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进击的后浪 > 第0264章 灵物有戒备心理?

第0264章 灵物有戒备心理?


  见江跃走过来,童迪略有些吃惊地指着跟前的古树:“班长,我感觉能听到它的声音。”

  童肥肥之前说过,他具备和学校宿舍后那棵老榕树交流的异能,江跃当时便觉得蹊跷。

  觉醒某种异能,应不至于局限性那么大,只能沟通那一棵老榕树。

  果然,童迪的异能,并不局限于那棵老榕树。

  童肥肥显然颇为兴奋,这道子巷别墅果然非同一般,里头的许多植物,他居然都能沟通。

  “班长,这道子巷别墅果然名不虚传啊,我发现,这里的花草树木,很多都有灵性似的。”

  “肥肥,感兴趣的话,你先逛着,我带大伙先回家。9号别墅,你自己慢慢找过去得了。”

  童迪兴趣盎然,连连点头:“好,你们先去,我逛一会儿。”

  “要是有安保人员盘查,你就说是9号别墅的客人,千万别硬顶。”江跃叮嘱了几句,便带着其他人朝家里去了。

  江影今天心绪复杂,明天就要去军方报到。

  从小到大,姐弟二人几乎没有长时间分开过,自从父母失踪后,姐弟俩相依为命,中间多少酸甜苦辣,多少人情冷暖……

  江跃开门声,惊动了江影。

  韩晶晶第一个跳进门:“影姐姐。”

  见家里一下子来了这么多客人,江影也颇为意外。不过正如江跃说的那样,她是个热闹人,听韩晶晶叽叽喳喳说大家是来给她送行的,一时间也颇为感动。

  其实来的这些人,江影基本都认识。

  老孙是江跃的班主任,近六年的师生关系,江影也算是半个家长了,跟老孙也打过很多次交道了。

  韩晶晶自不用说。

  像茅豆豆和王侠伟,跟江跃在学校是一个宿舍的,江影去学校看望弟弟,自然都见过。

  而且,住新月港湾的时候,江跃偶尔也会带同学到家里吃饭。

  至于李玥这个江跃的老同桌,江影也见过,但记忆中这个姑娘很内向,倒是没正儿八经聊过天。

  江影大方地招呼大家进屋。

  前几天小姑一家囤货,江影也囤了不少东西,因此家里的物资是极为丰富的。这当然也包括各种零食水果。

  茅豆豆根本坐不住,零食水果什么的,他也没多大兴趣。

  更更感兴趣的是9号别墅这个豪宅。

  “跃哥,先带我参观一下嘛!”

  老孙也呵呵笑道:“江跃啊,你可真低调,家里有这么大一栋大别墅,老师现在才知道。”

  江跃笑道:“孙老师,倒不是低调,这别墅到我手上,其实也就半个来月。”

  “不错,不错!”孙斌是打心眼里替江跃感到高兴。

  这个学生,从入学的第一天,孙斌就打心眼里喜欢,觉得这孩子不是池中之物,早晚是要起飞的。

  不管是什么时代,有些人就像黑夜中的明珠,再黑的夜也无法淹埋他的光华。

  带着大伙里里外外,上上下下转悠了一圈。

  也让大伙见识到了什么叫顶级豪宅。

  关键是,道子巷别墅顶级不仅仅在于硬件配置,更在于它的地段,还有它的底蕴,以及关于道子巷别墅的种种传说。

  坊间一直传闻,便是星城高官都没资格入住道子巷别墅。可江跃不但住进了道子巷别墅,而且这9号别墅明显是道子巷别墅里最显赫的几栋别墅之一。

  “小跃,你招呼一下孙老师和你同学,我去准备晚饭。”

  韩晶晶忙道:“影姐姐,我打下手。”

  李玥也怯怯道:“我也去。”

  对李玥主动请缨,江跃略微有些奇怪。

  江影笑道:“好,人手多,做起来更快,大家可以更早吃上晚饭。”

