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关平当老大 > 第三十五章行军布阵

第三十五章行军布阵


  这份关平写下的表格是暂定的,因为目前还没有兵器,等有了兵器之后,自然需要进行兵器训练。

  这份表格关平让小吏进来抄录了一份,再分发给十位都伯。有不识字的则是念给他们听,让他们牢记。

  如此这场军议就此结束,关平呼出了一口气,觉得还算满意。坐了一阵有些腿麻,于是他取出了大刀,开始练习武艺。耍弄了一会儿大刀之后,又命人牵了战马,练习了一下骑术,射箭。

  关平实在不乐意做童工,但看备备的态度,知道恐怕是躲不过了。未来真可能有上战场的一天,需要锻炼好武艺,免得死在战场。

  老爸关羽经常说什么“插标卖首之辈”,关平可不乐意成为这样的人。

  关平被弄来当什么军候,自有责任把事情办妥。只是关平只是把握大方向,剩下的都交给都伯们做。

  孙乾则是营内大总管,顺便当关平,张苞等人的老师,授予众人孙子兵法。

  且不说关平,十位都伯拿了表格下去之后,都展开了行动。周雄很是蠢笨忠心,他其实还是不太明白为什么,但绝对服从。

  反正小将军要他干啥,他就干啥呗。

  这是他老爸周仓从山贼窝中出来,跟随了关将军,再把他放在小将军身边,就耳提面命的。

  忠心耿耿,听命行事。

  周雄身强力壮,但脑子有些笨。经常仗着自己身强力壮,在少年中横行霸道,但却也经常被李飞耍那么几下。

  这样的人看起来垃圾,但其实从军却是非常靠谱。周雄与李飞又是在关平身边长大的,关平对他们知根知底,所以刚才司职的时候,二人以及二人所率士卒,做了关平亲兵。

  此刻六百士卒经过整编,都伯各有士卒,各有辖区。所以都伯们出了大帐之后,便各自回去了自己辖区。

  周雄实在,在回到自己辖区之后,便招呼了麾下的六十余人,围拢在一座帐篷内。

  自己脱鞋上了硬板床,按照关平的步骤,把被子叠成了方块。他动手能力很强,又认真,叠的比关平还像模像样。

  叠完被子之后,周雄对四周的士兵说道:“以后你们起床第一件事情就是叠被子,叠成这样。如果哪个士卒不叠被子,我追责什长,伍长,每个人十个杀威鞭。”

  能被关平那个土办法选出来的军官都是比较诚实的人,一时间没啃声。反倒是士卒之中,有些机灵耍滑的人。

  这新士卒又不知道长官的性格脾气,有人便大着胆子问道:“敢问都伯大人,把被子叠成这样是何道理?”

  “啪!”迎接这家伙的是一个大耳刮子,这士卒其实也很壮,看着便知道体能很好,只是偷奸耍滑没有尽力跑步,这才当了大头兵。

  若是教不好,恐怕未来会成为兵油子。周雄却是合格的都伯大人,他先打了,打的这士卒七荤八素,差点转个圈跌倒在地,然后才说道:“这是军候大人的命令,你不需要知道为什么,你只需要执行。”

  说到这里,周雄瞪着一双虎目,凶狠的环视了一眼满帐篷的人头,说道:“实话告诉你们,我周家以前就是干山贼的。我父便是周仓,日常给关将军扛刀牵马的,最是忠心耿耿的贴身将。我从小被安排在小将军身边,唯命是从。小将军让我作甚,我就作甚,我让你们作甚,你们就作甚,如果不听话,小将军说每人十个杀威鞭,我再给你们加十根军棍。打死你们我眼睛都不眨一下。”

  这混蛋当年是干山贼的,自小捅过人,砍过人头,绝非良善,说的出做得到,也自有一股气势。

  再加上刚才一声不吭,便将那士卒脸都打肿了,一下子威望升到了顶峰,所有士卒都是低着头不敢吭声。

  而此事对于李飞,赵统,糜威,张苞等人都是轻松,别说赵统,糜威,张苞等人各自带来了家中老人做随从,就说李飞,跟着关平长大的十几少年,他与周雄一人一半给分了,也是有人撑场子的,再加上李飞非常机灵,办事十分妥当。

