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就此结束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就此结束


  尤其是,布拉德洛之前摆出那样的欢迎仪式,就已经充分说明了自己对轻风平原使团的重视。德拉诺的行为,说小一点就是连他这个国王的面子都不给,说大一点就是蓄意破坏金度王国的计划,说是王国的罪人都不为过。

  一听布拉德洛这么说,普尔大祭司脑门上顿时青筋绷起老高,心里暗想:难道布拉德洛,还真的准备把自己儿子丢出来,讨好这个叫费雷的乡巴佬!

  普尔大祭司也是关心则乱,好在祖玛长老连忙在旁边搭话,说道:“是啊,普尔,你那个儿子,也的确是应该带回去好好管教管教了。”

  普尔大祭司正好准备和布拉德洛争辩什么呢,听到祖玛长老的话后,却是一下子明白了过来。按理说,德拉诺犯下这么大的过错,就算不自杀谢罪,也得被海军裁判厅丢到牢里蹲上几年。可是,国王布拉德洛和祖玛长老说什么,让自己把德拉诺带回去好好管教管教,这还算什么惩罚呢。

  “三位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那么我就来宣布处理结果了。”布拉德洛国王扫了一眼坐在两边的三位圣域强者,接着说道:“这次的事情,起因是德拉诺任性妄为,才给第五舰队造成这样巨大的损失,他已经不适合继续担任第五舰队的指挥官了。从今天起,免去德拉诺一切职位,令其在家闭门反省,什么时候改掉他的性子,什么时候再出来吧。至于费雷会长因此而受到的名誉损失,我们接下来会在合作谈判中,给予让您满意的补偿。不知道这样处理,三位还有什么意见吗?”

  不得不说,布拉德洛还真是不愧为一国之主,能忍常人所不能忍,第五舰队都快被打没了,居然还说给林立补偿。当然,说是什么补偿名誉损失,实际上也就等于是向林立买德拉诺的命,希望林立不要再追究德拉诺的责任。

  对于德拉诺是死是活,林立也并不怎么在意,毕竟对他来说,那也不过是个蝼蚁一样的存在而已。实际在这件事情上,德拉诺真正坑的还是金度王国,林立反正又没有吃什么亏。而以一个蝼蚁的性命,换来金度王国未来在某些方面的补偿,这倒也算是一笔不错的交易了。

  因此,林立点了点头,微笑着说道:“可以,布拉德洛陛下既然这么说了,我也就不继续追究了,只是希望以后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情。”

  “费雷会长放心,以后绝对不会再有这种事情发生了。”祖玛长老连忙说道。开玩笑,看看德拉诺惹出多大的祸,整个第五舰队都完蛋了,如果不是他父亲是普尔大祭司,恐怕早就被处死了。有了这个前车之鉴,就算是傻子,恐怕也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了吧。

  不管怎么说,事情也算是有了一个结果,虽然国王布拉德洛明显有在偏袒自己人,不过林立只要自己不吃亏,倒也懒得去和他们再多计较。

  当然最郁闷的,就是国王布拉德洛了,不但第五舰队被打废了,还让林立抓住了一个把柄,以后在合作谈判上少不了要为此付出更多的代价。可是有什么办法呢,谁让德拉诺是普尔大祭司的儿子,谁让林立的态度关系到金度王国未来的发展呢。

  普尔大祭司也觉得有点对不起布拉德洛,自己的儿子不成器,把第五舰队都给葬送掉,而且还要让布拉德洛为此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不过,普尔并没有一切都归咎到自己儿子身上,从心里还是认为真正要为这件事情负责的,是黄昏之塔那位费雷会长,是轻风平原那些乡巴佬。

