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有求于人

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有求于人


  因此,一听到凯特又提到什么要犯,祖玛长老立刻就想到了那件事情。同时,他这心里也是暗恨不已,怎么这群蠢货就不长记性呢,有德拉诺那个前车之鉴还不够吗!

  “祖玛长老,您误会了。这一次,我们可没有冤枉任何人,星辰号的那几个水手,袭击殴打温森特亲王,这是有很多人可以做见证的。袭击王室成员,这不管是在哪个国家,都是该处以极刑的重罪。我们正是因为考虑到,黄昏之塔的人毕竟是我们的客人,才没有立即处决那几个犯人,等着费雷会长回来再讨论要如何处理。可是,费雷会长的眼中,显然是没有我们金度王国。他这一回来就自己去把犯人抢走了,而且还搞出那么大的动静,这让我们很被动啊。”右相巴杰斯很客气的对祖玛说道。只不过,也仅仅是客气,言语中却没有一丝妥协的意思。

  几个水手袭击殴打亲王?祖玛长老一听这个,就知道这里边肯定有蹊跷,当下冷声说道:“那你告诉我,是那几个水手跑去刺杀温森特了,还是温森特以亲王之尊跑去水手们厮混的地方了。”

  其实,祖玛不用问都猜得到,几个水手有什么胆子有什么必要去刺杀一位亲王。而且就算有人要刺杀金度王国的王室成员,也不可能选择温森特那个废物。显然,这件事情,问题还是出在温森特那个废物身上,背后恐怕就是王国主战派这些人在做推手。

  祖玛长老的问题,巴杰斯当然没办法回答,而且也知道没有回答的必要,但还是坚持说道:“祖玛长老,不管怎么说,那几个水手袭击殴打温森特亲王是事实。而费雷会长带人大闹禁卫团驻地,更是对我金度王国尊严的公然践踏。面对这样的挑衅,我们却也只是要求,费雷会长能够向我国道歉,并且交出那几个犯人以及大闹禁卫团驻地的人而已,难道这过份吗?”

  “是啊,祖玛长老,这事受害的不是光照会,您自然是没有什么感觉。可我们金度王国的尊严,难道就一钱不值,可以随意被人践踏吗?”紧随在巴杰斯之后,几位地位不逊于祖玛长老的大臣,也纷纷向祖玛长老表达着心中的不满。

  而作为军方第一人的克里迪亚,这时也板着脸,沉声说道:“祖玛长老,维护金度王国的尊严,这是我们王**人义不容辞的责任,同时也是王国的政事,光照会要干涉王国的政事吗?”

  克里迪亚这话说得可就重了,宗教就是宗教,国家就是国家,即使是光照会与金度王国这样的关系,宗教干涉国家的政事,也是一个相当忌讳的事情。光照会当然可以影响金度王国的决策,但那可以算是一种潜规则,谁心里都清楚,但是不能拿出来说。一旦把这事摆到台面上来,那光照会这边明显就理亏了。

  如果是其他人这么说,祖玛长老早就暴怒了,可是这话从克里迪亚口中说出来,就算是祖玛长老也得把气憋回去。巨鲸家族是金度王国立国时的元老家族,也是传承了数千年的古老家族了,即使是祖玛长老也是要给几分面子的。

  祖玛长老被克里迪亚一句话堵的够呛,只得扫了一眼其他众人,冷冷的说道:“我只告诉你们一句,费雷会长即使成为金度王国敌人,也仍然是我光照会的客人。”

  之前普尔大祭司在地下世界,偷袭主持仪式的圣者阿迪曼,抢夺了光照会的圣物。虽然那个时候,普尔大祭司是受到了神之低语的诱惑,可也把内心深处的**都暴露了出来。祖玛长老很清楚,像普尔大祭司那样想法的人,在金度王国绝对不是少数,只是一个个都把**埋藏在了心底罢了。

  可是那些人怎么就不想一想,没有了光照会,金度王国又会变成什么样呢?因此,祖玛长老直接了当的把话摆在了这里。你们金度王国想要对付黄昏之塔?可以!但是,别指望光照会在这件事情上能支持你们。没有了光照会的支持,你们金度王国又有什么对付黄昏之塔的资本呢!

