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我真不是嫌疑人 > 第两百六十七章 猫章呢

第两百六十七章 猫章呢


  “难道是.......巫觋崇拜?”

  “各位知道吗?医治的医这个字啊,在古代有两种形态,下面的偏旁分别是酉和巫。”萧涵顿了顿,“如果说酉是治疗人身体的药物,那么拯救人的心灵的就是巫,也就是巫觋,是只要相信就会产生效果的神秘力量,是对潜意识的暗示。”

  “拯救人的心灵.....”

  “这里的村民借由鬼神理论或者药方缓解心中的忧虑,这本来是局限于本土的迷信,难登大雅之堂,不过却被某个民俗学者记载在了一本名为深海魆蜮的书里,后来这本书流传到了某个人的手上,那个人就是伯饶你的父亲。”

  “你的父亲对此书的理论深信不疑,亲自来到这个地方展开了他的实验,切断了与你还有你母亲的联系,毫无疑问,他确实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因为他给活着的人留下了异常大的痛苦。”

  “我不是不能理解父亲。”伯饶自言自语道。

  伯饶已经从疯狂的状态中恢复了,是从精神状态已经疲惫到极致了吗?

  “是因为你做着和父亲一样的事情吗?”

  “我和他不一样,我并不相信中医,有些能力是没办法通过后天获取的。”

  “很可惜你和你父亲都错了,听好了,你真的想不到真相吗?这座村子所有人都能看到二重身的原因,另一个世界的所在,以及蜮的真正含义。”

  萧涵刚准备说下去,却被一个人制止了。

  “不要再说下去了!!”

  清风那犀利的眼神,让萧涵觉得有股敌意,他微微皱了皱眉头。

  奇怪?这个人为什么要制止我?

  “警官,我刚刚开始有一件事情搞不懂,你先前是怎么知道那个药是人肉做的?你难道.....”

  “我都他妈的说了,不让你不要他妈的说下去了!”

  伯饶听到了萧涵的话语之后,微微一滞。

  “你刚刚说什么??另一个世界?”

  “原来你不知道海市的传闻吗?”萧涵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的茫然的样子,恍然大悟,“那么既然如此,伯饶我就替你把净化心灵的咒语说出来好了。”

  “你给我听好了,很有作用,但我只会说一遍,你听说过伏地动天这个词吗?古代倒是经常会选择天然溶洞作为修炼场所,大概是因为那种地下空间营造的神秘感产生的神圣氛围吧。”

  “你不好奇我和南宫是怎样逃脱的吗?南宫被囚禁的地方有一处地方被湿润的泥土淤塞,挖开清理之后竟然是一个天然溶洞的通道口。”

  “伯饶啊,你一直在寻找的素材,参成芝,就在那个溶洞所通向另一个世界,海市之中啊,参成芝盛开之处,你那已经被肢解的父亲也正在那里呢。”

  我的话语刚落,仿佛顺应着我的咒语似的,刹那间原本昏暗的道观被什么刺眼的东西照亮了。

  是火焰的声音.....

  脸边划过滚烫的热浪,视线顺着热浪的源头望去。

  熊熊燃烧的火焰怒吼着朝道观涌来,腾起了灰黑色的浓烟。

  “诶?火?”

  有人在此处放火了。

  南宫迅速反应了过来,握住我的时候把我拉到阶梯边。

  “是什么时候烧起来的?我完全没有注意到。”

  “树林也一起烧起来就糟了,站在那里很危险,快走吧。”

  黑色天空被熊熊燃烧的火焰染成了紫红色,那是宛如玛瑙一般诡异而又妖艳的颜色。

  我被这邪性的火焰震慑住,双腿仿佛灌了铅般不听使唤。

  “伯饶!!”

  伯饶趁着混乱背着莫莉,向着光照耀不到的道观深处跑去,大概是因为背着莫莉的缘故,所以这位警官也没办法开枪吧。

  火势蔓延的非常迅速,熊熊火焰瞬间吞噬了这座道观的木质部分,宛如一条冒着火的巨龙,盘旋着房梁,向屋顶的方向疯狂吞噬着。

  一声巨响,房梁倒了下来,在黑色的浓烟之中,隐约看见了那位警官越过倒塌的房梁,奋不顾身的朝伯饶逃跑的方向追去。

  现在已经没有时间考虑了,必须行动起来。

  “萧涵!怎么了?快点走啊!再不走就没命了!”

  伯饶应该是去那个方向了。

  怎么办,要彻底终结这座山的诅咒也只有现在的机会了,如果不去找伯饶,真相将永远隐藏在黑暗中,而且那位警官和莫莉说不定也有生命危险。

  但是就像南宫说的,现在很可能发展成山火,如果不立刻下山就糟了。

  现在除了我以外没有人有在此山探索经验,而且就连我也不能百分百确定可以顺利逃脱。

  该死,到底该怎么办?

