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之铁血武侠 > 第 4 章 惊闻

第 4 章 惊闻


  五个人,三匹马,一条狗,通知附近村里的里正后,踏上了追寻大队的回程。由于李校尉伤重,速度快不起来,只能慢行!

  路上,小孩子说他叫哈蜜,哈蜜是刘驿卒在迎来送往中偶然吃到的哈蜜瓜,他没吃过比这更甜的东西,给他起名字以资记念,哈蜜说驿站靠南,鞑子寇边到得少,但时不时也有散碎游骑杀来,配合附近边军民团,他曾经用那张弓射杀过两个鞑子,深深泪痕的小脸上带着自豪,他的弓是附近民团从鞑子手上抢来的,他的父母亲以及村里的许多小伙伴都死在了鞑子手里,他也只能来跟着爷爷,没想到现在爷爷也死了,按理,他可以到县上申请接班,做驿卒,不过哈蜜还小根本不知道铁饭碗的重要,一心要跟着王旗总去报仇血恨,跟着京城的王旗总命运又是一变,也许将来能恩萌一个锦衣卫出身,又比驿卒强太多了。

  丁一佩服得不行,要知道不管是梦里的四十年,还是现在实际上的十六岁,他也就这次配合大家杀过一人,平时连鸡都没杀过呢,梦里也没亲手杀过鸡。

  丁一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喜欢这种搏杀的感觉,紧张刺激,就象梦里自己曾经一度喜欢的极限运动一样!

  往西北方向骑马直走了一天,才找到了大队人马曾经所在的驿站,这个驿站离边境太近,赫然是一个小城堡,有着十来个驿卒,还有个管事儿的驿臣!

  这儿留着等待他们的只有三个人,一个百户和两个随从,百户姓马,膀大腰圆,白净的面宠上细小的双眼总是眯着,显得总在算计什么,就是脸拉得有点长,好象心情十分不好,两个随从分别叫小马和小孙,小马和马百户都背着大弓,估计也是好射手。

  马百户一直都很焦躁,一见几人就大声问有没有见其它探路的,看到王旗总呈上的人头,大吃一惊!

  “贼人算无遗策,我在这儿等了两天只回来了你这一队四个人,其它人只怕凶多吉少,九十多人啊,大意了!”马百户脸色阴沉,懊恼不已!

  因为一来得罪东厂,二来西厂也难侍候,三来西北太辛苦,大伙都不乐意来办这趟跟西厂的差,马百户出发时他这个百户所里有点关系早调走了,千户又出调了一些姥姥不痛舅舅不爱的家伙来了他这个百户,马百户随行的除了亲信就是象小丁这种没关系的!这下几乎让人杀个精光,马百户变成光杆司令了。

  王旗总汇报完后安慰马百户,马百户说云督公已率大队人马往玉门榷场去了,西厂二档头亲自前出哨探的人马已经发现了怀孕宫女赵丽蓉的踪迹,大约在玉门榷场附近出现过,张文杰之前也在驿站出现过,杀伤了几个人又跑了,可能也会在玉门榷场,马百户让大家简单收拾一下就出发支援云督公。

  边地人烟稀少,张文杰又是本地豪侠,二档头刚来没几天,怎么就能够逮到敌人踪迹,此事只怕有诈!

  哈蜜听到玉门榷场却大惊失色,几步跳到王旗总跟前,拉住王旗总说“玉门榷场不能去,那儿本来是边军开的,只是近年商道人烟稀少,边军已经放弃,现在住了一伙强人,还是吃人肉的土匪,江湖传言,大漠玉门榷,客人谁敢过,肥的切做馒头馅,瘦的却把去下酒”。

  丁一担心有诈,不断询问哈蜜玉门榷场的详情!

