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恶奴/凶奴 > 行第064章 关宁军暴行摘录

行第064章 关宁军暴行摘录


  根据刽子手伍枫秋的命令,在江南大量的反关宁知识份子被杀害,他们的妻女,则被献给关宁军人。

  据史料记载,清康熙二十三年前,满洲人口为一百零四万,另有汉军旗满洲人七十四万,然至威武三年后,各地仅存满洲人两万四千六百人,当中还有一支属于关宁军战斗序列的满洲人联队,该联队的兵员是三千人。余下的人中,仅有三百二十名满洲男丁,还是八岁以下的幼童,余者都是女子。也就是说,在短短三年时间内,满洲人口即下降了98%,可以说,满洲人作为一个独立的民族基本上已经消失了,只能在北京城中的“满洲人博物馆”去一睹这个民族的风俗文化。而那七十几万汉军满洲人,人口也下降了一半,而活下来的这些汉军满洲人也被当做帝国的二等公民看待,不定期的就要承担繁重的劳役。二十年后,即永康四年,帝国人口统计署提交的报告表明,汉军满洲人已经从帝国的户籍上消失。

  帝国的皇帝并不讳言他及他的部下针对满洲人的大屠杀,他告诉他的史官们,要详细的记录下将士们所做的每一次卓越的清理行动,故而,在帝国的第一历史档案馆中,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关于屠杀的描述。

  我们现在无从得知帝国皇帝为什么会允许他的部下如此肆意屠杀已经投降的满洲人,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允许史官详细记录这一系列暴行,但至少我们可以肯定一点,这位皇帝的确是一个大丈夫式的皇帝,他很坦荡,在他的眼里,或许他认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无比高尚的,从来没有一丝愧疚。一个奇怪的人,奇怪的皇帝,让人对他不禁产生强烈的好奇心。

  济南大屠杀,“总计城中旗人被屠戮者十之四,沉河坠井投缳者十之二,被俘者十之二,以逸者十之一,藏匿幸免者十之不存一。可谓杀戮一空,其逃出城门践溺死者,妇女、婴孩无算。济南城中僧寮中,匿妇女千人,小儿一声,搜戮殆尽,血流奔泻,如涧水暴下”!

  桂林大屠杀,“在营者亦十余万,所食牛豕皆沸汤微集而已。饱食湿卧,自愿在营而死者,亦十七八。而先至之兵已各私载卤获连轲而下,所掠男女一并斤卖。其初有不愿死者,望城破或胜,庶几生还;至是知见掠转卖,长与乡里辞也,莫不悲号动天,奋身决赴。浮尸蔽江,天为厉霾。”

  昆明大屠杀,“宣统更姓,三年讨殛。何辜生民,再遭六极。血溅天街,蝼蚁聚食。饥鸟啄肠,飞上城北。北风牛溲,堆积髑髅。或如宝塔,或如山邱。五行共尽,无智无愚,无贵无贱,同为一区。”

  “马龙屠宁川,孑遗无留;逸出城者,挤之海中。旗人怨哭声百余年未有停。”

  古北口大屠杀,“旗人之中,悬梁者,投井者,投河者,血面者,断肢者,被砍未死手足犹动者,骨肉狼藉。”关宁兵“悉从屋上奔驰,通行无阻。城内难民因街上砖石阻塞,不得逃生,皆纷纷投河死,水为之不流。”“日昼街坊当众奸淫。”有不从者,“用长钉钉其两手于板,仍逼淫之。”“兵丁每遇一人,辄呼满狗献宝,其入悉取腰缠奉之,意满方释。遇他兵,勒取如前。所献不多,辄砍三刀。至物尽则杀。”

  潮州大屠杀,“纵兵屠掠,旗人骸骨暴于荒野,无人敢拾捡”。

  常熟大屠杀,“通衢小巷,桥畔河干,败屋眢井,皆积尸累累,通记不下五千余人,而旗人女子被掳去者不计焉。”“沿塘树木,人头悬累累,皆大清国民也。”

  成都三日记,“满城杀尽,然後封刀。……城中所存无几,躲在寺观塔上隐僻处及僧印白等,共计大小五十三人。是役也,守城八十一日,城内死者五万七千馀人,城外死者三万五千馀人。此役过后,川中再无一旗人也。”

