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承平伯夫人的客厅 > 第两百三十六章,血性

第两百三十六章,血性


  这个新年算京里倒霉,宫门行刺外加全城戒严,温恭伯府的白事与戒严同时进行,倒不能算影响新年情绪,鞭炮不许燃放的寂静里,寒冷无限的放大着。

  冯慧妃并没有移宫,永和宫的大门紧闭,几个太监守着,这里的宫人们习惯当人上人,在收到圣旨后摆旧威风有过,好声好气有过,都被挡在宫门之内。

  送不出去信,也传不出去话。

  失宠像塌整个天,是永和宫此时写照。

  慧妃呆坐等着,她天佑早慧的儿子并没有来,官德妃虽陪伴当今身侧,慧妃从不善待儿媳,指望庆王妃出现也不现实。

  夜深霜重,冯慧妃支撑不住疲倦,沉沉睡去,心累身累后的觉过得快,仿佛她刚合上眼,尖叫声响彻耳膜。

  多年余威浸润身心,冯慧妃没睁开先恼怒:“何事喧哗!”等到她睁开眼也还没有想到她的禁足,由不得的先红唇一张,另一个恐怖的尖叫出来。

  她辉煌显赫的拔步大床里摆着精致案几,案几平时放夜晚取用的茶水,现在被一件宫衣占据,这是冯慧妃昨天朝贺时的正式冠服,铺开在案几上,在视觉里正中间是心口的位置,其实穿上身这里不是,锋利的短刀插在上面。

  一个字也没有。

  就像妙手空空儿来了一遭,只留下一把短刀。

  这惊悚的场面里,冯慧妃吓的魂不附体,脑海里一行字反复来回,这是宫里,这是宫里,有人要取她的性命......以宫衣摆放在拔步大床内的位置来看,昨夜她的性命确实在别人掌握之中,却没拿走。

  可是冯慧妃想的只有,有人要取她的性命。

  随即她瘫软在地失声尖叫的更加厉害:“晋王!晋王!晋王......”

  足有一个时辰,永和宫里一片混乱,请医生、查门窗,又偏偏不能随意出入,先自己乱了个群魔乱舞。

  出这么大的事情,庆王总算可以进宫,被阻挡一夜的梁涵狂奔到慧妃身边,慧妃的眼神涣散,昨夜准备好的,让儿子为她出气的话不翼而飞,她甚至话也不会说了,裹着被子瞪着床前案几,那里已拔掉刀拿走宫衣,可是烙印在慧妃眼里,在庆王的呼唤下,慧妃轻声的道:“晋王,晋王,”

  侥幸她能说出话,也还是只这两个字。

  庆王泪如泉涌,他觉得完全明白母妃的意思,痛哭道:“母妃您放心,儿臣一定上心,一定胜过晋王,晋王他没法和儿臣相比,大婚的事情,是儿臣让他,可怜他过往被克扣太多,您就当是儿臣让出去的......”

  庆王妃听着有些动容,凭心而论,她不希望庆王精明,庆王要是精明,她和路子威就没法时常相会,可人心有时候犯矛盾,庆王要真的精明,对于官家总有好处。

  她思忖着,倘若庆王真的立志,自己是帮他呢,还是作对?

  她刚想到这里,外面哭声大作,在宫里这动静仿佛国丧,一大堆冯家姑奶奶冲进来,庆王府的冯侧妃、冯贵妾、冯姨娘们已让数目达到三十六名,这听上去还是个吉利数字,就是一窝风的跑来,你争我抢的论前后未免败兴。

  冯姨娘跪下来大哭:“娘娘您可不能有个好歹啊,您还没有为我作主呢,我怎么就不如姐妹,在闺中的时候您夸的是我,怎么她就能当侧妃,我就只是姨娘,娘娘您可千万好起来,我还没当上侧妃呢......”

