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浪 > 第一章 有来生

  彭向明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在一间宿舍里。

  四张床,都是上铺,下面是电脑桌和衣柜。

  看着就像大学宿舍的样子。

  有几个大男孩一人一把椅子,似乎正在争论着什么。很激烈。

  房顶的灯光很刺眼。

  窗外很黑,但远处却又似乎灯光璀璨。

  他隐约觉得有些不对,然后才发现,自己应该是刚喝完酒。

  头疼欲裂,脑子也像浆糊一样,转不动。

  这个时候当然应该先睡觉,一切都等酒醒了再说。

  这么一想,他心里很快变得踏实,随后就又倒头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白天。

  口干舌燥。

  整栋宿舍楼都特别的安静。

  他瞪大眼睛,定定地看着雪白的屋顶。

  嘴巴微微张开。

  呼吸异常的急促。

  过了好大一阵子,才终于缓和下来。

  头脑渐渐清醒,但身体却仍有些酒后的酥软无力,他起身,略有些吃力地小心爬下床,一边伸手伸脚、握拳踢腿地观察自己的身体,一边也同时在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寝室里,到处好奇地打量。

  脸上表情复杂莫名。

  平静之中带着些惊奇。

  但眼眸深处,却有一抹遮掩不住的狂喜。

  穿越?

  真的有来生?

  屋里隐约有臭袜子味。

  飘窗里扔满了可乐瓶、矿泉水瓶。

  啤酒瓶码了高高一摞。

  大家都没叠被子。

  自己床下的电脑桌上,摆着一台笔记本电脑,抬头处挂着一幅耳机。

  小书架上摆的是《电影基础理论》、《画面的力量》、《故事:怎么写出好剧本》、《好莱坞电影剧本结构研究》、《名作构图赏析》、《清明上河图解密》、《三国演义》、《水浒传》、《风月刀》、《表演理论》、《驾驶人考试理论基础》、《一个侠客的明天》、《电影资产管理》、《尤物:第386期》、《尤物:第392期》、《雕塑之美》、《华夏名画欣赏》、《老司机:第433期》、《不老的风华:薛明明照片集(上)》……

  彭向明逐一看过去,然后低头,注意到电脑桌上还有厚厚的一摞书。

  手边是个速写本。

  他拿起来,打开。

  是一张张的铅笔速写。

  有人物,有静物,甚至还有几幅简笔的风景画。

  以及足足十几张的分镜头草稿。

  画的很好。

  笔记本电脑旁边,放着一部手机。

  牌子叫“东方星”,大屏。

  翻过来,浴霸型四摄像头。

  点亮屏幕,他看到时间是2016年3月24日,周四。

  上午九点二十二分。

  下意识地把手机揣进裤兜,他推门走出去,很快在走廊的中间找到一个很大的公共盥洗室。

  噗噗噗地拿凉水狠狠洗了几把脸,带着满脸的水珠,他抬起头来,对着长长的洗手池上方同样长长的镜子,认真地看着自己的脸。

  一张二十一岁的脸。

  三分英武,三分桀骜,三分凉薄。

  还剩九十一分的青春灿烂。

  …………

  能够用自己的手捧起一把水,泼在脸上,能够用自己的脚,自由地走动,想走到哪里,就抬腿走到哪里,是一种什么感觉?

