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大祭司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大祭司


  因此,德拉诺一出来,便抛下了其他手下,只带着几个传奇级别的,急急忙忙的向港口方向赶去,想看看那里的事情究竟发展到什么地步,自己也好早做准备。

  在德拉诺之前出来的,克劳斯和摩加迪等轻风平原的人,此时早已经到达了海伦娜港口的码头。其实在过来的路上,不少人心里还在盘算呢,倒底要不要和金度王国大打出手,还是只来这里做个样子。

  然而,当轻风平原的这些人来到码头,看到海上的景象时,却彻底的被惊呆了。港口的海面上,早已经没有了他们来的时候,那种充满喜庆气氛的样子,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混乱狼籍。

  天空中,一个身躯庞大的怪物,正在将一艘金度王国的战舰吸上天空,并快速的分解吞噬。而海面上,除了一些还算完整的金度王国战舰之外,更多的则是各种战舰的残骸,有半截船体已经栽入海里的,也有被直接轰成碎片的。好在这座码头被定为迎宾专用码头后,里边停泊的民用船只早就都已经分流到了其他的港口,否则在这场战斗中,那些民用船只一艘也无法幸免。

  海面上,金度王国第一舰队的战舰,能够保持战斗力的也就只有十来艘战舰了,而且其中炼金巨舰只有七艘,其他几艘都是普通的铁甲护卫舰。这些战舰,还在火力全开的攻击着天空中的那个怪物,但是不管他们发出什么样的攻击,对那个怪物也无法造成一丝一毫的损伤。

  正是轻风平原这些人还有些犹豫的时候,突然海上一艘炼金巨舰发出一声巨大的轰鸣声,接着就看到一个手提明晃晃菜刀的人影从剧烈的爆炸中飞了出来。没错,就是提着菜刀,那个人影正是有着轻风平原第一神厨之称的卡尔德森,菜刀是他的武器也是他的标志。

  卡尔德森可是一位圣域强者,即使只能算得上是伪圣,可也不是第五舰队这些人能够抗衡的。尽管第五舰队中,也有不少的传奇强者,可是几乎没有人能够挡得住卡尔德森那无比犀利的刀锋。

  一看这情景,轻风平原的众人就知道,这一战自己这边是必胜无疑啊。当下,众人也不再犹豫了,一个个拿出法杖拔出利剑,向着海面上的残存的战舰就扑了过去。本来这场战斗,就已经是一边倒的形势了,轻风平原这些位传奇强者的加入,就更是加快了第五舰队败亡的速度。

  而就在轻风平原众人加入战斗不久,德拉诺也带着几个手下来赶到了这里。不过,出于安全考虑,他们并没有太过靠近战场,而是远远的落在一座塔楼顶上,看着远处港口中一边倒的战斗。

  当看清港口中的情势之后,德拉诺顿时脸色变得无比苍白,精神几乎都要崩溃了,颤抖着自言语道:“怎么,怎么会这样,这可怎么办,怎么办!”

  此时的情况,已经完全超出了德拉诺的预料,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从记事以来,他在金度王国可以说是呼风唤雨为所欲为,从来就没有遇到过任何的挫折。可是现在看着港口中,自己那已经被打成残废的舰队,他第一次感到了恐惧与无助。

  “大人,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想想这件事情要如何收场吧。”德拉诺的一个手下在旁边劝说道。当然,看到第五舰队被糟蹋成这样,这几个手下心里对德拉诺也是恨得不行,可是谁让人家有个好父亲呢,所以还是得提醒他。

  “收场,这样还收得了场吗,哈杰斯那个混蛋,出的这是什么狗屎主意,这下可被他给害死了!”德拉诺又气又恨的骂道。

  一听这话,德拉诺旁边的几个手下,互相看了一眼,心知这位大人这就已经找到替罪羊了。不过,他们几个传奇强者,倒是不用担心自己被推出去背黑锅了,自然也懒得替副官哈杰斯说什么好话。

  “大人,康托利大人一直在轻风平原与这些人打交道,要不然去找他想想办法?”那位手下接着给德拉诺出了个主意。

  听到这个主意,德拉诺顿时两眼一亮,急切的说道:“对对,去找他,他一定有办法的!”

