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道门狂婿 > 第一百五十一章 浸猪笼

第一百五十一章 浸猪笼


  李元贞没有在对重光医院进行探秘,也没有再回小镇上的打算,毕竟死了5个人,已属重大刑事案件,留下来少不了和当地警察一番纠缠,

  因此,他决定直接离开小镇,等回到昌北市,再找张明浩疏通一下关系,方可抛开一切麻烦。

  “死了这么多人,警察肯定会把这所医院封闭,也省得再有不怕死的来送命了。”李元贞一边开车往槐树林外行驶,一边说道。

  “哎,那你们说,警察要是进了这栋医院,恶灵会不会害他们啊?”冯娟娟提出疑问。

  李元贞说道:“一般来说,警察自带正气,恶灵难以靠近……但为了保险起见,我会和老张提个醒,让他联系当地警方,只要别再让人来送死就行。”

  坐在副驾驶的何雨欣,叹了一口气,“唉……那个吴天良指不定早就改头换面,甚至移民到国外去了,就算咱们有警局资源,找到他的行踪怕也是不容易的。”

  李元贞偏头笑看何雨欣:“那要不咱们折回去?除掉那些恶灵?”

  “想什么呢!他干了这种丧尽天良的事,岂能让他逍遥法外!”

  何雨欣义正言辞,可话音还没落下,突然!一道黑影从旁边的槐树林里钻了出来!

  “滋!”

  李元贞一个急刹车,坐在后排的三人差点儿没飞起来。

  谁这么大半夜不要命?

  车大灯照耀下,一个衣衫褴褛,披头散发,50岁出头的乞丐,横身拦在车前。他不就是傍晚时出现的疯子么?

  可如今,他的目光是那么清明,哪儿有疯癫的模样。

  李元贞意识到这事儿不简单,招呼一声,“你们留在车上,我小去看看情况。”

  “你小心。”何雨欣低声叮嘱。

  李元贞取了两根烟,自己含一根,下车后朝“疯子”递过去一根,拉家常时地问候道:“每个装疯卖傻的人都是在逃避某些事,我说的对么?”

  疯子盯了一眼李元贞手中的香烟和打火机,接过从容地点上,轻声说道:“没想道你们还能活着出来。”

  李元贞点燃香烟,深吸了一口,淡然道:“我已经知道这所医院的大致情况,我猜你会出现,是想告诉我,我不知道的情况对吧?”

  “这些年,我遇见很多来送死的人,但从没遇到像你这么淡定的,”疯子身吸了一口烟,神情落寞仿佛最后的决绝:“你想知道什么就问,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但以后就不行了。”

  “为什么?”李元贞问了。

  疯子低头落寞:“这个问题我不选择回答,以后你自然会知道。”

  李元贞也不卖关子,弹了弹烟灰,“我现在心里只有一个问题——吴天良在哪儿?我要把他抓来,用他的血,祭祀医院中的恶灵。”

  疯子抬头钦佩着李元贞,却叹了一口气,“那畜生具体在哪儿我也不清楚,但我可以确定他就华东区没有离开,而且名字改成了吴建阳!”

  华东区纵横数万公里,成百上千座城市,人口也有好几亿,想要找一个人,应该也不容易。

  “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些?要是方便的话,可不可以告诉我?”李元贞又问道。

  疯子扔掉香烟,摇了摇头,背身走进槐树林:“我只是个还债的罪人,总有一天会得到相应的审判……”

  李元贞也没再追上去问,真相,总有一天会大白于天下,他扔掉烟头,坐上车后继续赶路。

  “他跟你说了什么呀,李局长?”冯娟娟以及其他几双好奇的眼睛全都凑了过来。

  李元贞笑道:“他在夸我长得帅,试问谁不知道呢。”

  “切~”其他人不约而同。当然,他们都很识趣儿,知道李元贞不想说,也就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

