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异界全职业大师 > 第一千四百章 你想要什么

第一千四百章 你想要什么


  旋转了上千年的大漩涡,在那月光法杖的光芒笼罩下,旋转的速度陡然加快,同时在大漩涡的中心亮起了一个星点,就好像漆黑的夜空中有一颗闪烁的明星一样。只不过,那个星点的光芒,渐渐的在变强,似乎是有什么东西,正在从大漩涡下浮出。

  “星辰之怒,终于再次见到你了!”林立已经敏锐的,从那星点上感觉到了星辰之怒的气息,而且可以肯定这次将要见到的,绝不会再是什么魔力凝聚出来的东西。

  那一点星光,变得愈发明亮,直至从大漩涡的中心飞射而出,如同一道闪电来到了林立的面前,静静的悬浮在那里,仿佛展示一样缓缓的转动着。

  看到自己苦寻许久的星辰之怒,此时就飘浮在自己的眼前,即使是以林立现在的境界,也不禁感到有些心潮激荡。这可是星辰之怒啊,只有拥有了它,才能够真正发挥出七支星辰碎片的全部力量,只有星辰之怒和星辰碎片的组合,才是真正的灭魔屠神的至强神器。

  看着面前缓缓转动的星辰之怒,林立的身体甚至都抑制不住的,发出一阵阵激动的颤抖,小心的抬手伸向了那星辰之怒,仿佛生怕把这星辰之怒吓跑一样。

  七支星辰碎片,也依次在林立身周的虚空中浮现出来,好像卫星一样围绕着他的身体旋转了几圈。接着,便一个个化作流光,飞向了那已经被林立握在掌中的星辰之怒,一接触就变化成了利箭搭在了上边,仿佛欢鸣般的发出一阵阵震颤的声音。

  星辰之怒在手,林立心中一直的不安也顿时消去大半,就凭着星辰之怒和星辰碎片的力量,他已经有了相当的底气面对任何可能出现的状况。那些空间裂缝,那些洪荒魔兽,甚至强大的泰坦巨人,在他心中都已经几乎不再有任何威胁。

  而就在这个时候,与大漩涡对应的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一个黑点,并且就好像水中滴入了一滴墨汁一样,以极快速的速度扩散开来,转眼间就已经染黑了大片的天空。接着,那被染黑的天空,仿佛是在呼应地面上的大漩涡,也开了缓缓的旋转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倒悬的漩涡。

  看到这样的变化,林立按下了心中的激荡,手紧紧的握着星辰之怒,仰着头静静的等待着。他来大漩涡,拿星辰之怒是一个重要的原因,但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里也是这次灾难中最大的空间裂缝出现的位置。

  而且,按照当初罗格大祭司所说的,这里的大裂缝中隐藏着的,将是真正可以毁灭这个世界的恐怖存在。相比这个恐怖的存在,那些洪荒魔兽,那些泰坦巨人,简直就如同是一场战争中冲在最前面的炮灰。

  站在全知高塔的露台上,林立静静的等待着,手中在星辰之怒忽明忽暗的闪烁着光芒,七支星辰碎片的光彩流动着混合成绚丽的光彩。

  毁灭之城的天幕打开了,永恒双树的生死之界笼罩整个城市,所有的魔晶舰炮和裂天者等等攻击武器也都开始了充能。毁灭之城里边,此时已经没有了林立之外的任何人,一切的攻击防御都由阿扎达斯的灵魂所接管。

  毁灭之城的上空,毁灭之龙阿扎达斯的幻影,浮现在了天空中,与林立一样望着头顶的黑色漩涡,发出无声的咆哮。

  终于,从那黑色漩涡中,一个散发着光芒的身影缓缓的走了出来,只是那身形与漩涡相比实在是显得太过渺小了,远不像那些身躯庞大的洪荒魔兽那样震撼。

  但是,随着这个身影的出现,他身体上的光芒也渐渐的将四周照亮,仿佛巨大的黑色漩涡中间出现了一个正在亮起的太阳。而在那光芒的照射下,巨大的黑色漩涡,也好像凝固一样停止了旋转,并且渐渐变得透明淡薄。

  当那个身影,渐渐向自己走来,林立的眉头却是紧紧的皱了起来,眼中带着浓浓的疑色看着对方,握着星辰之怒的手更是青筋爆起关节泛白,似乎是在用力的压抑着自己心中的情绪。

  当那身影在不远处停下来后,林立终于将自己的情绪调整了过来,语气低沉的开口说道:“我应该称呼你格雷斯科,还是不朽之王呢?”

