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之铁血武侠 > 第 62 章 作死

第 62 章 作死


  “踏...踏...踏...”大汉骑马又跑了回来。

  “臭乞丐,我打死你,大爷你都敢骗。”大汉的马冲着丁一撞来。

  丁一骑兵冲锋都参加过,这算什么,轻轻一错步,闪过骏马,手中长棍一伸,正捅在大汉腰眼。“哎呀!”大汉翻身落马。

  马儿跑过去几步,停住,转身歪头看着地上的主人,慢慢走回围着丁一和大汉打着响鼻。

  大汉翻身爬起,摆个拳架:“居然敢偷袭本大爷。哈..哈..”原地几个冲拳,给自己打气,随即向丁一扑来,动作迅猛,出拳有力,霸王敬酒势,怀中抱月势,一招接着一招,造型古朴,嘴里呼喝不停,正是少林罗汉拳。可惜脚步有些虚浮,动作大,交手少,空架子!

  丁一长棍一举,雪花盖顶,当头落下,大汉举臂一挡,呼痛后退。长棍举落如捣蒜,大汉不住跳脚后退,左右闪躲,丁一明明招法简单,他却就是躲不过去!双臂轮流上迎,不一会儿,双臂红肿放大了一圈,大汉蹲在地上,双手抱头:“别打了,别打了,自已人,自已人!”

  “自已人?什么自已人?刚才你还打我来着?”这大汉变脸快,丁一表示不解。

  “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您是丐帮的大侠,我们少林跟丐帮世代交好,我们肯定是自己人呀!”见丁一不信,大叫道:“饶命呀,别打了,大侠,我服了!”

  “你确定你是少林的,少林的连路都不知道。”

  “小的是香积厨烧火的,没出过门,听说魔教和左道群雄要攻打少林,方丈让我们出去躲几天,小的躲远了点,回来迷路了,正常地正常地,问路全是你这样的,瞎指呀!”他还挺委屈,不想想自己态度不好!

  “香积厨烧火不是和尚么,那来的俗人。”

  “小的是和尚,头发是假的,饶命呀,饶命呀!”

  “和尚还打人?嘴那么脏?”丁一摸摸大汉的头,拿掉一个假发套,还真是一个光头。

  “和尚不打人练武做什么,小的是做饭的和尚,又不是知客僧,不接待善男信女,我们自己还打架呢!”

  丁一无语,这家伙难怪找不到回家的路。

  “魔教和左道群雄辙了吗?你要回少林,不怕死呀!”

  “其实小的不是回少林,小的去嵩山派呀,反正离得不远,是想带点消息给他们!”

  “什么消息?”

  “丐帮一家人,告诉你也无妨,魔教副教主莫天苍越狱潜逃,就在新乡附近,跟黑白两道打了好几架了!”

  好吗,这莫天苍够狡滑的,之前黑鹰说魔教辙回抓莫天苍,应该是往北直隶跑,这会莫天苍出现在新乡,估计是躲开了魔教大部队,不知道这跟他打的都是什么人。

  “你不分南北吗,这是新乡北面,往嵩山是要往南过黄河!对了,这马那来的?”丁一说得两句,突然觉得这大汉还是有问题,又问一句。

  “新乡城里马大善人借我的,之前我就去他家里躲着!”大汉献媚地对着丁一笑:“大爷要是喜欢这马,您拉走,小的不去送信了!”

  丁一想了想,不再理大汉,跨步上马:“驾”一抖马缰,向北离开。

  走得几步,左大腿撕裂痛,丁一跳下马来,调转马身,在屁股上一拍,对大汉说:“算你运气好,叫花子走惯了路,骑不惯这马,你快去送信吧!”

  北上,回家,什么消息都拦不住丁一回家的愿望!

  “踏..踏..踏..”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起码有十来匹马的样子,丁一急忙闪到路旁。

  “臭乞丐,爷爷回来报仇来了!”当先一条大汉,脚磕马腹,并不停步,向丁一冲来,十来匹马蜂拥而至!

