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神力

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神力


  要知道,这撤离的命令,并不是那么容易下的,尤其是在这种灾难降临的时刻。毕竟这不是赶一群羊,人性是非常难控制的东西,越是在这种灾难的时刻,越是会让人性中那种恶的一面显露出来。如果现在说四季岛上的人要撤离,那么整个四季岛不知道会乱成什么样了,光是这混乱已经可以说是一场巨大的灾难了。

  万一要是那魔纹卷轴有用,真的把那狂鲸拉布驱逐了,那么留给布拉德洛的四季岛,仍然会是一个难以收拾的烂摊子。而这,不仅仅是会让金度王国承受巨大的经济损失,王国的声誉更是会受到巨大的打击。毕竟这个时候,四季岛上可不仅仅是金度王国的人,还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势力的代表。

  因此对于布拉德洛来说,下令撤离是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不管怎么选择都要冒着极大的风险。

  可是布拉德洛的犹豫,让那些大臣们愈发的焦急了,他们可不希望自己的家族,跟着金度王国一起完蛋。只是现在,布拉德洛毕竟还是国王陛下,没有他的命令,这些大臣们也不好擅自先让自己的家族逃离。

  “好,好吧,你们几人现在立刻返回四季岛,协调国民撤离的事情,但是一定要注意预防动乱发生……”布拉德洛犹豫了一下,但终于还是决定撤离岛上的国民,至少要给金度王国留下一些火种。

  然而,就在布拉德洛下令的时候,八爪族大君海格尔已经飞近了狂鲸拉布。海格尔没有像维迪大公在拍卖会上那样,缓缓展开卷轴来展示魔纹卷轴力量,维迪大公那时要顾忌拍卖会场中客人们的安全,但是现在海格尔大君却没有什么顾忌。

  因此,飞近狂鲸拉布之后,海格尔大君抓着手中的魔纹卷轴,没有任何迟疑的一下子把卷轴向着那头狂鲸展开了。而随着魔纹卷轴的展开,整个空间中的时间好像在这一刻都停滞了,就连所有人的呼吸都停了下来。

  空间中那原本看不见摸不着的魔法元素,也在这个时候突然不甘寂寞般的涌现了出来,仿佛每一个魔法元素微粒都在闪烁着各色的光芒,将这片空间点缀得格外绚丽。

  接着,就见那魔纹卷轴爆发出耀眼的光芒,好像海格尔的手中捧着一颗太阳似的。从那光芒中,一个个奇异玄奥的魔法符号飞出,每一个魔法符号的出现,都会引发空间中某种魔法元素的暴动,仿佛它们的王者出现了一样。

  那些魔法符号,带领着一片片的魔法元素,形成一条条色彩各异的元素之河,向着狂鲸拉布头顶上空涌去。一条条元素之河在这片空间中流窜翻滚,在狂鲸拉布的头顶上空交错成一团,一个庞大的幻影渐渐由这些元素之河交织而成。

  这庞大的幻影,由虚幻渐渐变得凝实,仿佛从迷雾渐渐显露出真容。而这个时候,众人也终于看清楚,那庞大的幻影居然真是一座雄伟高山的影像。按说以安瑞尔世界的广大,比这影像中的高山更加雄伟的山峰绝不在少数,可是众人却从灵魂深处感觉到一股,在其他山峰上绝对感受不到的高不可攀的感觉。

  “泰山?那就是泰山吗,泰坦神族的圣山?”所有人脑海中都不约而同的想起了,当初维迪大公在拍卖会上,对那泰山的解释。而现在看到那雄伟高山的影像,他们的心里也更加相信维迪大公的解释了,除了泰坦神族的圣山,整个安瑞尔世界还有哪座山峰能够与之相比呢。

  当然,这些人绝对想不到,他们以为的泰坦神族的圣山,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东西。这影像中的雄伟高山,其实只是林立穿越前那个世界的泰山,和什么泰坦神族根本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不过,也难怪这些人,会把这影像和泰坦神族联系起来,除了有维迪大公之前的解释之外,更重要是这影像中的雄伟高山给众人带来的感觉。尽管好雄伟高山只是悬在狂鲸拉布的头顶,而且仅仅还只是一个魔法凝聚的虚幻影像,但是身处这片空间中的所有人,却都从内心深处不自禁的升出一股顶礼膜拜的冲动。