  想必这世界上有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会说:没什么感觉。

  那是因为他们从未失去过。

  事实上,那是一种陌生而又熟悉的感觉。

  那种熟悉的感觉,会让人想要流泪。

  热泪盈眶的那种流泪。

  走廊里一点动静都没有。

  镜子里的彭向明双眼通红,表情微微狰狞,脖颈处肌肉绷起,手臂亦用力地按在洗手池的边缘。

  身体微微地颤抖。

  想哭。

  几乎控制不住的那种想哭。

  但最终,几分钟之后,他吸了吸鼻子,慢慢恢复到面无表情。

  他早就已经习惯了面无表情。

  虽然是被迫,但习惯了,就是习惯了。

  把一切的思绪,都掩藏在平静的面容下面。

  只是眼眶的那一抹红,却久久难褪。

  …………

  回宿舍拿了趟牙刷。

  然后,他花了十几分钟的时间,为自己刷了牙。

  无比的认真。

  开个玩笑:就跟好几年没自己动手刷过牙了似的。

  身上、衣服上,还有残留的酒气。

  于是刷完了牙,他又把自己仔仔细细的从头到脚,逐一收拾干净:把宿舍里四个暖水瓶都搜集上,兑了热水,洗头,擦洗全身。

  每件事,他都是亲自去做的。

  是自己独力完成的。

  特别的开心。

  …………

  花了将近一天的时间,彭向明的心情,才终于彻底平静下来。

  毫无疑问,他知道,并确信,自己赶上了只在小说里见过的所谓穿越。

  而且是一个平行的时空。

  而且是二十一岁。

  而且自己居然还叫彭向明。

  燕京电影学院导演系2013级学生,大三,下学期。

  导演系!

  上辈子的时候,偶尔也不是没做过泡个女明星的梦,没得病之前,其实也爱看电影电视剧什么的,得病之后就更不用说,那些真实而又虚幻的光影,甚至承载了自己的生命之重,但那已经是自己这个普通人跟影视圈最深入的接触了。

  从来也没想过有朝一日还可以当个艺术生。

  还是导演系!

  这是一种特别新奇的体验。

  这一天的后来,他见到了原主的同学和朋友们,开始时,他有些紧张,但是,可能是因为有原主的记忆完全留存的缘故,从见到第一个人的第一面开始,彭向明就觉得对他们无比熟悉,所以最终,他给自己的表现打了85分。

  他觉得自己应对的很“还原”,应该是没有被任何人发现自己已经是个冒牌货这件事——过程还蛮刺激的。

  他们都很善谈,滔滔不绝,彭向明很认真地听他们在那里聊,聊这个,聊那个,聊电影,聊美女,聊明星,聊国内,聊国外,聊钱,聊一切。

  都是关于这个世界的。

  他就这样度过了自己穿越过来的第一天。

  亢奋、新奇,且刺激。

  并努力地遮掩自己的每一次情绪起伏。

  后来他开始走出去看。

  校园内,校园外,到处走,到处看。

  他对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于是四处张望。

  再后来,他又开始研究自己的手机。

  这个世界的互联网科技、移动技术、手机技术,也挺牛逼的,而且与自己曾经经历过的那个时空,一切都特别像。

  也有个微信,也有网上购物,各种APP。

  对了,手机音乐软件和视频网站,也挺发达的,好几家。

  原主此前经常听歌的音乐软件,有两个,一个叫“天天音乐”,另一个叫“心动云音乐”,界面设计都蛮有意思。

  当然,肯定是不可能有周董,也不可能有《以父之名》了。

  几家在线视频网站的APP,也都挺不错的,有这个世界国内外的很多片子,电影,电视剧,网大,网剧,都有。

  让彭向明感觉像是发现了一个存量超大的宝藏。

  里面的东西,虽然原主看过不少,自己也都有相关的记忆,却也完全可以当成都是崭新的——有很多都拍的特别好。

  比如,他就很喜欢这个时空的一部应该是2013年上映的动画电影,是国产的,名字叫做《仙桃大圣》,特别有意思。

  它的导演叫姚清平,查查资料就知道,他居然还是自己的师兄,是燕京电影学院导演系1998级的学生——正牌子师兄。

  这部电影讲了一个这样的故事:当年齐天大圣孙悟空偷入蟠桃园,一边吃仙桃,一边随手丢,其中有一颗,他丢的力气太大了,居然突破了仙界,掉到人间了,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年,这颗仙桃的桃核居然发芽了,在钢筋水泥的缝隙里,奋勇地长出来,某一年,居然结出了一颗赖赖嘟嘟的毛桃,卖相极差。