  威武二年九月六日,关宁军至湘,清军拼死抵抗,破长沙后,城内尚有旗人万余,关宁兵入城后见者即逼索金银,索金讫,即挥刀下斩,女人或拥之行淫,讫,即掳之入舟。“遇男女,则牵颈而发其地中之藏,少或支吾,即剖腹刳肠。”

  威武元年,关宁军实施南京屠满后,至无锡时,“舟中俱有旗人妇女,自扬州掠来者,装饰俱罗绮珠翠,粉白黛绿。”

  威武元年十二月,关宁兵到达温州府境内,清知县李德光的妻子费氏被掠去,“计无可托,因绐之曰:‘我有金帛藏眢井中,幸取从之。’兵喜,与俱至井旁,氏探身窥井,即倒股而下。兵恨无金又兼失妇,遂连下巨石击之而去。”

  关宁军万户归济纵兵抢夺旗人妇女达一千多人,“淫欲无厌”。制作长押床,裸姬妾数十人于床,“次第就押床淫之。复植木桩于地,锐其表,将众姬一一签木桩上,刀剜其阴,以线贯之为玩弄,抛其尸于江上。”

  关宁军围困合肥城时,在城外,“选旗人美妇室女数十人,悉去衣裙,淫蛊毒虐。”合肥沦陷后,关宁军抢掠“旗人大室闺彦有美色者生虏,白昼于街坊当众奸淫;有不从者,用长钉钉其两手于板,仍逼淫之。”“妇女不胜其嬲,毙者七人。”

  关宁军在合肥的虎尚寺“掠妇女淫污地上,僧恶其秽,密于后屋放火。”

  威武元年,南京失陷时,两江总督女被关宁兵所掠,“缚其手,介刃于两指之间,曰:从我则完,不从则裂。女曰:义不以身辱,速尽为惠。兵稍创其指,血流竟手。曰:从乎?曰:不从。卒怒,裂其手而下,且剜其胸,寸磔死。”

  昆山知县陆光拒死不降,领绿营及乡兵抗拒关宁,城破遇害,其妻陆陈氏抱着三岁的儿子,欲跳井,被一关宁兵所执。“氏徒跣被发,解佩刀自破其面,……氏骂不绝口,至维亭挥刀剖腹而死。”

  结束语

  写《恶奴》这本书,我的出发点只是想一个穿越回去的现代人如何用残忍的手段去消灭给中国带来无限黑暗的满洲人,所以这个故事注定是暴虐的,注定是极不人道的,注定一切仁义道德的理念在主人公身上不会体现。

  在民族危亡的关头,我不认为主人公所做的一切有什么不对。大是大非要远胜于人性闪光点。

  故事的结局真的很重要吗?我想答案也许是否定的,至少在这本书中,我想大多数读者也许对于那个虚构出的结局并不是十分看重吧。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憎恨满洲人,但是我却知道很多人知道扬州十日,嘉定三屠,却不知道不只一个扬州,也不只一个嘉定。甚至不知道满清其实把这些都隐瞒的很好,有史可寻的明确记载,满清屠杀的汉人总数当在一千万以上,甚至有一些史学家认为这个数字应该是三千万!也有的说更多,因为有数省之地已经没有人烟,当然,因为没有确切的资料支撑,我无法确认到底有多少汉人被杀死。(看到了吗?我们后人竟然不知道祖先死了多少,悲哀吗?是谁在掩盖事实的真相呢?)

  即使是三千万而不是五千万,八千万,一亿,这又有多少区别呢?

  这些数字的背后代表的又是什么呢?

  是一条又一条的人命,是一具又一具的尸体,是母亲的哭泣,是婴儿的啼哭,是男人的绝望,是民族的哀歌!

  三千万!那是我们的祖先,我们的同胞,我们永远也抹不去的耻辱!

  民族融合的代价如何是要我们汉人的尸骨去堆积,那么这个民族融合又算他娘的怎么回事呢?如果是这样,那不如让我们汉族去融合他们!该死的绝不是我们!满清,也同样不是中国!

