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缘定你 > 第三 百四十八章 神秘租客

第三 百四十八章 神秘租客


  司华悦以为马哈说的“已经进来了”是指进入楼内,可开门一看,过道里根本就没人。

  乘电梯来到顶楼,东打头的防盗门虚掩着,客厅地面堆放着一堆堆不知名设备。

  随司华悦一起上来的妞妞和谢天一脸懵,尤其是善于撬门溜锁的谢天,她以为遇到了入狱前的同行。

  未及开口问,马达的声音从主卧里传来:“司大小姐,房租和押金在浴缸里,自己去拿吧。”

  循声进入卧室,床两旁各两只脚,马大哈兄弟不知在床底忙活什么。

  “你俩怎么进来的?”

  司华悦知道普通锁在他们俩眼里形同虚设,但她却觉得这哥俩应该不至于这么做,这里可是她的地盘。

  或许是从司华诚那里要来的备用钥匙吧,她想。

  结果马哈直接袒露出他的非君子作风,说:“这里的锁只能防君子,没用,回头我们就换锁了。”

  说完,他发出一声痛呼,质问:“你打我干嘛?”

  “想当小人别拖着我!超傻!”

  司华悦简直哭笑不得,“你俩先忙着吧,我走了。”

  “司大小姐,”马哈从床底探出半拉脑袋喊住司华悦问:“能管饭么?一天就管两顿就成!”

  司华悦看向妞妞,她担心妞妞一个人忙不过来七个人的饭。

  妞妞无所谓地点下头,五个人的饭和七个人的饭,于她而言只是量的问题。

  “行!”司华悦爽快地答应。

  “免费的?”马哈审视着司华悦问。

  “免费的!”司华悦语气笃定。

  这哥俩以后的用处可大着呢,本来她连租金也不准备收他们的,可她有一大家子的人要养。

  马达有些意外地从床底探出头,夸了句:“够义气!”

  “那是,”司华悦笑笑,说:“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同个屋檐下,就是一家人!”

  “成!”马大哈兄弟异口同声说完,又钻回床底。

  随司华悦往洗手间走,谢天听见床下传出这哥俩的小声嘀咕。

  “来前你还说,以后如果她要再用咱俩办事就明码标价,现在还这么想吗?”

  “再说吧!”

  “嘁!再说?吃人的嘴短,我看你到时候拿哪张嘴开口要价?”

  “不行的话……咱们自己做饭?”

  “我只会煮鸡蛋!”

  “我会烤地瓜!”

  “你烤的地瓜比压缩饼干都难吃!”

  “……”

  谢天抿唇偷乐,对这哥俩的身份不由得好奇起来。

  进入洗手间,看到浴缸里的钱,司华悦呆怔住,这是,给了一年的租金?

  她以为马大哈会通过手机转账,所以她和妞妞、谢天三人只带着各自的手机上来。

  妞妞和谢天从未见过这么多的钱,红彤彤的一堆“砖块”让她们俩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

  “这……不会是假币吧?”谢天和妞妞小声问司华悦。

  司华悦虽然不差钱,但金钱于她只是一个数字,她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现金。

  “应该不是。”她说着将整整四十块红砖分成三份,三个人展开衣襟兜着下楼。

  直到进入她们三人的小天地,妞妞和谢天才欢呼起来。

  “哎呀,有钱的感觉真好!”

  “我们也是有钱人了!”

  司华悦摇头苦笑,找出一个袋子将四十万装起来。

  这钱她想等明天初师爷过来时,商量下是先买个保险柜锁起来,还是存进银行。

  金钱驱动下,妞妞早上五点就起床了,做了七人份的早餐。

  谢天屁颠儿地给马大哈兄弟送上楼,结果那哥俩在倒时差。

  初师爷听说了租金的事,虽然面上平静,但心里也是高兴的,因为他知道这里面也有他的一份功劳和薪资。

  自从被捕,原计划一一被顾颐识破后,他便已经认命,从未想过会活着走出虹路的大门。

  尽管他现在是一个注销户籍的死人,但他很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再生。

  顾子健和司文俊给他指出两条路,一,将来判决下达后,与虹路签下生死合约,将毕生所学毫无保留地奉献给国家;