  她一面哭,一面膝行着往床前挺进。

  她倒是想到床前的位置,抱得住冯慧妃的衣角再跪,可是她只是姨娘,离贵人的远近与她的身份相关。

  冯贵妾就可以多进前几步,可“贵妾”这个名号终究不是朝廷体制里的,仅是自己家里自娱自乐,也仅是慧妃娘家人,在慧妃的宫殿里才能多进前两步,她跪的慢一步,就和冯姨娘并肩膝行。

  冯贵妾试图用哭声压倒对方:“娘娘啊,姐妹有大有小,这身份也要按高低而成,娘娘啊,我又为什么不是侧妃呢,那不要脸的狐媚子反上台盘,娘娘啊,您给我评完道理再走啊......”

  这位又狠点儿,直接认定冯慧妃离死不远。

  归功于庆王妃的大度能容,冯侧妃不止一位,全是姐妹,在闺中的时候互相认得,两位姨娘骂着,指出来姓和身份却没指名字,所有的冯侧妃炸毛。

  七嘴八舌的回敬声里,乱七八糟的论理声里,拔步床内外活似小鬼群殴。

  宫人们气弱下来,不敢和平时那样呵斥重责,庆王妃一向是大度能容的人,只有庆王能在这个场合当家,看把庆王殿下忙的,拉起这个,又倒下那个,扶起一个,又对着另一个着急。

  冯家这些姑奶奶抓住机会往他身上贴,抱大腿送胸脯的借机邀宠。

  庆王妃嘴角噙一丝若有若无的冷笑,她就不应该高看他,这种时候庆王一跺脚敢宰两个,从此洗心革面兼修文武,哪怕他三十、四十也能有出息,可是他.....在脂粉堆里先立不起来,被这一群冯姑奶奶们纠缠着,把气息虚弱的冯慧妃丢下来。

  官家的功绩浴血而来,官家的子弟不论男女皆在血性,庆王妃官氏再次把丈夫看到脚底下的地窖里去,她瞧不起他,从大婚那天就没瞧不上他过,今天依然如此。

  庆王妃不经意的想到承平伯夫人,她第一眼见到对方,她被按在地下苦苦挣扎,伯夫人用身上每一寸骨肉表达着强烈的反抗,等到她被揪起来,又竭力的拔长后背,助长着不屈。

  这就是血性。

  天地压顶也不倒的血性。

  真是不幸啊,南兴的一个女子都有,拜鲁王府不肯放松的原因,京里早传开承平伯夫人的出身,她不过是南兴一个普通的民女,杂货店里长大的姑娘。

  这说明南兴民间从不缺少血性,所以晋王比庆王强。

  真是可悲,从小吆喝到大的天佑早慧,关键时候什么也没有,还不如南兴的一个民女。

  庆王妃再次看扁庆王,假意儿被冯姑奶奶们挡着不能上前侍候,不姓冯的姬妾们慢一步进来,见到也闹上一回,等到庆王妃出宫,有位客人已等她多时。

  普通的一张脸儿,放到人堆里转眼就看不见,中年男子,他堆笑送上一个小小盒子,低声道:“那人已离京,这事儿办结,小小意思不成敬意,谢礼按说好的办。”

  庆王妃略一打开,从口子里见到大叠大面额银票,露出笑容道:“破费了,其实按说好那几件事情,贵商行给我们行方便就成。”

  “是,龙门商行一诺千金,决不怠慢。”男子倒是大大方方说出来。

  他欠身后退,向庆王妃告退,庆王妃打发人向官德妃报信,照顾承平伯夫人性命的事情没有姑母德妃帮忙,庆王妃一个人不成,而龙门商行答应的,都对官家有利,这一叠二十万两的银票才是庆王妃和官德妃中饱的私囊。

  不过即使官九将军知道,也不会放在心上。

  上有官德妃压制,冯慧妃也算遇刺这事情很快平息,死人要赔银子,好歹总要给宫人家里送些,德妃显然不想再掏出来,在这场细究起来可以公然杖毙无辜人等的恶性宫闱事件里,没有宫人因此死去。

  ......

