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明末凶兵 > 第473章 事出突然

第473章 事出突然


  第473章事出突然

  吴长娣这般识趣,对面的青年反而露出了一点笑容。不过青年接下来的话,将吴长娣心里最后一点幻想也打消了。本来吴长娣寻思着先找到活路,在寻机会想别的。吴长娣可深知自家东翁的底细,东翁包忠来看似是一名商人,实际上乃是内阁六部的代言人,这些年吴长娣接触的事情,绝对能震惊世人,只不过有些事情不能对外人说罢了。

  青年似乎看出了吴长娣心中所想,使个眼色,让人为吴长娣松绑,同时慢条斯理的说道:“吴管事,某家不妨跟你说实话,某家名叫周定山,乃是奉我家督师之命,特来调查的。你可以动点歪心思,但请你相信,这样做,对你只有坏处没有好处。亦或者,你觉得你背后的人能抗住压力,让督师不动你?”

  吴长娣刚刚站起身,又跌坐在椅子里,一张脸惨白如织,冷汗直流。这一刻,他最后那点希望也烟消云散了。吴长娣能跟着包忠来好几年,做了那么多事情,自然是极有头脑的。周定山的大名他是听过的,借着微弱的光线仔细瞧瞧,终于看清了年轻人的相貌。以前与东翁一起曾经见过铁督师的,周定山就跟在铁督师身边,所以吴长娣对周定山有几分印象的。

  既然是督师下的命令,那想弄死他吴长娣还不是手到擒来?督师不是冲着他吴长娣来的,是冲着内阁六部来的,至于东翁包忠来,绝对不敢跟铁督师正面冲突的。仅仅片刻,吴长娣心中就已经做出了决定,这个时候,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成为众多尸体中的一个,要么按照周定山的吩咐,将走账的具体场所交待出来。

  “周将军,小的不敢瞒你,走账的具体位置小的可以告诉你,可你要是不知道宴客居的具体地形,依旧会毫无所获。”

  周定山眉头皱了皱,沉吟片刻,轻声问道:“宴客居?怎么某家不知道这个地方?照你的意思,这个宴客居不好闯啊。你既然说到这里,那想必有宴客居的具体地形图吧。”

  吴长娣神色灰白的苦笑道:“宴客居乃是包忠来秘密修建的,藏于莽山之中,知道的人很少。周将军不常在京城,不知道也不奇怪。宴客居具体是做什么的,想必周将军心中知晓几分。如果没有具体地形图,周将军可以闯进宴客居,但绝对得不到你想要的东西。”

  “小的还是那句话,必须保小的一条命,另外,小的也要十万两的安家费。小的不要现银,要多福号的票号,只要将军答应,那小的这就回去准备,咱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否则,那你就只能把小的宰掉了。”

  吴长娣开口要十万两白银,若换成别人,估计真就怒声大骂了。不过周定山而平静,其实周定山不觉得十万两有什么过分的,宴客居如果真是自己想找的地方,那么这里潜藏的财富绝对是天文数字。吴长娣出卖宴客居的消息,就等于把命豁出去了,十万两安家费,真的不过分。

  “很好,你可以回去准备一下了,十万两的票号明日就能准备好。咱们在南郊狮子楼见,相信你是个聪明人,千万不要耍心机,否则,你最后一点机会也没了。”

  “将军,吴某人不傻,跟将军见了一面,还能活着离开,那些人也不会信吴某了。吴某把这等事说出去,岂不是自寻死路?”

  吴长娣并没有说谎,他是真的认清现实了。如今唯一庆幸的事情是自己的家人不在京城,自己拿完钱就可以离开京城,带着家人避居他处。最差,莫过于周定山出尔反尔,得到东西后杀人,至少,不会连累家人。

  吴长娣走后,周定山喊过两个人,神情凝重的说道:“你们两个盯着点,千万不要出什么岔子,本将这就去通知督师。”

  两名侍卫心中明白,不仅仅只是盯梢,同时也要保护吴长娣的安全。之前抓了那么多人,就吴长娣松了口,要是这个人再出什么岔子,那可就前功尽弃了。

  周定山这边忙着突破的时候,铁墨这边也把会同馆整的是鸡飞狗跳。原来会同馆的礼部官员,被铁墨一顿折腾,整走了七七八八,剩下的人全都以铁墨马首是瞻。铁墨做事也简单,礼部那边也不可能全是一根绳,总有些人是被排除在外的。以前只要不溶于主流的,那就拉上来干活。铁墨也不图这些人有多忠心,只要有人干活就行。

  当然这样做可是犯众怒的,不过铁墨也不是傻子,提前将一封信送到了皇帝朱由检桌上。要是没有这封信,朱由检还真不知道一个朝贺大典竟然藏着这么多猫腻。每次大典,国库内帑出血,朱由检一直以为这是常态,毕竟从前前朝开始就一直如此。没想到,国库内帑出血,下边一群臣子却吃得满嘴流油。官员们贪腐成风,朱由检不是不知道,可是朝贺大典这事也能刮一层油水下来,实在是没想到啊。

  如今大明内忧外患,好不容易想借着朝贺大典提升下人心士气呢,这帮子人竟然还想着捞油水。于是乎,一怒之下,朱由检由着铁墨胡来了,铁墨一顿瞎折腾,那也是做过保证的,一准让各国贺礼入内帑。朱由检也算活明白了,只要铁墨真能把钱弄到内帑来,那些劳什子的规矩该破就破。

  成基命等人也是头疼得很,眼看着会同馆成这个样子,众人颇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当时怎么就头脑一热,想起让铁墨去当礼宾官呢?弹劾的折子一封一封的往上送,陛下全都是留中不发。这时候大家也明白了,陛下肯定跟铁墨沆瀣一气了。可是朝贺大典这事情,还真就陛下说了算,当然,礼部是可以插手的,关键是礼部推举铁墨当的礼宾官啊,徒叹奈何?

