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之铁血武侠 > 第 017 章 礼尚往来

第 017 章 礼尚往来


  李安俨院内,看到了一些景象,丁一无法给院外示警,有些地方丁一也没看全,实际上比丁一看到的还要严重!

  李世民及其下属都是尸山血海、血流漂杵中杀出来的,从李元吉让人背着袋子垒高的时候,李世民就已了然于胸,在他的指挥下,有了许多相应的应对。

  之前有内侍传天子口喻,由李世民全权负责讨伐齐王,因而禁军如臂使指,完全听令行事。

  东中西三个院落,李世民分出了轻重缓急,人在向西院集中,这儿超过了1500军卒,防守却有意放松,竟然是要在西院放对方攻入;两仪殿所在的中院防守一直犀利,李世民直属的七百余人都集中在此,弓术娴熟,箭箭咬肉,使得中院一直很安全,内侍靠不拢来,而六十多名骑兵由尉迟敬德率领躲在两仪殿之后,箭矢不能及,做着许多准备,中院甘露门后还隐伏了近三百甲士。东侧的防守还算严密,冲锋内侍不时被射杀,却也有人能靠近丢下米袋。

  刘师立进入西侧,命令西侧军卒估算战马跳入距离,把原来抬到墙边垫脚射箭的几案等杂物拉到战马落地的位置,作为拒马和陷井使用。军卒中抽出半数人背墙站立,各自手持弓弩面对杂物区域,这是要给对方冲阵骑兵第一轮打击,其余半数则与敌人正面对射,做出防守严密的样子,就算在对方数轮急射中依旧咬牙苦撑,那半数背墙之人不许参与,静静等候。

  院外急促的马蹄声响起,一声令下,背墙之人统一举弓,上弦,满弓,待射!

  西侧和中院之间的宜秋门,张公瑾着三层甲胄,手持门板般大的百斤大刀,当门而立,如一遵门神,杜君绰持槊站在他的旁侧,还有百余人严阵以待,这些人是要防西侧溃散备兵卒和敌人的冲击。

  李元吉的三百骑军在院外倒下十余骑,挟带风雷之声自天而降,骑卒虽锐,未料脚下杂物,瞬间被拌倒五十余骑,人仰马翻,滚成一片,好在时间仓促,来不及调配,杂物有限,大多骑卒凭借高超的骑术得以完好无损。

  “射!”弓弦声嗡成一片,近千支箭自骑卒身后暴射而出,近距离攒射无法闪躲,幽州骑兵又倒下一片。靠墙军卒又搭上第二支箭,眼见着就是一次措手不及的屠杀。

  射的声音刚起,丁一身形半转,松弦,刘师立脖颈中箭,翻身倚墙倒下,他的亲卫马上明白过来,大声狂叫:“有内奸,有奸细!”

  丁一丢下弓箭,扯出两柄横刀,内力狂涌,刀上有层淡淡的刀芒,锋锐耀目,他一刀遮面防护,一刀与肩平齐横持,刀尖抵在墙上,贴墙狂奔而去,手上阻力不断传来,弓断人倒,如同多米诺骨牌一般,人头、残肢、断弓、鲜血,墙角一片狼藉。

  这些禁军都是孔武有力,武技高强之辈,却死得冤枉,毫无价值,跟刚冲入院内的骑兵一般,都是形势比人强,没办法。

  沿墙角站立张弓的伏兵本是一字排开,精神高度集中,对侧面的冲击没有预料,竟是全无防备,韭菜般任丁一收割。丁一轻功惊人,蓄谋已久,轻易不出手,出手不容情,速度极快,根本不看靠墙站立的人群,咬着牙,一口气从墙角一侧跑到了另一侧,这些背墙之人本是挺直如松,靠得紧密,丁一跑过一圈,墙壁上一条东西向的长长划痕,墙上白灰腾起还未散尽,近千人全数倒地,意外逃生的不过三五个,这三五人或是低首取箭,或是杀人腿软瘫下的,死者大多脖子搬家,小部分被切成两半。

  饶是以丁一的功力,也停下呼呼喘气,他的双眼被血色蒙住,心内不停翻涌,杀人从没如此容易和集中,心中极度不适。本来他不想杀这些禁军,此时却没有办法,如果不动手,冲入骑卒势必全部射死,被大墙所隔绝,接着冲入的部队也只会被杀光,那今天就只有失败,不得不为也!

