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之铁血武侠 > 第 007 章 脱离接触

第 007 章 脱离接触


  丁一迫退敌军两轮,打了半天糊涂仗,至今不明所以,听得李元吉醒来问话,含糊道:“事态紧迫,情势危急,下步如何行止,还请示下?”

  李元吉心灰若死,惨笑道:“你来晚了,大哥死了,李世民刚跟孤说,他把父皇也杀了,呜呼,进退无路,你自己走吧,至于孤,除了一死陪父兄,哪还有什么下步!”

  李世民?唐太宗?事情弄大了,之前听到有人喊过李元吉,丁一对李元吉没啥印象,此时终于明白过来,他赶上了玄武门之变,希里糊涂地救了齐王李元吉,被李世民手下围攻。

  李元吉信心全无,心存死志,这人虽然武勇,却没有韧性,一朝失败就自暴自弃,如果说玩游戏的话,有这样的猪队友,就是地狱难度。古往今来,成大事者谁不是坚毅果敢,百折不挠,如汉太祖刘邦、汉光武帝刘秀、魏武帝曹操、红朝***毛哥,一朝得势,便风云化龙,也难怪李世民不重视李元吉,全没有半点枭雄心志。

  日正当空,阳光如炎,火热暴烈,世间却魑魅魍魉横行,不忠不孝之人得意猖獗,阳光下有无穷罪恶滋生。

  丁一搏杀许久,依然精气充沛,连一滴汗都没有落下,此时他的内力圆转入意,锁死了精气,绝没有半分浪费,多次时空之力的冲刷,叫他的身躯和功力都到了一个不可测度的境地,信心空前爆棚,此时绝不低于轩辕无敌,现在与轩辕的差距,只在于功法运用上。

  丁一刚从汉末回来,平灭枭雄曹操、孙策、袁绍,睥睨天下,唯我独尊。李世民又如何,还没夺取皇权的李世民有何可惧,此时他还不是唐太宗。男儿胸中有万丈长虹,魏武帝杀得,唐太宗自然也杀得。

  丁一当年读史之时,以李世民最不要脸,亲自篡改史书,开历史先河,人家悄悄改,他是光明正大地改,无耻之尤!而他的子孙掌权,更是帮他遮掩,《旧唐书》、《新唐书》满篇慌言,初唐的历史跟我大清修订的明史一样,最不可信,既然有机会改变这种局面,丁一要全力以赴,终结掉此人,狗屁的天可汗,自己吹的不算。

  丁一暗骂李元吉不争气,嘴上却还得给李元吉打气道:“这些敌人,土鸡瓦狗尔,刚才不过有殿下拖累,无法放手大杀,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他们还拦我不住,不知殿下伤势如何?有几分力气?”

  李元吉情绪还是不高,回应道:“约有七八分,既然将军不惧,咱们就多杀几个叛逆,还请教将军姓甚名谁?”他依旧认为凶多吉少,只想多杀几个叛逆。

  十余人突然从殿门左右两侧冲了进来,呐喊着绕过丁一,向李元吉冲去,这样的行为是第三次了,他们的目标从来不是丁一。

  丁一轻烟般拧身后退,却不刺击,丈八长槊如拍杆,横挥起大团虚影,不管敌人如何挡架闪躲,蛮横地将左侧敌人尽数扫倒在地,横刀迅疾下探,地上的人没及反应就尽数丧命,随即合身向右侧敌人撞去,身法奇妙,脚下错步闪过当面横刀,撞到敌人怀中,此人筋骨尽断,口喷鲜血,死了并非结束,此敌成为丁一盾牌,被推撞到第二个人身上,接着是第三个,隔物传功,连撞七八人,这些人都没有骨头般委顿在地,倒成一堆,蚯蚓般不停闪动。

  看准时机冲门的尉迟敬德,就见眼前一暗,一柄横刀刀尖出现在眼前,他的长槊转不过来,丁一如何欺近身的完全不知,横槊左右挡架,十余下交击后,立足不稳,跌了出去。

  丁一倏然跟上,未几,在殿外闪动一圈,砍翻十余人,胸膛上插着两支利箭退回殿中,外面一片人仰马翻,丁一拨剑弃之于地,中箭部位肌肉紧缩,挤住不叫流血,长笑道:“某家姓丁名一,杀几个叛逆无用,李世民取得皇权,全国上下尽是叛逆,如何杀得干净,须得杀掉李世民满门上下,方才保险!”古时政变,如不清理满门,但教有一个婴儿存活,敌人都会以之为旗帜,只有杀绝了才干净,先时李世民对李元吉明言要杀尽两人满门,丁一的看法与李世民相同。

  丁一身影闪烁,未等李元吉反应,便到了他眼前,捏住李元吉的手臂,叫声:“我们走!”如风卷残云,脚不沾地往殿后退去,尚未碰到板壁,狼牙槊大锤般摧枯拉朽,将临湖殿后墙破开一个大洞,闪了出去。

  “他们要跑!快追!”殿门外,尉迟敬德换成一对横刀,身先士卒,随丁一身后追出,却见殿后带队包围的郑仁泰、李孟尝已经身首异处。

  不远处的湖面之上,丁一拉着李元吉,从水面迅速跑了过去,直奔太极宫西侧的掖庭宫方向。

  尉迟敬德望湖兴叹,他没有这种凌波湖面的轻功,转身急步穿过临湖殿,跨上战马:“快快,我们追!”

  相对丁一来说,他们都是没有开化的野人,不明白压力和压强的道理,一块很大的石片都能在水面打水漂,轻功差不多的情况下,以脚掌在水里急速奔行,是掉不下去的,个别武林高手学着蜻蜓点水,用足尖在水里奔跑,那不能在水里行走就可以理解了。

  长孙无岂急得扑了上去,拉住尉迟敬德马缰,大叫道:“且住,我们不追了,去武德殿请圣旨,中枢得手,天下追索,谅李元吉无处可去!宫中内侍军将颇多,如是纵马追赶,与之交手,必然大乱,得不偿失也!此时武德殿才是急所。”

  尉迟敬德听着长孙无岂说得有理,丁一的武功太强,轻功太好,短时间他还真追不上,如果与宫中兵马交手,事态扩大,耽误大事,当下叫声走,当先向武德殿纵马驰去。

  掖庭宫乃是宫女居住和犯罪官僚家属妇女配没人宫劳动之处,它的北部是太仓所在,南部则是内侍省,丁一对掖庭宫不熟,带着李元吉跑到掖庭宫与太极宫交汇的嘉猷门。

  嘉猷门所在不是城墙,只是相当于院门,门前有几个军卒和内侍值守,看到满身鲜血,状如魔神的丁一和李元吉,当下跪地向齐王请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