  这颗桃子,被男主角给吃了。

  他生活在天台上,是亲眼看着这颗桃树长出来,并结了个果子的。

  因为他租的房子,是顶层的阁楼。便宜。

  他以前最喜欢在下班回来之后,来到天台,躺在自己那把竹制的廉价躺椅上,享受片刻的清静。他也在天台上吃饭,有个小饭桌。

  后来,吃了桃子,他忽然能飞了。

  还百病不生。

  他特别喜欢飞来飞去,到处去看这个世界。

  后来他又喜欢下了班之后,做了饭,然后带着他的小饭桌和躺椅,一起飞到天上去,在天上吃饭——脚下是浅灰色的乌云,和都市里浓重的雾霾,头上却是蔚蓝的天空,一碧如洗,西边则是艳红的落日,美不胜收。

  上与下,一线之隔,界限分明。

  男主角就站在那道干净与污浊的分界线上,身在天空,脚踩雾霾,坐在自己的躺椅上,吃自己煮的粥,自己腌制的小咸菜。

  那一幕画面,让彭向明觉得甚至远比后面男主角成为“大圣”,大发神威,还要来得更加有意思。

  对了,这部片子的票房其实不低,资料上说七亿多,但据说投资太大,所以最终算下来,制片方应该是赔钱的。

  这让彭向明整体愉快的穿越生活,有了那么一点点的不太愉快。

  …………

  时间很快就到了五天之后。

  清晨。

  东方的天空刚刚露出鱼肚白的时候,彭向明已经穿好衣服下楼,准备开始接下来的晨跑了。

  五天以来,他正在对这个世界越来越熟悉——不是记忆里储存的那种熟悉,而是亲自走过、听过、看过、抚摸过的那种充满质感的熟悉。

  他最大的改变,就是开始晨起跑步和锻炼。

  三月底的燕京城,清晨仍有些微冷。

  风却已经开始和软。

  今天早上有些薄雾,被风搅动了,轻如烟絮,拂面微凉。

  有不知从哪里传来的炸油条的香气。

  校园里异常的安静。

  他慢跑着,做了些简单的拉伸动作,然后便向着校门跑过去。

  出了学校大门,外面是一条安静的街道。

  在现代化的大都市而言,这条街十分的窄,路面倒是还算平整,街旁的老槐树都有少说几十年了,枝杈横天。在原主的记忆里,这些树到了夏日里,会遮天蔽日,此时算是初春,都才刚抽芽。

  街道两旁的建筑,也大多不新,很多都是红砖的墙面,三五层的小楼。

  沿着街道慢慢地跑着,他用心的掌控着呼吸的节奏。

  他现在对这一片很熟悉了:别看是个小街道,还都是老楼,其实藏龙卧虎。

  比如有个很不起眼的小院子,里面只有两栋四层的老楼,老水泥的灰墙面爬满了藤蔓植物那种,门口挂的招牌也是普通的白底黑字,它叫“第12251研究所”——研究什么的,不知道。但门口是武警站岗。

  而且是二十四小时双岗。

  据说是实弹。

  再比如说,前面的路口往北拐,是另一条不宽的街道,路边有个学校,早晨跑步过去,很容易就能听见那里有很多人在吊嗓子。

  京剧腔。

  那个学校叫“燕京戏曲学校”。

  别看就是个中专的性质,却是京剧的老窝子,初中和中专六年连读,不是小天才或者好苗子,压根儿别想进去。而在那里毕业之后,很多优秀的学生都不需要经历高考,就直接由燕京大戏院、燕京京剧院等单位,直接“委托培训”进燕京戏曲学院和华夏音乐学院了。

