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之铁血武侠 > 第 20 章 险道神

第 20 章 险道神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

  的卢算什么,与赤兔跟本不是一个等级的,如果的卢算是跑车的话,赤兔就是飞机了。

  烈日高悬,郝思文策马飞奔,带出一溜残影,路边的行人和树木,如同流星一样,向后飞退,快得不同一般,赤兔神俊,自行闪避障碍,不必担心发生事故。

  青州的二龙山相距蒲东不过四百多里,并不算太远,一路市镇乡城,都不曾停留,就算个别地方有人盘诘,查询路引等物,郝思文有关胜开具的公干出行凭据,并不曾耽误多少工夫。

  仅仅半日郝思文就到了青州地界,他也不进州城,在路上问了几个人,便取路直奔二龙山而去。

  郝思文早都想叫大哥别当那个小小的巡检了,一个九品小武官,怎么对得起大哥关圣后人的身份,看看孔圣的后人,人家直接就是衍圣公,文武二途,天差地远,有变数他就高兴,何况为自己考虑,街面上不能打混一辈子,郝思文家并无太多产业,有朋友帮衬,虽然能吃饭却吃不大好,所以他热情很高,要是真的是关圣托梦,那可不得了,他心头火热,自然行路很快。

  一轮急奔,驱马过了处山岗,望见一处高山,十分险峻,这边再往前走,似乎都是山路了。

  赤兔出了身汗,依旧步履轻松,还没到极限,只是大哥的马,无论如何可不能骑坏了,这种道路,可别伤到了赤兔才好。

  郝思文的武艺,练的就是马战,他爱极了赤兔的神俊,马这玩意,娇贵着呢,为蓄养马力,郝思文下马慢行,让赤兔落落汗,得到好的休息。

  再走得一两里地,郝思文看到前方乱石般的山脚下,有一处挂旗的小酒肆,两层的土坯房,门前还有一眼溪流,门侧有个小小的牲口棚,棚里已经有了一匹黑马,这黑马还算不错,不过比起赤兔矮了半个头,多少差了一些,远远看到赤兔,就躁动不安,蹬踢着腿不停原地移动。

  看到郝思文,小二迎了出来,满脸堆笑,一边说着里面请,赞扬郝思文的马儿神俊,一边伸手去帮郝思文牵马。

  赤兔有点不乐意,摆头避来小二的手,作势欲踢,郝思文急忙伸手轻抚赤兔脖颈,哄小孩一般安抚住赤兔,交待小二:“准备些精料,多添点豆子,弄点盐和肉沫,速速办来,我还要赶路!”亲自把赤兔牵到马厩,拴好。

  小二高叫着:“客官,您放心吧,我这就准备饲料和食水。”进屋里去了。

  郝思文不放心,守在马厩,要等饲料来了再进去吃东西,黑马往赤免跟前凑过来,赤兔不愤地伸足踢开,黑马呜咽着不敢再靠前。

  郝思文见赤兔霸道,不禁开怀大笑,见了小二送来的黑豆饲料,拌好肉沫和盐,自怀中取出一块银两,丢给小二,吩咐小二喂完马,帮着洗涮下赤兔,为它解乏。

  郝思文是有钱便花光的主,讲究钱财不过夜,十分大方,那块银子足有二两,一人一马吃十顿饭都够了,小二突发横财,大喜叫道:“大爷尽管用饭,我这里必定帮您照顾好这些红马!”

  “红马?嘿嘿!”这可是赤兔!

  郝思文没必要给店小二普及宝马常识,就象后世开布加迪威龙的没必要跟小饭馆的伙计讲自己的车多少钱一样,心理上的优越感爆棚,郝思文是个普通人,偶尔开个高端车,俯视了一把店小二。

  郝思文昂首进到店里,吩咐店家:“上肉上酒,爷们吃了还要赶路!”

  郝思文进房之后不长时间,从旁侧乱石山上,一条大汉满头大汗,攀爬着走了下来,边走边啐:“晦气,听闻这边山高林密,走这半边,居然找不到一处立寨的地方!”

  这人身材高大,足有两米还多,面相狠毒、腰阔耳肥,站在地面,如同多了一个险恶的魔神,这人是青州地界有名的强盗险道神郁保四,郁保四聚拢了二百余人,做强盗勾当,最近寻思着找一险峻所在,要立一处大寨,从类似响马一般的流贼变成的根距地的山贼,这天四处游荡,寻找合适所在,刚翻过酒店背后这座山,走到了酒店这边。

  郁保四到得小店门前,看到刚为赤兔洗涮完,正在装马鞍的小二,噫了一声,暗自寻思:“这马?红得耀眼,高壮有力,面额颊长,仿佛兔首,莫非是传说中的赤兔马?”

  他没骑过好马,但眼光还是有的,赤兔比旁侧黑马高出一头,而黑马蜷缩到一侧,这一比较,如何能够分不出来,此乃宝马。而他由于身量肥大,普通的马根本驮不动他,见到这匹赤兔,他喜不自胜,终于有了能驮自己的坐骑。

  “好马啊,好马!”郁保四作出观看宝马的样子,满脸笑容,向马厩走去,眼睛盯着赤兔,嘴里问小二:“小子,这马哪来的?好漂亮!”

  小二自顾忙碌,顺嘴回答:“客人在里面吃酒,这马确定漂亮,全身都是力量。”语言里掩饰不住的夸赞,他给赤兔擦洗,亲手触摸到赤兔缎子般的肌肤,能感觉到赤兔肌肉下孕藏的力量。

  郁保四在小二身后两步站定,啧啧赞叹中,继续问道:“那客人是哪里来的,这么好的马,一般人可骑不上!”

  小二给赤兔上好马鞍,退后一步,赞赏地看着赤兔:“真是好马,听口音,是东京汴梁一带的人......”

  语音未落,后脑上突然一只手按了上去,下巴被郁保四另一只手把住,接着脖子一痛,脑袋转了一百八十度,惊愕恐惧中,看到了身后郁保四狰狞的面孔,眼神一暗,就什么都不知道。

  光天化日之下,郁保四杀了店小二,并不着急,把小二往后拖到草堆里,用草盖住,走到赤兔身旁,一手安抚,一手抓着把掺盐的肉沫黑豆,送到赤兔嘴边。

  似乎感觉到些不妥,赤兔烦燥地打个响鼻,又被郁保四手上的食物吸引,到底是个畜生,只是踌躇了一会儿,便低头吃了起来。

  喂完这把饲料,郁保四嘿嘿偷笑,心内得意:这马是我的了!

  他拍拍赤兔:“宝贝,别着急,爷带你吃香的,喝辣的!”解下缰绳,把赤兔牵出马棚,认脚踩蹬,骑了上去。

  “驾!”双脚一磕马腹,在马臀上用力一拍:“走了,宝贝!”

  “得得得......”赤兔起步超快,带着一团红影,跨过小溪,很快就消失在了远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