  不过,普尔大祭司也知道,黄昏之塔那位费雷会长的态度,对金度王国在轻风平原的发展非常重要,想要找回这个面子恐怕是很困难了。

  等普尔大祭司回到自己家中的时候,被他一巴掌抽晕过去的德拉诺,也已经早一步被人送了回来。

  德拉诺从清醒之后,就一直在等待着父亲回来,想要知道事情的结果究竟是怎么样了。他才不在乎第五舰队怎么样了,但是这个丢掉的面子,却是让他心里十分窝火。自己只不过是扣了对方的船而已,对方却直接灭掉了自己手下的舰队,这就好像不痛不痒的骂了对方一句,却惹来了对方的一顿暴揍一样,这口气怎么可能咽得下去。

  “父亲,怎么样了,国王陛下是不是要和轻风平原开战了!”德拉诺完全想象不到,金度王国和轻风平原开战的话,会引来什么样的后果,只是单纯的希望能够狠狠的教训一下那群乡巴佬。

  一听德拉诺这话,普尔大祭司气得抬起手就要抽他耳光,但是手抬起来之后,却始终没有落下去,半天才收回巴掌,怒气冲冲的说道:“你还有脸问,还嫌祸惹得不够大是不是!”

  本来德拉诺还真是被父亲的巴掌给吓了一跳,不过看到父亲没有真打自己,胆子不由得又大了几分,说道:“父亲,我知道是我错了,可是我也没有想到他的船上居然会有那种东西啊。而且,那费雷做得也太过分了啊,他要是早让我知道有那东西,我不是早就把他的船放了吗。可他倒好,直接派了个怪物过去,要强行把船抢回去,而且根本都没有给我反应的时间。我看他根本就是成心的,想要借这个机会向我们王国示威。”

  “那又怎么样呢,你以后做事能不能用点脑子,第五舰队被你搞成这个样子,我在国王陛下面前也要跟着丢脸。好了,别再提这件事了,你这段时间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要是敢走出去一步,看我不打断你的腿。”普尔大祭司虽然也明白,儿子这样不成器都是自己宠的,可这是自己的儿子啊,自己不宠着谁宠呢。因此他虽然在外面气了一肚子气,甚至都想到了回来要如何狠狠的收拾德拉诺,但最后也只是不痛不痒的教训两句完事。

  “可是父亲,第五舰队现在那个样子,我做为指挥官,总要回去看看吧。”德拉诺才不甘心被关在家里呢,说去第五舰队看看也只是个借口罢了,真正的目的是出去找几个朋友好好发泄一下。

  “第五舰队?”一听这个,普尔大祭司就气不打一处来,指着德拉诺鼻子训斥道:“你还敢提第五舰队,国王陛下已经免去了你所有职位,你就老老实实给我在家里反省吧。”

  “什么!凭什么?那么那个叫费雷的家伙呢,国王陛下和他要了什么赔偿?”虽然不在乎第五舰队怎么样,可舰队指挥官这个位子对德拉诺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德拉诺再三追问,才终于从父亲口中,得知了事情最后处理的结果。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被免职闭门反省也就算了,国王陛下居然还要给那个费雷补偿。这天下间哪有这种道理,自己的舰队受那么大的损失,还要补偿那个罪魁祸首?

  如果仅仅是自己被免去舰队指挥官的职位,德拉诺其实倒也能够接受,反正第五舰队都已经那样了,自己这个指挥官做着也没有什么意思不是。但是,听到黄昏之塔那个叫费雷的,不但没有赔偿第五舰队的损失,反而要自己金度王国给他补偿,这可就让德拉诺受不了了。

  倒不是说德拉诺有多爱国,毕竟他也知道事情是自己惹出来的,如果王国因为这个事情还要给对方补偿,这个消息给传播出去,那自己以后还怎么在这圈子里抬得起头来。

  想了半天,德拉诺虽然没有想出什么主意,但是却想到了一个人,就是指点自己向父亲求助的康托利。本来这个事情,普尔大祭司其实是挺丢脸的,但是德拉诺想不到那么多。他只觉得自己的父亲一出面,就让对方停止了对第五舰队的攻击,那显然康托利给出的这个主意是非常有用的。于是这一次,德拉诺又想到了康托利,问问还有没有别的办法,让自己能够出这一口气。

