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之铁血武侠 > 第 011 章 夜盗突来

第 011 章 夜盗突来


  丁一面无表情地走上前,双手成掌,突然大叫一声,面目狠厉,向徐大个推去。

  徐大个双膝微蹲,身躯前倾,双手向外展开,表情不以为然,还瘪着脸砸嘴,啧啧有声,要给大伙展示他的轻描淡写。全副力量和精神集中在胸前,要把自己当成一堵墙,让丁一撞在墙上,给他好看。

  对方的双掌击到了胸上,没有感觉到半分力量,丁一变掌为抓,拈住了几根胸毛,扯了下来,胳膊往后一缩,脸上的表情全是嘲笑,戏谑。

  徐大个胸部有轻微刺痛,看着丁一的表情,大怒,放声嘶吼,露出阴险狞笑,双手向中间环抱。

  丁一左掌上扬,向徐大个脸上抓去,右掌后缩半尺,变掌为拳,捣向徐大个胸口。

  丁一的位置在徐大个中空,算是零距离接触了。

  徐大个双手环抱,刚做了个动作,便意识到自己抱住丁一之前,脸上会先被丁一抓到,他急忙脖子后缩,脑袋后扬,双手变招上行,去阻拦丁一双手。徐大个双手刚触到丁一手臂,就觉得胸口如中雷击,当时就巨痛无比,吸不进半丝空气。

  丁一右拳中指指节突出,狠狠地轰在徐大个胸口膻中穴上,他力量太小,不得不把全身力气集中到一点,一击便废了徐大个。

  左手不理徐大个的双手,按在他的脸上,就着他后扬的脑袋向下一按,徐大个轰然倒地。

  丁一动作并不快,外圈众人看得清楚,对这个少年一招便放倒徐大个,佩服不已,徐大个性喜惹事,看谁都是不高兴,他被落了面子,人人高兴,顿时大声喝彩。

  丁一抱拳:“见笑了,见笑了!”退回王三郎身旁坐下,王三郎竖起大拇指,笑着点头赞许。

  徐大个好一会才站起来,揉着胸口,扶着长枪向另一边走去,郁郁寡欢,再不敢叫嚣挑衅。

  钱松见到徐大个的表现,有些不高兴,他小声责备汪元德:“怎么选的人,连一个乡下少年都敌不过?岂有此理!这次任务重大,如此不小心?”

  汪元德是武人,他大约知道徐大个怎么败的,急忙解说道:“徐大个在西北军中,曾冲阵斩首五级,是勇猛敢战的锐士,咱们没有选错人,而那少年有古怪,用的是江湖上的小手段。”

  “喔,什么小手段能够一击打倒我西军的勇士?”钱松有些不敢置信。

  这个,汪元德伸手在胸前膻中位置拍了两下,说道:“前胸后背,猝然受到猛击,容易让人背过气去,姓丁的小子,刚才有两个动作,左手遮挡视线,右手突然暴击,徐大个冷不防着了道。”

  汪元德稍停顿下,继续说道:“这次我等北上,消息不能泄露,这少年来得突然,不知道是不是有心人安排的,要不要晚上......”他右手在胸前呈刀状,轻轻斩击,询问钱松要不要灭口。

  钱松摇头否决:“不是奸细,救此人时,我等在船上看到过,皮肤都泡白起皱了,在水里至少淹了一天,那种烧热很难熬得住,没死就是侥幸!而且咱们救人也是临时起意,不可能有人能谋算到。”

  钱松不知道丁一是自己跳入水中顺水漂流,从一条支流汇入的济水,他以为丁一为梁山贼寇所害,不妨碍他判断丁一并非提前准备好的奸细。

  钱松盯着在暗影里端坐,与王三郎有一搭没一搭聊天的丁一,说道:“明天就丢下此人,让他自生自灭吧,若是一般人,救人救到底,不妨带到登州再送人离开,这少年既然有古怪,咱们的事不容有失,给他点吃的,让他自生自灭好了。”