  二,带着查理理离开虹路,跟随在司华悦身侧为她所用,但身份在踏出虹路的那一刻起便是死人。

  他选择了后者,因为他觉得司华悦是一个可交之人,毕竟他曾以梁针眼子的身份跟司华悦做过一段时间的朋友。

  死人身份总比真的变成死人要好,好死不如赖活着,谁也不想死,更不想被困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实验基地。

  他很清楚顾子健和司文俊不可能放心将他放在外面,虽然看不见,但也能感觉到随时随地的盯视。

  如果他言行上稍有纰漏,相信那些看不见的监视者会毫不留情地教训他,或者杀死他。

  他除了全身心地给查理理治病,忠心地为司华悦效命,别无他路可走。

  在司华悦的身上,他感受到了平等相待的关心和保护,仿佛他依然是曾经的那个梁针眼子。

  同时,他隐约察觉到司文俊似乎是在加速栽培司华悦,就差没“拔苗助长”了。

  他对司家所有的成员都非常了解,司华诚是一个罕见的奇才,但他的才华是在搞科研上,经商只是一种被动的作为。

  将来如果将司致集团的重担全部放到司华诚一人的肩上,恐怕他担负不起来。

  而司华悦就不同了,这个女孩看似大大咧咧,实则思维缜密,且善于观察。

  尤其在经历了种种的背叛和伤害后,她变得更加地成熟稳重。

  在她的身上能看到褚美琴的影子,这是一个适合经商的女强人的苗子,只可惜在监狱里耽搁了十年的青春。

  每想到这十年的青春是他造成的,对司华悦,他便生不出二心。

  “每个月十号可以定为发放工资日,现在房子连一半都没有租出去,我们暂时以基本工资加提成来支付每个人的工资。”

  初师爷对司华悦建议道。

  初师爷曾领导过一批人,虽然很不正规,虽然最终换来的是背叛,但领导和指挥的路数大致相同。

  所谓吃一堑长一智,正因为被背叛过,正因为曾失败过,所以,他愈发深析人心,懂得什么方法是有效的。

  “买一台保险柜,把钱先放进去,别的租户恐怕不会给我们现金,等哪天需要现金的时候,我们可以省去跑银行的麻烦。”

  初师爷微信里绑定了银行卡,不用问也知道是在司华诚的名下,卡里没钱。

  妞妞的也一样,司华诚不信任他们俩。

  妞妞也是一个黑户,除非司文俊肯帮忙,不然她就会一黑到死。

  谢天嚷着要去重新办理一张手机卡,用她自己的身份证绑定一个银行卡。

  她不希望自己以后每个月的工资都被她妈妈从卡里转出来。

  身无分文的感觉很难受,而她偏有一个毫不顾及她感受的偏心眼母亲。

  今天就是十号,按说该发工资了,可眼下这种情况,只能发给他们现金。

  初师爷做了一个详细的工资分配方案,司华悦看过之后感觉初师爷还真是一个让人省心的师爷。

  她能感觉到初师爷在全心辅佐她,她不动声色地学习并将初师爷的这份忠心全盘收下。

  上午九点,初师爷匆匆回去给查理理施针,查理理早上过来吃过饭以后就没露面。

  初师爷告诉司华悦说,查理理去了顶楼。

  司华悦知道,查理理这是遇见知音了,顶楼那对活宝就喜欢钻研高科技。

  司华悦在网上订购的保险柜到了,安装用了接近两个小时的时间。

  耗时的主要原因是因为保险柜是安装在盥洗台下的柜子里的墙壁里,这是谢天给的建议。

  专业做过偷儿的人最懂得防盗。

  司华悦将他们四个人的工资单独剔出来,余下的现金悉数锁进保险柜,留待下个月十号再取出。

  查理理每次在施完针以后就会睡上半个小时。

  这个老小孩在此前的睡眠时间仅有三个小时,而眼下他的睡眠时间在明显延长。

  睡醒以后他又去了顶楼,一直到午饭时间才跟马大哈兄弟相携下楼。

  一楼健身房的装修工人已经开工,马大哈兄弟对健身房并不感兴趣。

  查理理偷偷告诉司华悦说,顶楼天台也有一个健身房,不过是露天的,下雨天不能锻炼。

  司华悦纳闷仅一夜的时间,这哥俩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地将那些健身器材运过来的。

