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之铁血武侠 > 第 51 章 指玄

第 51 章 指玄


  叶之轩有个师姑的事,早已被大嘴巴的卓灵儿吵得尽人皆知,丁昊这个比他师姑岁数小的师姑父,也被卓灵儿当成笑话来逗小叶子,大家都听到过的,之前大伙因为卓灵儿与叶之轩亲切,夺大师哥所爱,叶之轩已经被众多师兄弟记恨,这会儿看叶之轩更是眼神异样,神情不善,个别外向的嘴里冷嘲热讽,若非顾忌师父师娘和小师妹,只怕王国柱就是叶之轩的榜样!

  叶之轩心情郁郁,躲开众人往人迹罕至之处去喊那句话。他心情灰暗,刚有了个师姑,师姑父转眼杀了大师兄,当真是黄连一样的命运。

  不知不觉上到南峰的洞里瓮附近,他放声大叫,越叫声音越大,一刻也不停,疯狂发泄,他觉得自己快要憋疯了!生活在跟他不停地开玩笑,叫到声嘶力竭,都成了发泄!想到父母的怜爱和无望报仇,想到失去父母后的苦难,双眼热泪奔涌,痛哭流涕,放声大哭!身子也渐渐萎顿,坐倒在地,缩成一团!

  “淳于星死了,你这么伤心?”低沉的声音从叶之轩身后传来。

  叶之轩急转身看时,泪眼婆娑中,面前是一个白须青袍老者,神气抑郁,脸如金纸!

  “游...游太师叔,您...是...游太师叔?”林平之止不住哭,声音嘶哑,跪倒在老人面前。

  老者神情萧瑟,语气深沉:“老夫游子铭,淳于星死了是怎么回事,跟老夫讲讲。”

  叶之轩急忙把泰山派弟子王国柱传来的消息跟老者说了一遍,无外乎是丁昊追杀方长根,受淳于星和无生魔教艾薇儿之阻,在少林派的配合下击杀了淳于星、艾薇儿和方长根之事!

  “丁昊何许人也?淳于星的剑法跟艾横行都有一拼之力,怎么会死在此人手中。”游子铭对无极指玄经信心十足,淳于星受内伤之事他一无所知,只以为丁昊是正面击杀的淳于星。

  叶之轩对丁昊也不了解,他把丁昊之前跟卓不凡之间的对话跟游子铭说了一遍,打算起身去禀告师父,让卓不凡夫妇拜见游太师叔。

  游子铭道:“卓不凡就不见了,他为人迂腐,,与老夫性格不合,见之无益,徒增伤感!自古英雄出少年,想不到星儿居然死在一个十多岁少年手里,听你所言,此人不失侠气,对华山派也颇有善意,是个人物!可惜老夫已老,当年又发过誓言,终身不与人动手!也罢,你这几天来这儿,老夫把无极指玄经传你,待你学成,你替老夫下山去看看丁昊此人到底如何,如果此人作奸犯科,你替老夫除掉此人!”

  叶之轩跪地拜谢游子铭,再抬头时,游子铭已鸿飞冥冥,消失不见,几乎让他怀疑是在梦中。

  四面山谷还不断传来同门师兄弟的大喊:“游太师叔,淳于星被人杀了!...”

  连续喊了两日,游子铭终究没再出现,叶之轩每日都找机会甩开卓灵儿,悄悄去见游子铭,学习太上指玄经!

  淳于星和艾薇儿的死讯传到少林,起初智通方丈并不在意,艾薇儿年轻,圣女名号虽时有耳闻,并不是多么重要的人物,淳于星只不过是华山派的一名二代弟子,声闻不显,不值得关注。

  后来传言说重伤艾薇儿的乃是方明,无生魔教和左道群雄要找少林算帐,智通才认真起来。

  智通招来方德,方德把当日碰到淳于星与艾薇儿一事备细无遗,全部告诉了智通大师,方德对淳于星的剑法评价很高,说此人是游子铭剑术传人。

  智通对游子铭当年行走江湖的剑术知之甚深,对淳于星的死也是大吃一惊,无生魔教的威胁他反而不在意,千年大派的实力并不是说说而已的,近在咫尺的嵩山派已经派人上门来要陪少林寺共同抗敌!

  方德有些不安,左道群雄高手不少势力也颇惊人,无生魔教更是了得,多年来一家抗住了少林武当和各家正派,威名赫赫,不能力敌!

  智通笑笑,点拨自己的师弟:“俺们少林从来不是武林门派,俺们乃是禅宗祖庭,佛门圣地,本地最大的地主,何必要武力决胜。少林根底深厚,俺已经安排人手通知官府,勾连军方卫所,左道邪徒不来则罢,来则叫他片甲不留!我佛慈悲,降妖除魔必作金刚怒目,官府乡绅尽是护法金刚,何必亲力亲为!阿弥陀佛!”慈眉善目,大有悲天悯人的语气!

  方德叹服,方丈师兄胸中大有丘壑,自己眼光只盯着武林,小家子气,不及师兄多矣!

  小五台山势显要,水流湍急,费尽一翻辛苦,艾薇儿和淳于星尸体终于运到小五台山底,等待山上命令。

  一名黄衣教徒走下山来,朗声叫道:“无生神教文成武德、仁义英明教主轩辕口喻,抬圣女与淳于星棺柩上崖,闲杂人等退散。”从他身后走出几名黄衣教徒,赶开一路护送的人,抬着棺柩坐上竹篓,绞盘转动,缓缓升了上去,小五台高得很,穿过云雾,很长时间才上到崖顶。

  穿过白玉牌坊和青石台阶,长长的走廊,几道大铁门,进入空旷的殿内。

  殿堂阔不过三十来尺,纵深却有三百来尺,长端彼端高设一座,此时空无一人,大殿门口及两侧数十个卫士持戈站立,十分排场!

  大殿座位后方走出一人,三十岁不到年纪,穿一件枣红色缎面皮袍,身形魁梧,满脸虬髯,形貌极为雄健威武。此人挥了挥手,众卫士突拉一声全都单膝跪地,齐声诵念:“轩辕教主文成武德,仁义英明,中兴圣教,泽被苍生,恭迎教主上殿!”

  一个长须老者施施然从座位后转出落座,道一声:“起来吧!你们都出去!”众卫士立起身来,躬身后退出大殿。那老者站起身来,站到坐位旁垂首不语。

  虬髯大汉突道:“你也出去!”老者微微躬身施了一礼,转身从殿侧走了出去。

  良久,坐位后转出一人,此人身材高大,身穿一件鲜艳的粉红衣衫,脸上施了许多脂粉,如彻了墙般厚实,看不出肌肤的本来色彩,也看不出年纪来了,小碎步慢悠悠走着,左手拿着一个绣花绷架,右手持着一枚绣花针,如果不是身材过于高大,活脱脱就是小镇上一个不会装扮的三流妓子形象,化妆、服装和走路姿势没一样不让人觉得别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