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之铁血武侠 > 第 9 章 除贼

第 9 章 除贼


  夕阳西斜,小村仿佛渡金了,房顶和树梢都放着毫光。袅袅地饮烟升起,一派安静详和!

  远远地四个人影向小村走来。当先两人腰挎长刀,手持硬弓,左侧那位眉心有一道寸许刀疤,右侧那位嘴里缺了两门牙。身后两人肩扛猎叉,上面还挑着几只山鸡和野兔,随着前进不停地晃晃悠悠。

  豁牙对刀疤道:“大哥,下山时老大让早点回去,咱们在这山林中浪荡了一天一夜,再不回去老大该急了。”

  刀疤道“管他干鸟,取个赛关圣的绰号,就真当自己是关圣爷了。本事没多少,自大学个十足十,我兄弟自己快活,不急着回去!惹急了夺了他的鸟寨,寨里也没几个鸟人!”言毕,斜眼看着两跟班,两跟班不住恭维:“是,是,赛关圣屁事不懂,不如张爷多甚!”刀疤哈哈大笑,当先扬长而去!

  这二人正是梁山一窝蜂老四张九成,老五王伯奋,两人乃辽东边军逃兵,不耐边塞苦寒,直接渡海跑到山东,阴差阳错上了梁山。二人都射得一手好箭。刀疤和豁牙就是军旅生涯留下的印记。

  转过一片林子,小村子豁然在望。

  张九成打个哈哈,笑道:“这里居然有个村庄,躲到山里不交税,正好便宜了你我兄弟。”与王伯奋相视大笑!

  王伯奋道:“希望有好看的小娘子,县上的土娼脂粉气太重,我不喜欢!”

  “不可,不可,女人那都有,我两上得梁山,手下没有人马,这个村子里的男丁正合我用!”两跟班在旁边直道“张爷英明!张爷威武!”

  张九成默数片刻道“七个院落,可能有十余个男丁,发达了,嘿嘿!”

  到得村口,犬吠声响成一片,七八条土狗挡在那里,不肯让道还作势欲扑。王伯奋不耐,抽出箭来当先射死两只,其余狗儿夹着尾巴呜咽着退后。村里人持着刀叉棍棒出来,围在村口与四人对峙,但又萎萎缩缩,试探着不敢上前。

  张九成大喝道“梁山好汉在此,叫你们村老出来答话!”

  众村民推推挤挤中,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走到中间,躬腰低头抱拳道“见过各位梁山的老爷,不知老爷们来我们村有什么贵干?”

  张九成抬头望天,等了一会儿才慢条斯理地问道:“你是谁?”

  中年男人一愣,似乎没想到张九成会问这个,然后急忙答道“我叫李大,村里人叫我负责,老爷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

  “你让他们都散去,我们去你家里说!对了,给我们准备晚饭!”张九成吩咐道。

  人群交头接耳的散去,李大躬身引着几位梁山好汉回家,同时让媳妇杀鸡做饭。进得李家,当面是个大大的院子,几间房子,屋内陈设简单,堂屋的八仙桌凹凸不平,显然是村民自己制造,几条木櫈腿儿也粗细不一,看起来并不结实,显见山里生活并不富裕。

  吃饭时,王伯奋直埋怨村酿难喝。李大苦笑,躬身侍候在四人身侧,张九成有一搭没一搭地问这个小村情况。饭后,不待收拾,张九成正襟危坐道:“一家出一丁,七个男丁,我们梁山保全村平安!”

  见李大面有难色,接着道:“不要推托,做不到,就不要在这呆着了,天下很大,你们尽可以到别处去!”李大表示要跟大伙商量一下,随即出去了。

  饭后到门口放哨的跟班跑回来跟张九成汇报,村口来了个骑马的。张九成大喜:“今天好事多呀,这么快有人送马来了,走,看看去!”

  来人正是丁一,下午丁一信马由缰,待他醒过神来再看时,已经进入了山林深处,迷路了,无意间发现了林中一条小路,顺着小路寻来小村。

  到得村口,先看到地上两摊血迹,接着就是村里家家闭门,鸦雀无声。有一户人家出来四个人,这四人手持猎叉和弓箭,面色不善向他走来。

  丁一握紧了腰侧剑柄,内心警惕,情况有些不妥!心念电转,急思解决办法!