  果然,一听祖玛长老如此**裸的偏袒之语,巴杰斯等人顿时都哑口无言。他们之所以主张向轻风平原开战,就是因为觉得有光照会在背后支持,凭借光照会的圣域强者,压制轻风平原的圣域强者,金度王国的军队才好去占领轻风平原。可是,没有了光照会的支持,光是眼前这位费雷会长就不好对付,更不用说轻风平原那边还有位凶名赫赫的灰烬术士呢。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身为光照会圣主得意弟子的康托利,终于站了出来,对祖玛长老说道:“祖玛长老,关于这件事情,我会原原本本向老师报告。我相信,老师的决定,一定能够代表光照会的意思。”

  康托利这话一出,包括巴杰斯在内的众位大臣们,顿时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对啊,谁能够代表光照会,你祖玛长老就算再厉害,在光照会中也只是一位长老而已,你的意思只能代表自己。真正能够代表光照会的,还是光照会的圣主。而光照会的圣主,可是康托利的老师,这层关系就是祖玛长老都比不了的。

  虽然康托利没有直接贬低祖玛长老,可祖玛长老也不是傻子,自然能够听得出来话后面的意思。但是,这也是事实,康托利作为光照会圣主的弟子,又是预言中的救世主,下一任圣光的有力竞争者,祖玛长老还真是没得比。

  而且,康托利也没有说代表光照会支持金度王国向轻风平原开战,只是说要把事情如实报告给圣主而已。只是,在向圣主报告的时候,康托利又会夹杂些什么,那就谁也不知道了。因此,面对康托利的话,祖玛长老也有些难以反驳。

  见祖玛长老没话说了,主战派的几位大臣和将领,立刻又开始了对黄昏之塔霸道行为的抨击。反正现在有祖玛长老在,后边还有圣者阿迪曼,他们不觉得黄昏之塔的这位费雷会长,敢公然做出伤害他们的事情。

  然而,就在众人一个个义愤填膺的,开始谴责林立的行为时。突然间,从议事厅后边,传来一个声音,顿时将所有人的声音都给压了下去。

  “圣主的意思很明确,费雷会长是光照会的朋友,你们这是想干什么!”随着声音,圣者阿迪曼和布拉德洛国王,从议事厅后边走了出来。

  费雷会长永远是光照会的朋友?开什么玩笑!圣者阿迪曼的话,顿时让议事厅中再次变得寂静一片,所有人都看向了阿迪曼那边,一个个都是满脸的难以置信。但是,没有一个人敢当面质疑阿迪曼的话,即使是身为圣主弟子的康托利也不敢。

  外人可能还不知道,但康托利作为圣主的弟子,对于光照会中的一些情况还是非常清楚的。在光照会中,四大圣殿的圣者,虽然名义上是圣主的下属,可实际上又有着监督圣主的权力。真要说起来,这四位圣者的地位,与圣主相比,可能也就只差一丝而已。光照会的很多决议,都是需要圣主与四位圣者商讨来决定,而不是圣主一个人独断专行。

  而混乱圣殿的圣者阿迪曼,由于负责的是光照会与外部的联系之责,或者可以说有种外交的职责,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阿迪曼的意思就可以代表光照会的意思了。以阿迪曼的身份,也不至于信口开河,所说必然是有依据。

  因此,听到阿迪曼的话后,康托利顿时就僵在了当场。他虽然是圣主的弟子,还被称为最有希望的下一任圣主继任者,可毕竟还没有真正当上光照会圣主呢。而且,即使是现在的圣主,对四位圣者也是相当的尊重,他康托利就算是当上了下一任的圣主,也不敢把四位圣者不放在眼里。

