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之铁血武侠 > 第 26 章 擒拿

第 26 章 擒拿


  莫天苍心有余悸,骂道:“好狠的娘们!”刚才那女人招招都冲着下三路来,莫天苍的屁股和大腿不知中了多少剑,好在他反应及时,起初第一剑来得实在太突然,差点把莫天苍从下往上穿个通透,之后虽然应对及时,可那血糊糊的双腿和屁股还是让自己心塞。

  这会莫天苍趴在床上,正在问候修罗的十八代祖宗,双臀和大腿血迹斑斑,皮肉翻卷。一位性感美丽的二八佳人,正在用白色绵布小心清理向问天的双臀:“莫爷,您这功夫实在高强,屁股和腿砍成这样,都没能伤到你的骨头和经脉,啧啧啧,了不起!”

  “夸我呢还是骂我呢?刚才反应慢一点,小兄弟都得跟我说再见,那女人太狠!”莫天苍忍不住又咒骂了一句。

  “莫爷,这江湖上还有比你功夫高的女人呀?那人是谁呀?”佳人娇嘀嘀地问道,往双臀和腿上倒着白色粉末状伤药。

  “没看清长相,正面打我一个打三个,被暗算了。”莫天苍扯下手臂上的袖套,丢在地上。双臂上血痕清晰,好在都是皮外伤,比腿和臀上的轻多了!

  “您这袖套?看起来有点不一样?”佳人边问边递过来一杯水,莫天苍用手撑起身体,仰脖一饮而尽,复又趴下!

  “当然,金丝混合老猿毛发织的,涂成肉色,配合我的袖里乾坤,无往而不利,可惜,今天也报废了,白发和秃头功夫不错,可惜了柯南,没回得来,唉!”

  这二八佳人乃是莫天苍在南京寻花问柳从秦淮河买来,莫天苍人老了心可还没老!得行乐时且行乐,佳人相伴,不亦快哉!

  莫天苍有些沮丧,图谋长空剑谱,一个多月的布局,居然没有收获,想要了解轩辕无敌武功底细的打算落了空,这时打定主意,教中还有许多怀念老教主的兄弟,也许该改弦易张,找他们聊聊!

  莫天苍还在思考,突然背上命门、悬枢、灵台等数个穴道相继一麻,莫天苍身体一紧,提气纵身,没有半点力道,略抬了抬身体象条死鱼样,又啪地一下拍在床上,心里一寒:“媚娘,你这是何意?我可没亏待过你!”

  媚娘站起身拍拍手,门外冲进来十余人,当先一人是五六十岁的老者,身穿黑衣,腰系黄带,看着莫天苍嘿嘿一笑:“莫副教主,你武功太高,属下不得不用些手段,还望见谅!”

  莫天苍问道:“秦定国秦长老,谁给你的胆子?你犯上作乱,该当何罪!”

  “莫副教主息怒,教主他老人家说,莫副教主是老兄弟,要是离教出走也不是不可以放一马,可是你却四处打听十方大全法的消息,还与圣女私下多次相会,却容你不得。教主说,只要你肯认错,还是好兄弟。”秦定国转首示意,地上铁链哗啦作响,上来几人给莫天苍戴上铁镣,秦定国道:“莫副教主,得罪了,还请你和属下一起回小五台见过教主再说!”

  “轩辕教主南征北战,天下无敌!”那十余人突然同声诵念!当真是语调齐整,训练有素!

  莫天苍嘿嘿冷笑,转头对媚娘道:“你是那一堂的属下,连老夫都瞒住了!”

  媚娘蹲身一福笑道:“莫大哥说这话就见外了,妾身不过是秦淮河一个小小花魁,可没有加入神教的福气。几天前这位秦大爷找到妾身,给的钱比莫大哥多得多,妾身的妈妈从小就告诉妾身,爹亲娘亲不如钱亲!只好对不住莫大哥了!把莫大哥卖了个好价钱!秦大爷给了妾身十香软筋散,叫妾身喂给向大哥吃,莫大哥武功这么高,又不乖,妾身那有那胆子,好在今天莫大哥心神不定,终于还是吃了妾身的药!”

  “你那来的武功?似乎内力不弱,我到一直没有察觉?”

  “妾身出身下九流的娼门,妈妈说妾身天生媚骨,下了大价钱培养,武功当然也请了师父教,省得养出个摇钱树却没法自保。说起来妾身的师父在江湖上也大大有名,叫做玉面小如来方长根。莫大哥要是恨妾身,可以去找我师父的麻烦呀,谁叫老话说得好‘教不严师之惰’呢!”

  “哈哈,老夫输得不冤,婊/子无情,戏子无义,古人诚不欺我也!”

  媚娘在莫天苍的烂屁股上捏了一把:“君子绝交,不出恶言,莫大哥屁股都让人打烂了,嘴还是那么硬!不乖喔!”

  莫天苍倒吸一口凉气,终于无言!

  秦定国黑着脸道:“二位叙旧也叙得够了,莫副教主现在随我去小五台等候教主发落吧!”

  众人一拥而上,连床板一道抬起,向屋外行去!

  走出老远,莫天苍回头看时,媚娘还倚在门框,笑吟吟作挥手状,当真是服务态度一流!

  ==========

  此时丁一上了海船,扬帆远航,打算从海上直达南京,省得陆上事多!

  之前丁一回到福州城,再次找到路盛,想要路盛安排海船北上,正好之前龙江船厂要从福州船厂抽调人手,经过几个月的商榷调整,这批人手选好,正是这两天北上,而且福洲市舶提举司正由路盛监管,塞两个人不要太简单。

  聊到‘云中飞一案’,首先就提到责任,路盛说当然是福州知府来背锅,知府的职位不大不小,刚刚好!难怪官场有句话叫:三生不幸,知县附郭;三生作恶,附郭省城;恶贯满盈,附郭京城。这福州知府倒霉催的,正是三生作恶,附郭省城!头上一堆公公婆婆,平时治理府城就得看各种脸色,碰到责任问题,上官第一时间就把他给推了出去!

  其次闽省官场准备搞次严打,各江湖人物都在此列,不死也得剥层皮!

  最后皮诺曹却已经放回,他答应把女儿送给巡抚做小妾,而且他的产业已经放开让官府各级官员入股,利益一交换,个人就没事了。

  看丁一脸有不解之色,路盛笑着解释,这皮诺曹做的是海商,一年的收益最少都不会低于百万银两,以前虽有孝敬,那里能跟现在直接做庄相比!话说回来,知府要是有钱和舍得花钱,这个锅给其它人背也不是不行!

  路盛算是对丁一推心置腹了,这种黑幕对一般人怎么会说,显然此人十分重视丁一,当然不如说是天高皇帝远,此人重视的乃是西厂督公云中天。在丁一告辞之时路盛明确告诉丁一,皮诺曹的股份也有云督公一份,稍后他会安排人上门,还望丁一引见。

  丁一感叹,都说官场黑暗,果然如此!不过对于福州知府,丁一却没有同情,此人在发生灭门惨案时,视而不见,冷血如此,背锅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