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进击的后浪 > 第0252章 金蝉脱壳

第0252章 金蝉脱壳


  这俩孩子被抓去没几天,显然还没打磨成形,但毫无疑问,已经在他们心里留下了极大的心理阴影。

  老董喃喃道:“他们都是魔鬼,你们千万不能跟他们混在一起,不然你们一辈子都别想翻身。”

  “爸,这些人还说,你早就跟他们混在一起了,而且他们还污蔑你是杀人犯。如果不是他们,你早就被警察抓走了。他们胡说八道的,是不是?”

  “爸,你肯定不是杀人犯,你肯定不是,对不对?这些坏人造谣的,他们才是杀人犯。”

  老董无言以对。

  文玉倩的事,还真是他亲手干下的。换作其他场合,他肯定不会承认,可是面对孩子的逼问,他竟无颜反驳。

  “对不起,爸爸确实不是好人,爸爸确实杀人了。你们受的这些苦,都是爸爸作孽,是我的报应。你们一定要记住,无论如何,以后都要做一个好人,千万不要干坏事,更不要跟这些魔鬼混在一起。”

  俩孩子听说爸爸承认自己杀过人,稚嫩的脸蛋顿时发白。

  对于这个年纪的孩子而言,杀人,那可是天塌下来的事。那么爱他们的父亲,怎么会是杀人犯?

  “对不起,对不起。”

  老董死死搂住俩孩子,悔恨的泪水扑簌簌往下掉。

  江跃冷冷看着,却一点都不同情老董。这时候的眼泪有什么用?杀人分尸的时候,你怎么没一点恻隐之心?

  江跃不想从道德上审判老董,但从因果上,老董绝对是自取灭亡,他绝不会因为孩子可怜,就去干涉老董跟文玉倩的因果。

  老董倒是果断的人,很快就调整好心态。

  “都不许哭,听爸说!”老董语气严肃,板着脸。

  俩孩子着实有点六神无主,被老董这么一凶,这才努力压制住轻泣,脸上写满了惶恐不安,望着父亲。

  “你们还小,今后的人生还长着,绝不能落在这些人手里。所以,无论如何,爸爸一定要帮你们逃出去。”

  “爸,那你呢?”

  女儿董蓝毕竟有十二岁,思想相对成熟,知道杀人是什么罪名。

  “我?”老董苦笑道,“如果现在有警方的人,我立刻就自首,至少警方的人可以保护你们。可我面对的都是一群魔鬼,一群完全没有人性的人。爸爸如果不拼命,很难保护你们离开啊……”

  “你们都不要说话,听爸说。爸是杀人犯,罪有应得。但这跟你们无关,你们是无辜的。如果有以后,爸希望你们做个好人,就当替爸赎罪吧……”

  “等会儿你们一定要记住,不要任性,听从安排……”

  说到这里,江跃朝江跃那边望了一眼。

  这一眼有感激,也有哀求拜托的意味。

  如果不是江跃出这个计谋,他不可能见得到俩孩子,对方更不可能痛痛快快把人送过来。

  现在,孩子是送过来了,看起来也没动什么手脚。

  想要孩子平平安安离开这个魔窟,摆脱这群附骨之疽,还得是仰仗江跃的实力。

  董青毕竟年纪小一些,加上男孩子心智成熟要晚一些,一眼瞥到角落里的江跃。

  记忆中,这个人就是当初针对爸爸的坏人。

  一时间,董青恶向胆边生:“爸,他是坏人对不对?”

  还没等老董开口,董青冲上去就想踹江跃。

  小小年纪,性子倒是很劣。

  老董一把拉住,低声呵斥道:“董青,别冲动。爸刚才怎么说的?一切行动听从安排,你就忘了?”

  “董蓝,你弟弟年幼,你做姐姐的,要看好他,今后要多多照顾弟弟。”

  董蓝泫然,她终究是个大孩子,知道父亲这话的深意,虽不懂什么生离死别,却也隐隐猜到了,这是父亲在交待后事。

  只是,在董蓝看来,父亲说这些,可能是因为杀了人要被法律制裁,也可能跟下面的那些坏人有关。

  不管哪一种,身上背了人命案,他们一家三口的平静生活是绝不可能再回去了。

  “爸……”

  “记住我的话!”老董厉声道。

  董蓝心中既恐惧又迷惘,但还是顺从地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楼下的占先生悠悠笑道:“老董,孩子也还你了。下一步该怎么办,总得有个章程吧?”

  老董道:“你急什么?只要我一家平安,其他事我才不在意。”

  “呵呵,这个好办。我现在就给你准备一个车,我担保你们一家平平安安离开银渊公寓,如何?”

  “我怎么知道你们不会跟踪我?不会背后打黑枪?昨晚那么强的地震,很多道路都损毁了,给我个车又能开多远?”

  占先生也不反驳,笑呵呵道:“那你看怎么办?”

  “占先生,你在银渊公寓周围,布置了多少人马暗线?”老董没有回答,忽然反问。

  “老董,你多虑了啊。咱占某人说话算话,说了放你们离开,绝不纠缠。”

  “哼!”

  “你这话骗孩子都未必信。”老董连半个标点符号都不信。

  如果不是柳大师和子母鬼幡关系重大,占先生哪有那么好的耐心跟老董废话?

  孩子是给老董了。可在占先生看来,他们一家三口还是瓮中之鳖,不可能飞得出他占某人的手掌心。

  “你先派人去地下室。地下室有个发电房,你先把电梯通电。”老董提出了一个要求。

  “行。还有什么要求?”

  “你急什么?我想到什么,自然会告诉你们。”

  这时候占据上风,老董不把这个优势利用到极致才怪。

  占先生立刻派人去照办了。

  十几分钟后,电梯临时供电。

  “老董,你们一家三口现在从电梯下地下室,开着你家的车离开,从此这里的事和你无关,如何?”