  午饭很丰盛,八菜两汤,主食米饭和馒头。

  妞妞已经尽她最大的能力做好这顿饭,就在她等着众人给出夸赞或者批评、建议时,却被马大哈兄弟的饭量惊掉了下巴。

  一顿饭下来,吃饭慢的初师爷、查理理和妞妞只吃了个半饱。

  菜汤都没了,妞妞虽然没吃饱,但很有成就感。

  “你的厨艺还有待提高啊!”

  成就感只在她眼底转了圈便被马达的一句话给彻底击溃。

  马哈不愧是是拷问官出身,善于察言观色,忙对妞妞解释:“他的意思是你做得量太少,不够吃。”

  妞妞眼底的欣喜一点点回归。

  初师爷不动声色地将她的情绪变化尽收眼底。

  他漫不经心地说了句:“统甡酒店的官网有教做菜的,你可以试着用手机或者电脑学学看。”

  妞妞吃过统甡的饭,对那里的厨师很崇拜。

  听了初师爷的话,她瞬间来了兴致,拿出手机问:“官网是什么?”

  初师爷在心里暗自翻了个白眼,埋怨他的三大爷把好好的一个女孩给教成了史前人类。

  从十一点半开始,谢天的电话就响个不停,全是咨询租房的,多数人在确定这里不是中介也不是骗子后,就预约了看房时间。

  谢天忙得四脚朝天,幸亏昨天出去贴广告的时候,初师爷提醒她买一个本子和笔,将所有来电租户的情况记录下来,以防搞混了楼层和费用。

  下午来看房的共五拨人,全部交了押金定下房子。

  晚饭马大哈兄弟又来了,查理理像他们哥俩的跟班寸步不离。

  司华悦能看出来查理理并没有对这哥俩使用窃听,不然也不会一副虚心受教的样子。

  晚饭依然很丰盛,其中一道红烧鸭掌是妞妞下午从统甡官网里现学现做的。

  虽然有点咸,但味儿很正。

  这一次马达没有再发表看法,马哈离开前冲妞妞竖了下大拇指,妞妞开心得像个孩子。

  九点前的三个小时里,闲来无事的初师爷教妞妞如何上网,如何玩游戏,查资料等。

  司华悦在一旁偷听,惊觉原来初师爷竟然还是个网络高手。

  他仅用半个小时的时间便黑进了一款网游的服务器,通过更改自己游戏数据的方式获得一些紧俏的虚拟道具。

  如果他拥有属于自己的手机卡和银行卡的话,可以卖掉这些道具赚取一笔不小的收入。

  司华悦暗自吃惊地看着初师爷。

  感觉像初师爷这种本该含饴弄孙年龄的人,不可能懂得这么多,更何况他一生的时间大多用在中医学和制毒上。

  初师爷看出司华悦的惊讶,他笑着解释,在单窭屯的时候,他曾收留了一个网络诈骗的通缉犯,他这些网络知识都是那人教给他的。

  初师爷还说,当时他还收留了一些能人异士,只可惜那些人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依然自视清高,不服从管理,被初师爷命人给杀害了。

  司华悦不禁一阵感慨,看来有些东西不一定要自己全会,只要手下有这样的人才可为她所用就行。

  而初师爷也是在通过这件事变相地向司华悦传授这个道理。

  又是晚上九点,初师爷离开没一会儿,谢天接了一个租房的电话。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缘定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