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浪 > 第七章? 不专业

  原主十三年的钢琴不是白练的。

  而且练琴练琴,练的也不只是钢琴,其实培养的是一种综合的音乐素养。

  当然,对于现在的彭向明来说,这些东西是纯粹继承过来的,身体记忆的继承、肌肉记忆的继承,等等,却毕竟不是自己亲手练出来的,要完全的适应和掌握,还是很需要一段时间的练习才行。

  更何况,在这之前原主也已经有三年时间几乎没怎么弹了。

  不过这东西,其实跟骑自行车差不多,不会那就是不会,一旦学会了,也没那么容易丢下,十几年没骑了,蹬上去马上就又掌握了。

  空荡荡的大房间里,彭向明独自一人,谱子是能想起来多少是多少,忘了一小段也无所谓,反正就一直弹,哪怕瞎弹,越弹越爽。

  忽然掌握了一种高端技能的感觉。

  而且还是钢琴,感觉好像蛮有格调的。

  内心非常的爽。

  就这么浪了足足一个多小时,感觉胳膊肩膀都有点发热发酸了,他才收起那一抹得意与亢奋,从带来的包里掏出中性笔和新买的五线谱练习本,开始做起了正经事——抄歌。

  单纯从技术上来说,一个玩音乐的内行,要还原耳机里听到的一个曲调,并把它记录到五线谱上,并不是难事。

  顶天了错几次,找着找着,就找准了。

  高手边听边扒谱子,一遍出,甚至能保证一个音都不带错的。

  对于彭向明来说,这件事的难点在于,现实里他听不到,一切的曲调,都只存在于记忆里,所以只能通过对记忆的捕捉,甚至自己随之哼唱起来,然后再通过钢琴的发音,来进行一次次的校准——但要是你哼的音不准呢?

  于是,一小段整理完了,一起弹的时候,就需要再凭借着对这首歌的熟悉,把错了的音给找出来。

  不过还是不算难。

  毕竟是抄嘛,比真正的创作,容易太多了。

  哪怕是彭向明刚刚上手这项伟大的事业,熟练度有限,却也只用了三个小时,就把《滚滚长江东逝水》和《历史的天空》两首歌的谱子给完整的扒出来了。

  于是傍晚回学校的时候,不免春风得意。

  晚饭后水群的时候,彭向明就又让齐元帮着问问她在音乐学院的同学,让帮着打听打听,燕京这边对外接活的录音棚都有哪些。

  结果过了二十分钟,齐元就回复他,说是她同学说的,华夏音乐学院那边就有两个教学用的录音棚,彭向明要是想用的话,周末可以过去蹭一下,不过得提前打招呼,那边需要找个录音系的同学帮忙,去找他们辅导员拿钥匙。

  另外,要直接拷到CD上的话,是要给原料钱的。

  纯网络储存格式就不用,带上U盘,拷走就行。

  彭向明赶紧告诉齐元,让她帮忙给撺掇这事儿,时间就本周日。

  齐元回了一个“OK”的手势过来,就不说话了。

  这事儿要是搞定了,录音棚的钱就又省了——据说按小时算钱,连设备加人家录音师的人工费,每个录音棚收费不一,不过最低也得一小时两千起!

  贵的让人挠脚心!

  …………

  第二天吃完早饭,彭向明先去把谱子复印了两份,身份证也复印出来,然后熬到一节大课结束,就按照网上搜的教程,打了车,直奔国家版权局办事大厅。

  资料留存备档并保护一年,一首短篇音乐作品,就要480块。

  不过这里的备案,是有法律效力的。

  而且一年之后,还可以续费,永远续费都行。

  当然了,一旦公开发表,就是另外一套流程。

  发表之前,是会被出版公司提交资料,正式录入国家版权库电子系统的,那个就是一次交费,直接保护到作者死后三十年。

  如果两首作品之间出现抄袭或雷同现象,以入库备案时间为第一判断标准。

  所以,不管是纳入存档的每一页文件、文件袋,还是交给彭向明的复印与回执,上面盖的电子章,都带着时间,而且时间精确到分钟。

  网上的很多教程都说,有了这个,其实就已经可以完全无视其它任何协会的版权保护和证明了。

  因为别的所谓保护,都没有直接的法律效力,只能是作为一份时间的证明——将来要真是打起官司来,这个是稳赢,别的地方就都得撕逼。

  两首歌,版权保护一年,加上手续费,一千块钱就出去了。

  但另外一边还是得去。

  于是终于办完了,拿到了回执和编号证明,彭向明又赶紧打车赶去华夏音乐家协会版权登记与保护中心——这边的所谓登记与保护,的确是没有法律效力,但是呢,这边有个国家认证的专家团,一旦法院那边出现有关音乐版权的抄袭和侵权案件,负责判断是否构成抄袭的,就是这个专家团。

