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之铁血武侠 > 第 013 章 集结2

第 013 章 集结2


  见到太子印信,丁一大喜,拉着李元吉,带着冯立、薛万彻、孟冠玉和鲍雪松等人进入城楼商议军情,太极宫怎么打,这不只是军事问题,还是政治问题。天籁小说Ww『W.』⒉

  李元吉性格较为鲁莽,思虑从不周详,跟大家说了王珪的安排,就没他什么事了,用他的话说:“杀过去,一路平推,直到砍翻李世民!”

  一路平推,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太极宫虽不广大,各种人物杂合其中,至少万儿八千人,而且打起来,李世民随时可能从各处调人,他本身在军中威望就高,王珪这趟跑出去,成功机率渺茫。

  丁一提出要尽可能争取盟友,这些年天子李渊老迈,太子建成监国,京中大多数文臣武将习惯于听从太子命令,这个不利用太可惜了。

  鲍雪松职位最低,又是最新上位,期期艾艾,不住小心地看李元吉脸色,李元吉不喜欢鲍雪松的神情,觉得过于小器,恨声说道:“有话就讲,有屁就放,别这样看孤,孤听得进意见地。”

  鲍雪松犹豫着说道:“太子虽薨,见过太子尸体的不过秦王那百余人和我们这点人,对于群臣来说,他们并不知道,这里面是不是可以做些文章?”

  “假传太子之令!齐王,此事可行!”冯立在旁大喜,他是太子一党,之前只想远走他乡,这会开始考虑时局,听鲍雪松提醒,觉得事有可为,马上反应了过来。

  李元吉脑袋还是转不大过来:“丁将军,你让我取太子印信,要如何做。直接说出来,时机紧迫,咱们快一点,只要有利咱就去做!”

  时光如流水,丁一十八岁了,岁月的沉淀在他脸上也有了印迹,颌下的胡须开始硬朗,他的性格锋锐依旧,胸中自有丘壑,有许多想法,他也不矫情,敲着桌子,说出许多条应对措施:“太子虽薨,天下不知,我们以太子印信,布命令!天子已逝,正是大有为之时!”

  不等丁一继续往下说,薛万均摆手道:“天子到底怎么样了?消息准确吗?”

  李元吉正要开口,丁一伸手制止道:“李世民已入中枢,天子不管有没有被弑杀,大家要不想无处立足,为全家老少考虑,就得坐实秦王弑君的罪名!这件事情丁某一力承担,将来如果有事都算到我身上。”

  冯立摇头道:“不是责任的问题,万一天子无事,且出来为秦王正名,如何是好?”之前说天子有事,纯属李元吉的猜测,李元吉威信不足,冯立等人对他不是很信任。

  这时候没有电视机,没有无线电,李渊出来正名,怎么正?就算他站到城头,有几个人能看得清?又没有投影能放大,这些家伙担心的东西太多了,说白了还是皇权在起作用,比李世民敢于打破规矩输在了心态上。

  丁一以手成拳,在空中斜斜一劈:“天子居于深宫,我等一旦动,必然迅猛暴烈,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就解决掉李世民,生米做成熟饭,不要担心太多,反正李世民得势,大家都是死,拼一把,又如何?三人成虎,我等以太子谕令秦王弑君,相信我们的人应该很多。”

  见几人还有些不解,丁一不想解释太多,继续说道:“有几点必须做到!一、为天子举丧,皇城之中,以头、臂、腰间缠白布戴孝者识别;二、命猛将两人,带百余兵卒,为王珪送去太子谕令,命全城为天子戴孝,暴李世民弑君之事,按王珪的意思,调动文武百官,服从调动者嘉奖,不服者斩立决,不论文武,其中尺度,王珪掌握;三、以忠实可靠之太子属官,骑马沿皇城城墙传太子谕令,为天子戴孝,齐攻秦王李世民,最少也要让城墙上的军队中立,关闭所有皇城城门,不许任何人出入;四、以大将一员,带百余兵卒,取掖庭宫,传太子谕令,为天子戴孝,驱太仓守卫军卒从掖庭宫那边进攻秦王,分其兵势,命宫女为全军准备饭食,命内侍省通传皇宫,要宫中内侍、宫女配合太子部队控制皇城;五、用太子印信,写无数字纸,在城墙上寻上风头,丢入皇城之中,宣布李世民弑君之罪,号召宫中所有人员为天子戴孝,共杀李世民;颁布赏格,对李世民带入宫的家伙全都宣布为叛逆,击杀者有功,重赏。”

  丁一想得很清楚,秦王在军中威望很高,但在皇宫大内,永远是天子和太子的威信高,陷李世民于不义,落入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这才是瓮中捉鳖,百战百胜的做法。象齐王李元吉这种石头脑袋,硬要去跟李世民对撞,那才是嫌死得不够快,论军将的勇猛,肯定是不如李世民的,人家李世民为了这一天准备了许多年,带来的人手个个都是精挑细拣,百战余生之辈。

  在交流之中,冯立不住去看齐王脸色,他是太子下属,素知齐王桀骜不驯,这位丁将军说起话来一气呵成,基本等于决定,他要看齐王如何反应。

  李元吉不停点头,以示认可,没半点反对,显然对这位丁将军信任有加,冯立心中,啧啧称奇,齐王一向很少服人,这会以齐王为主,他当然不会多事反对,何况对方说得在理,比他自己想得周全多了。

  坐言起行,事情不需要再议,李元吉认可了丁一的意见,马上就按照这些东西来安排,先是写了几条命令,让薛万均要带一百余人去护卫王珪行事;然后又是写了数张手谕,命孟冠玉和鲍雪松率兵三百整合掖庭宫,孟冠玉在皇宫当值,曾去太仓领过俸禄,那儿他熟,丁一不放心这两个人的武力,他跟李元吉说明,要亲自去督促,走前叮嘱李元吉,东宫和齐王府的人一旦到齐,就马上按计划动,虽然离得不远,丁一没时间再关注李元吉这边了。

  各道珍重,丁一等三百余人,顺城墙到达玄武门,然后下城,关掉玄武门,向掖庭宫走去、

  丁一等人离开时间不长,东宫人马和齐王府人马全都到齐,东宫文臣数位,猛将多员,内侍宫女数百人,李元吉把跟丁一商量的许多事情交待给太子妃郑观音,由她来安排东宫属臣尽快书写各种李世民弑君的字纸并用太子印信,让他们沿城墙找合适位置抛撒。

  齐王府兵马不过五百余人,猛将谢叔方、李思行(开国免死功臣)、武士逸(武则天伯父),随行妻妾子女内侍宫女一百余人,李元吉命令闲杂人等全听太子妃安排,他亲自集中兵马,准备冲击大内。

  李世民担心变数太多,他通过假李渊数次下令,宫中所有人都必须安于职守,不许乱动,看到异常也必须装没看到,李世民的下属一太极宫内纵马,宫内许多人感到惊讶,向中枢汇报,都说是正常,逼他们不许管,结果就是李世民把消息对自己进行了遮蔽,当尉迟敬德和宇文士及集结好两千多宫内禁军向东宫的通训门出好一阵后,他才得到汇报,李元吉夺了安礼门,正在集结部队,准备进攻。

  李世民从没认为李元吉有这样的急智和魄力,大惊之下,命令手下做好防备,叫回尉迟敬德等禁军部队。他也用圣旨盖了大印调秦琼、程知节(咬金)、徐世绩的部队,但没有几大省的认可流程,很难有法定效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