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之铁血武侠 > 第 65 章 救人

第 65 章 救人


  功行几转,丁一体力又一次充沛,腿上也不痛了,大致判明方向,跳下树来,向北方行去!

  林中传来呼喝之声,又有打斗!丁一运起轻功,无声无息攀上一棵大树树巅,手足并用,仿佛人猿泰山,向声音传来的地方飞纵而去,到得声音传来之处,小心翼翼,在树上探头观望。

  太阳当空,林间光影斑驳,四男一女正在生死搏杀,尽都闷声不响,人影交杂,林间树叶纷纷落下!

  四个中年男子着黑衣,腰系彩带,与之前丁一所见无生教众服饰相同,正在围攻一个尼姑,尼姑约三十岁左右年纪,满月脸形,头戴僧帽,身着青色缁衣,宽大的僧袍遮住了身形,身手矫捷。

  四人手持钢刀,奔走迅捷,从不同方向不断向那尼姑攻去,刀影闪烁,四个人武艺都很高强,在丁一见过的人中,这四人中任一人都不输于方长根,配合默契,联起手来,十分惊人。

  尼姑功夫更高一筹,偶尔一对一交手,总是占得上风,只是似乎生死搏杀经验不足,每到一击毙敌的时候抓不住机会,敌人凶狠,常常宁死也要以伤换伤,尼姑束手束脚,落在下风,两人联手她就不是对手,更何况四人。

  尼姑身法轻灵,围绕树木不断纵跃奔跑,利用树木阻敌,时不时瞅冷子攻击突前的一个,却又被四人吃定走不掉。

  四人刀光闪耀,功势凌厉,忽分忽合,招招不离要害,尼姑空手,只要一个松懈,就是大错。

  丁一隐伏,仔细看得片刻,就想悄悄退走,刚要转身,却见尼姑手上亮光一闪,使的竟是一对奇门兵器。仔细看时,她两手各有一根约一尺长,两头细中间粗,头尖呈菱形的峨眉刺。

  峨眉刺江湖上用的人很少,尼姑用峨眉刺,这人应该是峨眉派的。不能走了,看在田恬的面上,说什么也得救上一救。何况丁一与无生教结了深仇,先是杀了人家的圣女,刚才又杀了十余无生教弟子,此时下定决心,这四人在劫难逃!

  丁一轻轻抽出转轮剑,把木棍慢慢地横放在树杈子上,这四人武功精强,附近无生教之人甚多,必须一击必杀,木棍稍嫌碍事!

  此地离得几人不远,看几人搏杀游走路线,一会儿必然来到树下。丁一身子伏低微蹲,右手长剑侧依在树枝旁,找准机会就要动手!

  打斗中尼姑终于开口:“你等苦苦相逼,所谓何来?“

  四人中有人答道:“神教入川,乃大势所趋,你们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尼姑大怒,却不发恶言,说道:“无生教大举入川,我们虽然驱逐,都是礼送出境,何曾这么狠毒,你们要四处截杀我派弟子!”

  四人大笑,有人回答:“江湖争雄,无所不用其极,你们闭门太久,居然学起了腐儒的温良恭俭让,岂不可笑,川中你方势大,难得你们离了老巢,我们当然要留下你们,怎能让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们峨眉个个都得埋骨他乡,嘿嘿。”四人阴笑着加紧动手。

  尼姑再不废话,跃动跑步速度更加快捷,从丁一树前经过,足尖在大树树身一点,斜纵而出,左手峨眉刺直刺当面一敌,右手峨眉刺在手心一转,防住右侧钢刀。

  尼姑身后,一个敌人飞跃而起,挺刀直刺,身子舒展,姿势漂亮;另一个敌人在这人身侧两步远追砍尼姑,双刀如泼风般滚进,速度极快,前面的人只要稍微一阻能把尼姑砍做三段!

  就在此时,毫无怔兆,无声无息,树上落下个人来!丁一无伤右腿足尖点在前者腰眼,运足内力千斤坠猛然一踩,奋力蹬踏,向第二个敌人扑去,此人专心进攻,始料不及,身侧身后未及防护,丁一地藏剑闪电般从侧面扎穿此人脖子,弃刀倒地,转瞬即毙!前者腰被一脚踩断,在地上痛苦挣扎,却爬不起来,一时未死,嘴里只有连声惨叫!

  尼姑被四人围攻良久,跑又跑不掉,打又打不过,有些急了,敌人一直以命换命,知道无幸,咬牙下定决心,一起死吧!对当面敌人以命换命的当头一刀不闪不避,左手峨眉刺送入了当面敌人的咽喉,略略偏头避过当头一刀,左肩竟被敌人一刀卸下。身体重创,右手一软,右手侧敌人稍向侧边跨步,压力峨眉刺,钢刀捅入尼姑腰胁。

  尼姑跪倒,一头磕在地上,再也起不来。

  丁一攻击过来,敌人侧转,钢刀横拖一下,随即往侧面要跑,尼姑弥留之际,右手峨眉刺一送,扎入敌人小腿,此人向前扑倒,手一撑就要跃起,后心一凉,一截剑尖扎穿后心,把他钉在了地上!

  丁一连点尼姑肩部几个大穴,创口太大,血根本止不住。扯下两件敌人的黑衣,把尼姑整个连肩膀创口带胸腹整个裹紧,血依旧不停地渗出来。腰腹上的钢刀更不敢拨,只怕拨出来立刻就死了。

  丁一有些懊恼,尼姑稍晚点拼命多好,稍晚点拼命的话,自己先杀两人,破了敌人围攻之势,凭这尼姑高出四人的武艺,有自己配合,明明无惊无险,早知尼姑要寻死,何苦跳出来。

  丁一跪在尼姑身侧,抱起尼姑半天身子大喊:“师太,师太!你是峨眉派的吗,田恬在那里?”

  尼姑双眼眼光涣散,看着丁一,脸上露出点笑意,嘴里不停喷血,喉间堵着口气,呼不出去吸不进来,不住抽抽,右手紧抓住丁一肩膀,几乎都掐进了肉里,留下深深几个印痕,看得出来她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

  丁一急得不行,你到是说话呀,突然脑袋一抽:‘这不会是想要交党费吧?’甩甩头,自已在想什么呢!

  尼姑突然长出口气,松开丁一,向西北方伸直手臂一指,声音急促:“那..那边....”头一垂,手臂落下,再无声息!

  西北边有什么,田恬在不在西北边?丁一放下尼姑,看看身上染得到处是血,苦笑了一下,拾起尼姑的两根峨眉刺,别在腰间,用外衫挡住,取回木棍,藏好地藏剑,拖着伤腿,慢步向西边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