  自己的一番算计,最后却落得这么个结果,康托利心里对林立那可真是恨之入骨。可是在表面上,他却没有把一丝一毫的不满放在脸上,而是一边退回到父亲身边,一边说道:“抱歉,阿迪曼圣者,既然这是老师的决定,那么一切全凭您的吩咐。”

  “是的,费雷会长不只是光照会的朋友,也是我金度王国的朋友。”在阿迪曼的话之后,布拉德洛嘴角微微带着一缕苦笑,向下边的众位大臣们说道。

  布拉德洛的态度,这可真是来了大转弯啊,之前还几乎要宣布向黄昏之塔开战了,现在居然又把黄昏之塔的费雷会长说成了朋友。不光是主战派的大臣们瞠目结舌,就连主和派的大臣们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可是陛下……”凯特将军一下就有些急了,这件事情搞得这么大,金度王国不追究黄昏之塔,那么肯定就要在内部找个背黑锅的。而自己这个禁卫**团长,作为主要的负责人,恐怕是逃不过背黑锅的命运了。

  布拉德洛抬手止住凯特,接着说道:“我知道,这件事情是由温森特亲王引起的。温森特身为王室成员却行为不端,败坏王室声誉,我决定给予降爵禁足以示警告。而凯特将军,在这件事情也有失职,给予降职留用的处罚。”

  布拉德洛这一宣布对两个人的处罚,议事厅中简直可以说是一片哗然,谁也不知道阿迪曼和布拉德洛说了什么,居然让布拉德洛的态度有这么极端的变化。但是,圣者阿迪曼和国王布拉德洛都这样了,其他人还能再说什么呢。

  而在布拉德洛国王表情严肃的,宣布了对温森特亲王和凯特将军的处罚之后。阿迪曼也来到了林立的近前,态度虽然不是十分热情,可也绝称不上冷淡,说道:“费雷会长,真是不好意思,给你带来了这样的困扰。”

  虽然阿迪曼的态度并不十分热情,可还是让金度王国的那些大臣们惊得嘴都合不拢了。阿迪曼圣者算是和金度王国打交道比较多的,毕竟他负责的就是光照会的外部事务。可凡是和他接触过的人,不管是打过多少次交道,总是莫名的有种如履薄冰的感觉,还从来没有人见过他对谁的态度这样温和。

  听到阿迪曼的话,林立淡淡一笑,说道:“阿迪曼圣者客气了,只是点小事情而已。如果没什么别的事情,那么我就先告辞了。”

  对于开战或者不开战,林立本来就是个无所谓的态度。因此金度王国之前如何叫嚣,他也根本就没往心里去,反正大不了就是一战嘛,何必和这些人生气呢。

  “好的费雷会长,有时间我再去你那里拜访吧。”在林立的面前,阿迪曼说话完全没有圣者的架子,而是平等的如同朋友一般的寒暄。

  林立心里当然清楚,阿迪曼为什么会是这样的态度,毕竟那诅咒之地还有他们光照会的创会圣主等着复活呢。几句寒暄之后,他便在祖玛长老的陪同下,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离开了议事大厅。

  等到林立离开之后,布拉德洛国王看了一眼下边的诸位大臣,神情中带着几分无奈,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各位散了吧。另外,记住这次的教训,以后都给我离黄昏之塔的人远着点。”

  听到布拉德洛国王的话后,不管是主和派还是主战派,这些大臣们一个个都如同斗败的公鸡,垂头丧气的默默离开了议事厅。主战派自然是因为战争打不起来而失落,主和派虽然说是趁了心意,可从王国的方面来看,也是不禁为这次的事情感到脸上无光。

  不过,在众位大臣离开王宫之后,巴杰斯和康托利,以及凯特等几位将军,却是并没有分开走。几辆马车一路来到宰相府大门前停下,巴杰斯等人各自从马车里下来,相视面露苦笑,一并走入了宰相府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