  康托利在金度王国,被称为年轻一代的第一人,除了因为极高的天赋之外,也是因为那无人可比的地位。如果只是拼爹的话,康托利的父亲是王国宰相,似乎还比不了德拉诺那位大祭司父亲,但是康托利的老师那可是光照会圣主。就凭这一点,就算是王国的几位亲王王子,在康托利面前也要稍逊一筹,否则出使轻风平原的差事怎么会落在他的身上。

  德拉诺可以算得上是康托利的小弟了,在康托利去轻风平原之前,他就一直是跟在康托利的左右,在吃喝玩乐上那可真是如同亲兄弟一般。这一次德拉诺搞出这么大的事情,其实和之前康托利回来后,说轻风平原上的人怎么怎么无礼也有一定的关系。

  “快,跟我去找康托利,他一定有办法的!”德拉诺想到这里,立刻恢复了精神,也不敢再多耽误时间了,带着几个手下急急忙忙就去找康托利。

  也算是德拉诺还有些运气,可能是由于立国庆典将近,康托利此时并没有去光照会,而是留在了位于王宫不远的宰相府邸。德拉诺急吼吼的跑到了宰相府邸大门前,也没等门前的护卫通报,就一头闯了进去。不过,德拉诺也算是这里的常客了,那些护卫基本都认识他,也就没有多加阻拦。

  很快,德拉诺就见到了刚刚结束冥想的康托利,都不等对方询问,就直接叫道:“康托利大哥,这次你可得帮帮我,我惹出大麻烦了!”

  “哦?什么事能难得住你,这还真让我有些好奇了。”康托利微微一笑,抬手示意德拉诺坐下说话。

  然而这个时候,德拉诺哪里还有心情坐下慢慢说,苦着脸说道:“我不是想要收拾一下那个叫费雷的家伙吗,本来想着给他点颜色看看,让他知道这里是金度王国,不是他们轻风平原。可是,那群家伙都他妈的发疯了,也不怕挑起战争,居然敢公然和我的舰队对抗……”

  德拉诺在康托利面前,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就把自己从最开始当众受辱,到后边想办法设计找回面子,以及事情渐渐脱离控制,原原本本的对康托利讲了一遍。

  “可恶,太嚣张了,这群乡下来的土包子,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康托利听完德拉诺的讲述之后,不知是真是假的表示了一下愤慨。

  “现在,事情已经成了这个样子,我只好来找你帮我想个办法了,要是再这样下去的话,我手下的舰队可就要毁了。”见康托利好像也很气愤的样子,德拉诺顿时心中一喜,连忙把自己的请求说了出来,希望对方可以出面帮自己摆平这件事情。

  但是,康托利可不是德拉诺这种纨绔可比的,自然不会脑袋一热就什么都答应下来。而且,他是了解轻风平原,了解黄昏之塔的,和黄昏之塔那位年轻的圣域强者也打过交道,知道那个年轻的圣域强者有多不好惹。再加上祖玛长老曾经一再告诫过他,千万不要去招惹那位年轻的圣域强者,他又怎么可能会在这件事情上替德拉诺出头呢。

  不过,康托利也没有立刻拒绝德拉诺,眼珠一转,笑着说道:“德拉诺,按理说轻风平原那些人,这一次做得的确是非常过分,我是肯定不能袖手旁观的。但是,对方毕竟是圣域强者,我就算是站出来,也不可能让对方有所收敛,除非是请我的老师出面……”

  “对对,请圣主出面,就算黄昏之塔那小子是圣域强者,圣主要捻死他肯定也是非常容易的事情。”德拉诺没等康托利说完,就非常急切而又兴奋的叫了起来。

  光照会圣主在金度王国,那就是神一样的存在,甚至传说当年不朽之王想要灭亡金度王国,就是光照会圣主出手三两下就把不朽之王给赶走了。当然这只是传说,不过既然能够在金度王国一直流传,就足以看出光照会圣主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了。

