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蛮横的屠夫 > 第六六八章 心无挂碍 一切皆通

第六六八章 心无挂碍 一切皆通


  就在段德危难之际,沩水戏谑的声音响起,段德迷茫的瞥了眼屋顶的沩水,不解其意。

  而同样听到这话的小雨,却是不管不顾,上前几步一把抓住唐蒲柳的皓腕,真元细细查探,唐蒲柳先是大惊,而后极为紧张的盯着矮她半头的小雨。

  半晌,小雨也是不解发问。

  “姐姐,你说她能修魔?修魔也要灵根啊,这女人浑身通透,啥也没有怎么个修法?”

  段德心中微凸,双目成旋盯着唐蒲柳,终于有所发现。

  在她头部有着一轮微弱光环,极淡,微暗。

  “她是魔族转生?魅魔族?”

  魅魔族专修识海,魔族叫精神力,精神力强悍者有先天携带的魔灵,便可修,然而这是魔族的标准,眼前的唐蒲柳恰好符合,应该天资还不浅,魔灵成环啊,一般只是烟雾状,别问段德怎么知道,魔族能感应本界,段德似乎也能感应魔界。

  段德话语一出,小雨圆溜溜的美眸看唐蒲柳的目光就有些不善了,然而其余几女则是莫名其妙看着场中二人无声的交流。

  段德认为眼前的唐蒲柳或许是魅魔族大能有目的的转生,如若不然怎么可能出现在修者界?她出生两界可还没有连通。

  “少见多怪,谁说修者界的人不能出现这种体质?只是你们不知道而已,还有,蛮子你是不是有事儿瞒着我?你怎么这么确定?”

  段德哪里敢瞒她?他要知道自己做了什么难道自己还能瞒住不成?

  “沩水你就不要起哄行不行?我知道这事儿自有来源,不存在瞒不瞒的事儿,就算她能修魔,在这里修,好么?”

  修魔是能修,但是满世界的修士,只要她敢修,修士就敢诛杀,这是顺理成章的事。

  “哦?看来你门路不少啊,不但知道怎么辨别魔界资质,似乎还有现成的功法。”

  身边越发不善的目光扎得侧脸生疼,段德不经意的狠狠瞪了眼沩水。

  “别看我,知道就是知道,此事不能说出来,看也没用。”

  段德这回说话不再是之前与小雨玩笑时的语气,同样不再是传音交流,直接说出来的。

  小雨见他认真,倒也没有继续纠缠。

  “你不能修仙。。。”

  唐蒲柳俏脸刹那苍白。

  “听我说完,你这脸色变得倒是堪称经典,不能修仙但是能修魔,魔界的魔,灭了你们南陵的魔,你修么?”

  这回唐蒲柳变脸可不是苍白能形容的,高挑的娇躯失去力量支撑,直接软倒在地。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段仙长莫要诳我,我怎么可能会是那些怪物一伙的,这不可能!!!”

  众女也是来了兴致,一个个目光汇聚过来。

  段德实在无语,上边的沩水开心坏了,没形象的在上边颤抖着,荡出极为诱人的波动,瞥眼看去的段德立马口干舌燥。

  “没看出来你这脑容量比唐萱儿要大出很多啊,我何时说你与那些怪物一样的?再说了,魔族可比你看见的那些玩意中看,至于你所契合的魔族类型,更是漂亮的代名词,诶哟~~~怎么又抽我?”

  这回可不止小雨一人发飙,一句话得罪一窝女人,鞭子过后迎来一顿粉拳长腿招呼,段德瞬间被揍得满地找牙。

  等他爬起来,之前的众女还是悠闲的杵在原地,唯有金妙妙有些紧张,段德满脸浮肿,呲牙盯着她。

  “妙妙,你也动手了?”

  金妙妙慌忙摇头,一头乌丝漫天飞舞。

  “没有?”

  “怎么着?你还想找回场子?她没敢动手,只动了脚!”

  小雨一把掐住段德耳朵,段德气场顿时全无。

  “留点面子行不行,这不还有个。。。”

  “住嘴!说!是不是泡妞泡去了魔界?嗯?魅魔族啊,都是漂亮的代名词呢,几个?”

  “道听途说,道听途说的,我就是口误,口误啊。”

  段德这边是真有愧疚,故而任她们取闹,却不曾想又有看热闹不怕事大的。

  “魅魔族与我一起的时候我没见着,不过么,他与联盟另一位长老之女瓜葛可不轻,在深渊陪她的日子比我长多了,此时也不晓得是不是大着肚子找道侣,哦,对了,叫乐点点。”

  “什么?乐凌的娘?”