  这个时候的狂鲸拉布,也不像刚才对付那些圣域强者时那样自在了,似乎也从头顶上空的影像中感觉到了威胁。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它那对无比宽大的肉翼猛然拍打两下,庞大的小山一样的身躯迎着那高山影像向上飞去,仿佛是真的要以自己的力量去扛起一座山峰。

  如果只是普通的山峰,别说是这样的一座山峰,就是十座百座的山峰,以狂鲸拉布那半步成神的实力,都能够轻而易举的托起顶翻。可是,现在这座魔力凝聚的山峰,其实只是那魔纹卷轴表现出来的外在形象而已,实际上内部都是一种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全新的规则所构成的。

  狂鲸拉布迎着那高山影像只飞高了几米,接着不管怎样咆哮,不管那对宽大无比的肉翼怎么疯狂的拍打,竟然是再也无法升高一丝一毫。而且,随着海格尔大君手中,那魔纹卷轴施展出来的更多的力量,那雄伟高山的影像愈发的凝实,并压制着狂鲸拉布开始向下沉去。

  看到这样的情景,所有人都被惊呆了,就算是原本已经对这魔纹卷轴有些认识的海格尔大君,此刻都感到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而其他那些只以为那魔纹卷轴是大师级的人们,面对这样的景象就更加是惊讶的下巴都要掉了。

  布拉德洛本来已经下令,让那些大臣们回去组织岛上的国民们撤离了,可是看到这样的情景,后面的话却也顾不得再说下去了。而那几位大臣,也正领命准备回去先把各自家族的精英保存下来,可是在这一刻也是无法再挪动脚步了。

  巨鲨族的格里纳,恨得都要吐血了,虽然使用魔纹卷轴的是八爪族的海格尔大君,可那魔纹卷轴却是自己的仇人的作品。也就是说,这一回那个该死的费雷,竟然是又要大出风头了。

  难道,那样一张魔纹卷轴,真的能够制服狂鲸拉布吗,那可是众多圣域强者都无法对付的强敌啊!格里纳很想再说几句打击众人信心的话,可是那嘴张了又张却什么也说不出来。虽然他心里无比憎恨林立,可是也不至于睁着眼说瞎话,眼看着那魔纹卷轴似乎有作用,愣要再说什么贬低的话,那就只会让别人都把他当成个白痴。

  该死,怎么可能那么强!格里纳只觉得现在脸上火辣辣的,自己刚还把那魔纹卷轴贬低的一无是处,现在那魔纹卷轴却展现出这样恐怖的力量,这简直就是**裸的打脸啊!而且,这还不是别人主动来打自己的脸,而是自己把脸凑上去,用自己的脸猛击对方的巴掌啊!

  这个时候,格里纳心里真是又悔又恨,后悔自己之前干嘛那么着急的说话,多等几分钟都不会被这样**裸的打脸了。同时,他对林立的恨,也可以说是更上了一个层次,认为这一切肯定都是林立有预谋的要让自己出丑。

  不过,格里纳多少还算有点理智,并没有立刻要和林立算帐,一方面现在金度王国的劫难还要依靠对方的魔纹卷轴渡过,另一方面谁知道对方手里是不是还有那样的魔纹卷轴。他可不认为,林立拿去拍卖会的,是唯一的一张拥有那样恐怖力量的魔纹卷轴,至于如果换成是他自己,肯定不会把唯一一张那样的魔纹卷轴拿去拍卖。因此在他看来,对方手里说不定还有同样的魔纹卷轴,或者甚至要比拍卖掉的那张魔纹卷轴更加强大。

  那魔纹卷轴的力量,就连狂鲸拉布那个无尽之海的祸害都难以抵抗,格里纳就算再自大,也不会认为自己的实力能够和狂鲸拉布相提并论。

  同样,金度王国那边,康托利和几位代表元老家族的大臣们,心里也是相当的纠结。如果有选择,他们肯定也不愿意撤离四季岛,但是现在这个渡过劫难的机会,却是自己等人一向看不起甚至仇视的人提供的,这就让他们有些难以接受了。

