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异入侵 > 第0183章 狐妖得道?

第0183章 狐妖得道?


  难道真是鬼附身?

  可是根据江跃的经验,鬼物出入,监控根本拍摄不到。鬼物移动,无声无息无影无踪,绝非监控能够捕捉的。

  鬼物从根本上说,它并非实体,一般情况下,有其神,却不见其形。不借住外力的情况下,能看到鬼物形状的,基本都是开了天眼了。

  “小江,基本可以确定,这应该是鬼物作祟吧?”老韩叹道。

  科学无法解释,监控捕捉不到她是怎么进入幼儿园的,那只能用鬼物作祟来解释了。

  “鬼物?”老韩一名手下却有异议了,“韩处长,我家就住这附近。咱们这一带也算有名的地方,这幼儿园一带,早几百年,是一个真君殿,供奉一位天师,香火很旺,观内出了不少道德之士,据说观主更是深得天师真传,活了好几百岁的老神仙。这地方不可能闹鬼吧?”

  “真君殿,那不是在城南么?”

  “城南那是后来搬去的,城南真君殿也就是一二百年。这里才是真君殿的旧址,老天师也是在此地得道的。此地才是风水宝地。当时建成幼儿园,大家都觉得可惜,这么好的一块风水宝地。”

  老韩这名手下说起家乡的旧事,头头是道。

  江跃倒没听说过这个事。

  若是风水宝地,一般来说,污秽鬼物很难滋生。

  这就是让江跃极其费解的地方。他第一次来此地,就可以看出此地被一个阵法笼罩。

  这风水阵法隐隐透着邪恶气息,很像是风水术士的手笔。

  但现在各种细节,又分明指向了邪祟作妖。

  无疑,这两个方向是明显有冲突的,让人难以索解。

  江跃忽然道:“老韩,那个群应该已经建好了吧?可以在群里发个通知了,让所有家长都在家里找一找。你把这些毛发拍个图,给大家参考参考,如果在家找到同样的东西,让他们全部送到此处来。对了,再找一些历代的地方志来看看,那真君殿具体坐落在什么位置?”

  老韩立刻照办。

  群消息发出之后,没过多久,就有不少家长纷纷表示,还真找到了同样的两个毛发。

  基本上,凡是出现了症状的孩子,必然携带着相同的两个毛发。

  而地方志的问题,倒不是什么大难题,很快就有人去操办了。

  江跃忽然道:“老韩,你们行动局这段时间以来,应该知道很多怪物吧?除了厉鬼,还有复制者这类邪祟之外,有没有想过,也许怪物不仅仅只有这些?”

  “怪物肯定不止这些。小江,你是谁,这次的怪物,跟此前不一样?”

  江跃拿起那诡异的毛发:“古代志怪小说,多有狐妖蛇精之类的说法,我若没猜错,这也许是头狐妖作祟?”

  狐妖?

  这更是传说中的存在。

  老韩张大嘴巴:“那个贺老师,是狐妖所化?贺老师深更半夜出现,可以说是蛇妖所化。可其他老师,明明都在班级里,狐妖就算能变成她们的样子,一下子出现两个同样的人,总有些突兀的吧?”

  “也许狐妖不仅仅会幻化,也能附体,也能操控人类呢?”

  这个反问让老韩哑口无言。

  如果这样的话,那似乎有点说得通了。

  “可是,你说这幼儿园周围有个风水邪阵,这又该怎么解释?总不能说狐妖能像人类一样布置风水阵吧?那这狐妖未免也太可怕了。”

  这也是江跃最不解的地方。

  按理说,不管是什么动物成妖,终究是妖物。风水阵法这些,按理说它们应该不可能会。

  难道这头狐妖,还跟人类邪恶术士有勾结?

  “我们再出去看看。”

  江跃和老韩,又一次来到了操场的西北角。

  看了片刻,江跃道:“老韩,或许我们应该赌一把。”

  “怎么赌?”

  “调一台挖机过来,把这些绿化全挖开。我总觉得,若是妖邪作祟,它的洞窟,很有可能就从这一带通入幼儿园了。甚至,它的据点很可能就在这附近。”

  “有几成把握?”

  “我如果说一半,你挖不挖?”

  如果是罗处,肯定毫不犹豫就挖了。老韩做事考虑得更多,方方面面都要照顾到。

  “我请示一下。”

  挖机要进来,必须把围墙推倒,这个过程虽说不大,但涉及到校园,总是特别敏感。

  不过,以老韩的人脉,要协调这么点事也不算很难。不多会儿,老韩就搞定了一切程序。

  挖!

  半个小时候,挖机就轰隆隆开了进来。

  在郝园长等人惊讶的眼神中,围墙被直接破开一个口子,平推而入。

  当挖机停入操场草坪的时候,郝园长等人跳了起来。

  阻拦在挖机前。

  “韩处长,你们这是做什么?”