  “哼,离开我自然会离开,但是杨师也得跟我一起离开。等我确保了安全,才能放他。”

  “老董,你这可就有点得寸进尺了啊。”

  “对,这次我就要得寸进尺。”老董口气异常硬。

  占先生立刻否决:“人是绝不可能让你带走的!这一点免谈。你真要得寸进尺,说不得,我们只好用强了。老董,你可别糊涂,子弹可不认孩子大人。”

  占先生也不是傻子,知道孩子是老董唯一软肋。

  说来说去,核心的点就是孩子。

  老董想了想,又道:“那我退一步,杨师可以给你们,子母鬼幡我要带走。”

  “不行!”

  “这种邪门东西,落在我手上也没用。只有杨师可以操控它。杨师还给你们,子母鬼幡他自然找得到,你们担心什么?”

  “要么我带走人,要么我带走子母鬼幡,两个选一个。要不然,你就用强好了,咱们看看到底谁先死!”

  老董索性来个一口价。

  占先生沉默片刻,大概是在揣度老董这番话还有没有回旋的余地。

  猜测老董应该是不会再退让,当下装作很不情愿的样子。

  “好,人留下,东西你带走。不过,你要是耍什么花样,总有你后悔的时候。”

  老董冷笑:“还是那句话,只要我孩子平安,我也愿意相安无事。”

  “我给你二十分钟,你带孩子乘电梯离开。”

  “占先生,你也别玩小聪明,地下室最好别安排人偷袭。不然的话,我可不敢保证不会破坏那东西。”

  占先生对子母鬼幡也有所了解,知道这东西水火不侵,一般的方法是破坏不了的。

  可听老董这口气,他似乎有办法破坏子母鬼幡?

  当下淡淡道:“老董,我要对付你,又何必在地下室安排什么人手?”

  “那可说不准。还是那句话,你想要东西完完整整的,就别玩花样。”

  “杨师我不带走,但我会把他带到地下室。”

  “只限于地下室,绝不能带离银渊公寓。”

  双方似乎就此达成了协议。

  老董倒没有把子母鬼幡全部带上,只是将七面母幡卷在一起,卷在一个背包内,孩子在身后,他则押着“柳大师”,四个人进入了电梯。

  电梯一路畅通无阻,没有遇到任何阻碍。

  很快,电梯就在地下楼层停住,抵达了地下停车场。

  老董手里拿着自己的车钥匙,滴滴开锁。

  但却没有靠近,反而走向另一边,兜里摸出一个钥匙,赫然是一辆小金人。这车江跃一眼就认出来了,是柳大师的骚包坐骑。

  四人上车,老董开车,江跃副座,孩子后座。

  车子启动,老董却没有直接开走。

  四处看了看,确保周围没有人盯梢,才严肃道:“董蓝,董青。一会儿你们跟着这位先生下车,他会带你们离开。记住,一切都听他的。”

  两姐弟都是一愣,怎么是跟他走?

  他不是坏人吗?不是被爸爸绑起来的人质吗?

  “没时间解释了,这是爸爸和他演戏的。他是好人,你们一定要记住,从此要听他的话。”

  老董说着,车子已经缓缓开动,驶离车位。

  车速很慢,一直是怠速前进。等到了视野盲区,老董一踩刹车。

  “下车!”

  江跃下车,俩孩子明显依依不舍。老董眼睛一瞪,双眼通红地嘶吼道:“下车!”

  俩孩子从未见过这样的父亲,虽然还是不舍,但还是战战兢兢下车。

  老董一踩油门,车子轰的一声驶离。

  江跃在暗处张望了一下,角落忽然冒出一道身影,朝他招了招手,赫然便是之前离开的余渊。

  余渊不知用什么手段,已经弄开了一辆车的车锁。

  “上车,一个躺后备箱,一个躺在后座上。不要发声。不要发出任何动静。”江跃叮嘱道。

  “老余,这边你看着点。”

  俩孩子此刻已经完全被恐惧包围,好在他们还算记住父亲的叮嘱,一切听江跃的安排。

  乖巧地躲进车里,不敢制造半点动静。

  江跃则慢慢踱到电梯口附近。

  刚靠近电梯口时,耳畔忽然砰的一声巨响。

  不远处一辆车无缘无故炸开,火光立刻吞噬了整个车辆。

  仔细一看,赫然就是老董的车。

  江跃暗暗吃惊,老董到底还是有点机灵劲,没有开自己的车,选择了柳大师的小金人。

  这要是一家人坐上这个车,现在……

  只是,老董躲过这一劫,却未必就能离开银渊公寓。

  当然,老董显然也没打算活着离开银渊公寓,文玉倩也不可能让他离开。

  他之所以开车离开,其实就是调虎离山,让那伙人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罢了。这么一来,孩子的安全才有更大的保障。

  江跃正思忖间,电梯门开了。

  占先生带着几个手下风风火火下来。

  见到电梯口的江跃,占先生面色一沉:“废物!”

  江跃耷拉着脑袋,既然现在是柳大师的身份,也只能捏着鼻子受着。

  早有手下人过来隔断反绑的绳子。

  “占先生,抱歉,子母鬼幡,他带走也没用的。我一定能追回来。”

  “你最好能完好无损追回来,要是子母鬼幡出了差错,看你怎么交待。”

  占先生其实很想扇他几个耳光,但考虑到子母鬼幡还得靠他。

  “占先生,老董很狡猾,没有开自己的车,把我的小金人给开走了。”

  “哼!他躲得过初一,躲得过十五吗?你以为,我就这一招后手吗?”

  “占先生算无遗策。”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进击的后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