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之铁血武侠 > 第 24 章 拦截

第 24 章 拦截


  福州城的发展很快,规划有点落伍,城墙外依旧有许多房屋,路上人比城里少些,丁一与齐可欣小步快走,希望尽快远离福州城。

  路旁屋顶冒出一个人影,手一挥,一匹布当空展开,哗哗地如一面大旗从天而降,罩向丁一与齐可欣,仿佛黑夜突然降临,两个老者从房屋两侧高处扑击而下,路面上行人惊窜。

  “早都等着你们呢!”丁一伸手一拉叶绽青,矮身扑向一侧房屋,把门口的人推了个扑爬,“从后门走。”大步从后门冲出!

  两位老者一个秃顶一个白发,抓住布幔两边一撕,只见两匹大马站立原地,不停地刨着蹄子,十分不安!丁一两人不见踪影。

  屋顶上那人伸手一指:“那边,从屋后跑了!”

  窜出很远的距离,两个老者离丁一不远,房顶上还有几个人正在奔跑截击!

  丁一再次嫌弃背上的神光遗体,带着这玩意不好跑也不好藏,真麻烦!

  转过墙角,两个咛笑的大汉出现在面前,手持长剑,白虹贯日挺剑直刺。

  “滚开。”齐可欣手中修罗剑与左边那汉子的长剑交击,看着被震荡到一旁,剑身一弯,斜着刺入汉子的脖颈。丁一地藏剑从上而下,奋力劈出,右边汉子被气势所迫,不由收剑挡架,连人带剑被劈成两半!

  阻得一阻,两个老者扑击而至,秃头老者奔叶绽青,白发老者奔丁一,瞬间各自找好了目标。

  白发老者行进如风,单刀疾劈,直上直下,丁一举剑横挡,当当当当,老者招式不变,一刀比一刀重,显然见丁一刚才以剑劈人,心中不愤,要还以颜色!丁一虎口出血,心中一动,下一刀来时,手一松,刀劈在剑上没有阻力,砰然落地,白发老者身体不由前倾,丁一右手竖直如刀,向老者脖颈刺去。老者身体猛然前窜,身子冲前,手臂反转,反手一刀,丁一急退,老者转过身来:“有点意思,人不大心眼不少,老夫差点着了道。”迈步前进,仍如刚才一样,刀出现在丁一眼前,这次无剑抵挡,对手速度奇快,以力压人,老者简单的一招就把丁一逼上绝境!

  秃顶老者双手成抓,抓向齐可欣,齐可欣修罗剑挺刺老者胸膛,老者右手一把抓住剑身,欺身急进,手硬如铁,不畏刀剑。齐可欣手一抖,剑身从老者手那儿弯曲,剑尖点向老者右肩。老者左手成掌,护于肩侧,点中掌心,叮的一声如中铁石。老者右手松剑,击打在叶绽青手腕,辟水剑落地,扼住齐可欣脖子,按在了墙上。

  丁一身体一侧,避过单刀,双指前戳,直取白发老者双眼。老者微一低头,手指狠狠戳到老者额头,老者却不管不顾,单刀一横,刀柄重重击在丁一胸口,丁一滑躺在地,满身鲜血,咳个不停,爬不起来了,重伤垂死。如果不是缝于内衣里侧的金牌挡住了这沉重一击,丁一只怕已胸骨尽烂。老者额头被指甲戳破了油皮,渗出两颗血珠。

  噫了一声,老者意外丁一没死,“交出剑谱,饶你们不死!”白发老者站于秃顶老者身旁,居高临下,望着丁一,叶绽青双手捏住秃顶老者双手,用力拍打,在做无用的挣扎,脸色已经暗红。

  周围围过来四条大汉,谁也没有向墙角的神光遗体看上一眼,显然他们都不知道丁一的包袱里还有武林中人梦寐以求的神光遗体!

  形势比人强,丁一伸手入怀就要取出袈裟。

  突地轰隆大响,齐可欣身侧墙壁轰然倒下,巡抚衙门的老者向右破墙而出,一掌拍在秃顶老者右肩,秃顶老者始料不及,身形飞起,白发老者接住秃顶老者,大喝道:“来者何人?”秃顶老者右肩已经整个耷拉了下来,内里骨头都已粉碎!

  齐可欣受到牵扯,倒于丁一身旁,二人相视苦笑。齐可欣扶丁一坐在墙角,轻抚背部帮丁一顺气。丁一的下三椎升起一股热气,胸中烦闷减轻,那股热气在胸口转得几转,伤势大有好转迹象。丁一转头看时,正是巡抚衙门前碰到的老者莫问。丁一与齐可欣二人悄悄积蓄力气,以待再战。

  围在另一侧的四条大汉齐声惨呼,转头看时,原地站立着一个中年男子,手上钢刀还在滴血,嘿嘿冷笑,与向右一前一后,把四人围在了中间。

  “阴山双奇,也敢在我面前抢人,告诉你们无妨,我乃无生教副教主莫天苍!那边是我徒弟柯南!“莫天苍傲然回答,对二人不屑得很!

  秃头脸有愤然之色,显然不服,白发却拱手道:“不知莫副教主当面,我兄弟不自量力,得罪了莫副教主,还望莫副教主大人大量,不与我兄弟计较!剑谱我兄弟不敢与莫副教主争夺,告辞!”沉声对秃头道:“走!”

  “既已通名,贤昆仲以为还走得了吗?不如加入我圣教,共谋大事!且服了药再说!”莫天苍自负得很,双手背于身后,逼视着这二人。柯南在二人另一侧伸出手来,手上两颗腥红的药丸。

  这时一个农妇挑着菜蓝转过墙角,看到满地死人和鲜血,啊地惊叫出声,身体一软,向前扑倒在地,晕了过去!

  无人理会农妇,白发道:“多谢莫副教主好意,我二人.....”语音未落,扶着秃头的手用力一甩“兄弟快走,报仇!”手上钢刀一挥,舞出一团刀光,层层叠叠,翻滚着对莫天苍逼去。

  秃头落于墙上,笑道:“我兄弟横行江湖,罕逢敌手,岂能碰到强敌就跑,弃兄弟于不顾,今日此局,唯死而已!”翻身跃下,双脚在空中连续蹬踏,直踢莫天苍头颅!

  莫天苍赞道:“好汉子!”脚上挑起一具尸体挡住白发,身体拨地而起,迎向秃头,两人一触即分,秃头如中雷击,胸膛上满布血迹,平平飞落到柯南跟前,柯南手中刀轻轻一挥,一颗秃头飞起,落在丁一面前,双目圆睁,死不瞑目!

  莫天苍刚一落地,手上双袖一摆,袖里乾坤,迎向满天刀光。刀光轮转,风声大作,袍袖布帛四处飞散。莫天苍一双赤臂布满红痕,硬生生插入刀光之中,顺白发双手一路拍上。白发老者头一低,头发竖立如钢针,撞向对方面门。莫天苍嘿嘿一笑,道声:“有趣!”脑袋向后一昂,突然整个人矮了半尺,右手一抬,一掌重重击打在白发下巴上,老头满面鲜血,冲天而起,显见是不能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