘战舰的桅杆上,挂得是黄昏之塔的旗帜。”

  “不可能,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比我们更加强大的战舰,就算是莱丁和法兰王国都没有,黄昏之塔一个内陆的地方势力,怎么可能有那样战舰。难道是那些水手操作失误,想推卸负责吗!”康托利虽然不是海军出身,但是身为一个金度王国的人,对于自己王国的战舰,还是有着相当大的信心的。

  这份信心也并非是盲目的,事实上金度王国能够成为海外霸主,靠得就是这融合了炼金技术的强大战舰。凭借着这些强大的战舰,他们在海上纵横扫荡,可以说是战无不胜,即使是那些凶悍无比的海兽,也只能成为舰队的猎物。

  而莱丁和法兰两国,虽然都有着一些海岸线,但是在海军方面的投入却少得可怜,那些所谓的战舰更是一碰就散的垃圾货色,根本没有资格与金度王国的舰队相提并论。如果不是金度王国没有强大的陆军,恐怕早就凭借着坚船利炮,轰开莱丁法兰两国的国门长驱直入了。

  而黄昏之塔,在康托利等人的了解中,就是一个位于多兰德地区的内陆新兴势力而已,别说是造出可以和金度王国战舰相媲美的战舰了,就算是一般的木制大舰恐怕都造不出来。

  “不是的,特使大人,据幸存的水手说,敌方的那艘战舰,似乎很像是我们之前在附近海域失踪的那艘战舰。而且,对方是先行登船,将我们战舰上的物资都洗劫一空之后,才把战舰弄沉的。”在康托利的气势威压之下,那位副官感觉双腿都有些发抖,声音也不由得有些颤抖。

  “是我们失踪的战舰?可恶,一定是灰烬术士那个老东西给他们的!”被自己的战舰打劫了,这简直就是**裸的打脸啊,康托利气得一巴掌将桌子拍成了碎片,扭头对纳斯里说道:“纳斯里将军,既然对方敢这样挑衅,难道你不准备做点什么吗?”

  金度王国的战舰,在法兰王国和轻风平原各损失了一艘,法兰王国那边的被他们算到了最高议会仲裁者的头上,而轻风平原这边损失的这艘战舰,则是被他们算到了灰烬术士的头上。在他们看来,也只有灰烬术士那样的,真正的圣域强者,才能够如此轻易的俘虏自己的战舰。而现在,那被俘虏的战舰上,挂起了黄昏之塔的旗帜,自然是被认为是灰烬术士送给黄昏之塔的了。

  此时的纳斯里,心里的怒火其实一点不比康托利少,毕竟那两艘战舰都是自己第三舰队的,作为舰队的指挥官,在这件事情上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不过,他并没有像康托利那样爆发出来,而是强压着怒火,对自己的副官说道:“立刻将所有信息交到参谋部,让他们尽快制订出完善的围剿计划,金度王国海军的尊严,绝不容他人玷污!”

  纳斯里下这样的命令,并非是愤怒的失去了理智,否则的话他应该是让战舰直接开炮,将整个科隆城都轰成废墟。在纳斯里看来,尽管敌人拥有了和自己一样的巨型战舰,但想要熟练的操作,没有五六年的时间练习,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因此,如果能够捉到那艘战舰,不但可以弥补自己的之前的失误,说不定还可以在这次谈判中起到一定的作用。

  但是,戈尔长老却叫住了正要去传达命令的副官,微皱眉头,对纳斯里说道:“慢着,纳斯里将军,关于军事上的事情,虽然我不方便插嘴,但现在还是不得不说一句,我们现在的最紧要的事情,是通过和平的手段,拿到我们所需要的东西。如果一旦开启战端,对于我们接下来的谈判,恐怕会造成一些不好的影响。”

  其实,最让戈尔长老担心的,还不是和轻风平原的那些势力开战。他们都认为,黄昏之塔那艘战舰,是灰烬术士俘虏后送给黄昏之塔的,这说明灰烬术士和黄昏之塔的关系不太一般。如果和黄昏之塔开战,万一惹出灰烬术士,以他们现在的力量,那可是很难讨到好处的。

  实际上,他们搞出这样一个谈判,想要通过和平的手段,从各个势力手中得到自己需要的资源,也正是因为灰烬术士的威慑。否则得话,堂堂金度王国和光照会的人,怎么可能和那些地方势力坐在一起谈判呢。