  李元贞加快车速,伴着夜色驶向昌北。

  ……

  凌晨3点,车上所有人都昏沉睡去,距离昌北市起码还要一个半小时的路程。

  华东区地势平坦,三江交汇,鱼米之乡,轿车飞驰在江边公路,连夜作业的渔船零星点点。

  风水风水,风生水起,相比高楼林立的都市,相间的气氛让人的心情简直不要太愉悦。

  李元贞含着香烟,这就是一种逃离的感觉,逃离那个城市,逃离那个人,逃离那份感情,

  他多想在华东定居一段日子,让时间来慢慢消磨他心中的执念。

  好吧,我就是个懦夫,不敢直面情感,只能选择逃避。

  “白晚晴,白晚晴……”他口口声声,小心翼翼地呼唤着她的名字。

  “吵死了!”何雨欣侧过身子,没好气地瞪了李元贞一眼。

  “你原来没睡。”李元贞报以微笑。

  “你这么吵,谁睡得着?”

  “对了,问你一件事情,”李元贞顿了顿,才问道:“你们龙虎山的修道之人,可以娶妻生子么?”

  “当然可以了,现在和尚都能娶妻生子呢,”何雨欣目光疑惑,又问:“怎么?李局长有娶妻生子的念头了?”

  李元贞摇了摇头,“只是随口一问,不必多疑。”

  何雨欣白了李元贞一眼,“假正经……”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这时,突然,一阵敲锣打鼓的声音从江边传来。

  这附近没有码头,也没有村庄,怎么会出现锣鼓声?

  李元贞降缓车速,靠右车道行驶,把江边的情况看了个大概——十七八个人,手里攥着火把,敲锣打鼓在河边举行某种仪式,夜太黑,距离颇远,看不清,也听不见。

  “可能是渔民祭祀龙王爷吧,这种传统风俗在华东这种鱼米之乡很常见的。”何雨欣不觉意外。

  李元贞却微微皱眉,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要祭祀也应该在码头龙王庙,怎会选择在这里?

  “怕不是祭祀龙王的,而是些牛鬼蛇神。”他的预感,一向不会错。

  “哎呀,你管人家祭祀什么,只要不是邪.教,其他都是合法的——”

  谁料,话才刚说完,路边一条小径上,两个壮汉抬了个猪笼正火速往江边赶,猪笼里有个手脚别束缚的大活人,正“唔唔唔……”拼命挣扎着。

  “何老师,浸猪笼,算不算合法?”李元贞眯着眼睛笑问道。

  “还不快下去救人!”何雨欣急忙下了车,李元贞也抓紧跟了上去,

  “嗯……浸猪笼,古代一般用来惩罚偷汉子的女人,这事儿咱们去了怕也不好管。”

  “你都不了解情况就下定论,那为什么只有女人在猪笼里,跟她狼狈为奸的男人呢?”何雨欣批判道:“而且都什么社会了,偷情只是道德沦丧,他们私自处决,这是违法犯罪!”

  很快,她就赶上了抬猪笼的两个汉子,掏出手机打开录像功能,一边拍摄一边喊:“你们干什么呢!快把她放下来!我可是拍着的呢!”

  “你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快点滚开!”汉子见何雨欣柔弱,迎头就往前撞,何雨欣边退边拍摄:“这几个恶汉,滥用私刑,要把一个女孩子浸猪笼……”

  这种惊世骇俗的事件,只要一发布到网上,那必然会成为热门话题。

  汉子生气了,张口就骂:“你****B,臭***,要是耽误了下水的时间,我抓你来偿命!”

  他骂完就要动手,李元贞闪身拦在何雨欣身前,摁下他的手机,摁住汉子的胸膛,冷声道:“退后。”

  “嘿!刘道长不是说今天下水日子最好嘛?怎么半路杀出两个程咬金了啊!”

  两个汉子把猪笼一扔,撸起袖子上来就要和李元贞拳脚。

  李元贞岂会纵容他们?上去逮住一人,轻轻一推,3秒就将其放到。身后那人拾起一块石头,眼瞅就要砸过来,李元贞跨步而上,一个“八极顶肘”将其震出5m开外。

  何雨欣在身后边拍边叫好:“路见不平,一位勇士出手相助,社会正能量,简直666……”

  李元贞俯身撕开猪笼,救出那位年轻姑娘。这姑娘十七八岁的模样,即便蓬头垢面,也生得白皙可怜,最让李元贞震惊的是她那双眼睛,瞳孔竟然隐隐泛着荧光。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道门狂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