  如果说,那张魔纹卷轴,真的能够帮助金度王国,安然渡过这场恐怖的劫难,那么林立就等于成了整个金度王国的大恩人。别说是抽金度王国两次耳光了,就是再抽二十次两百次的耳光,凭这份巨大的恩情,金度王国的人也没办法说出什么来。毕竟,这等于是把金度王国,从灭亡中拯救了出来,这份恩情可不是那么容易能报答的。

  虽然这份恩情,用不着康托利他们来报答,但是布拉德洛身为金度王国的国王,却是不能不把这份恩情放在心上。换句话说,以后康托利等人想要对付林立,就算是他们这边占理,林立抽他们耳光也是白抽,因为布拉德洛是百分百要站在林立这边的。

  但是,如果那魔纹卷轴没用,金度王国不欠林立的恩情,对于康托利他们来说同样也不是什么好事。要是没人能够阻止狂鲸拉布,金度王国固然要完蛋,他们这些元老家族难道就能幸免吗?所谓的撤离,也不可能一点利益不受损失的全部撤离,什么叫做保留火种,那就只能勉强让家族能够延续下去而已。

  而且,如果没有了金度王国,在这各种势力遍布的无尽之海上,单凭他们几个元老家族的实力,想要生存下去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要知道,这无尽之海的环境,比起安瑞尔大陆更加接近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毕竟安瑞尔大陆的主要势力都是人类,可无尽之海却是海族的地盘。

  这时的战场上,狂鲸拉布显然已经爆发出了全部的力量,庞大的身躯周围散发出浓厚的黑雾,几乎把身躯都完全包裹了起来,就好像一团黑云飘在那里似的。可即使是这样,在那魔纹卷轴释放出的高山幻影的压制下,狂鲸拉布仍然是一丝一毫都无法挣脱,被一寸寸的强压着几乎就要没入海面了。

  海格尔大君拿着魔纹卷轴,不断的催发着卷轴上的力量,尽管表情显得十分严肃,可内心却几乎已经要欢喜的发疯了。这个时候,那四亿金币的付出,他可是一点也不心疼了,能够得到如此强大的魔纹卷轴,别说是四亿金币了,就算是四十亿金币也是值得的。

  以自己在铭文领域的宗师级造诣,海格尔大君已经明显的感觉到,这魔纹卷轴所施展出来的力量,已经是涉及到了那传说中的神匠领域,那是神灵才能够掌握的力量啊!对于八爪族来说,这魔纹卷轴不仅仅是一件攻击型的魔法武器,更是一盏通往神匠领域的指路明灯,那可是平时花多少钱都买不来的。

  像八爪族的大长老海希斯,成为铭文宗师已经不知多少岁月了,就是因为无法摸索到通过神匠领域的道路,多少年都再没有一点进步。可是上一次,得到海奎斯拿回去的那块魔纹石板,竟然像是在铭文领域又打开了一扇全新的大门,对于铭文学又有了突破性的领悟。而那块魔纹石板,还只是林立在海奎斯的作品上,随手用墨汁泼洒出来的一个魔纹而已。

  但是现在的这张魔纹卷轴,是完全出自林立之手,八爪族能够从中得到的东西,也必定要比之前那块魔纹石板多不知多少倍。说不定凭着这张魔纹卷轴的启发,他们还有可能真正达到铭文宗师的巅峰,一窥神匠领域的奥秘呢。

  这时,随着魔法卷轴泰山的一寸寸压迫,狂鲸拉布的庞大身躯已经完全被压入了海中。而且,那恐怖的压力之下,极大的一片海域中,竟然是没有一滴海水,所有的海水都被挤压到了周围,使用那里出现了一个巨大而又诡异的空洞。

  被压制住的狂鲸拉布,更是不断的发出一声声愤怒的咆哮,不断的催动着所有力量想要挣脱泰山的压制。它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这一次苏醒,不但没能畅快的吞噬美味的血食,反而是让自己陷入了这样一个难以挣脱的困境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