  很多人知道《四库全书》却不知道有明确记录的,被满清销毁掉的书籍就和《四库全书》收录的一样多。可惜,这些先人留给我们的宝贵文化财富,我们却再也不能知道那些书里写的是什么了。

  很多人知道康熙懂得科学,却不知道康熙严禁科学的传播。很多人不知道其实在明朝末年,从皇帝到官员都对科技有着很深厚的兴趣,并由官方组织人员学习西学,在那个时代,我们汉人包容着一切,并愿意与世界文明沟通。取人所长,补己所短,这就是文明。

  很多人知道康乾盛世,却不知道康乾盛世无非是因为明朝末年引进的高产作物养活的人多,而这个成果却被满洲人窃取了,而老天爷也给了满洲人一个天上的馅饼,长达五十年的小冰河竟然结束了。于是,靠着能让老百姓勉强填饱肚子的满清,竟然成了盛世,不过这盛世太他妈的狗屁了!

  如果你不知道马葛尔尼在《停滞的帝国》里写了什么,那么我来告诉你吧,在这本书里,马葛尔尼讲了他看到的康乾盛世的真相,在书中,有这样的一些描述:“到处是乞丐,破破烂烂的军队”、“鞑靼统治的一百五十年里,不但没有进步,而且是明确的退步了”、“终将退到野蛮中去”。

  同样还有西方人如此说,“我看到的是,那时的中国这尊被蛀空了的四千年的神像,究竟是涂着怎样一种带偏执的高傲与自尊的金色粉饰,慢慢沉入衰落的恶臭沼泽而浑然不自知。然后那张僵化了很久很久的面孔终于落下了泪。身体上哪怕很小的一片指甲脱落,也会流血,也会痛。他终于开始挣扎和战斗,独自一个人。他的几千年就是这么一个人走过来的。即便拥有众多附属国时也是一样。他咬牙支撑起羸弱的身体向十一个国家同时宣战,那种景象让我有罪恶感的产生一种荒诞美。”

  “这种自我陶醉最终只能导致对自我的不理解。如何解释过去一小撮西方士兵在离他们基地两万公里外竟能把本土作战的中国军队打得溃不成军?如何解释今天如此沉重的落后包袱呢?多少杰作,多少发明,那样聪明勤劳,那么多的集体智慧,四千年的灿烂文化,革命后获得的四十年新生,世界上最一贯正确的领袖与学说?这一切汇集起来,才能达到上一世纪祖先还生活在石器时代的某个热带共和国居民的生活水平?”

  “无论是耶稣会士还是马可波罗都是在说谎。这个国家有着与其落后不相符的高傲。不需要机器,不需要武器,不需要英国商品,不需要任何东西。他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吃的有大米和茶就够了,在四方的院子里遵循着自己古板的礼仪,开垦几块蔬菜地喂喂金鱼池里的金鱼抽几口烟——在工业革命时期,他就像欧亚大陆上漂浮的天空之城一般不可思议!”

  很多人在电视上知道康熙和乾隆,还有他们中间那位被称为“四爷”的雍正,在这三位血迹斑斑,愚蠢而狂傲的满洲皇帝身上,却不知道为什么总有和他们不相符的形容,诸如善良,宽厚,聪睿,英明,仁慈,伟大,幽默,博学,文武全才。看到这些形容他们的词语,难道你的心不痛。痛,我也痛,但让我无法接受的是,这些词语竟然是我们汉人主动去形容他们的!

  秦始皇焚书坑儒,但只坑了三百个。可是清朝的一场文字狱,动辄就是牵连上万人,不但活着的要砍头,死去的还要挖出来鞭尸,婴儿也不能幸免,满门抄斩、诛灭九族!

  今天荧屏上泛滥的一部又一部的辫子戏,让我们的民族日渐麻木。而一个主体民族麻木不仁的国家,真的可以振兴么?

  为什么我们要歌讼那些刽子手,歌颂那些大屠杀的始作俑者,为什么!

  《恶奴》结束了,成功与失败都好,这本书总算是结束了,那些一路支持我走到现在的读者朋友们,我不知道如何跟你们解释这本书为什么就这样结束,但是我想说,我尽力了。

  新书三月就会开,明末题材,与东厂有关。

  告读者语

  去年五月来到纵横,与编辑相处一直很好,但因一些个人原因,骨头新书《东厂》没有继续在纵横发表,已在他站上传,希望日后有机会再与纵横合作吧。

  屠夫三部曲第二部

  日月所照,皆是大明;

  江河所至,都为汉土;

  内外六夷敢称兵仗者,斩!

  如果我们无法对异族进行打压、排斥,那么我们的民族就不是真正的民族。

  民族的复兴不能寄托在别人的恩赐上,前进的脚步永远伴随着闪亮的军刀。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恶奴/凶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