  成基命头疼的事情可不止这点事情,王洽以及周廷儒等人眉头紧锁,显然是遇到了烦心事,钱谦益端着茶杯,花白的眉毛一抖一抖的,“最近几天,宴客居那边反应,有几个人没有去点卯,尤其是杜悦、文生几个,派人去住处找,也没找到人,关键是他们的家人还在,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儿。”

  “是啊,宴客居那边也清查了库房,也没少什么东西,这事儿就有点奇怪了!”周廷儒摸着下巴,眼神阴晴不定。成基命是有些不太喜欢周廷儒这个人的,总觉得这个人太过阴毒。不过,有时候还真离不开这样的人。

  思索片刻,成基命面色担忧的说道:“本官就怕有人对宴客居动了心思,此事不能不防,这样吧,让宴客居那边通知下去,所有人员近期住到宴客居去,没有许可,不准离开。另外,派些人手过去,对了,除了杜悦和文生那两个人,失踪的人里边还有没有别的知晓宴客居的事情?”

  “除了杜悦和文生,知晓宴客居详情的没有了,其他人也就负责算算账,知道的并不多”钱谦益说着话,突然愣住了,“不对,刚才包忠来送来消息,说吴长娣最近也没去宴客居。”

  “吴长娣?是那个管着各处账目的吴长娣?”成基命不由得大吃一惊,别看他平日里不管宴客居的事情,不代表他不了解那里的情况。尤其是对宴客居一些重要的人,他是记在心里的。这个吴长娣看上去地位不高,但他经手往来账目,跟在包忠来身边,宴客居各个地方,几乎全都去过。要说对宴客居了如指掌,吴长娣绝对算一个。

  “事情不对劲,派人去找,总之,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成基命不怕这些人遭了意外,这些人死了,反而省心了,怕就怕活着落到别人手中,说些不该说的话。宴客居的秘密,是绝对不能泄露出去的,虽然宴客居大部分人也不知道宴客居真正的秘密是什么,但难保吴长娣以及杜悦等人不知道,因为这些人跟包忠来太近了,尤其是杜悦,以前也曾是成基命身边的人。

  宴客居也不是近些年出现的,早在百年前,宴客居就已经存在了。大明官场,一直存在着两本账,一本明账,一本暗账。明账是用来走国库,留给世人和陛下看的,暗账是留给百官看的。身为朝廷中枢的内阁六部,自然也有自己的暗账。

  正德年间,内阁首辅杨廷和力主修建了宴客居,用来隐藏暗账的秘密,另外借宴客居之地,分配往年利益。从此以后,宴客居流传至今,成了大明官场利益中转之地。知道宴客居真正秘密的人很少,哪怕六部官员,知道宴客居的人也不多,大部分官员每年都会分到一部分好处,至于这些好处从何而来,他们也不会关心。

  宴客居这样的特殊存在,绝无仅有,因为宴客居的重要性,每隔十年就会换一个主事人,而成基命则是十二代主事人。

  京城正阳门大街,多福号分号。萧如雪捻动着手里的花枝,听周定山详细说着。由于铁墨要忙着应付会同馆的烂事,自然不可能盯着六部大金库的事情,所以只能临时把萧如雪喊到了京城。

  对此萧如雪是很有意见的,大过年的谁想在京城折腾?不过兹事体大,她也没有耍性子,这不一到京城就把大金库的事情担了起来,“十万两?一会儿你就去账房支取吧,只要吴长娣说的是真的,那么十万两完全值得。不过,你们可要盯好了,吴长娣那边千万不要出什么岔子。”

  “夫人放心,末将已经着人盯着了,保准出不了岔子,就等着一会儿跟吴长娣碰面了,你.....”周定山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一阵仓促的敲门声。没多久一名汉子推门闯了进来,看到此人,周定山脸色大怒,“高扬,不是让你盯着吴长娣么,你怎么跑回来了?”

  “将军......出事儿了,吴长娣被杀了......”

  高扬气喘吁吁的将事情起末说了一遍,高扬二人一直跟着吴长娣的,目送着吴长娣安全回到家。如此平静的过了一夜,到了第二天吴长娣离开家门,看样子是想赴约。见此情况,高扬二人也松了口气,吴长娣拐进一个小胡同后,高扬和同伴也没敢跟太紧,可就这短暂的时间,就出了岔子。

  只听胡同里一声惨叫,当高扬二人赶到后,只看到吴长娣的尸体躺在地上,最古怪的是吴长娣身上的袍子竟然被凶手扒走了。 高扬和同伴把吴长娣的尸体翻了一遍,什么都没找到,便赶紧回来报信了。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明末凶兵》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