  因此一听到康托利说要请光照会圣主出面,德拉诺立刻就兴奋了起来,好像已经看到了光照会圣主出手灭掉轻风平原众人的景象。

  但是紧接着,康托利却摇了摇头,眼含深意的看着德拉诺,说道:“可要是请我的老师出面的话,以他的公正无私,肯定会仔细查明整件事情的原因的,到时候不但轻风平原那些人会付出代价,其他的责任人也绝对一个都逃不掉。”

  “啊!”德拉诺一听这话,顿时呆在那里不知要做何反应了。

  的确,这个问题,德拉诺还真是没有想到,光照会圣主可不是王国的那些官员,不会看在自己父亲的面子上对自己多方包庇。这件事情,德拉诺可不敢说自己一点责任没有,真要是被光照会圣主给查出来,那么就算是自己的父亲也保不住自己。

  “那,不行啊,不能让你的老师知道这件事情,可是到底该怎么办呢!”德拉诺一下子又变得有些垂头丧气,好像从天堂又跌入了深渊一样。

  不过,康托利看到这情景,却好像早有预料一样,没有一丝的惊讶,反而是笑了笑,说道:“其实这件事情,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不一定非要让我的老师出面。”

  “什么,还有别的办法!”德拉诺好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连忙向前紧走两步,一把将康托利的衣袖给拉住了,急切的问道:“还有什么办法,你就快说吧,我怕再晚了,我手下的舰队都保不住了。”

  康托利不动声色的把衣袖从德拉诺手中抽出来,然后稍稍整一下衣服,这才又说道:“你也是急昏了头了,你遇到这样的事情,最应该去找的,是你的父亲啊。别说你现在占着理,就算你不占理,难道普尔大祭司还会把你怎么样吗!”

  德拉诺一听这话,顿时醒悟了过来,大叫一声:“对啊,黄昏之塔那小子是圣域级别就了不起吗,我父亲都踏入圣域境界多少年了,收拾他还不是动动手指的事情!康托利大哥,多谢指点,我就不在这里打扰你了,告辞告辞!”

  德拉诺连说两声告辞,接着也不等康托利再说什么,转身就往外面跑去。离开宰相府邸之后,他又使用飞行魔法装备,把速度提到最大,直向自己家的方向冲去。他虽然不是怎么在乎手下的死活,可是如果第五舰队被轻风平原那些人灭掉,自己成了一个光杆指挥官,岂不是成了金度王国最大的笑柄了吗。就为了自己的面子,他也不允许第五舰队,就这样被轻风平原那些人给灭掉。

  “父亲,父亲,您这次可一定要给我做主啊!”还没有进门,德拉诺就无比凄惨的大叫了起来,甚至一边往里走,一边还把身上的衣服都搞得一塌糊涂,好像受了多大的折磨一样。

  “德拉诺,你年纪也不小了,怎么还这么不稳重,大呼小叫的像什么样子。”金度王国大祭司普尔,此时正在书房翻看着一次资料,听到儿子这样大呼小叫的过来,不由得皱起眉头训斥道。

  德拉诺虽然被父亲的训斥得一哆嗦,不过还是很快想起了自己来的目的,于是痛哭流涕的说道:“父亲,我这个指挥官做不了了!”

  “怎么,国王陛下要把你调走?”普尔大祭司淡淡的问道。对于儿子做第五舰队指挥官,其实他是并不怎么赞同的,毕竟自己儿子是块什么材料,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但是,一方面是儿子的苦苦哀求,一方面国王那里也主动提出来了,又考虑第五舰队平时也不会执行什么军事任务,所以也就同意了。但是,从内心里,他倒是希望儿子,能够老老实实的跟自己学习魔法,起码也得踏入传奇境界啊,否则一生也就那么几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