  哈蜜在丁一引导下,说是以前玉门榷场本是朝庭指定与鞑子的茶马交易市场,只是跟鞑子的关系时好时坏,加上沙漠东移,河流改道,朝廷已经放弃了那个市场,原来巡守的边军都已辙走!听说玉门榷场现在是吃人肉的匪窝,匪徒做恶多端。而且那玉门榷场的匪徒与各方勾连,交游广阔,西北的走私商户、边军、马匪,鞑子全都有若隐若现的关系,三年前巡视到那儿死掉的巡抚高明更是让其名传四方。

  “玉门榷场”马百户大怒,象是明白了什么,大喝“全部拿下”,转身冲进了屋,一阵乒乓作响,鸡飞狗跳,扲了衣冠不整的驿臣出来,十来个驿卒在院里跪了一排。

  马百户踢翻了一个驿卒,抽刀说道,“不想死的,说说怎么回事!”,驿卒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个个低头含胸老实得象鹌鹑一样!

  马百户就近砍倒两人,阴侧侧地道“不想说的就不用说了!”

  驿卒们抢着喊了起来,有喊饶命的,有喊要说的,还有哆嗦着尽力朝后缩地,乱成一团。

  马百户让大家各逮一个问,如有不同就全砍了,驿臣抖如筛糠,只知道大叫不杀我不杀我,挨了几巴掌后恨不得把小时候尿床的事都说出来充数,不长时间就把事情整个搞清楚了。

  人不能做亏心事,坏事做多了就不自信,容易疑神疑鬼!

  西厂与锦衣卫大批人马来到这儿,目的是为了张文杰和赵丽蓉。边地各方势力根本就不信,张文杰是江湖人,不管做过多少大事,那怕杀死过两任陕甘巡抚,在这些自以为高端的上层人物眼中,也都是上不了台面的小人物,不过小小刺客,一介莽夫,西厂督公乃皇帝亲信,有三法司和边军,怎么会论到云督公亲自来拿人?赵丽蓉听起来更象个笑话!

  边地不法情形实在太多,决不能揭盖子。军方、衙门、商户、鞑子等势力抱成一团,务必要让云督公早来早离开,对西厂进行了消息遮蔽。

  没想到的是云督公自视甚高,没看上他们的办事能力,各种事情亲力亲为,锦衣卫和西厂人员的四处哨探更是打草惊蛇,让各方势力惊惧,也帮他们下定了决心,要让云督公来得去不得!当年陕甘督抚在这儿死得不明不白,云督公也必须是一样的下场!大沙暴要来了,大队人马无法出动,对于云督公往沙暴中心送死的行为,大家乐见其成。同时也安排了驿臣勾连玉门榷场,要他们联合张文杰,务必让朝中来人一个不留。就算云督公完成任务回到驿站,也必然面临地方势力的围杀,回京可能性为零!

  驿臣只是小人物,不过作为中间人他对各方情形到是清楚,包括之前袭杀哨探人员,都是地方势力安排,这时候丁一才明白,他们这一队人碰到的是高手,也有的队碰到的是围杀,反正各队除了往玉门榷场去的实力够强,交给了张文杰解决,其它人马的实力早在人家窥视之下,按道理不会有一人漏网,丁一这队人是意外,四个锦衣卫的悍不畏死超出了预计,黄狗和哈蜜的战力没能估计在内。

  马百户怒极,没想到来到边地处处敌人,如入敌境,与王旗总简单计较了一下,就这样回京各人当然能保得性命,但失陷了西厂督公只怕下场不秒,万一云督公能够回京,更是只有死路一条。

  当机立断,命令杀光驿卒,带上驿臣交由云督公询问处置,然后大家一起迅速赶到玉门榷场支援云督公。

  把死人搬到一间偏屋锁上,带回来的那个人头也丢了进去,此时带着已经没有意义。处理干净地上的血迹,一行八人一狗牵出驿马再次出发,驿臣绑定丢在一匹马上,没人管他是否舒适。

  马百户对李校尉说:“咱们的情况你都清楚,两条路你选,一条是你和高力士一起到县衙里表明锦衣卫身份,等我们回来,那儿也不要去,敌人投鼠忌器,我们回来前你们应该是安全的;第二条和我们一起走去找云督公,运气好看谁活着,运气不好一起死。”马百户很悲观!

  “一起吧,县衙不安全,同来同去”李校尉看看高力士“力士,如何?”

  “好,同生共死”高力士的话简短有力

  “同生共死!如能回去必不相负”马百户头也不回,带头向前策马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