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之铁血武侠 > 第 003 章 瓮中

第 003 章 瓮中


  丁一急忙行礼,伏后与董贵妃都是绝色。天籁小说WwW.『⒉伏后脸如圆盘,五官轮廓分明,福态中带着三分英气、三分豪态,同时雍容华贵,自有一副端严之致,令人肃然起敬;董贵妃鹅蛋般脸型,长相秀丽,神情温柔,眉眼里带着一丝媚态,肚腹微隆,似有五月以上身孕。

  伏后闻言大惊失色:“陛下,除贼之事怎可宣之于口,须防宫中人多耳杂,再者曹贼掌兵权,这位再是神勇,双拳难敌四手,好虎架不住群狼,如何能是曹贼敌手?”伏后非是没见识的女人,她想得明白,当年吕布除董卓,董卓轻而无备,吕布是董卓义子,他对吕布信任有加,自取死尔!今天曹操进出都有数百甲士跟随,朝中他人都无兵权,此事根本不能同日而语!

  刘协兴奋道:“不然,丁爱卿来历神异,必能除贼!”丁一是凭空出现,他以为丁一乃是先祖送来的神将,信心当然不同。

  正要解说丁一来历,突然看到丁一往旁侧跑两步,身子跃起,蹬在大殿支撑柱子之上,违反常理般往上跑得几步,伸手一扯布幔,消失在殿顶梁柱之上。

  明光宫大殿足有十多米高,刘协抬上望,看不到丁一身影,吕布可没有这种高来高去的本事,正在不明所以之时,丁一探出头来,伸手向殿外一指,又缩回来在嘴上嘘了一下,再次缩回梁后,看不到了,还不等刘协想明白怎么回事,就听得殿外甲叶响动,有内侍大声通传:“曹宰相到!”

  哗哗的甲叶响动伴着踏踏的脚步声,二十余人走入大殿,表情严肃,静默沉稳。

  当先一人正是曹操,他身长七尺(汉尺,合今天1.69米左右),眯缝的双眼精光四射,长胡子飘飘,神情愤怒,手提长剑;落后两步左侧大汉是许诸许仲康,八尺有余(1.94米),肌肉虬结,腰围粗壮,空着双手,此人勇力过人,还未出仕之时,乡间有牛狂奔,他自后追上倒拖而回,淮汝一带威名极盛;右侧大汉是曹洪曹子廉,曹洪身高介于二者之间,身材也极其雄壮,只比左侧大汉稍差一点,手上提着一颗苍白乱的人头,人头下巴光滑,脸上皱纹密布,是一个老宦官,此人死不瞑目,双眼翻白,脖腔处滴滴答答还在滴血。

  献帝刘协大吃一惊,站直身子,伸手指着那颗人头,话都说不利索:“这...这...这是怎...怎么回事?”

  曹操细眼一眯冷笑道:“皇上的内侍很忠心呀,我骑马入宫,此人胆敢拦路斥责,说我不知臣礼,让我下马步行,嘿嘿,因此杀之!陛下,你说此人该杀否!”言语间,一股杀气扑面而来,仿佛手中长剑随时就会挥起,而且不称臣而称我,显然自以为与刘协平等,并不以臣下自居。

  刘协心惊胆战道:“爱卿愿骑马就骑马吧,只是稍嫌酷烈了一些!”

  曹操冷笑出声:“哼,陛下是嫌臣残暴了,好叫陛下得知,今日城中各处城门斩示众者七百余人,陛下知道这些人都为什么而死?”

  随着曹操话落,一股血腥气扑面而来,刘协唬了一跳,说不出话来。

  曹操向前一步,逼视着刘协,道:“董承谋反,陛下知否?”

  刘协面无人色,低头后退一步,小声道:“董卓已诛矣!”