  丁一急步冲下道旁,避入路边树木后面,探出头问道:“少林丐帮是一家,我放了你,你还要来找我!”

  “爷爷怎么会是少林秃驴,爷爷是无生神教的,哼哼,任你奸似鬼,喝了爷爷的洗脚水!”来人尽穿黑衣,腰带各色但式样统一,显然都是无生教的人马,之前大汉一个人看不出来,这人一多就明显了!

  “哥哥们帮我剁了他,先发个利市,给爷们的刀开个荤!完事再去抓莫天苍。”

  大汉旁一个中年妇人皱眉:“让你去少林寺办事,路上还惹事,我先走了,你们完事后快点来,驾...”中年女人说完,不待大汉回话,打马向前方跑去,有两人跟在妇人身后长驱而去!

  十一条大汉先后跳下马,取出兵器,向丁一围来。

  丁一大怒,本不想惹事,这些家伙态度坚决,一言不合的小冲突,要砍死丁一,作风霸气,不讲道理!

  十一条大汉分作两边,从树两侧包抄,树后无人,“跑了,追!”“不对!”

  敌人尚未确定丁一方向,丁一从树上向道路方向扑下,一剑插入落后一人的后颈,那人脖子歪到一边,侧倒在地;一棍点在另一人的后脑,脑浆迸裂,扑向前面人的后背。

  大汉们反应极快,迅速绕回树前,向丁一扑来。

  丁一向右侧扑去,左手长棍向树左横扫,阻住左侧敌人,地藏剑横劈直砍,力道十足。

  “点子扎手,结阵结阵!”众人向树后退去,集结到一起,一会儿工夫,丁一又砍倒两人。

  敌人集成一团,光头大汉落在最里面,其它六人三刀三枪,长短结合,拒住丁一,警惕得很!

  丁一冲了两次,都被逼退,似乎无懈可击!此处靠近大路,敌方随时来援,丁一不敢耽误,脑筋急转!

  丁一“哼!”了一声,作势欲扑,敌人顿足发力。丁一却转身跑得两步,跃上一匹马,调个头“驾,驾”马儿转向来路,调头就走。转头时,丁一剑棍乱挥,其它马儿受惊,小步跑开。

  “追,追!”敌人四散,去牵马匹!丁一再次圈转马儿,向敌人冲去,左手长棍贯足内力,瞄准一人投了出去,那人顾不得手上的马,一个虎扑跳到一旁闪开,落地时打滚立起。

  丁一冲出马群,身体微侧,砍到一人,左手一撑马鞍,落地时金蛇吐信,剑身连颤,刺翻两个。

  剩下五人已经分散,丁一再无所惧,满场游走,或砍或刺,转瞬间只有假和尚呆立当场。

  假和尚拉住匹马,手颤脚软,蹬了好几下都没上得去,看到狞笑着逼近的丁一,手上钢刀当啷落地,双腿一屈,跪了下来,满脸泪水,不住砰砰磕头:“小人有眼无珠,得罪了大侠,饶命呀!小人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幼儿!饶命呀!”

  丁一冷眼看着此人,假和尚抬头时手一伸,点破此人眉心。对着尸体骂道:“不作死就不会死!何苦来哉,井水不犯河水,自己找死!呸!”

  扶着左腿直抽冷气,这一阵运动,左腿旧疮复发,裤子上渗出血来,身上更是血迹斑斑,溅满了敌人鲜血。扯下敌人一件衣衫,紧紧缚在伤腿上,伸手擦擦头上的汗:“又贼娘的走不动了!”京城明明近在咫尺,现在觉得越来越远!

  捡起棍子,地藏剑又一次插入棍中,拖着伤腿向路旁树林深处走去,只留下一群马围着满地尸体转悠!

  走出很远,满头大汗,走不动了。找到一棵大树,寻了一个大树杈,跃了上去,靠在树上坐好,腿上血又止住,随便吃了点干粮,喝了口水,运功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