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之铁血武侠 > 第 015 章 相府

第 015 章 相府


  宰相府第一进正堂,丁一大声命令手下亲卫:“抄没宰相府财物,阵亡和伤残将士百两银,其它将士每人五十两银!”丁一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慢慢整合这些士卒,因此第一时间用金钱来收买之,这些兵卒马上还得跟着自己去拼命。天籁小说WwW.』⒉

  荀彧、荀攸从门外进来,面容悲凄,眼眶湿润,走路也有些不稳。

  丁一问道:“还在为曹操伤感?”

  “非也!奉孝走了。”荀彧答道。

  丁一不喜:“走了,他能去那里?来人,去把郭嘉给我抓回来!”

  荀彧语气淡然:“抓不回来了,此走非彼走,适才我等商量善后,奉孝说一句话吐一口血,没一会就过去了!”

  “死了?那太可惜了,听说郭嘉乃是鬼才,刚才他说了些什么?”丁一也没想到郭嘉居然死掉了,看来曹操之死给了他太大的刺激。

  荀彧道:“适才奉孝说,天下之大,可虑者不过寥寥数人,河北袁绍雄居四州之地,此人当前最强,不过好谋无断,听闻曹公既死,必然优柔,要看风色,至少有一年时光不会惊扰许都;徐州刘备,果敢坚毅,乃献帝皇亲,最得人心,闻曹公死,一纸诏书当可困入京中;最可虑者江东孙策,此人英气杰济,猛锐冠世,雄才大略,听闻曹公死难,必定起兵北上,以夺天下,不过此人在江东对待士家大族过于猛烈,又轻而无备,早晚必被人刺杀,只能看此人是进了许都再死,还是在江东就死,时间不好判断!”

  丁一默然片刻,道:“此人大才,来人,将郭嘉尸体单独放于一旁,回头厚葬之!”又问荀彧道:“袁孙之流,离得尚远,先说许都之事吧,今日屠尽城中曹氏、夏候氏一族,城外曹军甚众,还请教,如何处置!”

  荀彧道“不大好处理,城外夏候渊独领两营,夏候惇独领两营,张绣、张辽、徐晃、乐进各领一营,除张辽新降曹公外,徐晃、乐进都久从曹公,加上张绣与夏候两兄弟共有七营兵马,难以憾动。”

  丁一有些不解:“张绣不也是新降不久吗?”

  荀攸道:“张绣杀曹公大将典韦,子曹昂,侄曹安民,仇深似海,此次来归,曹公为了表示不计前嫌,特命自己的儿子曹均娶了张绣之女,结成姻亲,刚才灭曹公满门,张绣之女恐怕已经遇难了!”

  “彼其娘之!”丁一愤怒异常,灭曹操满门虽然知道会有些问题,但没想到意料中的助力张绣女儿可能已经被自己杀掉了,这事怎么处理有点伤脑筋,刚才动作慢点就好了,话说回来,慢是不可能的,只能说有点运气不好,大声命令:“来人,清查一下府中尸体,可有张绣的女儿。”属下应命而去。

  荀彧道:“七营敌人,无法敌对,还得以守城为上,天亮宣读天子诏书,众军必然大哗,说不定有忠义之人振臂一呼,能破夏候!当务之急是立刻夺取城门,以城拒之,时间长了夏候自然就败了。”

  丁一道:“夏候惇被我杀死在第六进,一会议事毕你随我去接受这两营,然后对夏候渊再徐徐图之。”

  数十人在兵卒的押解之下,进入门内。位于前列的几人气质出众,格外于众不同。

  荀彧道:“且容我来为郎中令介绍几位大才。”伸手指着位有美须髯的大高个中年人说道:“这位乃是程昱程仲德,任尚书一职,曾为曹公守住根据地,仲德有大才,当初吕布突袭,全赖他为曹公守住东阿,逼退陈宫,而且参预机谋,言必有中!”

  丁一施礼道:“见过程尚书,程尚书之名,我亦有耳闻,听说当年曹公伐徐州,与吕布相持,军中乏粮,程尚书曾制作人脯,可有此事!”

  程昱吓得脸色苍白,跪在地上磕了个头:“箭在弦上,不得不尔,当时军中粮草,不足三日,如不设法,我等皆为吕布所擒矣!”

  丁一点头道:“起来罢,此事已成过去,可一不可再,望君谨记于心!”

  程昱站起,说道:“谨遵郎中令之命!”他躬身退到一旁,不敢多言,这位新任郎中令杀伐果断,曹氏、夏候氏满门尽灭,他是惹不起的。

  荀彧指着第二个身材壮硕的中年人道:“这位乃是执金吾使贾诩贾文和,文和亦有大才,他曾辅佐张绣两败曹公,杀曹公大公子曹昂、侄曹安民、大将典韦!他与张绣相得,可为郎中令劝服张绣。”

  贾诩微笑着向丁一点头示意。

  丁一问道:“当初王允诛董卓,对董卓部属罪在不赦,你是否曾经劝过董卓部下说:诸君若弃军单行,则一亭长能缚君矣。不如诱集陕人,并本部军马,杀入长安,与董卓报仇。事济,奉朝廷以正天下;若其不胜,走亦未迟。”

  此事乃贾诩的得意事迹,当然不会否认:“是的,郎中令也知贾某此事?”

  丁一起初微笑,嘴角越咧越开,渐渐变成了昂天大笑,贾诩脸上随着丁一笑声慢慢变色,开始变得小心戒备。

  丁一突然收声道:“来人,给我拿下这乱国贼子!”

  几名士卒向贾诩扑去,贾诩倒退一步,躲到一名文官身后,伸掌一推,文官踉跄向前,贾诩贴在文官身后,突然绕前一步,一掌击在文官对面士卒脸上,士卒后仰之时,贾诩已经拨出了士卒腰间的环刀。贾诩曾为牛辅手下武将,虽然改为文职许久,身手依旧敏捷,非一般士卒可比,此时一击成功,夺得环刀护身。

  贾诩横刀当胸,厉声喝道:“郎中令,贾某当日乃董军中一员小将,若不自救,此时早已死去多时,如郎中令处于贾某位置,肯束手就擒否?再说此一时彼一时,现在贾某乃是朝庭大臣,愿为郎中令休书一封,说张绣来降!”

  丁一道:“敢在我面前动刀?”声音未落,欺身直进,贾诩刀光一闪,当头劈下,丁一也不避让,直接伸手去抓,度快极,贾诩心道,如能杀得此人,说不定另有生机,力道更猛,却未料刚一接触,手上环刀高高弹起,就觉得手上一痛,丁一五指捏住刀刃,往前一送一抽,把环刀夺了下来,当的一声,顺手掷在地上,刀锋之上,豁然已印上五个指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