  “嗯,走吧。”

  “萧涵你愣着干什么呢?快点过来!”

  最后在友谊与真相之间,萧涵还是选择了友谊。

  姜无涯看到萧涵正在发愣,立刻大叫起来,萧涵微微一阵,算了,还是走吧。

  走出道观,灼热的火焰已经侵蚀了这里的树林,我们穿行在熊熊烈焰之间,拼命的逃跑着。

  “该死,怎么还没有信号?!”君莫惜有些着急。

  “没关系,这么大的火山下应该会注意到的,君莫惜在靠近山脚处的有一处湖泊,或者从村子往东走,是海岸,这个地图放在你那里吧。”

  “其实我刚刚一直觉得你会去找莫莉。”姜无涯看着萧涵欲言又止。

  “还是交给那位警察吧。”萧涵顿了顿,“这附近有一个海岸,大家快跟着我。”

  我加快速度,走到队伍的前面。

  熊熊燃烧的火焰照亮了抱璞山的夜空,原先的道路被烧成焦炭的树木横七竖八的覆盖了,我费了好大劲才找回重回海岸的路。

  被火烧成紫红色的天空下,漆黑色的海,掀起了阵阵波涛,荡漾着邪性而又充满奇妙魅力的韵律。

  转过身去,背后的抱璞山,蓊郁的森林被熊熊火焰环绕着,发出骇人的血红色光芒。

  这时忽闻金石钟鼓之音,随着热浪从树林深传来。

  “萧涵,你快看那里!”

  我顺着姜无涯的手指的方向看去,深邃的海洋地平线,浮现出了一座虚无缥缈的山。

  巍峨雄伟的山上,有一个灯火如昼的集市。

  我们朝山上的人望去,他们也望着我们。

  “是......海市。”

  第2天山上救援队发现了,我们也在溶洞里发现了奄奄一息的茉莉。

  只是伯饶清风,还有那个自称清空的人不见了踪影,就仿佛是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般。

  ......

  那次事件之后,已经过了半个月。

  伯饶和清风仍然下落不明,搜查队也近乎放弃了。

  山火燃烧过的土地此刻也随着春天的步伐长出了嫩芽,说不定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恢复原状了。

  只不过化为灰烬的抱璞村还有那个雨涵观,已经再也无法复原了。

  今天在君莫惜的安排下,我们去了莫莉在的医院,为了看望莫莉。

  病房中的莫莉安静地躺着,只是她无法对外界做出任何回应,仿佛是封闭起了自己的内心一样。

  按照君莫惜的说法,莫莉患上了失语症,因为无论如何警方和医生怎样询问都像听不见似的,或许不久以后就会转到精神疾病科吧。

  在下楼等电梯的时候,可能为了打发时间君莫惜,突然问了我一个这样的问题。

  “你在后悔你的决定吗?你那个时候可以追过去的吧。”

  “你在说什么呢?怎么可以追过去?你一点都不在乎我萧涵的安危吗?”姜无涯插嘴道。

  “反正也没有再指责萧涵的意思。”

  “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萧涵他也会很难受的。”

  叮,电梯到了。

  “走吧。”

  我仿佛是要逃开这个地方似的,迫不及待的走进了电梯,也因为这样我错过了那个瞬间。

  “刚刚出去的那个人?”

  “怎么了?电梯已经开始运行了哦。”

  “没有肩章......为什么我才注意到没有肩章那个不是警察制服是保安制服啊!”

  “你在胡说些什么呢?”君莫惜有些奇怪。

  “萧涵赶快回去!”一直沉默不语的南宫,突然开口了并捂住了她的右眼。

  “快帮忙按回去!”

  虽然君莫惜的语气中充满了莫名其妙,但还是按下了回去的楼层,在焦急的等待之后,电梯终于到了。

  清空!

  不会错的,就是那个自称清空的男人。

  我迅速跑回了茉莉的病房门前。

  啊......

  洁白无瑕的病床上插着一把闪耀着寒光的匕首,宛如一朵妖艳的血红色花朵,血液以匕首中心向四周扩散开来。

  莫莉正脸庞的嘴角边挂着诡异而又凄惨的笑容。

  只是我一时实在无法搞清楚,那是被人用血涂出的笑容,抑或是她发自内心的笑容。

  .....

  当所有人处理好事情之后,萧涵却和姜无涯面面相觑,他们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但是却没有发生。

  两人在众人的面前就像疯子一样,不知情的君莫惜和南宫,还以为萧涵他们是受到了刚刚那一幕的影响,导致了精神错乱。

  “不对,这种情况不对。”

  “猫呢?猫呢?!”

  两人说着她们听不懂的话,君莫惜和南宫不知所措,不知道应该接下来干什么。

  “我们出去一下。”

  好不容易平缓了心情之后,萧涵转头对两人说道。

  “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需要我们两个去办。”

  也不管对方应不应许,萧涵就拉着姜无涯离开了医院。

  猫呢?