  郝园长不知道事情轻重,见挖机推倒围墙,准备在幼儿园破土开工,她顿时就慌了。

  “郝园长,这事我已经打通了上面的关节,马上就会有人打电话给你。你只要配合工作就好。”老韩冷冷道。

  “为什么要挖学校?”

  “这是行动机密,不该问最好别问。”

  早有人行动局的人走上前,把郝园长等人拦在外头。

  “从这里开始挖。”

  江跃引着那挖机,开始作业。

  轰隆隆的机械声响起。

  挖到第三下的时候,现场传来一片惊呼声,地面竟然冒出殷红的血水,汩汩而出,看着极为瘆人。

  便是那挖机师傅,看到此等诡异情形,也犹豫起来。

  江跃喝道:“继续!”

  如果连续挖下去,一点异常都没有,他反而要怀疑自己的判断。见到这诡异的情形出现,江跃却更加坚定,这里头一定有鬼。

  那挖机师傅有点犯难了。这挖机他既是师傅,又是老板。自己的机械,自然心疼。

  遇到这种邪乎事,看着就显得不吉利,以后还怎么开工?

  “继续挖。”老韩上前道。

  不得不说,老韩的制服可比江跃有说服力多了。那挖机师傅虽然不情不愿,但还是不得不继续开动。

  “造孽啊!”

  郝园长看着那血水汩汩冒出,惊得脸色发白,瑟瑟发抖。她也不是傻子,知道这幼儿园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好端端的绿化带,挖开怎么会有血水冒出?

  就算是地下水渗出来,也不可能是这种颜色啊。

  “咦?”

  忽然,江跃眉头一皱,轻轻咦了一声。

  他看到挖出的坑洞里,出现了好几处暗道。这暗道正好能容下一头小型的动物出入,但是人类却绝对无法通行。

  “顺着这几处坑洞挖!”

  随着这坑洞的出现,之前还汩汩冒出的血水,忽然就消失不见了。包括之前的血水,似乎也完全渗到泥土当中。

  “小江,怎么血水不见了?”

  “这就是妖邪的手段,你看到的未必就是真的。”

  老韩心中暗暗吃惊,这年头,亲眼所见靠不住,监控看到也靠不住,还有什么是可以靠得住的?

  他真怕某一天,身边出现的每一个人,都不再靠得住,那将是何等令人绝望的世界?

  随着挖机的深入挖掘,这越挖之下,众人越是心惊。

  曲曲折折的暗道,竟然好像挖不到尽头,弯弯曲曲,也不知道绕到什么地方去。

  挖机一路挖过去,已经挖到了北侧的围墙边上,再往外就是幼儿园外面,是路面了。

  路面的另一边,则是民居了。

  这周围一带,是一个聚居之地,周围的民房很多。而且都是那种很老旧的自建房,按现在的标准,其实算得上是棚户区。

  要在如此人口密集地方开动挖机,显然不太可能。

  平白无故拆人房子,人家能跟你拼命。

  那挖机师傅无奈地看着江跃和老韩他们,意思是我已经尽力了。再往那边挖,就得挖到路面。

  别说老韩,就算是星城主政大人,也绝不可能做得了这个主。

  自来棚户区拆迁改造,都是大难题,要说服棚户居民搬迁,是个极为复杂的工作,各种补偿没到位,一片瓦都别想动。

  这绝不是一天两天可以办成的事。

  一时间,局面陷入了僵持当中。

  “小江,还有别的法子么?”

  江跃冷笑道:“办法自然是有的,烟熏,火燎。以我推测,它的老窝,也应该不远了。”

  就在这时,很多家长已经陆续赶到幼儿园。

  同时,他们还把家里找到的两根毛发交了上来。

  “同样拥有两个毛发,为什么有些人轻症,有些人重症?”老韩心里也充满好奇,忍不住问道。

  “很简单,像萱萱和上官伽珞他们,时间够长。而轻症的,我估计多半就是这两三天才把这毛发带回家。”

  “跟时间长短有关系?”

  “多半如此。这两根毛发,应该是妖物定位下手对象的信物。而这妖物,多半会什么妖法,能够吸取这些孩子的精神力,勾走他们的精魂灵魄。以至于这些孩子的症状都是魂不守舍,昏昏欲睡。”

  当然,这还是江跃的猜测。

  “那要是把这个信物毁掉,妖物岂非就无法定位这些孩子了?”

  “多半如此,所以,先要把所有信物集中起来。”

  “那为什么有些轻症的孩子渐渐的没事了,有些孩子却慢慢往重症发展?”

