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之铁血武侠 > 第 001 章 献帝

第 001 章 献帝


  兴亡如脆柳,身世类虚舟。天』籁『小说Ww』W.』⒉

  这一句评语用在汉献帝刘协身上十分贴切,忽忽二十年光阴,刘协长大成人,成人的烦恼多又多。

  刘协从九岁开始,被董卓立为皇帝,为帝十一载,身不由已,随波逐流,宛若虚舟一般,迁都都不止一次,自大汉建立至今,包括王莽,计二十九位皇帝,此位最是身不由已,无一丝反抗之力。

  刘协十分聪慧,虽被困深宫,亦多次思谋脱困,拿回手中权利,摆脱傀儡之局,只可惜生于深宫长于深宫,从九岁起就被权臣把控,接触的各种层面太少,见解总是有些问题,不知真正的人心,也做不到有的放矢。

  当年依靠王允、吕布取董卓性命,可惜王允王子师性格暴戾,不听人言,牵连过甚,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大好局面又坏在此人手上。李催、郭汜等人为求自保,反攻长安,使得刘协如丧家之犬,最后落入曹操之手。时日迁延,忠耿勤奋的温候吕布为曹贼所擒并害了性命。

  刘协十分恐惧,操贼安敢轻害于国有功大臣!刘协说是皇帝,却**贼困于深宫,与囚待无益,近日许田射猎,操贼公然行于皇帝马前,享万军拥护,此非人臣之礼,又公然射鹿,篡逆之心昭然若揭。不得已,刘协与国舅车骑将军董承等密议,作衣带诏,得七人相与盟誓:一、车骑将军董承;二、工部侍郎王子服;三、长水校尉种辑;四、议郎吴硕;五、昭信将军吴子兰;六、西凉太守马腾;七、左将军刘备。

  天下越见乱象,诸候私相功伐,如袁绍私自功灭公孙瓒,孙策称霸江东,不把朝庭放在眼里,世事日非,一如春秋末期战国之时。

  近来刘备借口攻灭私自称帝之贼袁术离都,刘协心中难安,京中靠得住并手控兵马的不过刘备一个,他一走简直表明衣带诏失败,刘协每日睡不安宁,常常独自一人去太祖功臣阁,望太祖像暗自垂泪,祈祷,愿列祖列宗护佑,天降良臣猛将,以安天下。

  这日,刘协跪坐默祈完毕,正待起身,却见太祖旁侧平阳候曹参的画像一闪,面前一花,一个人盘坐在自己面前,两个人脸对脸不过两尺距离,吓了刘协一跳,就要起身大呼,突然心中一动,福至心灵,停住动作,小心探问:“可是平阳候曹公当面?”

  那人皱眉答道:“不是,这是那里?你是何人?”

  刘协不答,继续问道:“不是曹参,你是何人,可是太祖命你前来助我?”那人来得突然,刘协脑洞大开,只觉得那人不是太祖派来都不可能,起初他猜是太祖派曹参来收拾自己子孙曹操,这时候听此人说不是,刘协又有些想不通了。那人神色中不见恭敬,面容上有许多不耐烦,让刘协有点不明所以。

  那人突前一步,揪住刘协领口道:“太祖?那个太祖?这是那里?先告诉我,你是谁?”

  刘协想掰开那人揪住领口的右手,那人如铁石般难以撼动,急忙说道:“快放手,还有那个太祖,除了我大汉开国高皇帝,谁敢称太祖?联乃大汉献帝刘协!”

  那人松开刘协,在自己脑袋上拍了几下,又一次坐倒在地,自言自语:“我怎么到了汉末?”

  刘协一惊:“汉末,你的意思是联与秦三世皇帝子婴一般,都是亡国皇帝?”

  那人面无表情,答道:“然也,大汉亡于魏王曹丕之手!大魏没传几个皇帝,又亡于司马家族,司马家建晋朝,晋朝后来丢尽了我大汉民族的脸,被游牧民族赶过了长江!”

  刘协有点小小的高兴,喜道:“魏王曹丕,你是意思是曹操没有篡位,他儿子篡的,而且联是末代皇帝,那就是说联一直没有被废帝位,直到曹操儿子任魏王?”刘协一直担心衣带诏事败,自己被杀或被废,现在曹丕还没长大,要么衣带诏之事没有泄露,要么事败自己没事,怎么能不高兴呢?

  那人根本不理解:“你在高兴些什么?你的皇后和贵妃都被曹操杀了,你自己也被囚于深宫,天天看人脸色行事,有啥好高兴的?”

  刘协扯住那人衣袖,急切地说道:“我大汉江山居然会被开国功臣曹参后人所篡,诚可笑也!我的皇后和贵妃会被曹操所杀?你知道过去未来,你一定是太祖差来帮我的,对不对,你叫什么名字?”面前这人实在神奇,刘协抓得很紧,深怕那人象突然出现一样,又突然消失。

  那人苦笑道:“冥冥中自有天意,谁知道我是不是你家太祖让我来的,给我两把剑,我帮你杀人!对了,我叫丁一,甲、乙、丙、丁的丁,一元复始的一!”丁一被迫离家,心中愤焖,确实想杀戮泄愤,碰上这历史上倒霉的末代皇帝,觉得这哥们的憋屈跟自己有一拼,帮一把也未尝不可。

  功臣阁里太祖像下有个木案,案上的兵器架正有两把平放的宝剑,刘协恭敬地向太祖像施了一礼道:“借太祖定国剑一用!”取下两柄剑捧在手中,双手递到丁一跟前,郑重地说道:“这两柄剑乃汉太祖高皇帝和汉世祖光武帝开国时所用配剑,太祖这柄乃当年太祖斩白蛇起义的斩蛇剑,光武帝这柄乃当年光武帝冲阵亲用斩马剑,愿爱卿以此两剑斩尽天下逆臣,扫除各路不服王化的诸候,复兴大汉!”

  丁一躬身一礼,郑重地双手捧过双剑,双手反曲,负于身后,抽出双剑,运起内力,在手上交击一下,“啪!”的一声,双剑断为两截。

  刘协一屁股坐倒在地,满脸苍白,热泪翻涌:“怎么会这样,难道天要灭我大汉?”

  “擦,这是生铁还是熟铁,运起点内力就能断成两截。这是坑爹呀。”刚从时空转换里出来,丁一没能控制好力道,运力过猛,双剑断了,急忙安慰刘协:“陛下你别难过,等有时间我帮你炼几柄切金断玉的宝剑,你这两把剑工艺太落后了,算了,我用剑鞘也一样!”丁一把断剑塞入鞘中,双手分别捏住剑鞘吞口,运力一握,就听咔咔声响中,剑鞘咬紧了剑刃,再顺着剑鞘往下捏了一路,这下子想抽也抽不出来了,丁一挥动两下,还算称手。

  刘协目瞪口呆,这样也行?他根本听不懂丁一说的是什么,但大约能猜到意思。他还是很伤心,这两柄剑不在于是否锋利,而是历史价值和纪念意义,两件宝物就这样毁了,不过这事也让刘协对丁一充满了信心,要知道这剑让他来专门折断他也做不到呀,人家轻轻一碰就断了,此人必定勇力过人,正是自己朝思幕想的猛将,希望他能跟当年的温候吕布一样,帮自己除灭权臣,再造大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