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之铁血武侠 > 第 20 章 夜色

第 20 章 夜色


  夜半,四更过,丁一叫醒齐可欣,放一锭银子在桌上,背起神光遗体,悄悄窜上房顶,直奔城墙而去。

  穿房越脊走了一会,看着城墙还有点远,夜空中:“哧......”的响起烟花的声音,转头过去看时,就见不远升到天空的烟花“咚...踏...”爆响。接着又一朵烟花却是向着丁一行走的方向射来!跑得一会,始终有烟花向着丁一行进方向射过来,夜空中丁一和齐可欣就象莹火虫一样耀眼。

  敌人在城中各处高点布了局,发现那有动静就用烟花指示方向。城内不远处都有成群的敌人向烟花指示处跑来。

  “晦气!”丁一暗骂一声,顺手一扯齐可欣,溜下了屋顶,连续翻跃过几个院墙,依旧向城墙行进,只希望有高高的屋顶遮挡,敌人无法及时拦阻,出城了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前面路口传来脚步声和火光的闪烁,丁一拨地而起,手在院墙上一按,翻身进入了院子,齐可欣落在他身旁,贴墙静立片刻。就听墙外喊声响起:“应该在这边,大家仔细搜。”另一个声音喊道:“砸门,挨家搜,你们几个守在路口,你两上房顶,仔细看着各处道路,兄弟们正在赶来,人手够!”虽然听到丁一并不懂,但接下来敌人的行动让丁一猜出了意思,这古代不推行普通话真坑人!

  砰砰的砸门声此起彼伏地响起,甚至有些心急的已经翻墙打开门。此地不宜久留,丁一和齐可欣越墙穿行,一会进一个院,迅速远去,期间只要判断敌人不在附近,就直接开了院门出去,碰到敌人就翻墙,有两次丁一直接从居民卧室中穿过,顺手将居民打晕。更有一次被人发现拦阻,丁一分筋错骨,转瞬间就捏断二人喉管,不耽误一点工夫。

  四处沸反盈天,火把高举,照耀得如同白昼,城里一些人家养的狗也汪汪汪地叫了起来,没法出城了,丁一与齐可欣捡着人声少处和黑暗处行走,好不容易到了一个安静点的地方。

  跃入院墙,一只狗对着丁一狂叫,跃跃欲试,丁一跨前一步,一脚踢在狗头上,狗儿整个翻了个筋斗,耷拉着头呜呜低鸣,再不敢叫唤和上前,两个男人手持杆棍站在里屋门口,手抖个不停,其中一个男人对身后喊:“家里进贼了,快开后门叫人!”

  齐可欣抽剑冲上,丁一急忙低声喊道:“不要杀人!”

  齐可欣挑开木棍,长剑已经刺到一个男人胸口,闻言手一抖一翻,修罗软剑剑尖向外弯曲,剑身拍在那人胸膛,那人坐倒在地,一口气憋住,胸红脖子粗,好半天才出得一口长气,另外一人被齐可欣抬手一肘顶在肚子上,跪倒在门内。齐可欣直接扑了进去,一会儿就押了四个人出来,两个老人一个孩子一个中年妇女。

  丁一把他们赶到院内最里一间卧房,顺手抽剑一挥,将屋子正中的一张木桌砍成两半,说道:“全都睡觉,今天不许出来也不许出声,如有违反,就如此桌。”转身出去关上门,找跟绳子来回在门把上缠得几圈,放声对内说道:“明天晚上你们再出来,听到没有,出点声音杀无赦!”

  进得堂屋,感觉口干舌燥,坐在椅上,连喝几大杯水,仔细推理到底那儿出了问题,想后面该如何应对!

  齐可欣看着丁一紧皱的眉头,拍拍桌子,问道:“你昨天做什么去了,捅了那家的马蜂窝,怎么满城都是敌人?”

  丁一略微犹豫,从怀里取出木棉袈裟,递给齐可欣道:“长空剑谱听说过吗,昨天我去取的这个东西!”一手暗暗握紧剑柄,如果齐可欣抢了剑谱跑路,说不得就只好把她斩杀当场!

  齐可欣眼睛一亮,伸手一把抓过袈裟,笑道:“怎么没听说过!江湖上一等一的神功绝艺,你行呀!才到福州就搞这么大事,我看看。”展开袈裟,用心细看,从右到左,当先正是八个大字:“此功神异,绝情绝性。”“呸”地一口唾沫吐在地上。俏面生寒,整个人从里到外散发着一股煞气,把袈裟卷成一团丢到丁一脸上:“你们都有毛病呀,好好的男人不做,要当太监,地藏如此,这个又是这样!”鄙夷的眼神藐视丁一:“你也是个太监!我跟你同房同床这么些天,你都不要我,我以为你是君子不欺暗室,还说你是年少不懂男女情事,合着我是头大蠢猪,杀了我男人就让我碰到太监!地藏王是个太监,你也是个太监,哈哈哈!老天爷玩我!”

  丁一松了剑柄,急得口吃起来:“我,我不是太监!不是!!”

  齐可欣冲前一步,贴到丁一跟前,揪住丁一的衣领,恶狠狠道:“你不是太监,你不要我!老娘长得难看?老娘不是女人,老娘胸太小?”松开丁一衣领,左手抓住他的手按到自己胸口:“你摸摸,老娘是不是女人。”手心里一团柔软,忍不住握了两下,心猿意马,不经意间,揉捏了起来,丁一面红耳赤,好想要做点什么,一股火焰在心里喷发。

  “嗯...嗯...”了两声,齐可欣右手伸下去,“好大,要我!”,不知道齐可欣是怎么动的,衣服委顿在地,一身莹白娇嫩的肌肤出现在丁一的眼前,目眩神迷中,丁一耳朵烧得厉害,口干想喝水,却在不知不觉中衣服被齐可欣剥了下来。

  正不知所措间,身体被抱紧,两瓣香嫩的唇已经凑了上来,一只丁香小舌滑入了嘴中。丁一反手用力抱紧齐可欣,灼热的呼吸喷到对方脸上,丁一微眯的双眼看到叶绽青脸上泛起了红潮,鼻尖渗出细细的汗珠。“不管了,来吧!”丁一闭了眼,用力把齐可欣揉进自己怀里,想要狠狠地索取和经予,连续几天的紧张刺激仿佛都在在这时候发泄出来!

  齐可欣闭紧双眼迎合着丁一粗鲁的吻,伸手到下面引导着,不经意间,分身进入了理想的场所,好舒服!似乎还可以再动动。

  事毕,丁一赤着身体仰坐在椅上嘿嘿傻笑!齐可欣扯着块布一边清理着身体,一边向丁一抛着媚眼。木棉袈裟被人嫌弃,抛在地上,一大堆衣服盖住,紧贴着“此功神异,绝情绝性”八个大字的,正是两条白色的绵布内裤!

  这一家人一晚上各种担惊受怕,只觉得这样凶悍的雌雄大盗进门,只怕财物尽失。到得天明,听得外面没有声音,男主人叮嘱众人小心,又安稳地守到中午,实在不抵肚内饥渴,出来在堂屋却发现了一锭大银,当真是别样的惊喜!差点就欢呼雀跃,只恨不得这对雌雄大盗再来两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