  三个女生去了厨房,江跃则拿着零食逗弄着夏夏,有一搭没一搭跟夏夏聊着闲天。

  茅豆豆还是坐不住,时不时拉着王侠伟走进走出,好奇心极重。

  这时候,门口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江跃跑去开门,却是童肥肥一脸煞白冲了进来。

  “怎么了?”江跃一脸莫名其妙。

  童肥肥赶紧关上门,脸上满是心有余悸的样子,语气很是惶恐:“班长,你们小区……有脏东西啊。”

  “你看到什么了?”江跃一脸古怪。

  “我好像撞到鬼了……而且一不小心还跟它沟通了几句。”童肥肥面色发白,恐惧地回头张望,生怕那头厉鬼破门而入似的。

  江跃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别担心,不是每头厉鬼都会祸害人。”

  “班长,你知道这里闹鬼?”

  “它是鬼,但它不闹。准确地说,它是我安排的门卫保安,专门盯着那些破坏分子。”

  “啊?”童肥肥一张肥脸忍不住抽抽,还可以这么操作么?驱使鬼物当保安门卫?

  这可真是活久见。

  “好了,别大惊小怪的。逛了这么久,还发现什么?”

  “太多了!班长,道子巷别墅的花草树木,感觉都有灵性,或多或少,都能沟通,至少有七八成具备灵性!”

  童肥肥的这个发现可谓惊人。

  “尤其是有些古树,感觉年代可能比咱们宿舍后面那棵老榕树年代更久远,更通灵性。”

  这倒也不算稀奇。

  毕竟,道子巷别墅的年代本身就很久远,而且,这别墅建造时,一代代主人的来头都很神秘。

  江跃隐隐猜测,这道子巷别墅的来历,应该很有些故事。

  或许,这道子巷别墅本身就是一个风水宝地,一个灵力充裕之地。不然,为何会被智灵看中呢?

  前段时间,江跃一直在看道子巷别墅的整体规划,多多少少也察觉到了一些微妙之处。

  只是,到底这道子巷别墅的核心机密在哪里,江跃一时还未能挖掘透。

  “肥肥,既然它们都通灵性,你们都聊了些啥?”

  说到这个问题,童肥肥的神情顿时又严肃了许多。

  低声道:“班长,我感觉它们对我有敌意,后来虽然说明白了,知道我不是坏人,但似乎还是很提防。听它们的口气,好像是有坏人盯上道子巷别墅,想破坏此地的风水……”

  “它们真这么说?”江跃凛然。

  上次的爆炸案,到现在都还没有侦破。还有此后那个被人雇佣来拍照的小报记者,显然也不怀好意。

  要说有人盯着道子巷别墅,想在此地搞破坏,江跃一点都不怀疑。

  “对了,跃哥,有一棵古树好像还暗示,今晚还会有动静,就像昨天晚上那样的地震,说不定还会有。”

  昨天是初变之始。

  可没有人说过,初变之始结束,就不会有第二波。

  说不定,初变之始后,接下来每一天都会有各种各样的灾难出现。

  江跃深深叹了一口气。

  天大地大,这不是人力所能改变的。

  诡异时代,只能期待诡异驾临的时候,破坏性不要太大,不要是那种毁天灭地的变化。

  否则,人类的命运真有可能像风中的烛火,说熄灭就熄灭了。

  “肥肥,以后没事,多来这里逛逛,混个脸熟,说不定那些灵物对你的戒备心就下降了,什么事都能给交底了。”

  还别说,童肥肥这个异能,江跃还是羡慕的。

  能跟具有灵性的植物交流,这可是一门很独特的异能。天地异变,人类往往后知后觉,很多变化,动物植物的提前感知能力,反而要优于人类不少。

  “跃哥,不公平啊,你光招呼肥肥多来逛逛,可不能厚此薄彼。”茅豆豆从身后窜了出来,叫嚷道。

  “得,哪少得了你,没事你们都常来。要是觉得学校不安全,在这小住一段时间也成。反正我姐去了军方,我这边就一个人,也显得冷清。”

