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情寄起相思 > 第二百七十八章:贺敏敏

第二百七十八章:贺敏敏


  是人都会有欲望的,一个人内心的想法和贪婪,永远都是无穷无尽的。

  贺敏敏从小就像是在温室中长大的花朵儿,没有经历过太多的风霜雨雪,心思总归是有些单纯的。

  她看着面前这个和自己长的一模一样的女子,竟然会是自己的姐姐,心里觉得格外欢喜。

  只是,为什么?为什么一直都要利用呢?

  “姐姐,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提出这样无理的要求,可是,可是我从来都不傻,爱情永远都是不可能相让的,请原谅妹妹,不能够把澜沧让给你。”

  这话刚一说完,苏锦言就突然间哈哈大笑了起来,然后才看着她说道:“敏敏,你未免太过单纯了,你这张脸和我一样,伪装一个身份从来都不是什么难事儿。”

  顿了顿,她才继续说道:“如果你足够识趣儿,就不要挡着我的前路,这太子妃的身份,你就借我用用吧!”

  贺敏敏不知道她到底是要做什么,心中陡然升起了一种非常不妙的感觉,一时间觉得很是奇特。

  “你要做什么?姐姐,千万不要乱来,要不然等我回到娘家,我告诉爹爹和娘亲,让他们和你相认,让你用太子侧妃的名义嫁给澜沧,好不好?”

  能够在这个时候还考虑到自己的地位和澜沧,贺敏敏已经足够机智了,只可惜她终究还是失算了。

  能够不动声色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暗自和她见面相认,这件事情原本就处处透着古怪。

  就在这个时候,几位宫女突然间就出现在了这宫殿里。

  那是贺敏敏身边最得力的宫女,名叫小漫。

  她原本是要给太子妃送太子殿下先前赏赐的东西,没想到却突然看到了这样的情形。

  到底谁是太子妃?怎么可能会有两个太子妃呢?

  小漫觉得很奇怪,一时间被惊得目瞪口呆,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又过了好久,她才把那东西放在桌子上,走过去,支支吾吾地说道:“太,太,太子妃,太子妃娘娘,这,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贺敏敏一看到是小漫,就顿时松了一口气,缓缓道:“小漫,本宫是太子妃娘娘,你伺候我的时间最长,应该会认出我的。”

  顿了顿,她才继续道:“这位是本宫的姐姐,当年那个双胞胎的姐姐,只是终究造化弄人,不过这件事情你不能告诉别人,谁都不能说,知道吗?”

  小漫突然间郑重地点了点头。

  原来,当年那个贺家长女竟然还活在这个世界上,之前的那些个流言蜚语,终究不过是捕风捉影罢了。

  她也不知怎的,突然间就转过身看着贺敏敏,道:“娘娘,您从来都是心地善良,奴婢对您也从来都是服气的,可是不管这个人到底是谁,您千万要提防。”

  贺敏敏笑了笑,这小漫也不知道到底在想些什么,说话的时候突然间变得这么正经,让她都有些不习惯了。

  不过,小漫在说完这话之后就迅速退了出去,她分明看到了那个凌厉的眼神,眼神中带着杀意,这分明是恨,是不甘,是嫉妒。

  她曾经在后宫伺候过,宫中的那些个娘娘们的眼神就是这样子。

  只是,这个和太子妃娘娘长的一模一样的女子,既然是当年的贺家长女,又为什么会带着这么大的恨意?

  她实在是不明白,只是心里却有种不祥的感觉,而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了。

  太子妃贺敏敏在苏锦言离开以后,心中总算是舒坦了许多。

  太子展澜沧最近,因为在朝廷上处事周全,所以受到了皇帝和皇后的表扬,同时贺敏敏也因为这些事情而得以进入宫中,和皇帝皇后娘娘一同用餐。

  展澜沧其实不是一个非常细心的人,可是在他知道了贺敏敏就是当初遇见的那位姑娘时,他就满眼地期盼着,希望两个人能够有一个爱的结晶。

  只是,贺敏敏终究是心虚的。

  她怎么可能把真实的事情说出来呢?

  最让人觉得难过而又可怜的,却是她终究还是隐瞒了太子,苏锦言竟然会是她的亲姐姐,可是,为什么呢?身为亲姐姐,却要和妹妹抢夺太子殿下吗?

  好在展澜沧并没有怀疑贺敏敏的身份,而且两个人平日在一起的时间也多是琴瑟和鸣,在很多人面前都是恩爱有加的模范夫妻。

  终于,贺敏敏怀孕了。

  在知道自己有身孕的那一天,展澜沧亲自回到家中陪伴,皇帝和皇后也都纷纷赐下了许多补品和衣料。

  那天,他难得地在桌边看着她喝茶,心里满满的都是欢喜。

  他们有了第一个孩子,只是这个孩子还没有出生,但是却带着他们夫妻两个人最美好也最伟大的梦想和希望。

  只是,苏锦言在得知这个消息以后,心里就突然间觉得格外痛苦。

  她一直以来放在心上的人,终究还是爱上了他人,哪怕那个人和自己有着相似的容颜,但终究不是一个人。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

  贺敏敏生下了一个男孩儿,展澜沧叫他展红枫。

  在那些时间里,展澜沧发现他最爱的人就是他的太子妃贺敏敏,当初成绩的那个晚上,备受冷落的妻子,终究还是成了她放在心尖儿上疼爱着的人。

  “敏敏,你知道吗?当初我一直以为你我之间,根本就不可能会产生爱情,可是终究,我还是义无反顾地爱上了你。”

  他抱着两个人的孩子,一边笑,一边说着这些情话。

  贺敏敏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两个人如今都已经有了孩子,她实在是不想隐瞒下去,所以心里最近总是在纠结。

  直到后来,她终究还是寻到了一个机会,对着展澜沧说道:“小红枫才刚出生,你不要让他着凉了。”

  展澜沧笑了笑,道:“你就放心好了,我是他爹,总不会让他生病的。”

  说完这话以后,他还是小心翼翼的把孩子抱给了奶娘,然后才和贺敏敏一同在这小花园里散心。

  她心里一直都在纠结,但终究还是咬咬牙,说道:“殿下,其实我一直以来都欺骗了你。”

  展澜沧不知道她怎么会突然间变得这么正经,但是当听到欺骗那两个字的时候,他的表情,一时间也由插科打挥变成了严肃正经。k 

  “敏敏,你要说什么事情?你欺骗我什么了?”

