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前浪 > 第九章? 不给面子

第九章? 不给面子


  “呼哧……呼哧……”

  彭向明双手撑着膝盖,大口急促地呼吸。

  时间是清晨,地点是他每天跑步都会去的那个公园。

  最近他每天都早起跑步和锻炼,进步很快,毕竟是年轻人,身体素质和可塑性,都在巅峰期,现在他甚至已经可以顺利拉满十个单杠了。

  不过累就还是累,顺脖子淌汗。

  此时一边剧烈地喘息,他一边抬头看向不远处两个身穿校服的女孩子。

  一个是小冰,但另外一个就是第一次见。

  她们在做早课。

  各种拉伸和高难度的肢体动作。

  年轻的身体,柔软而有韧性。

  小冰的身材相当好。

  她们穿的校服很宽松,正常情况下根本就不可能看出任何的身材来,但此时她偶尔幅度极大的拉伸动作,却在胸口崩出两弯相当夸张的弧线。

  鼓鼓囊囊。

  腰又极细,腿又很长。

  配合了她那张朝气蓬勃的脸蛋儿,实在是极具美感。

  盯着看了能有几秒钟,彭向明低下头去,但很快,他又抬头,看过去。

  其实他觉得自己这样,有点不正常。

  有点病态。

  这种不正常,或者夸张点说叫病态,是从他穿越过来的那一天,就已经开始了,而且最近还好像是越来越严重。

  他喜欢盯着这样子的年轻人看。

  尤其是像小冰这样的年轻女孩。

  年轻,健康,青春,动感,美丽。

  有着一眼可见的、旺盛到似乎随时都在肆意喷薄和挥洒的精力、生机与活力。

  这种充满生机的感觉,让他迷恋。

  尽管现在他自己也只是一个才刚刚二十一岁的年轻人。

  还并未垂暮,也未曾病朽。

  他也正年轻、正健康、正青春、正动感、正美丽,正在肆意地喷薄和挥洒着独属于年轻人的精力、生机与活力。

  但还是喜欢。

  病态一般的爱慕。

  不过还是很快就强行终止,收回了目光,然后扭头看向另外一边。

  媛媛今天又偷懒了。

  彭向明又喘了一阵子,干脆就起身过去,到她身边一屁股坐下。

  其实最近老遇着,可能是因为太顺路,也太顺时间。

  因此混得多少有点熟了,大家已经不像一周前那样,得隔着一条河说话。

  而且对于他俩的说话,小冰同学好像也已经默认了,不怎么干涉了。

  “你怎么又偷懒呀!”

  “是呀!我就是喜欢偷懒!”

  “你肯定功课很差!”

  “才不是!我功课特别好!”

  “吹牛!”

  “才没有!就是很好!”

  就是这样无聊到没有任何营养的对话,特别快乐。

  相遇的次数多了,就越来越熟。有了第一次的聊天,就必然有第二次,以及更多次。虽然每次都是类似这种的闲聊,对于彭向明来说,却依然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和长得漂亮的女孩子闲聊,从来都不算浪费时间。

  在联排座椅上又瘫了一会儿,待喘息稍稍恢复正常,彭向明起身准备要走了,媛媛忽然问:“嗳,你是那边电影学院的学生吗?”

  “是啊!猜出来了?”

  “嘻,我们早就猜出来了,那你学什么的?”

  “我学导演的。”

  “哦,导演我知道!那我们都猜错了!”

  “啊?你们猜什么了?”

  “我猜你是学表演的,小冰猜你是学摄影的。”

  彭向明心中大奇,愣了一下,扭头看那边,“嗳,小冰同学,为什么猜我是学摄影的?”

  小冰很不高兴,收了腿功走过来,对媛媛说:“你又乱说话!”

  媛媛嘻嘻地笑,没分辩。

  扭头看看彭向明,小冰到底还是说:“你的眼睛贼兮兮的,老是盯着一个地方走神,我就猜你是学摄影的。反正肯定不是学表演的。嗳,那你学什么的?”

  “他学导演的。”媛媛主动说。

  彭向明却说:“我哪里贼兮兮了!”

  人家却只是点点头,只跟媛媛对话,“那也差不多,都是扛摄影机的。我猜的还是比你准!”然后扭头走开了,搭理都不带搭理的。

  可爱的骄纵。

  不过她跑回去,另外那个女孩子却又跟她咬起了耳朵。

  彭向明喊她们,“请你们吃驴火,要吃吗?”

  小冰忽然回头,“不要!”然后指着媛媛。

  媛媛的脸腾地一红,抿着嘴笑,也摇了摇头。

  “切!不吃拉倒,正好我最近穷!走了!”

