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之铁血武侠 > 第 012 章 清除

第 012 章 清除


  独眼夏候在丁一轻舒猿臂,掷出大枪的一瞬间就觉不妙,危险冰冷的感觉包围了他,环首刀舞出一片银光,水泼不进般护住周身!岂料大枪根本没有对准自己,差出两步远错身而过,击杀了远处的公子!

  “不!”声音嘶心裂肺,象失去幼仔被猎人追捕,陷入绝境的野兽,带着绝望,埋葬了希望;又如同一尾离了水的鱼,嗓子中冒起了火,张着嘴十分努力,却感觉空气吸不进去,就要窒息!

  独眼夏候名叫夏候惇,乃是夏候氏中第一勇将,功勋卓著,当年曹操征伐徐州,留此人保卫濮阳,吕布勾结陈宫,突然杀来。全境皆失的情况下,此人与荀彧、程昱三人各保一城,使三城不失,为曹操回军驱逐吕布打下基础,后来又多立战功。在与吕布军手下第一大将高顺的战斗中被高顺一箭射中眼睛,此人勇悍,拨矢啖睛,鼓动士气,生生击退了高顺,高顺的陷阵营乃当时第一强的步兵,可谓无敌。此战之后,经医师处理,到底用药不当,无法断根,眼疾时不时复发,本应留守军营,这几天眼眶红肿,不得不入许都寻医,变故初起之时,夏候惇正在后院与曹操大公子曹丕谈论武艺,本欲保曹丕冲出许都,岂料依旧死于非命。

  医学上来说,人类的双眼看东西立体,独眼会对距离产生判断失误,夏候惇与许诸一般,都输得冤枉!

  夏候惇悲伤愣怔之时,丁一风一般掠过夏候惇身旁,速度太快,青虹剑斩过他的脖颈,好一会儿脖子上才渗出血珠,然后如汩汩细流,再也止不住,夏候惇倒下去,一颗斗大人头滚出好远!

  第六进在夏候惇死后,战斗结束!丁一手下在各个房间进出,搜杀残敌。

  站在第六进里面、第五进院门之后,丁一仔细聆听,整个宰相府的声音都被丁一收入耳,前三进都只有喝斥之声,兵刃交击之声很少,巨大的声浪都在第四第五进,第四、第五进还在厮杀,各种哭喊、刀枪碰撞、桌椅摔倒之声不绝于耳。手下兵丁还是太弱了些,人多打人少,对方又多是老弱妇儒,居然形成相持,让丁一不满!

  “郎中令,窦嗣窦郎将为敌所杀!”一名兵卒跑出第五进,刚出院门就跪地向丁一禀报,语音有点颤抖,四肢好象都发软。

  强兵标准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这些皇宫侍卫战力太差,心理素质也太差,这一阵的观察让丁一摇头不已,这帮家伙胆色还不如在大明时的水军,比边军差了不少,倒是投诚的曹操侍卫胆气过人,可惜这些人见到旧主,多有敷衍之举。

  命令部下在第六进列阵守好,不许乱动,丁一自己提剑迈步,在报信兵卒带领下,向第五进行去。

  五进侧院院门,守着一位十一二岁的黄发少年,身高不过一米六出头,肌肉结实,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少年手执两柄短铁戟,一戟竖立,一戟护身横持,门户守得森严。说是短,这铁戟与少年一般长。少年身前两步远,窦嗣的尸体支离破碎,看伤口正是这两柄短铁戟之功,院门前十余步范围内,尚有十数个兵卒尸体。少年身后院里,影影绰绰有十数口人,还有个七八岁的儿童在他身后几步远执着张小弓,灵动的大眼不住滴溜溜乱转。

  汉末三国用双短铁戟,最出名的好象是恶来典韦,这少年莫非是他的后人?丁一问道:“你是典韦的儿子典满?”

  少年满身鲜血,神情桀骜,眼神阴沉:“小爷姓曹名彰,尔等闯入我家,不知死字怎么写,等我家兵卒到来,夷尔等全族!”

  这些兵卒,实在没用,如是自己水师护卫,早都破墙杀入,而且肯定早已取来远程兵器,远远就轰杀了事。一个少年版曹彰,如何能护住这许多人,兵卒们逡巡不前,看来现在的手下,还要重选重练,方能与人争长短。

  丁一再不停留,冷笑一声:“既是曹家余孽,不必多言,你家兵卒都乃我汉家将士,岂能随你家这艘破船沉没!”语毕,一步跨过十余米距离,到了曹彰身前,挺剑就刺,没有花巧,直取中宫,欺负对方年少力弱,准备速战速决!

  这样的轻功吓了曹彰一跳,他往侧后错开一步,双铁戟架个十字,在身前横挡,方一接实,双手向外一拉,要用铁戟的月牙刃锁夺丁一手上长剑。

  丁一手上青虹剑运足内力,往下一压再突然上挑,左右再摆得一摆,两柄铁戟已被大力荡开,剑光一闪,青虹剑在曹彰咽喉间一点即收,鲜血浸出,曹彰双眼圆睁,不敢相信地瞪着丁一,缓缓倒了下去。

  持弓儿童手松箭出,丁一信手一挥,短箭被挡,激射了回去,射入儿童额头。

  院内大哗,纷纷作鸟兽散,丁一挥挥手,身后士卒发声喊,冲了进去,刀枪齐下,院内十余人还未跑开就纷纷毙命。

  丁一青虹剑归鞘,漫步向里行去,这个院落儿童颇多,十余人有一半都是唇红齿白的儿童。

  一个中年文士站在门前,对着丁一喊道:“住手,儿童何辜!”

  丁一命令道:“聒噪,杀了!”一名士卒突前,手中长枪挺刺,复又抽出,中年文士倒在血泊之中,再无言语。

  丁一跨过中年文士尸体,向里走去,三个妇人跪在里面墙边,缨缨哭泣。

  这三人妆容散乱,满脸泪水,依旧掩不住绝世容颜,见到丁一进来,不住磕头:“将军饶命,小夫人愿随侍将军!请将军怜我等手无缚鸡之力,给条生路!”

  “你们身后是什么?”丁一目光越过三个妇人,看到她们身后躺着一个两三岁的幼童,幼童嘴上绑着一块手帕,两只眼睛不住望着丁一,长得珠圆玉润,十分可爱。

  三个妇人面色绝望,磕头更勤:“将军,上天有好生之德,这孩子不到三岁,还不知事,请将军给条生路,我等愿生生世世,结草衔环相报!”

  丁一的声音没有感情,问道:“这孩子叫什么名字?”

  两个妇人低头不语,中间那妇人说道:“他叫曹冲,将军,您可以给他改个名,叫他终身都不知道自己是曹家子孙,只求饶他一命!”

  丁一道:“覆巢之下,岂有完卵!饶了他,徐州百姓何辜?董承、王子服、种辑、吴硕、吴子兰满门何辜?”对身后挥挥手:“杀了!”众士卒抢进,刀枪齐下。

  退出房间,站在院中,丁一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淡淡的忧伤充满胸臆,我大汉天下,是血色浸染的世界,无人能够逃离,无人能够幸免,只是有人是杀人者,有人是被杀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