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鬼医倾城,冥帝爆宠小毒妃 > 第798章 血脉压制

第798章 血脉压制


  第798章 血脉压制

  凤云瑶从台上下来,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股杀气,她眸光微动,反手朝着身后一击。

  正要袭击她的晁矜仿佛像断了线的风筝飞出了人群,砸在地上猛地吐了一口血。

  “不自量力。”小白拿了块西瓜坐在凤云瑶肩膀上悠哉的啃着。

  晁矜按着地面的双手青筋暴露,面目更是因愤怒而扭曲。

  “该死的贱民,我要杀了你!”

  这辈子她都是被人众星捧月,何曾像今日这般被人糟践,她的骄傲不允许她低头!

  突然,晁矜愤然起身,用尽所有修为祭出数十把冰冷匕刃,朝着凤云瑶刺过来。

  她与凤云瑶之间还好多人,这些匕刃从人群而过,必然会刺伤他人,可这一刻晁矜全然不顾,一心只想杀了凤云瑶。

  站在她们之间的佳丽慌忙躲闪,在场的佳丽中修为比晁矜高的也只有几人,这些佳丽哪能躲的开。

  凤云瑶眸光微沉,强大的力量怦然而出,匕刃跟着转了向朝着晁矜刺了过去。

  数十把匕首眼看着就要刺在晁矜身上,就在这时,一道强于凤云瑶的力量从旁而来,裹住了那些匕刃带离了晁矜的方向。

  “好个恶毒的丫头!”如洪钟般响亮的声音传来,一抹黑影快速飞掠而来,落在晁矜的面前。

  晁矜看到来人顿时大喜,“父王!”

  赤魔王抬了下手,原本趴在地上的晁矜站在了他身边。

  看着自己的小女儿被人伤成这样,赤魔王面露怒意,怒眸看向站在那里的凤云瑶。

  清冷华光,气质卓越,哪怕站在一众出色的佳丽中也能让人一眼看到她,让其他人成为陪衬。

  不知怎的,他竟从这个女孩身上感觉一丝熟悉,感觉她和尊上的气势有点相似,可又不同。

  “父王,她抢了女儿的雪华剑,还当众羞辱女儿,帮我杀了她。”晁矜愤恨的瞪着凤云瑶,凶狠的言语中带着得意。

  她父王可是冥域界的三王之一,除了尊上就数父王了,父王动动手就能捏死这个贱民。

  赤魔王闻言先是一愣,继而黑沉了下来。

  没想到这个女子竟然能从矜儿夺了雪华剑,雪华剑虽然没认矜儿为主,可经过他的锻炼除了矜儿没几个人能拿走。、

  不过,侮辱他的女儿这是必不可原谅,总要付出些代价。

  赤魔王暗中释放出强大的威压打向凤云瑶,面上却严肃平和的道:“姑娘,把雪华剑交出来,离开冥域,本王便饶你不死。”

  “父王,你怎么不杀了她!”晁矜对赤魔王的做法很不满意,她要这个羞辱她的女人去死!

  赤魔王睨了她一眼,没做理会,而是不断的将威压打向凤云瑶,他嘴上说放了她,可没真的要放。

  以他的修为不用动手,仅仅释放出来的威压就能轻而易举的杀死一个人,当然为了他的名誉,他自是不会当众杀人,不过,为了给女儿报仇他也要让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野丫头付出代价。付出的代价就是筋脉尽断,修为尽失!

  晁矜也看出了凤云瑶的异样,顿时明白了,原来父王暗中对这个贱民下手了,她就说父王那么宠爱自己,又怎会不帮她报仇,臭女人等着受死吧!

  在赤魔王的威压打过来的那瞬间,凤云瑶没有做出充分的抵抗,身体的确有些不适,不过,赤魔王的威压在她体内运转,很快被她的身体融合掉。

  融合掉赤魔王打来的力量非但没有不适,反而跟吃了十全大补丸,身体别提多清爽了。

  很快赤魔王便感觉到了自己的修为在不断的流失,接着一股强大的威压铺天盖地的压过来。

  这威压的力量不如他,可却死死的压制住他。

  赤魔王勃然大惊。

  血脉压制!

  他竟然被一个小姑娘血脉压制,要知道在冥域即便是现任冥帝都无法用血脉压制住他,毕竟冥帝不属于冥域界,他完全是用自己强大的修为将他们制服。

  能用血脉压制他们三王的也只有先冥帝,可他早已化故,怎么会,怎么会出现在一个小姑娘身上。

  她到底是谁?