  京城戒严并不意味着任何人不可以走动,肯花钱还是能弄到任何东西,包括消息。

  其中一座京门附近的客栈里,林鹏交付一千两,得到店小二的一句话,如获至宝的他匆匆进上房。

  这个上房三间,中间会客人,两边是睡房,如果客人少,还可以有一间回信看书听曲子什么的,现在是两边全睡人,听到门响,一边走出揉眼睛的侯三,另一边走出揉眼睛的三个人。

  周大宝、李元宝和姚福星算粘在林鹏背上,老膏药一样的甩不脱,跟到京里过年也无怨无悔。

  盐矿分成的一、二百银子实在不多,土财主高兴起来随手塞给侯三的远比这多,可那是盐矿收息啊,不能被甩掉,林鹏去哪土财主去哪。

  伯夫人进京,林鹏进京,周大贝、李元宝和姚福星也跟来,侯三不用问了,混混这名声是团烂泥,可这团烂泥不管在哪里都生根,很多时候侯三更起作用,林鹏让他跟来。

  面带喜色,林鹏关好房门就道:“伯夫人没事儿,她昨晚上出京了。”

  “好。”

  “好。”

  “好。”

  周大贝、李元宝和姚福星一人一个好,侯三干脆不说,怕浪费时间。

  他道:“咱们也走吗?这京里的新年太吓人了,到处是兵还不许人走,一天路条要查五回,早、中、晚饭各一回,宵夜又来一回,凌晨又是一回,京里人日子真惨。”

  李元宝笑骂:“笨蛋,京里人才不查,只查外路来的。”他感激的看向林鹏:“幸好老林机警,咱们路条没从南兴写。”

  两记大巴掌煽李元宝嘴上,姚福星的先至,周大贝的后来,相当于周大贝一巴掌打两个人,姚福星的手和李元宝的嘴,三个人痛的同时哎哟出声。

  打人的那个也没落到好,再胖的手打起来也骨节分明。

  “闭嘴!”

  还没有哎哟完,三个人互相瞪着眼不允许别人说话。

  侯三对着房顶翻眼,这三个聪明的大傻子。跟着来是真聪明,做生意的事情,说一声甩下来还真就甩下来了,可又傻,从南兴来的这话能在今时今日的京城说出来吗?

  昨天晚上一万银子买的消息,鲁王世子被人在宫门上行刺,像是伤的挺重,刺杀的人名叫郭喻人。

  林鹏五个人当时就蒙住,郭喻人在南兴本不是太露脸,可是一封血书写到银安殿,逼着晋王大开正殿,小郭将军在去年着实露一回脸面。

  要说这五个人为什么进京,周大贝、李元宝和姚福星是跟着不丢,侯三是追随林鹏,林鹏才是有目的那个,他也曾劝过承平伯夫人不要进京。

  上半年叫嚣着捉拿伯夫人进京问罪,下半年一道圣旨夸你守节守贞,要说没有内幕,谁信?

  承平伯夫人如对晋王一样如实相告,她非去不可,她不习惯再躲,她躲的日子足够久,再说林鹏算是从头到尾的明白人,她何曾躲开过?

  伯夫人反让林鹏不要离开南兴,等她的消息,如果她回不来,让林鹏再也不要离开南兴一步,除非鲁王府被人扳倒,也许是晋王,也许是其它受不得鲁王欺凌的人。

  伯夫人给林喜儿和林虎子各留一笔钱,林鹏跑来把话说开,她把钱当时就给林鹏。

  林鹏回家后悲愤交加,他做生意堪称油滑,可扪心自问也不曾刻意的伤天害理,有时候没办法的,不闯就亡,只能横冲直撞过去,不过他算小心的人,也因为油滑,认真想想,没有什么人是仔细的得罪过。

  抄了文家这怪他吗?

  他也尽力弥补,给商认宝老掌柜的事情一一安排,商掌柜的现在还在西咸衙门奔走,要拿他问罪,林鹏要灭口更加容易,侯三认识好些不值钱肯卖命的混混,给他家里一百两安家钱,这人命就归林鹏。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承平伯夫人的客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