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之铁血武侠 > 第 38 章 伯虎

第 38 章 伯虎


  智明大师双手合什,垂首对着鸟蛋低声道:“罪过罪过!南无阿弥多婆夜,哆他伽多夜,哆地夜他,阿弥利都婆毗,阿弥利哆,悉耽婆毗,阿弥唎哆,毗迦兰帝,阿弥唎哆,毗迦兰多,伽弥腻,伽伽那,枳多迦利,娑婆诃。”

  这智明大师在说什么?丁一转头去看齐可欣,齐可欣也是摇头表示不解!

  “大师,别念往生咒了,这鸟蛋骨头都没有,还不是生灵呢。”伯虎笑嘻嘻地,不以为然!

  “是否生灵,我们无法评判,看那只小鸟,或父或母,悲痛莫名!阿弥陀佛!”老僧抬头望一眼悲鸣的小鸟,再次低眉顺目,不停念着往生咒:“南无阿弥多婆夜,哆他伽多夜,哆地夜他,阿弥利都婆毗,阿弥利哆,悉耽婆毗,阿弥唎哆,毗迦兰帝,阿弥唎哆,毗迦兰多,伽弥腻,伽伽那,枳多迦利,娑婆诃”。

  小鸟围着地上鸟蛋不停低飞,啾啾叫个不停,声音悲切。

  伯虎抓抓头,跑到鸟蛋跟前对着小鸟道:“去!去!走开!你儿子已经投胎转世去了,快点去找他们吧!”小鸟悲鸣不飞,盘旋两圈,似乎知道已经不能挽回,振翅高飞,转眼去得远了。

  “师父,师父,刚才伯虎撒尿淹蚂蚁,俺死不少,晚上不许他吃饭!”悟得伸手拉拉老僧的衣袖,不停嘴地告状,这时候没有了之前接待的成熟稳重,小孩子争宠般还带着点得意和焦急!

  伯虎对着悟得做个鬼脸:“关云长水淹七军你知道不,我昨天在酒肆听说书先生讲的,我想看看大水倒底有多大的威力!”语气突然转为严肃:“我有一个重大的发现,不知道你们发现没有,蚂蚁也会装死喔!当我的尿冲到蚂蚁身上,有些蚂蚁一动不动地,好象死了一样,可是当我用草棒把它拨到干的地方,它马上就爬起来跑掉了,会装死耶,好...厉害!”说到最后,手舞足蹈,表情生动,夸张之极,关键的是一双大眼还很认真执着并且显得很无辜地盯着老僧,仿佛告诉他的是宇宙间最大的真理!

  丁一无语,这个伯虎是个逗逼儿童呀!

  智明无奈,对伯虎道:“同体大悲,蚂蚁虽小,也有父母兄弟姐妹、有夫妇子女,众生都与你我一样,不可妄杀生灵,阿弥陀佛!”这老僧拿伯虎这么大的顽童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说得几句显然伯虎听不入耳,不以为然。

  伯虎打断智明说教:“大师,你这寺院里面和周边这都什么树呀,没一棵我认识的,也没一棵有用的,除了长得高,都不结果子。为什么不种桃树呢,满寺桃花多好看,等收了桃子还可以卖钱,桃花老僧种桃花,又摘桃子换点钱,多好玩,多好听,你看这些树,跟大师一样,大是大,又没什么用!”这伯虎思维跳脱,一会儿工夫已经说了好几件事,且还对老僧表示不满。

  智明无奈,摇摇头:“伯虎要是喜欢,以后可以在寺院后方种点桃树呀,你亲自来种吧!”

  伯虎点头,看智明大师又要说教,忙抢着说道:“大师,大师,你看看我的唐家霸王枪练得怎么样!”伯虎转头对叶绽青一笑:“姐姐,看你拿着把剑,想来也是武林中人,你知道么,我家的霸王枪排名兵器谱第一,对了,之前第一是小李飞...他.妈.的刀,自从我练了枪之后就是我家的霸王枪了,我练给你看。”

  齐可欣有点抓狂,转头望着丁一:“什么小李飞他.妈.的.刀?什么兵器谱我怎么不知道?”

  伯虎贱笑着说道:“我们苏州有个卖鱼的,姓李,刀法一绝呀,破鱼刮鳞天下无敌,我们公认他兵器谱天下第一!为啥叫飞呢,因为有时候他卖鱼动作慢了,他妈能一巴掌给他打飞!所以叫飞他.妈.的.刀,哈哈,嘿嘿!你上当了!!”伯虎好象自己觉得很好笑,昂天连笑好几声!

  伯虎几步跃入后院,从墙角取出一把长枪,这枪足有伯虎三个那么长,在手上舞个枪花,呤道:“霸王枪,枪中王,枪枪锁喉最难防!”

  两步跃入塔林正中,纵身跳了起来,枪尖冲前,往地上一出溜,带起一溜烟尘,收枪金鸡独立,单手持枪尾,枪尖上举,左手悬于头顶,这个亮相精神百倍,转头抬高下巴,还冲齐可欣挤了两下眼,贱贱地!

  齐可欣扑哧一笑,这孩子真可爱!

  丁一拉了一下齐可欣,对智明拱手道:“伯虎练枪,我们在这观看不大合适,先告辞了!”就待转身离开。

  “檀越慢行!我去送送!”智明大师拿伯虎无法,早想离这家伙远点,此时留伯虎自行练枪,送丁一和叶绽青出门。

  “姐姐,别走呀,我还没开始呢,等等...喂喂,别拉我!放手呀,讨厌!”伯虎的嘴一直没停,想要跟着追出来,却被悟得一把拉住,挣脱不得!

  “这伯虎姓唐?是否叫唐寅?苏省人氏?”丁一问见痴。

  “正是,檀越认识唐氏中人?”

  “不认识,我只是听说苏州有个神童,叫唐伯虎,小小年纪就聪慧非常,唐伯虎怎么会在红梅寺?”丁一心里说这明明就是个逗逼,儿童时代已经这么无耻当认真了,居然研究蚂蚁装死,小小年纪就开始撩妹,有这样的孩子他爸得多蛋疼。而且这个逗逼将来是以画春宫画最出名,如果这孩子成年后还记得齐可欣的长相,有点危险,要不要现在趁这家伙还小,捏死算了!又摇了摇头,搞笑,看到这种孩子精神都失常了!

  智明大师说道:“唐伯虎的父亲唐天德乃老纳的方外之交,此人虽为商贾,但才华出众,武艺过人,只是教儿子吗,有点过于顽劣了。天德来南京访友,唐伯虎太小,带着多有不便,因此寄居在我这儿,过两日天德办完事就接走了。

  掏出一锭大银做香油钱,丁一与齐可欣告辞离去。趁着天还没黑,齐可欣带着丁一去杨静的家,果然铁将军把门,没有人在。

  悟得在智明身后,见智明垂头念佛,问道:“师父,你为何在门口念佛,不进去呢?”

  智明大师答道:“明心见性,处处留心皆学问,这两位施主满身杀气,不是善男信女,看在香油钱的面上,为他们祁福!”

  悟得道:怎么不去佛前祁福,不是更加灵验”

  智明大师笑笑:“痴儿,钱给得少!在此处略表寸心可矣!”

  悟得......

  二人直接来到南京下关码头,寻了家客栈暂居一夜,准备明天一早就出发返回京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