  林立没有想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竟然是引导自己一路走来的格雷斯科。甚至从传承这方面说,格雷斯科还可以算得上是他的老师了,毕竟他现在所学会的一切魔法的知识,都是与格雷斯科密切相关的。

  看着眼前的身影,林立可以非常肯定,这回看到的绝对不再是什么投影分身了,而是一个无比真实的法师之神。但是,林立没有直接称呼对方格雷斯科,反而是问出了这样的一句话,一句如果被旁人听到会觉得不可思议的话。

  可是,一直就对不朽之王和格雷斯科的关系感到疑惑的林立,这个时候却突然间想到了一个非常难以令人置信的猜测。

  林立想到了在太阳之井中,击败那个猎人影子的时候,不朽之王曾经留言说期待着在大漩涡的会面,可是现在出现的却是格雷斯科。

  虽然在诅咒之岛地下的那座高塔中,格雷斯科的影子说是替一个人还一份人情,这似乎是把不朽之王和格雷斯科分开了。可是,林立还记得,对方的介绍自己的时候,曾经说的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是格雷斯科。这个介绍可就有些诡异了,既然从什么时候开始是格雷斯科,那么在那之前又是谁呢?

  因此这个时候,在见到格雷斯科的真身后,林立问出了这样一个有些荒诞的问题。

  “曾经,我是不朽之王,现在我是格雷斯科,你还是称呼我格雷斯科好了,不朽之王这个名字就当作是一段历史吧。”格雷斯科轻描淡写的回答道,显然对这个问题毫不在意,毕竟以他现在所达到的层次,是什么身份又有什么关系呢。

  但是,亲耳听到格雷斯科的回答,林立却是有些无法淡定了。在安瑞尔大陆上,关于不朽之王和格雷斯科的传说太多了,但却从来没有人认为这两者会是同一个人。不朽之王创造了高等精灵王朝,而格雷斯科却带领着反抗军,推翻了高等精灵的统治,这就好像自己亲手毁灭了自己的成就一样。

  不过,考虑到格雷斯科所在的层次,林立又感到可以理解了。不管不朽之王还是格雷斯科,都已经众神之神一样的存在了,高等精灵对于他而言,恐怕也只不过是一件玩物而已。而且不仅仅是高等精灵,人族以及其他的智慧种族,甚至说众生,在格雷斯科的眼中也只是蝼蚁一样的存在。

  而现在,这一场对于安瑞尔世界来说的末日灾难,林立也不得不想到了格雷斯科的身上,难道这又是和推翻高等精灵一样,也是格雷斯科有意操纵的结果吗?

  林立的想法并不夸张,要知道永恒之树就是格雷斯科推倒的,而安瑞尔世界规则的失衡也是由永恒之树的倒掉而引起的。以格雷斯科的实力,林立不相信要消灭高等精灵,就真的需要把永恒之树摧毁,那么格雷斯科的做法就很值得思考了。

  “好吧,格雷斯科,现在你是不是可以告诉我了,你,究竟想要什么?”曾经林立已经在心里,询问了上千遍这个问题,格雷斯科做的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而现在,在知道了不朽之王和格雷斯科的关系后,他也愈发强烈的想要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这个时候的格雷斯科,已经是站在了整个世界的最顶端,就算是众神也要拜服在他的光芒之下。林立实在是想不通,已经拥有了如此成就的格雷斯科,究竟还有什么不满足的,难道仅仅只是为了玩一场游戏吗?