  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把事情问清楚,要不然一直以来就那样稀里糊涂的,实在也不怎么好。

  贺敏敏听了这话,心里尽管已经抱着让他失望的态度,但还是开口说道:“殿下,其实我只是贺敏敏,而不是苏锦言,殿下之前说的那位苏姑娘,从来都不是我。”

  她觉得自己简直就是疯了,一直以来隐瞒了那么久,太子殿下,怎么可能不生气呢?

  可是,她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一份真正纯粹而美好的爱情,而这样的爱情里,最不应该有的就是欺骗。

  “殿下,我希望你能够原谅我,其实我不是故意要欺骗你的,只是我早就对你一见倾心,当年在皇后姑母的宴会上,我就看到了你,所以在得知婚事以后,我就天天盼望着能够与你相见,与你携手一生,永远相依相伴。”

  听着这些话,展澜沧并没有太多的意外,其实他从一开始是有些怀疑的,可是终究还是按捺住了那些疑问。

  他亲自把贺敏敏从地上扶了起来,挽着她的手,说道:“敏敏,其实我也早就知道了你的身份,可是我不在乎,不管你是不是苏锦言,对我终究没什么影响,因为我早就爱上了你,哪怕是现在,真正的苏瑾妍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的心里也终究只会有你一人。”

  他看着她,她也看着他,两个人的眼睛里都是情意绵绵,看起来是那么般配,那么的令人羡慕。

  展澜沧和贺敏敏,都给了彼此一个巨大的惊喜。

  她害怕失去他的爱,可是却不知道他早就已经爱上了她。

  只是,一直躲在暗处观望着的苏锦言,心里终究还是有些不甘。

  这老天爷怎么就这么不公平呢?一模一样的容颜,一模一样的身世,可是怎么一个是高贵的太子妃,衣食无忧,生活不愁,一个却只是江湖上的浪人,常常为了生活而被迫做出许多违背心意的事情。

  为什么?

  苏锦言不明白,明明是她先遇上展澜沧的,可是怎么命运就这般不同呢?

  明明她苏锦言从一开始,就是展澜沧心中的挚爱,可是怎么后来居上的贺敏敏,就取代了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呢?

  “展澜沧,我没想到你居然如此薄情,贺敏敏,就算你是我的亲生妹妹,可是我还是要把你拉下来,反正上天对我如此不公,凭什么什么都是你的?”

  说着这话的时候,她握紧了双拳,表情看起来很是狰狞,那双如老鹰一般的眼睛,看着前方的那两个人,似乎随时都会将那两个人吞噬掉,让这世间所有的一切都归入虚空的黑暗之中。

  贺敏敏和展澜沧自从解开了心结以后,两个人往后的日子就一直过得风平浪静,蜜里调油。

  那天,她亲自为他下厨,洗手做羹汤。

  他也并没有辜负她的心意,反而笑着接过了汤碗,然后仔细地品尝了一下。

  这是一碗梨子汤,喝起来润喉还清热去火。

  她带着期待的眼神道:“怎么样?这梨子汤好喝吗?”

  展澜沧笑了笑,说道:“不好喝,简直就是我喝过的所有汤中做的最差的。”

  这话刚一说完,贺敏敏突然间就皱着眉头,像是要哭出来的样子。

  然后,她就一下子把那碗夺了过来,十分响亮地放在了桌子上。

  “反正这梨子汤又不好喝,以后我就不给你做这个了。”

  她看起来神情沮丧,面上也没有多高兴,反而一直带着失落的表情,甚至看起来都有些伤心了。

  展澜沧没想到自己刚刚只是逗弄了一下,她居然就真的相信了。

  忍不住,他戳了戳她的肩膀,笑着说道:“其实我刚才是骗你的,这梨子汤的味道真的特别好喝,甜甜的,就像是我们对彼此的心意,这样的好,怎么可能会难喝呢?”

  贺敏敏听了这话,心中顿时舒坦了许多。

  “我就说嘛,这梨子汤我反反复复做了许多次,自己也亲自品尝了好多次,根本就是不难喝嘛!”

  然后,她继续道:“其实在你说第一句话的时候,我以为你对吃食的要求有些高,所以才会看不上我做的梨子汤,心里原先还是有些难过,但是没想到你根本就不是那样子的。”

  展澜沧看着她那羞红了的脸庞,如同那树上的红苹果,看起来那么美好,那嘴唇也鲜艳如樱桃,让人想要立刻采颉。

  这气氛实在太好,他忍不住,直接就吻上了她的唇。

  苏锦言自从知道了贺敏敏和展澜沧之间已经解开了误会,甚至那两个人还有了一个孩子,心里就顿时嫉妒的怒火中烧。

  凭什么这世间所有的一切都要是贺敏敏的?

  她实在是有些不甘。

  终于,还是在一个雨夜的清晨,展澜沧上朝之后,她就趁机去了太子妃的宫中。

  贺敏敏原本以为自己的姐姐应该不会再出现了,但是没想到,苏锦言的出现,终究还是一个变数。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情寄起相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