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恶龙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恶龙


  他们很清楚,对于真正的圣域强者来说,圣域之下皆为蝼蚁绝不是一句空话。就像当初罗德哈特肆虐轻风平原,灰烬术士绝对有能力制止,但是却从始至终都没有出手。就是因为在灰烬术士的眼里,轻风平原上不管死多少人,都不过是蝼蚁罢了,不值得自己去费力气。

  所以在得到林立答应出手帮助金度王国的消息后,埃尔维斯他们不相信林立是助人为乐,也不相信他是什么悲天悯人。他们相信真正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在那囚笼岛上,绝对有着什么足够吸引一位圣域强者的东西。

  “费雷大师,关于囚笼岛,难道你知道些什么吗?”埃尔维斯小心翼翼的问道。尽管他心里也清楚,就算囚笼岛真有什么了不得的好东西,自己的实力似乎也不足以和金度王国或黄昏之塔的任何一方去争,但还是禁不住有些好奇。

  然而,林立却摇了摇头,说道:“囚笼岛下面究竟有什么,就要问金度王国的人了。不过有一点,我倒是想要提醒你们,关于囚笼岛的传说你们应该都很清楚,囚笼岛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什么动静,这一次却搞出如此大的声势,搞不好那个传说并不仅仅是个传说。”

  “费雷大师的意思是说,囚笼岛下面真的囚禁着一头上古恶龙?”林立的话,让埃尔维斯等人都有些惊讶,毕竟在一般人看来,传说的事情都是极不靠谱的。

  “不管是上古恶龙还是什么东西,囚笼岛在轻风平原上存在了多少岁月,谁也说不出一个准确的时间,似乎从黑暗年代之前就已经存在了。囚笼岛的那个东西,既然能够存在如此漫长的岁月,肯定是不简单,搞不好就是个圣域巅峰的强大存在。那东西一旦脱困,恐怕整个轻风平原都要被毁灭掉了。”林立并没有给出他们肯定的回答,说得只是根据现在已知的情况分析的一种情况。

  其实,林立所说的这些,和康托利之前劝说各个势力代表的理由,几乎可以说是如出一辙。只不过,埃尔维斯等人可以不相信康托利,因为康托利代表着金度王国,却不能不把林立说的放在心上。

  因此听了林立的话后,埃尔维斯等人几乎没有什么怀疑,一个个顿时被惊得脸色大变。真正让他们惊骇的,并不是轻风平原被毁灭或者怎样,而是林立口中所说的圣域巅峰这四个字。

  毁灭这个词,对于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概念,对于普通人来说可能就是一场生灵涂炭的灾难。但那样的灾难,对于埃尔维斯等人所在的,拥有着深厚底蕴的古老势力来说,也许并不算什么。就像当年天谴骑士罗德哈特肆虐轻风平原一样,尽管说轻风平原的人口在那场灾难中减少了将近一半,但是秘银联盟等势力仍然坚持了下来。

  但是林立说到了圣域巅峰,圣域巅峰还有一种说法叫半步成神,就是说距离真正的神灵也只差半步而已。如果说,囚笼岛中所困的那个未知存在,真的拥有着圣域巅峰的恐怖实力,那被毁灭的恐怕不仅仅是轻风平原,他们这些势力肯定也是无法幸免的。那才将是真正的毁灭,是万物俱灭的毁灭,就算是埃尔维斯他们这些伪圣,到时候恐怕不但难以保全各自的势力,就连自己的性命都保不住。

  “圣域巅峰!”埃尔维斯等人,艰难的咽了下口水,脸色苍白的看着林立,似乎是希望林立说刚的话只是开玩笑而已。

  然而,林立却并没有让他们如愿,而是接着说道:“你们应该知道,这世上没有什么东西是永存不朽的,何况是困住这样一个强大存在的封印。金度王国的人,应该只是提前触动了封印,才惊醒了被封印的那个存在,而这对于我们来说反而是一个机会。否则的话,等到那东西自己从囚笼岛中出来,我们也就再没有机会了。”

  “这么说的话,我们倒是的确不能束手旁观了,真要是让那东西跑出来,金度王国的人都是可以远远躲回海外去,倒霉的还是我们轻风平原这些势力。”埃尔维斯等人显然都被林立说动了。

  “不错,现在看起来,似乎是我们在援助金度王国,但是换一个角度来看得话,又何尝不是金度王国在帮我们压制那个未知的存在。因此在囚笼岛的这件事情上,我们和金度王国其实是站在同一立场上的。”林立的意思其实很简单,那就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不管金度王国和黄昏之塔,和轻风平原的众多势力,是什么样的关系,至少在囚笼岛的这件事情上,都有着共同的目标。

  不过,林立告诉埃尔维斯等人的也并不是全部,还有很重要的是一点他没有说,就是从囚笼岛那边感觉到的气息,让他有一种相当熟悉的感觉。正是基于这一点,他才确信关于囚笼岛的传说并不是胡编乱造的,因为那气息让他隐隐有种猜测,那囚笼岛下封印的上古恶龙,很可能是自己认识的那一头。

  在林立与埃尔维斯等人谈话之后,各个势力的隐世强者也陆陆续续的赶来了拉法城,有几位甚至是几百上千年都没有露过面的,外人都以为他们早不知道死多少年了,却没有想到这一次居然都出来了。

  等人都到的差不多了,众人再次聚到了会议厅中,这些人中有十几位是所谓的伪圣域强者,剩下传奇巅峰的强者也有三四十位。虽然人数比起之前少了不少,毕竟不是每个势力都有拿得出手的强者,但却让会议厅中充斥了一股之前没有的令人心惊的气势。