  “那怎么办,难道就这么忍了吗!”康托利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自然是不甘心就这么算了。

  戈尔长老的脸上露出一缕冷笑,手捻着胡须,阴声说道:“黄昏之塔的那位会长,不是就在科隆城吗,这一次的谈判之所以没有进展,不就是因为他的突然离席吗。这一次,虽然我们损失得不小,不过如果能够从黄昏之塔的手中,得到那两座泰拉矿,足以弥补我们的损失了。”

  听到这里,康托利和纳斯里,脸上也顿时露出了恍然之色。黄昏之塔的这一次袭击,虽然给自己这边造成了不少的损失,但是也将把柄送到了自己的手中。那么在接下来的谈判中,自己完全可以抓住这个事情,压迫黄昏之塔做出让步。

  “嗯,就这样,吉尔,你立刻去通知轻风平原那些人,我到要看看这一回谈判,黄昏之塔那边的人还能说些什么。”康托利想明白之后,立刻吩咐手下人,去通知轻风平原各个势力的代表,要再次召开谈判会议。

  而与此同时,在科隆城外的无边海域中,一艘有着金度王国特色的巨型战舰,却挂着黄昏之塔的旗帜,正在海面上缓缓的向着一个方向航行着。战舰的甲板上,站着几位魔法师,身上的都佩戴着黄昏之塔特有的身份徽章,为首的一位正是黄昏之塔法师团的团长埃兰。

  埃兰在袭击了金度王国的战舰之后,并没有下令立刻离开这片海域,还特意放走了一艘救生艇,就是希望金度王国的那些人得到消息后,能够再派战舰过来。

  他这可不是自大,虽然他们手中的这艘战舰,得自于金度王国,但是经过林立和安吉拉诺的改造,性能比起原本提升了何止几倍。原本这样的一艘战舰,虽然是融合了炼金技术,但是想要完全发挥威力,还需要数百名熟练水手来操作。可是,经过林立的改造,这艘战舰的操作就简单得多了,十几个魔法师就可以操纵得如臂使指。

  除了操纵更简单之外,战舰的魔力舰炮也被换上了传奇级的魔晶,威力更加的强大。而且,林立还在战舰上,布置了宗师级的魔纹,以及宗师级的炼金法阵,让这艘真正成为了名符其实的永不沉没的海上堡垒。

  就算金度王国那边,五艘巨型战舰全部出动,埃兰也有信心在给对方造成巨大的损失后,自己仍然可以安然的离开。甚至即便是遇到了圣域强者,这艘战舰也能够支撑一段时间,足够让黄昏之塔的魔法师们,从容的通过船仓内的传送法阵离开。

  不过,很可惜的是,埃兰他们在这里等了半天,也没有看到金度王国战舰的影子,最后也只能无奈的返航了。

  黄昏之塔的这艘战舰,自然不可能停靠在科隆城的港口里,而是进入了黄昏之塔一座沿海矿场的港口。埃兰留下其他人看守战舰,自己则离开了矿场,只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回到了科隆城,并向林立汇报了这一次行动的收获。而就在埃兰汇报结束的时候,玛法家族的人也恰好带来的金度王国要重启谈判的消息。

  “金度王国的那些人不是很高傲吗,怎么挨了一巴掌连点反应都没有。”埃兰显然对今天的收获不怎么满意,就希望金度王国的那些人按捺不住,自己也好有借口干掉那些高傲的家伙。

  “放心,以后会有机会的,”林立一边翻阅着手中的永恒之书,一边毫不在意的说道。他可不认为,以金度王国那些人高傲,这件事情会就这么算了,突然说要重启谈判,说不定这里面就有这件事情的影响。

  不过,对于金度王国的人是如何反应,林立也根本并不会去在意,反正在这次所谓的谈判中,他是不打算让黄昏之塔吃一点亏的。

  果然,第二天的会议一开始,身为金度王国特使的康托利,就气急败坏的向黄昏之塔方面发出了质问。

  原本,想着昨天的计划,康托利还打算保持一点风度的,可是看到黄昏之塔那边的人出现,就立刻就无法保持理智了。他都没有等黄昏之塔那边的人坐下,就直接拍桌子站了起来,两眼赤红的看着为首的林立,厉声喝道:“费雷会长,昨天我们的一艘运送物资的战舰,在海上遭到了你们黄昏之塔的袭击,对于这件事情,你有什么解释!难道,你真的想把整个轻风平原,都拉入到战争当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