  就是关石,吴风,车万年,徐充国有些实在,但也没有太大问题。他们执行力很强,听命行事,关平让他们做什么,他们就做什么。

  士卒不做,那就打杀威鞭。

  就那个马里乡出来的少年李正做的有点漂亮,他是真正的聪明人,又带了十几个同姓少年来参军,这十几个少年也跟着一起卯足力气跑,许多获得了伍长,什长职务,李正将这些同姓少年要过来,组成了军官骨干,统帅麾下六十余人。

  周雄让士卒们叠被子,李正也让士卒们叠被子。

  周雄的办法简单粗暴,不服气的一巴掌打过去。李正却是大齐,他盘腿坐在床上,环视了一眼账内的士卒们,说道:“我自小读书,读过兵书,弓马娴熟。现在天下大乱,我自有丈夫志向,想搏个功名。军候大人的脾气你们想来已经清楚了,官威重,军令如山。话我敞开了说。”

  说到这里,李正昂起头来说道:“这被子一定要叠好,谁叠不好就挨鞭子。这是罚。谁若是做得好,我自个儿掏腰包,赏。”

  “诺。”一番颇为雄气的话语,明了赏罚,听得四周士卒颇为凛然,齐声应诺。

  “开始叠被子。”李正满意点头,大手一挥,亲自下场与士卒们一起叠被子。

  时间过的飞快,很快便到了第二天卯时。天还未亮,士卒们基本上都在熟睡之中。

  便是连关平也还在呼呼大睡。几个老卒在昨天便得了命令,起了个大早,来到军鼓面前,卯足力气开始敲鼓。

  “咚咚咚!!!”震天的鼓声响起,熟睡中的士卒们立刻被惊醒,第一个反应是起床叠被子,然后去洗漱。

  关平这鸟货也醒了,只是让他与普通士卒同吃同住,同操练是不可能的。他用被子捂着头等鼓声过去,然后又呼呼大睡。

  关平的志向便是做个二世祖,衙内,又是一营长官,所以任性。与他同窗的张苞,赵统,糜威等人却是人没得办法。

  糜威此人话语不多,体格健壮,擅长骑射,学业也还不错,人也很是自律。

  他目前身为都伯,加上他带来的几个糜家骑从,人数足有六十余人。都伯的帐篷没什么特权,糜威与十余士卒一起挤在床上,昨晚上睡的有些不习惯,此刻还有些昏昏欲睡。

  但是听得鼓声,他却是立刻起床。招呼一位骑从道:“叠。”

  “诺。”这骑从很习惯自家少爷的谈话方式,应诺一声,招呼了士卒们去叠被了。而糜威自己也是一丝不苟的将被子叠好,这才走出了帐篷。

  张苞,赵统,李飞,李正,周雄等都伯们也纷纷出了帐篷,然后来到校场内站好。

  因为还没有列队训练过,所以站的乱哄哄,都是聚拢在各家都伯身边。

  这样的军队拉出去杀人,肯定是乌合之众。但是去跑个步没问题了。

  关平当然还在睡觉,还是老卒替他发号施令,说道:“跑步五里,徒步五里返回,回来后再吃饭。”

  在这老卒的一声令下,都伯们立刻带着各自的士卒奔跑。其他人就算了,就张苞有些嘀咕。

  “关平那个家伙肯定还在睡觉,却让我们来跑步。”

  这憨直的家伙有点嘀咕,却也没有愤然,出生于将门的他,自然也知道入了军中便是上下有别,不可如往常一般随意了。

  至于关平,关平舒舒服服的睡了一个回笼觉后才起床,起床后洗漱了一下,也懒得叠被子,让老卒帮忙叠了。洗漱一下后,又命老卒端上饭菜,美滋滋的吃饱了之后,才又带着老卒们去巡视这帮小兔崽子的帐篷。