  所谓的闭门反省,其实也只是个说辞而已,难道林立还真的派人,紧盯着德拉诺看看有没有闭门反省吗。因此,德拉诺和以前根本就没有什么不同,很自由的就离开了家,前往不距离不远的宰相府,向康托利寻求帮助。

  没过多久,德拉诺就从宰相府里兴高采烈的出来了,仿佛已经从康托利那里得到了什么锦囊妙计似的。回到了家里之后,他一点时间也没有耽搁,向家里的仆从问了一声,便立刻跑去见父亲。

  “不是让你闭门反省吗,你怎么还敢给我到处跑。”普尔大祭司正在翻看着一本魔法书,见儿子德拉诺冒冒失失的闯进来,当下就把脸沉了下来。

  不过,德拉诺却是没有被父亲的呵斥吓住,而是陪着笑脸凑上前去,说道:“父亲,我想到办法了。”

  “想到办法,什么办法,你又想给我惹什么祸!”普尔大祭司不由得有些头痛,自己这个儿子怎么就不能安静两天呢。

  “父亲,您先别生气,我想到让那个费雷向咱们低头的办法了。”德拉诺没有提是康托利告诉自己的,而是把功劳都揽到了自己的头上。

  “好了,这件事情已经到此结束了,你少给我添乱就行了。我警告你,这段时间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在家里呆着,别去招惹轻风平原那群人。”普尔大祭司当然不会相信,自己这个不在器的儿子,能够真的想到什么办法,无非就又是和上次一样胡闹。这要是再搞出上次那样的事情来,自己这个大祭司恐怕也没有脸再做下去了。

  “不是的父亲,这次不用我们出面,”德拉诺连忙辩解了一句,不等父亲开口,就又紧接着说道:“父亲,我听说了,那个费雷的黄昏之塔,其实就是最高议会的下边的一个魔法工会,本来应该是叫轻风平原魔法工会的。您不是和最高议会的诺森副议会长很熟吗,只要你写封信给诺森副议长,相信有诺森副议长出面,那个费雷再怎么样也得低头向咱们认错。”

  普尔大祭司不由得皱了下眉头,显得有些不耐烦的说道:“行了,这件事情你就别跟着掺合了,立刻回你的房间去。这一次,你要是不给我达到十九级,就别想再踏出房门一步!”

  “啊!”一听父亲的话,德拉诺的脸顿时垮了下来,想要说什么却又不敢,只好一步一回头的离开了父亲的书房。

  不过,等到德拉诺离开之后,普尔大祭司的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笑容。别看他在自己的儿子面前,做出一付已经将事情放下的样子,但是这事情真的能够放下吗?也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

  虽然已经身为圣域强者,但圣域强者也还是人,是人就有争强好胜之心。其实别说是人了,神话传说中的那些神灵,不也是一样为了一些小事就大打出手吗。普尔大祭司虽然在表面上,已经接受了布拉德洛国王的处理结果,但是心里却也一直都憋着一股火。

  都是圣域强者,凭什么自己这边就要吃那么大的亏,第五舰队被凭白毁掉了不说,反而还要为此给对方补偿!虽然补偿是国王布拉德洛作出的决定,但是普尔大祭司却不能把这事当成与自己无关。自己的儿子惹得祸,自己又没有足够的力量压制住那个叫费雷的人,最后只能让国王布拉德洛出面给对方补偿,这事情说出去,自己这个大祭司的面子往哪放!

  对于德拉诺刚才说的那些,普尔虽然表面上毫不在意,但是心里却也觉得这是一个好办法。那个费雷虽然是圣域强者,但也是最高议会下属的魔法工会的会长,对于最高议会的副议长的命令,想必也是无法拒绝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