  曹操瞪着刘协,再进一步道,声音放大:“不是董卓,是董承!陛下好胆,行衣带诏之事,要取臣性命。天意在我,岂肯让我先死,董承、王子服、种辑、吴硕、吴子兰五人满门七百余口,已为陛下捐躯矣!”天意在我,谋反之心昭然若揭。

  刘协战栗不能言语,他吓着了。

  曹操冷笑,侧头对八尺大汉道:“仲康,你去传令,皇城中凡不当值的内侍和士卒,全都到明光宫前,我要告诉他们这个天下,到底该听谁的话。”

  许诸自从进入大殿,气机牵引之下,一股寒意沁入心脾,很不自在,感觉到巨大危机,转头四顾,空旷的明光宫根本藏不住人,抬头看,穹顶高远,细一想,门处三百亲卫甲士,宫中尽是眼线,暗笑自己多心。听到曹操下令,马上道声:“得令!”,转身出去,一时大殿外命令声四起,监宫官与许诸并一些士卒四处传令,召人前来。

  伏后走到刘协身边,捏住刘协的手暗暗用力,给献帝打气,她喝问道:“曹宰相,曹氏自平阳候以来,满门忠臣!难道你要冒天下之大不韪,弑君乎?”

  曹操突然展颜一笑,声音依旧阴冷:“伏后放心,弑君之事,老曹现在是不做的,不过董氏余孽,却得斩草除根!”言下之意,将来做不做就不一定了,挥挥手,他身后两名亲卫越过曹操,向董妃走去。

  董贵妃在曹操说董承谋反时,就已坐倒在地,低垂着头,缨缨哭泣,此刻听曹操命令要抓自己,跪着前行两步,拉住刘协衣服下摆,泪如珠琏道:“陛下救命,陛下救命,臣妾知不能幸免,只是已有五月身孕,还望陛下求请,把臣妾打入冷宫,待生下皇子,再行刑不迟!”

  刘协急忙对曹操施了一礼,哆嗦着声音道:“爱卿,还望宽限些时日,待分娩后,杀之未迟。”

  曹操表情复又阴狠,伸手指着董妃的肚腹:“陛下想留此孽种,为母报仇乎?拖下去,待人齐了,就在宫门前广场上当众处死!”

  伏后退两步拦在董妃身前:“曹宰相,须知苍天有眼,今日你欺凌帝室,可有脸面对列祖列宗?”又对上前的士卒喝道:“你们怎敢对皇贵妃动手!不怕夷九族么?”

  两名亲卫本是曹**忠,只是皇后拦在跟前,脚步踟躇,不好对皇后无礼,一起转头去看曹操。

  曹操怒极反笑:“哈哈,看来死的人还是少了点!当真好胆,伏后你也想死么?把董妃拖出去,谁敢拦着,一起拖走!”抓破脸了,曹操对伏后也不再客气。

  刘协面容愁苦,喃喃低语:“神将何在,神将何在,除贼除贼!”声音小得几不可闻。

  突然头顶一暗,一声大喝传来:“陛下休慌,丁一来也!”

  高挂到殿顶的帷幕被丁一牵引着自天落下,猎猎作响,如一面大旗招展,当头包向殿中众兵卒。丁一手持一柄带鞘大剑,自空跃下。

  曹操和曹洪都是战场骁将,常年出生入死,反应不可谓不快,曹操叫声:“啊也!”长剑挥起,护住脑袋面门,人往后缩入士卒之中,矮身就往处跑;曹洪右手一扬,手中人头如一枚石弹,对着天上来人电射而去,护住曹操身后,嘴上大声呼喊:“护驾,护驾!”众士卒都是军中精选,后排的护着曹操转身就跑,其它人刀枪剑戟,纷纷举到头顶防护,如同刺猬般形成战团,要为曹操阻挡来敌。

  丁一手上帷幕一卷,人头被轻松裹入帷幕之中,随即在空中一个团身,身子又蓦地展开,成了一张充满张力的巨弓,裹入人头的帷幕利箭一般向门前射去。

  丁一踩着帷幕,如凌波微步,晴蜓点水般冲到了大门左侧,运足内力,伸手一扳,吱呀声中,左侧大门向中关闭。剑随身转,人已到了右侧,听到动静正在抢进的五个士卒如中雷击,向外抛去,外面啊呀哎哟地滚成一团。丁一单手扳住大门,奋力一推,右侧大门又已关闭,身型低伏,大剑挑动,立于右侧门后的大栓划过一道弧线,恍当落下,把门卡死关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