  四人来到跟前,两跟班伸手就来扯马缰绳,王伯奋道:“梁山好汉在此,献上马来,饶你不死!”

  丁一剑鞘啪啪两声打在两跟班手上,一抱拳叫道:“好汉如何称呼,三哥张三娃介绍我上山,正迷了路,可巧碰到各位!”随即下马站定,两眼真诚地望着王伯奋。

  “我叫王伯奋,排行老五,这位是四哥张九成,小哥怎么称呼?”王伯奋不疑有他,抱拳见礼,看神情还有点高兴。

  “小姓吴,吴孟达,见过四哥,见过五哥!”丁一表现得十分开心,将马缰绳递给了两个跟班。

  张九成道:“既然是三哥介绍来的,当然在山上坐得一把交椅,只是不知道吴兄弟学的什么功夫,擅长些什么?”张九成回礼。

  “家叔吴成出身雪山派,嫌雪山派清苦破门而出,我练的是雪山剑法。我与家叔失散,有朋友介绍与三哥认识,三哥说山上老大义气过人,拉我来山寨入伙。”丁一客气道。

  张九成一把拉住丁一手臂,亲热地说道“吴小弟还没用饭吧,走走,先去喝碗热汤暖暖身子,歇息一晚明天一道回寨。”

  丁一随着张九成进入李大房内,吃上一碗饭,腹中驱掉饥饿。与四人聊些江湖故事,十分投机。

  李大战战兢兢地侧身进门。看到梁山好汉又添一人,暗自叫苦。对张九成躬身行礼道“老爷,刚与各家商议,大家都同意抽丁,只是村西头张家小子前几天进山打猎被熊瞎子伤了,至今未好,他家能否缓缓?”

  张九成问道:“他家还有什么人?”

  李大老实回答:“他家就还有一个刚过门不久的媳妇,再没有丁口了。”

  王伯奋笑道:“一丁不成,一妇亦可,妇人可以添丁进口!四哥,你说呢?”

  张九成尚未答话,丁一站起笑道:“我们去看看张家新妇长相如何,能不能配得上我们梁山的五哥!”王伯奋抚掌大笑,直说好好好!

  张九成伸手去拉丁一衣服下摆,笑着说道:“坐下坐下,用别家丁口代.......”

  话音未落,募地后脑上一只手按来,未及防备,已被按到了桌面,扑的一声,两根筷子扎穿了张九成的脖子,把他钉在了桌面上,血流如注中,双眼圆睁,死不瞑目,却只看到丁一的背影。

  一招钉死张九成,丁一转身向另一侧的王伯奋扑去,王伯奋啊呀一声惊叫,仰身就倒。

  丁一跨步突击王伯奋的同时,屁股向桌面一顶,整张桌面带着张九成撞向两个惊呆了的跟班,两人被撞倒在地,爬不起来。

  丁一右腿踢在王伯奋的凳子底上,凳子散乱飞散,王伯奋受此一击,向后滑行,头重重地撞在墙上,晕头转向欲要坐起身来,一柄剑穿透了咽喉,王伯奋伸手抓住剑身,嘴里咯咯两声,脑袋耷拉了下来,死了!

  两跟班慌忙爬起想跑,脖子上早已中剑,滚倒在地。

  兔起雀落,四条人命共赴黄泉。

  李大想要跑路,吓得腿软,跪到在地,突然福至心灵,不住磕头:“大王饶命呀,大王饶命呀!”

  李大的媳妇听得声响,跑过来看时,走到门口,腿一软跪倒在地,也是磕个不停,满脸泪水,抖如筛糠,只以为马上就要死了!

  丁一斩下王伯奋和张九成的头颅,扯下张九成的外套包上,打个结丢在一旁,伸手指指李大笑道“都起来,我是官兵,官兵杀贼天经地义,你协助我杀贼有功,随我去县里领赏!”吩咐李大提起人头,在马前引路,连夜返回聊城码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