  “也许有些孩子携带的毛发遗失,或者掉在别的地方。比方说,有个孩子有两个家,携带的信物无意中放在了甲处,而孩子却长住乙处,那么妖物自然也就定位不到孩子。渐渐的,轻症自然也就消失了。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性,有些孩子天生血气旺盛,精神力强大,对这种邪术有天生的抵抗力,这也不是没可能。比如三狗,这种手段,我估计对他就绝对无效。”

  三狗气血超强,邪气侵入,说不定直接被他强大的气血化解了。既然徒劳无功,妖物自然也不会浪费法力。反正孩子多了去,可选择的范围很多,再换过一个便是。

  因为老韩在群里说得非常严肃,家长们都很配合。一百多号有症状的家庭,只有五六家表示,真的找不到毛发。

  其他的家庭,竟都找到了。

  这两根不显眼的毛发,竟然可以找到,由此可见家长们为了孩子确实是很拼,再难也能做到。

  巧合的是,那五六家找不到毛发的,多半都是症状很轻,甚至于症状消失的孩子。

  这又进一步印证了江跃的猜测。

  而孙斌也再次来到了幼儿园,他找到了那双袜子。让江跃难以置信的是,那两根毛发,竟被织入袜子当中,若不细看,根本不可能看得到。

  不过,这两根毛发明显已经枯萎,跟其他毛发不同的是,已经感应不到什么邪气。

  江跃猜测,这邪气应该是被辟邪灵符的灵气给镇压了。

  这也是为什么夏夏的症状会变好的原因。

  江跃将所有毛发集中在一起。

  老韩也按江跃的要求,调动了大批木炭。木炭没有充分燃烧,会产生大量的一氧化碳。

  江跃不确定对那妖物有没有作用,但事到如今,有用没用,只要是个法子就得用一下。

  万一烟熏火燎都不管用,江跃还准备用水攻。

  江跃将所有毛发收集在一起,以桑皮纸包好,在原地堆了一堆木炭,露天烧了起来。

  等木炭充分燃烧后,火焰升腾之时,江跃将那桑皮纸掷入火中。

  那桑皮纸遇火即焚,很快就燃烧起来。桑皮纸被烧化开,毛发遇到明火,立刻焦卷起来,很快就大火吞噬,烧成了灰烬。

  就在此时,每个人耳中仿佛听到了一阵阵凄厉的哀嚎,声音也不知道从哪里传出来,却隐隐约约灌入每个人的耳中。

  这声音无比凄厉,光是听听就让人毛骨悚然。

  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有人正在承受酷刑折磨似的,像是惨叫,又像是尖啸。

  江跃竖耳倾听,想判断声源从何处而来,却没有什么头绪。

  但有一定可以肯定,这一定是那头妖物发出来的。焚烧这些毛发,显然对妖物的本体造成了一定伤害,否则绝不会发出如此瘆人的声音。

  那么,又可以判断出,这妖物多半就在这周围一带。

  只因是在地下洞窟,声源很难判断而已。

  看到所有毛发在烈火中被烧成了灰烬,江跃沉声道:“轻症的基本是没问题了,应该会慢慢恢复。重症的,应该也不至于再加重。只是要恢复如初,却还得找到祸害源头。”

  燃烧的木炭,顺着那暗道不断送进去。

  只是,谁也不知道这暗道的尽头到底在什么地方,这木炭送进去之后,到底有无作用,也很难说。

  不过,目前的情况,只能继续。

  这时候,地方志也被人送到了。

  江跃发动在场的文化人,大家都找一找,只要跟真君殿有关的记载,都找出来。

  地方志一般二十年修一次,这一大摞地方志,倒是可以追溯到很长的时间。只是有些年代久远的方志,有可能已经消失。

  时间越往前移,关于真君殿的记载就越多。

  推到二三百年前,这真君殿的记载比比皆是,在当时那个年代,这真君殿甚至是整个星城的地标建筑之一。

  关于真君殿的各种记载,非常丰富。

  “江跃,你看这条……”

  孙斌翻着一本古籍,凑到江跃跟前。虽然是繁体字,但是对学霸而言,繁体古文也难不倒他。

  这是一篇关于当时真君殿观主得道的若干传闻记载,相传那一代观主,乃是真正的道德之士,经常聚集门下论道,将真君殿发展得极为兴盛,不但是香火旺盛,名播天下,门下弟子更有数百之多。

  每到讲经论道时,四方之众云集,听那观主论道,乃是当时星城尤其热闹的一件大事。

  这篇文章,便是描写那位观主讲道的盛况。

  门下弟子数百也就罢了,还有四方之众,最夸张的时候,竟达数千之众。

  这些都不稀奇,也没吸引起江跃的注意力。

  让江跃心头一动的是另外一段描述,说是观主讲道之时,更有鸟雀徘徊,走兽盘桓,竟好似都来听观主讲经。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诡异入侵》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