  委培、本科。

  拿到毕业证之后直接进剧院,不用找工作。

  当下数得上的京剧大拿和新秀,有超过一半是从这里走出去的。

  演电影电视剧的也出了不少,当然,那个就得是靠考试了。现在国内的影视圈子里,很有不少位就是从这里考进了电影学院、戏剧学院之类的。

  总之,知名度不太大,但很牛。

  …………

  路过一个公交站牌的时候,他的脚步放缓,特意又盯着那大幅的广告牌看了几眼——那是一张电影宣传的广告海报,最近两天每次跑步他都忍不住看看。

  在他发现自己成为了一名导演系学生之后,他就开始对这些东西特别感兴趣——甚至比原主还要更加的感兴趣。

  他想要观察和了解更多。

  画面上站C位的,是一个看上去特别秀气的男孩子,很好看,但五官和气质,都有些偏柔美。

  电影的名字叫做《大盗风云》。

  广告词很有意思:许志君关茜倾情主演,一场减压的视觉盛宴!

  其中“许志君”三个字,是红色的毛笔体,字很大,显然是特意凸现出来的头牌和卖点,用来拉票的。

  最底下是:4月18日全国同步上映!

  主要是“减压”这个宣传点,很是有点意思。

  这是电影上映之前的宣传硬广。

  舍得这样砸钱做硬广的电影,一般投资和发行方都是比较豪的。

  因为都这个时代了,现在更多的电影宣传,还是更愿意把钱砸到网络上。

  但不得不说,这种硬广只要你舍得上,作用还是真的会有的。

  就是这部电影的这个演员搭配就真的是……

  看宣传海报的人物定妆风格,这部戏的动作戏篇幅应该不小,再考虑到电影的名字,所以,这部电影的定位大略可窥,但许志君这个人就实在是……

  好吧,谁让人家红呢!

  偶像嘛!鲜肉嘛!

  全国的粉丝山呼海啸,发个单曲碟,光是天天音乐上的预购就破千万,七小时销售额破亿,那粉丝的支持度,杠杠的。

  虽然他的单曲碟愣是敢定价五块,但那也是七小时两千万张啊!

  单曲碟啊!

  五块一张的网络售价啊!

  无论定价还是销量,都实在是太夸张了!

  他上部电影的口碑在业内就烂的一塌糊涂,但也架不住人家票房四个多亿,据说总投资才六千万,而且光他自己的片酬就三千万。

  大家都赚的盆满钵满,那当然要继续上啊!

  胜利者当然是正确的!

  至少甲方爸爸们是这么认为的。

  但是他演戏……说真的,他要是演个花盆,也就是不承担推进主线剧情的责任,只负责秀颜值的那种配角,也不是真不能看,别给他的角色设置演技难度就行了,但是让他来演主角,就实在是……唉,一言难尽。

  还有关茜,表演系的师姐来着,10级的,比自己高了三届,长得是蛮漂亮的,据说在学校期间,水平也不差,但不知道为什么,毕业这几年,好像是越演越回去了,大学期间拍的两个小角色,都还能看出努力,最近两年,反倒是向着傻白甜的方向,一去不复返了……可惜了,那么漂亮。

  考虑到他俩搭档男女主角……彭向明不由得就摇了摇头:这片子肯定不是自己的菜了。

  当然,自己喜不喜欢,完全不重要,也根本不耽误人家接着赚钱。

  不过……啧啧,我现在懂的东西真多!

  …………

  拐过这个路口之后一直往北,三个路口之后就是一个大公园。

  远远地已经听到“咿咿呀呀”吊嗓子的声音了。

  彭向明已经开始有些微喘。

  这身体年轻是年轻,平常也爱打个篮球什么的,但其实还是懒,也宅,跑步很少,刚跑第四天,难免有点不大适应。

  路过戏曲学校的时候,又下意识地往人家校园里瞥了一眼。

  其实啥也看不见,人家学生早起吊嗓子的地方,应该是在教学楼后面的操场之类的地方。

  前面倒是有几个学生,似乎在吵架。

  两个女孩,都穿着校服,应该就是这家戏曲学校的。

  另外一个男孩,个子高高的,穿着呢子大衣牛仔裤,站到那里,直观就能看出是很板正的身架,应该是练过很多年功的。

  当然,两个女孩子也不差,亭亭玉立。

  这就叫站有站相。

  哦哦……这俩女孩好漂亮啊!