  这是他们现在一直想知道的问题。

  而萧涵也已经搞清楚了现在自己的处境,他在11层层的梦境之中侦破这些案件。

  所谓的讼师,所谓的考核,他什么都想起来了。

  姜无涯也一样,只不过呢,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毕竟他已经被官方除名了。

  但有一点很确定的,他们所经历的就是姜无涯自己的经历,是关于外在空间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不清楚,他们现在只需要找到那只暹罗猫,也就是萧涵自己的宠物比格沃斯。

  他们发现了一个关键点,就是只要在这个轮回之中没有。侦破这个案件,这只暹罗猫就会出现在他们的眼前,再让他们进行此轮回。

  就如同盗梦空间之中的一个关键点一样,只要看到了这只猫,他们就知道了自己还在轮回之中。

  看来是刚刚萧涵的选择错误了吧。

  但是明明那么的危险,为什么还要去让萧涵独自一人去?

  在一番寻找之后,萧涵终于在某一个草丛之中找到了那只猫的身影,只不过现在那只猫似乎身材变得不如之前强壮了。

  “最后一次了吧。”

  “是的,最后一次。”

  两人抱着那只猫,眼睁睁的看着底格沃斯化为黑白色的影子,从两人的眼前穿行过。

  ......

  接下来应该怎么做呢?

  “走吧,君莫惜,在靠近山脚处有一处湖泊,或者从村子里往中走势海岸这个地图先放在你那里吧。”

  “我刚刚一直觉得你会去找莫莉。”姜无涯的样子看上去还是之前那样,看来是比格沃斯消去了他轮回之中的记忆,只有在轮回结束后,才会全部返还给他。

  不过现在不是告诉他真相时候。

  “.....?”

  “我是说依照你的性格,没有,没什么,先下山吧。”

  差不多是时候了。

  “喂!萧涵,你为什么停下了?”

  身边的火焰愈加耀眼,照亮了姜无涯因悲愤而痛苦不已的脸。

  啪塔一声,一棵火烧断的树倒在了我和姜无涯他们之间。

  “喂,你不是吧,开什么玩笑!喂,给我过来啊!”姜无涯试图翻越那棵树,“萧涵!!!过来啊,你一个人又能做到什么?”

  抱歉啊,姜无涯.....

  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忍受那种场景,于是转身朝伯饶的那个宅子跑去。

  因为我知道我一旦回头看到姜无涯的身影,肯定会后悔,然后做出不一样的决定。

  “警官!”

  “你没和他们一起走吗?”

  赤红色的火焰照亮了这位警官的脸。

  “快跟我来,我知道伯饶在哪里!”

  “走,快带路!”

  他肯定也和这座山有什么什么因缘吧。

  那个地图下方用黄圈标注着的就是伯饶父亲的宅子,也就是先前将我和南宫囚禁的地方。

  伯饶的父亲当年怕是在这里发现了过去道士修炼的溶洞,于是在这个基础上建了那个宅子。

  那个溶洞通往了山的另一边,一个临近海边的开阔平原,我和南宫在那里找到通向道观的道路,那个道路被倒塌的树从隐藏的很好,所以伯饶之前才一直没有发现吧。

  原路返回的话应该可以回到那里。

  我带着警官顺着那条道路到达了这座春城文中的另外一边的世界。

  海市。

  盛开着的赤红色花朵随风摇曳着伯饶,跪倒在花田中间,瞳孔散发着妖异无比的光芒。

  另一个世界,一望无际的大海。

  大海的深处,幽暗的人心,彼岸的世界。

  非常巧合的我在这里看见了和那幅画一样的景色,从未亲眼见过这般景色的伯饶,是怎么样画出那幅画的呢?

  他的灵魂早就来此地巡游过吗?被他父亲吸引过来的吗?

  “这!”清风微微一愣,“就连我也完全不知道这个地方啊!”

  “你果然是这个村子里的人,你难道就是那位清风吗?”

  “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清风心不在焉,问道。

  “我在这里遇到了你的弟弟,清空。”

  “清空?!!你说清空?!不可能啊!!!我的弟弟在2000年的时候就已经去世了啊!!”

  什么?

  在2000年的时候就已经......了?!

  “我的弟弟是一个非常容易信任他人的人,他被他的玩伴怂恿了啊,他们在树林里放了一把火,烧了这个村子,村子里的人几乎都在那次在那里.....失联了啊,我的弟弟也!”

  尽管说是失联,但是萧涵依然就明白了他想说什么。

  “所以你究竟遇见的人是谁?”

  “我,我也不知道啊!总之你先去找莫莉吧。”

  “知道了。”

  伯饶将那花拿在手上,放声笑道。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我真不是嫌疑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