  就连一向眼高于顶的康托利,看到轻风平原各势力突然拿出来的这份实力,也是不由得暗暗感到心惊。当然,惊讶也只是一瞬间,康托利心里深知一点,轻风平原这些势力如同散沙一般,强者的数量虽然不少,但不能聚集成一股力量的话,也是无法和金度王国抗衡的。

  “好了,康托利特使,该来的人都已经来了,关于囚笼岛的实际情况,你是不是也应该给我们详细的介绍一下。”林立虽然随意的坐在会议厅的一个位置上,但是却让人感觉得到,在场的众多强者都在隐隐以他为首。

  看着下边坐着的众多强者,康托利知道自己的任务终于到最后一关了,只要接下来自己讲的信息能够让众人满意,那么救援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不过,他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小子,自然不可能把自己这边掌握的信息,一丝不漏的都说给众人听。

  “我知道,在轻风平原上,一直都有一个关于囚笼岛的传说。而现在我要告诉大家的就是,那个传说并不仅仅是个传说。”康托利在心里仔细的权衡了一下,这才开口将自己掌握的信息,有选择的向众人讲述了出来。

  康托利的话,无疑验证了林立之前对众人所说的推测,而这也让会议厅中的众人脸上都不由得微微变色。众人想到自己这么多年来,居然和一个半步成神的恐怖存在做邻居,就算是那些踏入圣域境界的人,也不由得感到一阵后怕。

  不过,对于康托利的话,也并不是所有人都相信,毕竟也只有埃尔维斯等几个人,之前听过林立的推测,两相结合才相信了这个事情的真实性。但是更多的人,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自然无法轻易的相信。

  于是,在短暂的震惊之后,立刻就有人站出来质疑康托利,说道:“我不想说这是危言耸听,但是囚笼岛就在轻风平原上,这么多年以来,我们都知道它的诡异,但是却始终没有证实岛上封印着上古恶龙的传说。金度王国远在海外,难道对囚笼岛的了解,竟然比我们还要多?”

  自己的话被质疑了,这让一向高傲的康托利,脸色变得有些不太好看。不过想到眼前这群人,将会是帮助自己王国队伍脱困的关键,他也只能将心里不快压了下去,然后对众人解释道:“我们能够掌握囚笼岛的情况,说起来也是一个巧合,这就要追溯到金度王国建立之初了。”

  金度王国是在黑暗年代之前,由一批从安瑞尔大陆远走海外的人建立起来的。当初领导那些人远走海外,并且在海岛上建立起家园的,是被后世称为大贤者的萨伯尔。

  据说,萨伯尔曾经是法兰王国南方沿海地区,一个名叫多伦王国中的贵族领主。他在很早的时候,就已经看出了安瑞尔大陆的局势变化,知道高等精灵一族必将成为整个大陆的统治者。并且,预见到了高等精灵一族统治整个大陆后,将会对被统治的各族采取相当残酷的高压统治手段。

  所以,萨伯尔带着愿意追随自己的领地之民,打造了几十艘巨大的海船,向海外避开即将到来的战火。当然,无尽之海不是那么好闯的,他们的行程也并非一帆风顺。如果不是萨伯尔拥有着先知先觉的能力,恐怕几十艘海船在途中不是风暴掀翻,就是被巨大的海兽撕碎了。

  即使是这样,当萨伯尔的船队到达第一座适合生存发展的海岛时,船队已经有一半海船永远留在了无尽之海的海底。而幸存下来的人们,则在萨伯尔的领导下,开始在海岛上建造自己的家园。在建造家园的过程中,萨伯尔又亲自带领着船队,来回海岛与大陆无数次,将大量的人运来海岛。

  因此,在黑暗年代到来的时候,大陆上的人们有两个地方是最向往的,一个就是在温和手段统治下的洛丹伦王国,另一个就被称为海外净土的金度王国。

  随着人员的大量输入,大贤者萨伯尔将一些有实力的人组织了起来,组成了一支拓荒队,开始向周围的海岛扩张生存空间。而在拓荒过程中,他们发现那些原本以为从没有人登上过的海岛,居然还存在着不少上古时代留下的遗迹。金度王国的炼金战舰的技术,就是在拓荒的过程中,从几处地精文明的遗迹中得到的。

  而关于囚笼岛的信息,也正是在拓荒的过程中,萨伯尔带领着拓荒队,从一处疑似是泰坦遗迹的地方发现的。在那处遗迹中,他们得到了一张地图,地图的指向正是轻风平原的囚笼岛。同时,随地图一同被发现的一份文献中,告诉他们囚笼岛下封印的,正是一头实力强大的上古恶龙。

  “地图?那么康托利特使,不知道可不可以把那份地图拿出来,让我们这些人看一看。毕竟这些东西都是你一个人说的,我们这些人无从辨别真假,还是拿出些可信的证据比较好。”刚才质疑康托利的人,突然打断了康托利的讲述,大声的提出了要看那份地图的要求,并且立刻得到了其他人的附和。

  如果仅仅只是一头上古恶龙,金度王国至于大老远的从海外跑来吗?反正那上古恶龙真的脱困出来,祸害的也是轻风平原,和他们金度王国一点关系也没有。因此,轻风平原这些势力的人,都想知道金度王国的真正目的,而那份地图无疑会是一个很好的线索。

  为什么又是这个家伙!康托利目光中透着几丝怒火,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那说话的人,其实只是个传奇巅峰的老者,而且只是来自于一个并不怎显眼的家族。如果是放在平时,康托利根本不屑于和这种人打交道,可是现在却不得不把所有的怒气都咽到肚子里。

  “不好意思,地图的原件太过珍贵,现在正存放在我国王室的宝库中,我的手中倒是有地图的拓本,如果各位不介意的话,可以一起来看一看。”康托利一边说着,一边从手上的空间戒指中,拿出了一卷看上去就很新的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