  老实说,这个猜测,一点也不会让人愉快,做棋子和做玩物虽然本质同上没有多少区别,可棋子起码代表着有存在的意义,而玩物那就可就太令人恶心了。尤其是对于林立来说,他甚至不愿意成为别人的棋子,又怎么可能会接受玩物这个身份呢。

  听到林立的问话,格雷斯科的脸上露出一缕微笑,两眼淡淡的看着林立,反问道:“你觉得,我拥有现在的成就,就已经应该满足了吗?”

  林立愣了一下,皱着眉头打量了格雷斯科上下,说道:“从你镇压众神的手段来看,你已经是难以再找到对手了,无穷的寿命,强大的实力,难道还不能让你满足吗?”

  “众神?不过也只是至高法则下的一群蝼蚁罢了!”格雷斯科的语气中充满了不屑,是对众神的不屑,同时又似乎有着对林立的失望,说道:“在至高法则之下,即使是我,也只是一只稍稍强壮一些的蝼蚁,如果对这点成就都沾沾自喜,岂不是太过无知了吗。”

  “至高法则?”林立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东西。

  众所周知的,这个世界是由各种法则构成的,归结到根源就是地火水风四大元素法则,以及光暗混沌三大基本法则,其他如冰雷雨植物生命等等,都是由这七**则衍生出来的。

  那么,至高法则又是什么呢?圣域强者要登上神位,就是要挣脱七**则的束缚,成为跳出这个世界的伟大存在。可是现在,格雷斯科显然已经是成为了众神之神的存在,却又提出了一个至高法则。

  “用你们那个世界的话来说,至高法则或许可以称为天道,这样你是否能够理解了呢?即使是神灵,在天道这个至高法则之下,也仍然得不到真正的自由,得到真正的永恒不朽。而我要的,就是要打破这至高法则,我将那种存在称为无的境界,不受一切束缚,永恒不朽!”格雷斯科解释到这里,眼中甚至隐隐透出几分狂热,仿佛数万年追寻的目标已经近在眼前了。

  在听到格雷斯科的解释后,林立不禁为对方疯狂而惊讶,同时也对这个所谓的无的境界而充满了怀疑。

  什么才是真正的无,如果能够解释出来的话,恐怕也就不能称之为无了。就好像说宇宙虚空,没有了光就是黑暗,没有了温度就是极寒,可黑暗是不是无,极寒又是不是无呢?也许黑暗与极寒就是一种规则的体现,那么在这之外又是什么样的存在呢。

  在游戏的世界中,神灵是至高的存在,却仍然要受游戏世界的规则束缚,可跳出游戏世界之后,又何尝不是另外的一个世界呢?所谓的真实世界,外面是否还有一双眼睛在窥视,而那窥视之人的背后也许还有另外的存在。

  这似乎根本就是一个无解的问题!林立想不通,也只能不去想,看着格雷斯科说道:“你又如何知道,在你所谓的至高法则之外,没有另外的更高的法则呢?”

  格雷斯科笑了,目光投向了远方,仿佛在俯视整个安瑞尔世界,片刻之后才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事实上正是因为我曾经去过你们那个游戏世界,知道那个世界竟然只是另一个世界的玩物。因此我很想知道,即使是现在的我,是否仍然只是更高级存在的玩物。至于你的问题,有没有更高的法则,又有什么关系呢,如果有,那就再打破它!”

  格雷斯科开始的语气很平淡,但是在最后却终于让林立体会到了,属于法师之神的那股探究一切的勇气,以及打破一切法则的霸气。魔法师的道路,不就是这样吗,借助法则的力量,操纵法则的力量,打破法则的力量,这大概就是格雷斯科能够拥有如此成就的,最根本的原因吧。

  虽然感觉到,格雷斯科的出现,恐怕并不仅仅是为了解答自己的疑问,但林立还是为格雷斯科的这股精神而叹服。

  不过,叹服归叹服,林立还不至于因此忘记自己的事情,转而问道:“那么,你所追寻的目标,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为什么把我拖进这个世界,不要说什么还人情的等话了,这个理由你自己都不会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