  虽然这辈子叠的有好有坏,但大多还是似模似样。

  这些士卒终究是少年,加上有了严格而准确的命令,却是没有一个人胆敢违抗军令的。

  不久后,出门跑步的士卒们回来了。就算体力最好的也是消耗严重,更别说体力不好的了,有的士卒回来,立刻就趴在地上喘气了。

  休息了一阵之后,士卒们开始吃饭。待辰时五刻五刻,在校场内列队。

  这时候关平才露面了,在校场北方的木头台子上坐下,台子的左边还插着一杆威风凛凛的“关”字旌旗,就是旌旗下的小军候有些懒洋洋。

  关平让十个都伯各自带着士卒排成方阵,总共十个方阵,分做上下两排。都伯站在最前方,然后开始记人。

  记住自己的长官,左右前后的人,这要记住了人,就可以随时随地的快速集结了。

  之后就是老生常谈了,不过就是立正,稍息,向右转之类的。就练这个,练一个时辰。

  关平讲解了一下规则之后,就让他们自己练了,他是不会陪着的。

  统帅要有统帅的不同,要有统帅的样子。

  跑步,列队,叠被子,这是关平将现代的一些东西融入了进来,等兵器到了之后,还得让士卒们学习兵器,并组成阵法。

  而关平自小与少年们为伍,又与伤残老卒们相处,耳濡目染倒是真的知道一些东西,不过就是没有系统的学习过所有有些乱七八糟。

  反正没事干,关平便来到了孙乾的帐篷内请教。身为这一营兵马的大总管,孙乾有自己独立的帐篷,刘备拨下来的五个小吏,也在孙乾这里办公,记录粮食支出,收入,兵器损耗之类等事情。

  其实这类事情五个小吏就可以办妥了,毕竟才是六百人的军营而已,孙乾做大总管实在是大材小用。

  孙乾主要的作用,还是授予关平等人孙子兵法,而孙乾也是这么干的。关平来的时候,孙乾就在看孙子兵法,无数竹简被装在箩筐内。

  孙乾拿着一卷竹简,正在观看备课。

  见关平进来,几个正在办公的小吏对着关平行了一礼,而孙乾也放下了竹简。

  “先生,我要向您讨教一下阵法。”关平来到孙乾案几前,很是客气的行礼道。

  孙乾笑了笑,抬手说道:“这里杂乱去你帐篷吧,我等一下过来。”

  “诺。”关平敬诺一声,退出了帐篷回去了自己帐篷坐下,不久后孙乾拿着几张帛走了进来。

  关平坐在主坐上,孙乾来到关平面前,二人隔着一张案几。孙乾将几张帛摊开,放在案几上。

  关平仔细一看,是好几张图,分别写着“圆阵”,“方阵”“雁行阵”“锥形阵”,“疏阵”,还有一张营寨布局图。

  “我们先学营寨布局图。”孙乾说道,随即指了指图,孙乾抬头笑着问关平道:“可知道为什么军候所领兵马,被称作是小营吗?”

  “知道,因为自成一营。一位军候称一营,每一位将军麾下士卒不是按照数量算的,而是按照多少营算的。各营自成体系,环环相扣。各自有外墙,出入由营门连接。这样若是被忽然袭击,就可以各自依托工事进行防御,不至于一下子崩溃。”

  关平知道这些,便说道。

  “不错,你学到了精髓。”孙乾满意的点了点头,关平虽然自称是要做二世祖,败家子,但身为将门子弟,这看家本领还是会的。

  “校尉,中郎将,将军各有一营人马,麾下军候称作小营,行军打仗的时候,一位将军安营扎寨,必定要布营道,宽大平整,有利于士卒行动。营道两旁布高墙,若有人闯入营门,则命弓箭手射杀。营内小营环环相扣,攻陷极难。一座稳固的大营,其防御力甚至不低于城池。”

  “而若是大规模军事行动,比如说曹孟德率领大军北上官渡,在官渡安营扎寨。那就有许多将军,将军们的大营又环环相扣,组成前军,后军,左右军,布阵图。袁绍就算兵多将广,攻破这样一座大营却是极难。”

  孙乾打仗不行,既不能冲锋陷阵,又不能出谋划策,但是统领后军,守备个城池却是出色,对于营寨布局也是在行,说起来头头是道。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三国之关平当老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