  彭向明懒得去猜她们小女孩的心思,以及中间有什么约定之类的。

  他的本意也只是把前天蹭的那个火烧还回去——当时媛媛正在请客,彭向明当机立断过去蹭了一个。小姑娘脸皮薄,没好意思拒绝。

  这公园门口不远,就有个大早上支摊子卖驴肉火烧的,大早上的运动完,哪个年轻人不是饿的嗷嗷叫?更何况他家那个驴肉的香味儿,实在勾人得厉害!

  …………

  不再管两个小美女的事儿,彭向明起身,又一路慢跑回去。

  等到吃过早饭,周一上午第一节没课,彭向明就又带了全套的资料,打车直奔版权局的办事大厅——前面两首歌走过的流程,《这一拜》还得再走一遍。

  等到事情办完了回来,第二节课却是迟到了。

  好在这是一堂大课,英语,好几个系混着上,老师向来不点名。

  彭向明溜进教室,刚寻个地方坐下,抬头就正好看见齐元在前面不远招手使眼色呢,于是就又“潜行”过去,到她身边坐下了。

  她侧着脑袋,眼睛却盯着讲台,小声问:“大早上的,你干嘛去了?他们说你吃完饭就没影了。”

  “泡妞。”

  斜眼儿,“泡上了吗?”

  “没。”

  幸灾乐祸,“真菜!”

  “老天爷是公平的,长成我这样的,技巧肯定会差点儿。”

  不屑,“呸!”

  片刻无话,但也就是片刻。

  齐元很快又说:“我被涮下来了!”

  “啊?什么?哦……三国?”

  齐元点头。

  “没事儿,等我当上导演,请你当女主角。”

  “这还像句人话。”

  “咱学校有人选上吗?”

  没回音。彭向明扭头看,她脸色不是很好看。

  前排陈宣忽然战术后仰,小声说:“听说柳米选上了,好像是演何皇后。”

  齐元拿笔怼了他肩膀头一下。

  凶恶的样子。

  彭向明缓缓点头,又瞥了齐元一眼,不说话了。

  何皇后……也就是大将军何进的妹妹呗,汉灵帝的皇后,她儿子好像是叫刘辩?反正是让董卓给废了,立了灵帝的另外一个儿子刘协,也就是汉献帝。

  这个角色……估计也就是几个镜头的事儿吧?

  年龄是不是不大合适?

  再说了,这个何皇后的人品也好口碑也罢,好像都不怎么样吧?

  不过再想想,柳米的性子也算是够骄横的,不然也不能跟齐元撕成那样,换了别个,指不定早就认怂撤了,怀恨在心就顶天了呗?这位倒好,到现在还结着死仇呢,时不时就得见缝插针的报复一下。

  性格倒也算合适。

  相由心生嘛,她那个脸蛋儿,一方面是的确漂亮,演个得宠的美人什么的,绝对说得过去,另一方面,富生富养里的骄气,和不能居人之下的狠劲儿,也都带在脸上了,指不定人家导演就是看中了这一点。

  不过……齐元肯定更郁闷了。

  …………

  “算啦,多大点事儿啊,整个何皇后,能露脸三个镜头都算多的!”

  中午大家一起到餐厅吃饭,陈宣就这么安慰她。

  齐元表现得还算可以,就是有点闷闷不乐罢了,彭向明不打算惯着,所以大家都开口安慰她,就他不说话,闷头吃。

  每年开拍的电影电视剧,海了去了,每个角色都面临很多演员的竞争,你齐元算老几啊,你既不是最漂亮的,又不是演技最好的,凭啥非得用你?

  适应、接受,甚至习惯失败,是每个人都必须经历的。

  但是忽然,齐元又在桌子底下踢他——她特别喜欢坐在彭向明的对面,应该就是为了满足这个嗜好,喜欢拿脚踢人。

  “嗳,你怎么不说话?”

  彭向明抬头,呈呆滞状,一副不在事中的模样,“说什么?”

  “我落选了,啥都没选上,你家老娘们好歹捞了一个角色,发表下看法呗?”

  彭向明咀嚼、咀嚼、咀嚼、咽。

  “我家老娘们?”

  他很不满的口气,“你别造谣啊!我只喜欢小娘们!”

  “呸!”

  “嗳,有消息没有,貂蝉那个角色,到底让谁拿走了?”

  这个话题转移的相当成功,齐元马上进入八卦分享者的角色,“听说是戏剧学院一个大一的女孩。”

  郭大亮惊诧,“我去!大一也让接戏?”