  大汉们想家了,他们喝酒猜拳,喝着喝着,有人唱起了西北的信天游,又有人加入进来,声音宏大豪迈,惊起远处一片飞鸟。

  闹得晚了,就在篝火旁边,众人取来被褥,幕天席地,睡在了沙滩上。

  此起彼伏的鼾声中,丁一难以入眠,他体虚加心神不宁,有点六神无主,总觉得好象有什么事情忽略了。

  夜鸟的啼叫声中,远处的林子里,四十余条壮汉各自散开,在树林里或倚或靠,有人在专心擦试手上的兵刃,有人在小声地聊天,这些人形相各异,怪模怪样,有人穿着花绸衣物,也有人着破布烂衫。

  在壮汉中间,则是两条形相怪异的大汉。

  左首那人,身长八尺、腰阔十围、面圆耳大、鼻直口方,腮边一部络腮胡须,光头上九个戒疤,脖子上挂着一串鸡蛋般大的念珠,手持一柄黑亮乌光的水磨禅杖,那禅杖一头的方便铲脸盘大小,另一头的月牙闪着寒光,好一件杀人凶器,恰似金刚临凡。

  另一人略矮,七尺五寸,身材壮硕,面皮上老大一搭青记,腮边微露些少赤须,头戴一顶范阳毡笠,上撒着一托红缨,右手拄着一根黑沉沉的浑铁点钢枪,黑夜里猛不丁看到,只会以为是恶鬼降世。

  金刚吩咐诸人:“海滩上那些撮鸟,听口音看身形,似乎是俺老鲁的西军同胞,却不好坏了牲命,一会下手,轻些个,打翻即可,俺们只劫财,不杀人!”

  恶鬼不发一言,只是点头,周围众人一叠声地道:“晓得了!”“知道!”“明白!”乱乱纷纷。

  金刚很不满意,叫道:“憨货们,没点规矩,等回山了,杨制使多操练下他们,就这样子上不了阵。”

  恶鬼点头应喏,随后抬头看向旁侧一棵大树:“李忠,好了没有,什么时候可以动手?”

  大树上悉悉索索,滑下一个人来,这人身材健壮,脸尖面长,宛如蛇形,看起来颇有点好笑,这人刚一落地便笑道:“鲁大师想看海,没想到就碰到这群行商,合该咱们发财,他们都睡熟了,放哨的看起来也没精神,这就可以动手了。远远看去,两条船颇为沉重,想来财货不少,沾你们二龙山的光了。”然后嘿嘿直笑,偷眼瞧着胖大和尚鲁大师。

  鲁大师笑道:“你这贼厮鸟,小肚鸡肠,还咱们发财,净惦记着分俺们二龙山的财货,看在你陪洒家走这一趟海边,所取财货,分你们桃花山两成,如何?”

  李忠脸上笑容猛地一敛,又马上笑道:“生受了,生受了,那些家伙看起来个个身强体壮,还要大师和杨制使打前锋,我等桃花山的小喽啰跟着喝口汤水就好。”

  恶鬼杨制使笑道:“又要发财,又不肯出力,你这桃花山什么时候兴旺得起来?”随后招呼大家:“走了,走了,轻点声,打晕就好,别下死手!”

  鲁智深补充了一句:“俺们不下死手是慈悲,要是对方警醒,伤了俺们的人,也不必客气!”说起来鲁智深落草前,曾在延安府做过提辖官,打老了仗的,在战场上留手等于送死,所以他才补了一句

  众人收声,气氛变得紧张起来,低着头向树林外面摸去,他们担心被对方发现,所在位置离丁一等人休息的地方还有点远,这还得走一会儿。

  这群人是青州地面二龙山和桃花山的匪寇,领头者是二龙山的花和尚鲁智深与青面兽杨志,桃花山的则是打虎将李忠。

  他们出现在这里,是因为鲁智深与杨志都是西北人,没见过大海,闲来无聊,叫桃花山的李忠带路,到海边玩耍,因为这两山的首领都是通辑要犯,一路走的都是荒郊野外,来到海边也往没人的地方走,居然就发现了钱松这两条船,李忠见船吃水颇深,便上了心,要拉着鲁智深和杨志吃下这满船财货,山上不能种粮,日子过得紧巴巴的,鲁智深和杨志也有小喽啰们要养,马上就答应了,要做这一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