  这一大栋别墅,房间太多了,就算住十几个人也完全不会拥挤,要是不介意拼床的话,住二三十人都轻轻松松。

  一旁的夏夏奶声奶气道:“江跃哥哥,我也要住别墅。”

  “小夏夏要来住,江跃哥哥最欢迎,想住多久住多久。”

  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

  厨房那边,三个女孩子搭配,干起活来特别有效率。很快,一餐丰盛的晚餐就准备好了。

  主要是江跃家的食物配备齐全,随随便便一整,便是一大桌子的菜。

  更难得的是,蒸煮炸炒,样样齐全,硬菜小菜,搭配合理。

  江影系着围裙端着菜走出来:“小跃,看不出你这个同桌,可真是能干。洗菜切菜烧菜,样样拿手,手脚可比你姐我麻利多了。这一桌子菜,可有一多半是她张罗的,闻着味就觉得香。”

  别墅的大餐桌平时也用,但这还是头一回如此热闹。

  茅豆豆夸张地叫道:“小玥玥,听说这些菜一多半都是你弄的,行啊,看不出来你还有这一手。哪个是你的招牌菜,我先吃为敬了。”

  李玥只是轻轻一笑,并不居功。

  “小跃,孙老师带了你们六年,这还是头一回上家里吃饭吧?不得陪孙老师喝一点?”

  江影终究是在社会上打拼过的人,提议道。

  江跃一拍脑袋:“就是啊,我记得孙老师没事爱整那么一两盅的吧?”

  大别墅里有酒窖,里头收藏了不少好酒,年份极为久远。

  一开瓶,那四溢的酒香便让人动容。便是最外行不懂酒的人,也知道这绝对是了不得的佳酿。

  便是市面上那些所谓的名酒,怕也比不上这个。

  江跃先给孙老师满上一杯。

  至于其他人,上回在大兵菜馆就已经领教过彼此的酒量,别看茅豆豆看似强壮,其实最能喝的,居然是李玥。

  不过今天这种场合,大家自然不会拼酒,只适合小酌。

  毕竟,老孙的酒量本身就很一般,属于小酌怡情的那种,三四两酒下去,基本就微醺了。

  这点酒量,显然是不适合拼酒的。

  江影开了个头,加上茅豆豆插科打诨,饭桌的气氛很快就热闹起来。

  不过,话题很快就聊到了昨晚的异变上。

  原本活跃的气氛,顿时就低沉了不少。

  毕竟,在场好几个都是寄宿生,家里都在星城郊外,甚至是很偏远的农村,因为通讯终断,大家都不知道家里的情况如何。

  别看在学校的时候大家没心没肺的傻乐,其实心里头一直记挂着这个事。

  酒一入肚,加上这个话题沉重,自然愁肠百结。

  “跃哥,我想回去看看。”茅豆豆这个糙汉,忽然眼圈一红。显然是想起远在老家的父母家人。

  “我也想回家看看,可听说道路损坏得厉害,班车都停了。”王侠伟显然是打听过这个事,也在心头构思着回家看看。

  童迪惆怅道:“我爸妈在外面打工,我想回家看,也看不到啊。也不知道他们在外面怎么样?是不是跟我们一样有地震?”

  李玥没有说话,但是她的眼神可以看出,显然也是陷入了乡愁当中。她挂念的自然不是那个粗蛮自私的母亲,而是忠厚勤恳,老实木讷的父亲。

  老孙也不无伤感,他同样有父母双亲健在,都在老家。原本想着已经离婚了,找个时间想把二老接来,但苦于一直没有空暇。

  现如今发生了这么大的灾难,通讯失联,道路毁坏,想要接来双亲,只怕是难上加难。

  这么算起来,倒是韩晶晶最幸运。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进击的后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