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之铁血武侠 > 第 033 章 关羽 32

第 033 章 关羽 32


  荀彧讲到这里,举杯邀丁一道:“当浮一大白!”喝完一大杯,笑道:“四世三公,几代积累,苦心经营,可惜袁氏不幸,嫡子袁术本来坐拥江淮,有夺取天下的实力,可惜早早称帝,失却人心,寄于厚望又以女儿妻之的孙策从背后捅他一刀,用人不当,袁术败亡;庶子袁绍表面了得,以政治手腕夺得四州之地,以鞠义败公孙瓒清除后患,却又转眼不能容下鞠义,杀之!然后谋臣内讧,他容许之;颜良、文丑,一勇之夫,如典韦、许禇之辈,他却每使独挡一面,此人不会用人,可见一斑,必不长久,可惜了袁氏!败于此二人之手矣!”

  丁一笑道:“我还担心袁绍全军南下,二十余万久经战阵的大军,如黄流之奔流,难以抵挡,想不到此人居然以颜良为先锋,和曹仁起了龌龊,自己把自己搞残,帮了许都大忙呀!”

  荀彧道:“一万精骑尽丧,短期内袁绍必无力南图许都了!袁绍的骑兵不过三万余众,三停去了一停,全军震动,袁氏必定痛彻心扉,不舔舔伤口是来不了的,我等有时间可以整合军伍了!”

  丁一问道:“虎豹骑的装备和马呢?最后怎么样了?”

  荀彧道:“马被曹仁骑走了,于禁在军营中,火堆里,整理出一千八百余套,都有点烧得没法看,还得修理不短的时候才能弄好。虎豹骑废了,虎豹骑的马都是精选高头骏马,一时半会选不出来,可惜了,当年曹公为了打造出这三千虎豹骑,甚至专门派掘金校尉冒天下之大不韪,不顾天下汹汹,盗坟堀墓,才凑起了这三千套,这下子没了!”

  丁一道:“算了,虎豹骑不管了,有机会再建。关键是刘备那儿去了?三十余天,刘备爬也该爬到黄河边了!”

  荀彧举杯邀饮,看起来心情真的很好,说道:“且听我一一道来,刘备此人,鹰视狼顾,非是善类!朝庭命他主持黄河战事,令他先入朝中,他却让使者回报,说要兵贵神速!”

  刘备得到许都任命征北将军,调他北上消灭曹仁,他与手下众文武相商,确定了占地盘夺军权的方针,与朝庭阳奉阴韦,全军不是东进许都,而是北上青、兖二州。

  先在青州附近召藏霸相见,夺了藏霸军权,以关羽将八千骑为先锋,自统六万余众裹挟藏霸西进,占了兖州,之后尤不满足,想要夺得于禁、李典军权,继续向陈留前进。

  关羽机警,他的前出斥候在陈留外围早早发现了仓惶东进的曹仁,曹仁步卒为于禁所留,只余两万余骑,说是骑兵,不如说是骑马步兵,多半没有马上作战能力,军队逃命中,军心尽丧,沿路都有军卒离散,狂奔半日,马力不续,仅存万余骑。关羽早早埋伏在树丛中,待曹仁经过时,他突袭曹仁中军,曹仁阵型早已跑散,中军裸露在关羽跟前,关羽来得突然而猛烈,曹仁被阵斩!

  曹军大部归降,少部逃散,曹纯率数百人跟本停不下来,一直往东逃,在黄河边济阴附近,碰到偷渡过河的文丑所部万骑,亦被斩之,至此,曹氏、夏候氏满门尽灭,不复存在。

  袁绍失却万余精骑,众谋臣劝他沿岸布阵,防范即可,他却不甘心,因于禁、李典防范甚严,没找到机会,便命文丑率万骑为先锋,张颌、高览带三万步卒为后卫,绕行偷渡,进攻兖州。

  文丑运气不错,兖州沿岸,因刘备私心,吞并藏霸,无人守备,他无惊无险全军渡河。前行不久,碰到曹纯,曹纯失了虎豹骑,重骑变轻骑,很不适应,见到文丑,还想绕阵而过,强弩之末势不能穿鲁镐也,那里跑得过生力军文丑,曹纯本人被乱箭射杀,大部分亲兵都为文丑俘获,听闻刘备北上已到陈留附近,有机可乘,文丑贪功,未通知和等张颌、高览后军,统精骑绕行归德,从刘备的后路掩杀过去。

  刘备听闻前军关羽袭杀曹仁,降伏曹军万余人,得战马一万五千余匹,高兴得要疯了,穷人乍富,而且还富得止不住,这心情恨不得翻几个跟斗。命令全军步卒全速前进,他要去与关羽庆功,要亲眼看到战马和曹氏精兵,还要准备向许都请功。对身后几乎没有防备。

  文丑万余精骑自后突袭,全军大溃,人马践踏,死伤无数,刘备本人在张飞和陈到所率的白耳精兵保护下且战且退,藏霸得到机会收拢了自己的两万多军队,退往甄城,向朝庭上表请罪。

  文丑想要一战而定,对准刘备的将旗追杀甚急,十数里地还不放松,他自己冲锋过快,脱离了本队,带千余骑不断冲击刘备的白耳兵,一直觉得再加把劲就能杀掉刘备,毕其功于一役。

  关羽听闻刘备兵败,留一千军整理降卒和战马,自带五千骑回军相救,绕过刘备,正逢收不住的文丑,五千围一千,文丑悲剧了,被阵斩之。

  关羽不留余力,全军沿刘备逃跑路线一路杀了回去,失了文丑的率领,众精骑没有组织,各自为战。刘备的步卒本身在徐州久经训练,见到关羽骑号,纷纷翻身再战,缠住了文丑的精骑,反败为胜!

  刘备从后面缓缓收拢败卒,六万余步卒只剩两万余人了。

  关羽斩尽文丑的万人精骑,收拢部队,张颌、高览来慢了,两阵对圆,各自收兵。

  于禁、李典听闻传讯,各派出万余兵马支援刘备,张颌、高览无奈,再次退往河北。

  至此,黄河防线再次稳定,刘备、于禁、李典、藏霸各统兵马,沿黄河南岸布防,与袁军对峙。袁绍两次过河,两次损失计两万精骑,他留颜良、张颌、高览、淳于琼、蒋奇等将统兵十余万在黄河北岸对峙,自已返回冀州,计划在秋天收粮时再次南下。许都的一次除曹危机得到解脱。

  说到这里,荀彧起身,对丁一深深一躬到地:“郎中令大人,彧有件事,想请大人为我大汉考虑,能够去夺了刘备的徐州!”

  丁一不解:“此话怎讲?刘备刚刚听命北上,我们就去夺徐州,有点师出无名呀!”

  荀彧笑笑,重又坐到丁一对面:“刘备此人,不到许都述职,可知其心不纯,他从徐州带走的人马损失惨重,又要整合曹仁降卒,此时走不开,正是夺取徐州之时。江东孙策北上,攻打广陵郡,值此良机,内阁合议,以增援为由,夺取刘备徐州,刘备除徐州州牧,转任兖州刺史之职,以后都不会有军政一把抓的州牧了,朝庭决心根除割据,州牧一职,主管一州军政,私相授受,乃是大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