  如果对方是整首歌直接抄,连个路人都能随随便便听出来一模一样,那当然,有版权局的备案就已经足够了,专家团总不会评判说不构成抄袭。

  但要是对方是个高手,只抄了你一部分旋律,或者听起来似是而非、似非而是之类的呢?到那个时候,音乐家协会这边的专家团通过专业知识,和专业标准,来评判另外一首作品是否构成抄袭,就成了很要命的一步了。

  人家做出的判断,是具有法律上的证明力和公信力的。

  所以,这个保护费,最好还是交上。

  也不算多麻烦,因为这个版权登记与保护中心里没几个来办事的人,所以完全不需要排队神马的,只是……贵。

  还是那两首歌,还是一年保护期,小四千块就又出去了。

  这要是不笃定自己的歌将来能特别值钱的人,十有八九是不舍得过来交这笔保护费的——等到这边也办下来,人家正好也中午休息了,彭向明抱着四份文件袋,到大厅外面的台阶上坐下,简单一算,就发现自己已经纯负债七千多。

  还好认识一个隐藏大佬,借八千给一万。

  而且总算赶在半个上午把事情都办完了,别的不说,至少心里踏实了。

  等到下午把《这一拜》的谱子扒出来,这个流程还要再走一遍。

  但那是下周的事情了。

  …………

  事情提前约好了,周日上午,赵建元开了车,带着彭向明和齐元,一起奔华夏音乐学院去。

  那边联系了一个录音系的大四师兄,也临近毕业了,人家就专门干这个,捞几个零钱花,校方大概也算是默认,不怎么管。

  说好了,上午九点到十二点,下午两点到六点,七个小时,得给人家1400块钱——这是面子价了。

  可即便如此,车子到了音乐学院门口,彭向明还是让赵建元找个路边先把车停下,跑去买了一兜子水果,又拣贵的拎了一箱牛奶。

  结果等他回来,发现赵建元和齐元俩人都在车外头站着呢。

  赵建元嘿嘿笑,“喊你你都不答应。其实不用买了。”

  没等彭向明说话,齐元就冷笑着、大嘲讽,“你俩真不愧是一个狗窝里睡了三年的,连这种事儿的思路都一样。”

  赵建元把后备箱打开,里面居然躺着一箱牛奶,跟彭向明手里的一模一样。

  他说:“昨天下午的时候,想着今天可能要用,我怕早起想不起来,就提前买了一箱放后备箱了,忘了跟你说。刚才喊你来着,你净顾着跑了。”

  齐元说:“其实根本就不用,咱们是要花钱的!人家也是为了赚钱,又不是需要蹭谁的面子,干嘛弄这一套!”

  彭向明把牛奶和水果放进后备箱,“你以为是给那录音师的?这是给你小姐妹的,懂吗丫头?”

  齐元愣了一下。

  赵建元嘿嘿地笑了两声。

  “那就更不用,我俩好着呢!”

  “你俩好,不代表我跟人家好。”

  “切!少来!你俩真油腻!中年老男人!”

  “不过现在买重了呀!多了一份,唉!退吧,又不好退,我跟老赵我俩平常也不怎么喝牛奶呀,要不待会儿找个垃圾桶扔了吧!”

  “呸!多的那一份是我的!我又是帮着找人,又是蹭面子,还陪你们俩过来,不得有辛苦费啊!”

  “其实我平常也喝牛奶的,就扔我车里就行了。”

  “都说了是我的辛苦费!”