  杀人的那柄横刀在丁一停下身形后,没有内力加持,寸寸断裂,跌落尘埃!要知道刚才那些禁军全部着甲,就算最脆弱的脖子,有些人也有甲叶防护,此刀早已不堪使用。

  在院中起初作为引诱的数百禁军还在扑击幽州精骑,此时也都惊得呆了,短暂的失神后,数十个禁军满脸泪水,丢下骑军,高叫:“叛徒”“混蛋”往丁一扑来。他们依旧以为丁一是禁军同胞。

  精骑尚余一半多,此时在最初的慌乱后,反应也是极快,纵骑向几个大殿狂奔冲去,大殿里还有些禁军倚着门窗射击。

  丁一伸脚挑起两柄横刀,才待冲锋,墙上扑通扑通跳了数百军卒进来,这些军卒与骑兵一样,都是头、腰、胳膊缠着白布,悍不畏死,一命换一命,无人闪躲,双方都是同样的剽悍敢战,转眼那数十个禁军被砍翻在地,冲来的也倒下了同样的人数。

  那些军卒见丁一禁军服饰,也向他扑来,丁一双刀挥动,挡开身周的无数刀光,迅速向宜秋门跑去,身后追来大群人马。

  幽州精骑纵跃,跳入西院的同时,太极宫正中间两仪殿的北边院门,甘露门突然向两边大开,从两仪殿后闪出,经过短暂加速,尉迟敬德手舞长槊,一马当先,冲了出来。

  院外,内侍们投送米袋还没有止歇,开门之前,守卫中院的军卒们,有一个短暂的停顿,内侍们突然发现抵抗力度大降,以为是西侧冲入引起的变化,吼叫着扛着米袋奋力前冲。

  “滚开、滚开!”尉迟敬德爆喝声中,长槊吞吐,当面的内侍被长槊不停抽翻在地,又被后面跟上的马匹踩死。

  尉迟敬德人黑马黑甲也黑,宛如黑色闪电,荡开人群,直扑李元吉,他要擒贼擒王,当年在刘武周麾下还没有归唐之时,尉迟敬德日抢三关,夜劫八寨,杀得唐军尸横遍野,直到被秦叔宝所败,他精于骑战,长途奔袭,十荡十决。

  李元吉、裴龙虔、谢叔方、冯立、李思行、李安俨等人骑于马上,正在观瞧冲入军卒,担忧进攻效果,未料尉迟敬德来势如此迅速,此时马速未提,措手不及。

  持弓步卒弓未开满,便对着尉迟敬德射了一轮,弓力不足,尉迟敬德右手长槊清理路上内侍不停,左手护住面门,挥几下便将来箭尽数打开,竟是转眼就扑到李元吉跟前。

  李元吉开始受的伤重,此时好了大半,但反应较平时慢了半拍,眼见就要被尉迟敬德一槊洞穿,身后一股大力涌来,谢叔方在他身侧,纵身将李元吉扑下马来向一旁滚去,此时裴龙虔、冯立等人的叫声才响了起来“护驾、护驾!”。

  李安俨最是暴烈,他也不管李元吉和冲过身旁的尉迟敬德,举起大锤,猛夹马腹,冲着尉迟敬德身后的来骑逆流冲了上去。

  裴龙虔反应也快,长槊在地上一扎一挑,一只米袋飞了起来,正砸在紧跟尉迟敬德身后,探头挥槊去刺李元吉的骑兵身上,那人被砸得飞起,远远落了开去。

  尉迟敬德一槊不中,看也不看,挥槊向侧方扫去,李思行横刀挡格,身体坐得太直,准备不足,力量不及,被抽得飞了起来,冯立眼疾手快,伸手按在李思行腰上,把他轻轻放到了地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