  赤魔王突然想起了什么,面露惊慌之色,慌忙将自己的威压收回来,可有些事不是不想做了就能收回,放出来的又怎能轻而易举的收回。

  最终赤魔王用自己的半身修为才勉强停住被凤云瑶餐食。

  这就是皇族血脉压制的恐怖,身为冥域界中的族类是不得对皇族出手,否则修为即便不被反噬殆尽也会损失大半,甚至有可能会丧命,这也是为何冥域界的人好战却没人敢谋反的缘故。

  眼前这位便是身为皇族一脉的南风一系,也是圣域刚刚寻得的少君主。

  圣主与先冥帝的过往情史,身为三王之一的他又怎会不知,而且圣主多年来从未再有过别的男人,她的女儿多半是先冥帝南风绝的孩子。

  拥有一半南风皇族的血脉,他的威压又怎能伤的了她,而且能将他反噬成这样,恐怕不仅仅拥有一半南风皇族血脉那么简单,只怕魔灵也被她承继了。

  以往得魔灵者为冥帝,按照规矩这位圣域界的少君主应该是他们的冥帝,可现在冥帝却另有他人,而且修为极其强大。

  他们打起来,这位姑娘绝对不是冥帝的对手,即便她亲娘月曦过来也打不过冥帝,冥帝可不属于冥域界,她的血脉压制对他可是半点作用都没。

  如此一想,赤魔王站定了身体,朝着凤云瑶抱拳,“不知是少君主驾到,本王刚刚多有得罪,还望少君主恕罪。”

  因为冥帝,他不能改投正宗的南风皇族,可有血脉压制他也不敢不对她不敬,只能用她圣域的身份来称呼了。

  他突如其来的态度大变,让众人甚为不解。

  本以为赤魔王会好好教训一下凤云瑶,没想到他竟然会这般客气,那姿态完全将自己低于一等。

  这什么情况,三王之一的赤魔王竟然会向一个贫民女子低头,是她们耳朵出现幻听还是眼前这位赤魔王是冒牌的。

  “父王,你怎么了?”晁矜很是不解,用力拉了赤魔王一下。

  “别闹!”赤魔王瞪了她一眼,拉住她的手走到凤云瑶跟前,笑道,“少君主,小女不懂事,刚刚冲撞了少君主,还望少君主见谅。”

  “父王!”不帮她报仇就算了,竟然还拉着她道歉,晁矜气的跺脚,“你怎么能向一个贱民道歉。”

  “闭嘴!”赤魔王怒斥了晁矜一声,“她是圣域的少君主,更是先冥帝的女儿,快点道歉。”

  “她,她……”

  晁矜大为吃惊,不可思议的看着凤云瑶,刚刚还是个贱民,怎么一转眼就成了先冥帝的女儿。

  身为冥域界的族人,她自是知道血脉压制,难怪父王伤不了她,肯定是被她的血脉压制住了。

  如果凤云瑶是贫民她肯定不服,可她若是先冥帝的女儿,她即便输了也没什么好怨言,毕竟血脉压制。

  不过,她好像从来没用血脉压制过她们。

  “对,对不起,刚刚是我鲁莽了。”晁矜道完歉,便站在赤魔王身后不敢再多说什么。

  即便现在的冥帝很厉害,凤云瑶做不成冥帝,可也不是她能得罪的,仅仅用血脉压制都能弄死她一大家族。

  凤云瑶抚摸了下自己的丹田,对这意外之喜很意外,她对冥域界了解的不多,这个赤魔王修为远远在她之上,可她却能吸取他的修为为自己所用,而且丝毫排斥都没有,就好似量身定做。

  只是她主动吸取貌似不行,只有在他攻击她的时候才行。

  凤云瑶没和赤魔王说话,而是看向魏嬷嬷道:“魏嬷嬷,接下来该怎么做?”

  赤魔王被无视心里很不爽,可再不爽也不敢说什么。

  “啊?哦。”饶是见过大世面的魏嬷嬷也被凤云瑶的身份震撼住了,没想到这姑娘竟然是先冥帝的女儿,是他们冥域界真正的未来冥帝。

  难怪冥帝对她百般刁难,原来是因为她的身份,毕竟一山不容二虎嘛。

  不过,身为先冥帝的女儿为何非要做冥帝的妃子呢,难不成想色—诱?不是,美人计,他们的公主肯定想用美人计打败冥帝。

  魏嬷嬷脑补了下,再看凤云瑶就多许多的尊重,朝着凤云瑶行了一礼:“老奴拜见殿下。”

  “我不是你们的殿下,嬷嬷不必多礼。”凤云瑶扶起她,继续刚刚的话题,“嬷嬷,接下来怎么比试。”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鬼医倾城,冥帝爆宠小毒妃》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