  浮光掠影的瞥了一眼,没好意思多看,彭向明慢慢地从他们身边跑过去,就听其中一个女孩儿说话跟机关枪似的,偏又吐字清晰,声如珠玑,字字入耳——

  “徐明龙你能不能要点脸,别骚扰我们媛媛了?”

  “你都十九了,大人了好嘛,别那么幼稚!”

  “喜欢个屁呀喜欢,年龄都不同,怎么谈恋爱?”

  “差一岁也会有代沟的懂不懂?”

  啧啧……

  …………

  就这么一路慢跑着,他喘的越来越厉害,等终于跑到终点处的公园时,一旦停下,便是累得双手撑住膝盖,大喘不止。

  归根到底还是太虚了。

  什么健旺的精力啦,什么能熬啦,纯粹就是仗着年轻。

  所谓小伙子睡凉炕,全凭火力壮。

  歇了好大一阵子,感觉喘息稍稳,他也并没准备就此回去,反而是跑到公园里的健身器材处,仰卧起坐加俯卧撑一大组结束,还又玩起了单杠。

  臂力也不是很足,拉不了几个。

  勉强撑到第七个,终于扛不住了,松手下来,呼呼喘气。

  外套里头其实都已经湿透了。

  正大口喘气的工夫,隐约感觉有些不对,他扭头往身侧看过去。

  目光差点儿就撞上。

  居然是路上碰见过的那两个女孩中的一个,正坐在联椅上休息呢。

  哦,这不是说话像打机关枪那个,那就应该是……叫什么来着?

  对,媛媛!

  她的目光及时的躲开了,但姿势还没来得及调整,以一个有些拧巴的姿势,装作看向不远处晨练的一群老太太。

  认真地打量了她两眼,收回目光,继续喘大气。

  五秒钟之后再次忽然扭头看过去——又是差一点儿,被她及时转开了目光。

  彭向明觉得真有意思。

  注意到机关枪同学不在,他直起身子,走过去。

  “嗨,你好!”

  女孩抬头,瞥了彭向明一眼,没回应,又低下头,不看他。

  目光少女式的闪烁。

  脸开始变红。

  “你那个同学呢?”

  女孩再次抬头,妙目微眄,伸手往彭向明的身后指了指。

  彭向明转身,“哦……”

  女孩子在练功——那大叉劈的,让彭向明下意识地觉得自己的大腿筋也疼。

  他收回目光,“你怎么不练?”

  女孩子笑,温柔腼腆又俏皮的那种,说:“偷懒。”

  彭向明笑笑,“你们不在学校里练功?每天都跑出来练吗?”

  女孩抬头看他一眼,点了点头。

  “你刚才一直看我。你……认识我?”

  女孩忽然笑,摇了摇头,但又很快点了点头。

  彭向明看着她。

  片刻后,她抿着笑,说:“最近几天都能碰到你啊,我们就跟在你后面,听你喘的……”她停下不说了,抿嘴笑。

  居然被嘲笑了。

  得反击。

  想了想,他摆出一副过来人老大爷的姿态,语重心长地说:“被男孩子追是好事儿啊,你别被你同学影响了,关键还是要看自己喜不喜欢。”

  “你刚才都听见啦?”

  女孩子当即抬头,没了笑模样的认真状,“其实才不是!我嘴笨,小冰帮我怼他罢了!其实,那个徐明龙……不是好人!”

  彭向明笑笑,正要说话,忽然瞥见机关枪同学正快步赶来。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前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