  小雨惊呼。

  “乐点点?不是青虬的老婆么?乐凌,似乎是他们的女儿。”

  北宫飞燕也是大惊失色的呢喃。

  段德脑瓜瞬间嗡嗡作响,这算是什么事啊。

  “我和她是清白的,萍儿你莫要坑我!”

  兰萍也不曾想这几个新姐妹竟然都认识那个小不点,而那个被段德死死护住的小娘们竟然还是有夫之妇?还身为人母?

  “不得不说,我才是上了贼船,你这涉猎范围挺广啊。”

  段德忽然想到之前兰萍所说的话,乐点点的亲娘,那个小女孩真的是联盟长老之一么?从她当初的表现,心中其实已经有所猜测,这次算是确认了。

  但说起这事段德自己也是有苦难言,他就怕那小女孩哪天抽风跑来找他,这是很有可能的事,到时候带着小师姐上门,自己该如何是好?

  这回没有迎来想象中必不可少的粉拳秀腿招呼,段德定睛一看,好吧,一双双妙目死死盯着自己,其中蕴含着许许多多的信息,自己真不想去解读。

  “我真和她没有实质性关系,对天发誓还不行?”

  “对天发誓?你这天谴都收拾不了的人,你说天会理你?”

  小雨咬牙恨声打断。

  “不给你们扯犊子了,还是先处理了眼前的事,随后你们要干啥,就干啥,我认栽。”

  再看唐蒲柳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丫头跌跌撞撞已经一头扎进沩水河了,段德探手捞起,又是香艳一幕入眼。

  段德生怕几头母虎又找茬,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她蒸干放在原地,顺便弄醒。

  唐蒲柳美目无神径自躺在地上,呆呆看着天。

  “你让我了了此生不好么?为何死都不行?你是仙人,我只是凡人,国灭亲亡,原来我才是祸根,活着对我来说就是煎熬。”

  段德抽搐着嘴角,好在这时候一众家眷没有再插科打诨的意思。

  “什么狗屁不通的歪理,欠我两条命了你,国灭?现在像你们南陵一样的凡人国度,每时每刻都在灭,难不成都是你造成的?”

  “你的魔族天赋是与生俱来的,没有什么机巧在其中,只是我能发现,其余修士不能而已,像你一样拥有魔族修炼天赋的还有很多,之后或许会被魔族挖掘过去。”

  “现在我救你,那就是我与你们南陵未了的缘分,不含其它,你可以修炼,我可以给你功法,力量无好坏,只随立场和使用者的心。”

  “就这么多了,你下去考虑几天还想不开,我怎么把你弄来的,怎么送你回去,要死,死你南陵国去,至少你魂有归处。”

  话毕也不待唐蒲柳回话,直接抬手一扇,将她丢到小筑最边缘的房舍中,转过身盯着广场一角。

  “行了,可以出来了,什么事?”

  那处有人,刚到不久,在场除了金妙妙以外都知道。

  一名身着黑黄相间紧身袍服的修士应声显出身形,躬身一礼,也不废话。

  “属下机密殿张琼参见宗主,宗主夫人。”

  段德摆摆手,示意说事。

  “殿主遣属下告知宗主,天马山附近凡间三国半日前出现魔踪,三国尽灭,请宗主示下。”

  栖霞山大阵之外就是原晃金三角区域,也是有阵法守护的地域,当然除了栖霞山外那八城有天德修士驻扎,晃金区域有许多凡人国度并没有。

  而栖霞山外本就有杜绝凡人接近的阵法存在,因此碧海成时也伤不到凡间。

  这晃金区域的凡间辽阔地带,全都属于炎黄宗的种子基地,不守护怎么行?天德宗咄咄逼人也不至于去牵扯凡间。

  天马山属于天德和炎黄交界处,之前大战后夷平,天长日久自然有凡人迁徙繁衍,至今早成国度,说不上是属于天德还是炎黄,两宗都没有派遣修士维系。

  天马城在天马山以南几万里,算是明确的炎黄宗域,以前是弓郁阴的老巢,弓郁阴受命回归栖霞后,天德宗倒是派来些修士管理。

  但大宗门只有请得上命才可出击,天马山附近出现魔影,他们只是启动城防,并未救援,他们也没有能力去救。

  以荀彧的手段,自己的城池虽然暂时让给他人掌管,但要是想收回来,绝对是分分钟的事儿,潜伏的炎黄探子不知有多少。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蛮横的屠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