  …………

  电话一打通,人很快就见着了。

  挺干净清爽的一个女孩,叫赵明芳,学民族的。

  据说高中的时候跟齐元的关系特别要好,大学又都在燕京上,彼此经常有联系和走动,关系应该是维护的相当不错。

  大家见了面,简单认识了一下,得知要用录音棚的人是彭向明,她的眼神儿在彭向明和齐元脸上转了一圈,似笑非笑。

  暂时也没人提牛奶水果的事儿,赵明芳指挥着把车子停到一个不碍事的地方,然后就带着三个人直奔音乐学院教学楼的小录音棚。

  一边走,赵明芳还一边介绍,说:“听说是大前年才刚换了一套新设备,效果好着呢!我找的那师兄水平也特别好,人也挺热情的,都打好招呼了,你们绝对放心,就是他们的规矩,得先给钱。”

  彭向明说:“那没问题。”

  找到二号录音棚,敲开门,已经有人在里面等着了。

  是一个文质彬彬的小伙子。

  赵明芳介绍说叫杜鹏飞,录音系的大四师兄。

  彼此简单认识一下,微信上把钱一转,杜鹏飞就开始介绍这间录音棚。

  齐元还想留下看热闹,似乎是想听听彭向明到底想录什么,到底还是让赵建元给拽走了——说好了中午彭向明要在这边请齐元、她同学赵明芳,还有这位录音系师兄杜鹏飞一起吃饭,但赵建元还有别的事儿,会先回去。

  等他们走了,彭向明先把自己的手机关了机,寻思这就开录呗,结果杜鹏飞见状有些诧异,问:“就你自己?你不找个专业的人帮你听着?也没伴奏?”

  “哈?”彭向明有点懵。

  杜鹏飞一看这是什么都不懂,只好解释了一下——你录成什么样,总得有个人帮你听着,给提提意见、调教下风格什么的吧?

  行业里,管这个人叫监制。

  彭向明想了想,似乎也没什么必要,就直接说:“没事儿,我也没伴奏,也没监制,就录完了我自己听回放,满意了就过,不满意重来!就一个小样。”

  对方无语片刻,反正收了钱干活,就干脆也不多嘴。

  大概可能也是见过不少这样的了。

  录音棚里的设备很多,隔音、收音方面,哪怕只是个教学用的录音棚,也肯定是专业级的,但操作那些东西,都是录音师的活儿,彭向明作为“歌手”,需要做的,其实就是往玻璃墙后头一站,戴上耳麦,找准麦克风的位置,唱歌。

  简单熟悉了一下站位,和麦克风的收音位置,两人就准备开始先试录一遍。

  这两天扒谱子的同时,彭向明也练了不知道多少遍来着,自己感觉唱得蛮好,男中音是肯定唱不出来,更是唱不出人家两位原唱的那种风范和气韵,但他自己感觉,首先调子应该是大差不离,其次呢,风格和感觉这个东西,自己作为被原唱熏陶了无数遍的,应该能得到很多精髓。

  这就够了。

  小样而已嘛!

  结果试录刚一开始,杜鹏飞的眉头就紧紧地皱了起来。

  彭向明在玻璃墙的里头唱得特别投入,结果唱完了,见杜鹏飞一脸无语,打开门出来,他问:“怎么了?有问题吗?”

  杜鹏飞摸摸鼻子,犹豫了再犹豫,最终还是没忍住,“哥们,我知道你学电影的,不专业可以理解,但是……你这换气我就不说了,你音准也有点问题吧?你学过发声没?气息也没练过吧?”

  彭向明的脸腾的一下就红起来了。

  他有点弱弱的,“我唱的……很差吗?”

  对方继续皱着眉,一副羞于启齿的模样,“这不是差不差的问题!你这歌我没什么印象,曲子倒是挺好的,但你唱的,我听着……感觉你就是肉嗓子在唱,没学过声乐,对吧?你这样……得了,你自己过来听听吧!”

  彭向明特不好意思地走出来,带上耳机听回放。

  他听着,觉得还挺好的。

  “很差吗?”他不耻上问。

  对方无语,把耳机重新带上,选了从头播放,片刻后,停下,摘了耳机直接就开唱,“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他也不是男中音,有点美声的感觉,但这一嗓子一出来,彭向明立刻就知道什么叫“专业”了。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前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