  惯例如此,别管是燕京电影学院,还是华夏戏剧学院,基本上都有这个规矩,大一绝对不允许外出接戏,大二要经过相当严格的审批,才允许接一部分戏,还要保证每个学期的在校时间,大三才基本半放开,大四彻底放飞。

  “那谁知道,反正我听说是大一的,不过据说主要原因是那个女孩从小就跳舞,好像是从什么舞蹈学院毕业了,才又进的戏剧学院,长得可周正了。”

  “哦……”

  大家很快就都意会,明白原因是什么了。

  找个舞蹈好的演员来演貂蝉,也在情理之中。

  实话说,这个就是特殊需求导致的特殊才能上位,既无关颜值,也不碍演技,输了也没什么可丢人的——怪不得齐元看上去其实并没有太不开心。

  等吃过午饭,赵建元开车,带了彭向明一起,再次去了音乐学院。

  彭向明让赵明芳又给帮忙介绍了一个通俗唱法的男生,这次过去,是要听听他的音色,看是不是能定下人。

  齐元倒是也想去,但她们下午第一节就有课,怕赶不回来,遂放弃。

  等车子赶到音乐学院,赵明芳已经等在校门口了,并且她很快就电话把一个瘦瘦高高的男孩子叫了过来。

  在他们的教学楼里,随便找了一间没人的教室,听了听这个男孩子的声音,虽然感觉他的高音区比起原唱来显然不够激昂,但彭向明还是当即就把他给定下来了,然后把《这一拜》的曲谱交给他,还当场给了五百块定金。

  反正只是小样。

  现在彭向明追求的是速度,和效率。

  他必须尽快拿出比较成熟的小样来,而不是过分的去苛求品质。

  只要能够基本传递出作品的精神面貌和风格,就已经足够。

  这位叫何源的同学,有一天的时间来熟悉和练习这首歌,明天下午,彭向明会过来指导,然后再给他一天的时间继续练习,周三的晚上,已经跟杜鹏飞约好了,他会想办法再把一间录音室的钥匙搞到,大家连夜录。

  …………

  好巧的是,刚回到电影学院,迎面就碰见了柳米。

  俩人停好了车,正往校门口走,迎面就碰见她从学校里面出来。

  这种事儿过去遇到过不止一次,一般都是赵建元跟柳米之间互相打个招呼,彭向明被直接无视,双方擦肩而过。

  但这一次似乎有点不一样,看见彭向明,她忽然就站住了。

  眼睛直直地看过来。

  她今天穿了条暗黄的铅笔裤,那两条腿啊,又长又直,上身一件米色的小衬衫,外面是一件风衣,应该是大牌子的货,特别拉风靓丽的感觉。

  披肩的长头发一甩,脑袋微微歪着,直眉瞪眼的看,装没注意到都不可能。

  这边走近些,赵建元咳嗽一声,要打招呼,她忽然开口说:“刚听说,你的拍摄计划让人给毙了?”眼睛看都没看赵建元。

  赵建元干脆半转身,仰头看槐树上冒出来的嫩叶。

  彭向明笑笑,“怎么着,你这是特意跑来笑话我两句来了?”

  “我可没那闲工夫!”

  说话间,她拽过小包,打开,拿出一张纸,递过来。

  “我最近试镜了一个组,角色过了,听说他们还缺一个男三号,就问制片人要了个试镜的机会,这上面是地址跟电话,都有,想找口饭吃,可以去试试,我觉得你挺合适的。不想去就拉倒,撕了扔掉就行。”

  顿了顿,她说:“从演员开始,不丢人。不演反倒浪费了你这张脸!”

  彭向明犹豫了一下,还是先伸手把纸条接过来。

  打开一看,字挺丑的。

  “啧!”他皱眉头,“你就不能练练字?怎么还写那么难看……”

  赵建元没忍住,噗嗤一声,赶紧又走开两步。

  柳米则忽然瞪眼,发狠,“爱去不去!”说完了扭头就走。

  高跟鞋咔咔的,特有节奏感。

  “嗳……你等等!”彭向明忽然喊她。

  柳米停住,原地转身,横眉冷眼,胸脯起伏,相当不悦。

  赵建元犹豫了一下,忽然抬腿往校门口走,也不打招呼,先走了。

  彭向明走过去,站到柳米对面,捏着手里的纸,说:“这都多长时间的事儿了,你俩就别撕巴了呗?这整天你一出她一出的,你俩不累呀?”

  柳米闻言忽然得意一笑,“呦!你这是护着她来了?”

  彭向明把那张在其他人手里可能要感激涕零的纸,随便折吧折吧,塞裤兜里,摆摆手,“别扯淡,你俩都是啥战斗力,别人不知道,你自己心里没数啊!这些年要不是我老拦着,她早把你撕烂了好吧?”

  柳米闻言气得又是胸脯一鼓,却偏偏说不出话来。

  别管承认不承认,她战斗力的确不如齐元,而且相去甚远。

  齐元那张嘴太快,太敢,也太损。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前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