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之铁血武侠 > 第 029 章 山上夜话

第 029 章 山上夜话


  李忠引鲁智深上首安座,他刚退了一步,想要到下首相陪,鲁智深拍的一掌拍在李忠肩上,李忠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大哥,轻些,轻些,小子经不起拍打!”

  鲁智深摇头叹息道:“做一个山大王,你这身子骨也忒脆弱了点!这桃花山的满山桃花,可惜了的!”这时候正是桃花满山的季节,此时天黑看不真切,但空气中飘着桃花的清香,想来白天枝干扶疏,花朵丰腴,美景诱人。

  李忠脸上有点挂不住,但他走江湖时看人白眼,听人冷潮热讽早都习惯了,对人的基本判断绝不会出错,鲁智深是个好人,他心胸开阔,热爱友朋,是一根粗大腿,抱上就不能轻易撒手,因而腆着脸笑道:“桃花山自然是惟二龙山之命是从,说起来我虽是一山之主,不过也就是活不下去,混口饭吃!”

  鲁智深是个心大的,笑道:“胸无大志,与洒家不差分毫也!放心,你的桃花山有我等照拂,天大事我都帮你顶上!”自夸了两句,不经意地问李忠道:“你走江湖卖解,见多识广,可曾听说过神人托梦之事?”

  这个问题倒也新奇,李忠微怔了一下,便笑着说道:“还真有,七八年前,在东京汴梁曾听人说过一件异事,有个大商人叫杨序的,天天在市井与河滩旁买鱼子放生,听说是有神人托梦,道他阳寿已尽,需救生一万方得延寿,一万不是个小数目,杨序投机取巧,便放生鱼子!有人问他鱼子离岸可能得活,他说梦里面神人告诉他鱼子不经盐渍,三年依旧有命,这个事在汴梁传得沸沸扬扬,好长一阵,街头巷尾还有人提着母鱼去寻杨序送鱼子,也不知道此人现在怎样,救生一万有没有做到!”

  鲁智深颇为讶异,感情还真有神人托梦之事,他招呼李忠:“坐,坐,坐在洒家身旁说话!”

  见鲁智深拉着自己,走不开,李忠让周通去准备酒食为大家接风,他干脆坐在鲁智深身旁,陪鲁智深聊天。

  好几百人的食宿是个大问题,周通郁郁不乐地呼喝着喽啰们去安排,鲁智深来得突然,周通是不爽的,却没法反对,他虽然在门口敢抱怨,其实是被鲁智深打怕了的,当初周通下山强抢民女,被鲁智深碰到,劈头盖脑一顿胖揍,好悬没给打死。

  喽啰上前,帮鲁智深和李忠满了两碗酒,李忠端起来,敬了酒,才有时间问鲁智深:“大哥,怎么想起到我这桃花山来?还带着大队人马,别说是串门呀,这个我是不信地!”

  鲁智深举碗示意一下,昂首一口喝干,道:“痛快!”把碗往旁侧摆了摆,示意小喽啰再满上,对李忠说道:“前时在海边收上二龙山的四头领,还记得不?”

  李忠想了一会,才恍然大悟道:“那个病殃子小丁?记得记得,说是阳谷县打虎武松的兄弟,那小子体弱多病,也不知道你们怎么看上了?”

  鲁智深笑道:“神人托梦就是说的这个小丁,义勇武安王关羽关二哥托梦,说是他的子孙大刀关胜要投奔二龙山,你说此事可真否?”

  李忠大惊:“怎么可能,关羽关二哥忠义无双,前半生都在镇压黄巾,会让自己的子孙上山落草,此事必然有诈!”

  鲁智深又喝了一碗,认真地对李忠说道:“说起来此事或许为真!”他把丁一说的关羽请吃仙茶,一夜间形容大变,完全换了个人的样子说了,还啧啧赞叹:“丁一说前世乃是关羽同僚,不知他是那位转世!”。

  李忠不大相信:“也许是什么妖孽化形来骗你?”

  鲁智深很自信:“我师父说我常怀赤子之心,天生便能辨别真伪,一般人很难骗得了我。”

  鲁智深都这样说了,李忠不好再质疑,只能闷头喝酒,他心中不服,也只能和着酒吞咽进肚,不时与鲁智深聊两句别的。

  鲁智深在桃花山上安顿下来,日日饮酒作乐,,也不去劫道打击私盐,只是时不时派几个人回二龙山偷摸看看动静,他要看看关胜倒底上不上山,若是上山他再回山,到时自有一番安排。

  二龙山上,中门大开,无数火把如同天边璀璨的星,从山门一路闪耀到大堂。

  丁一与郝思文把臂而行,郝思文身后几步远,赤兔马以为这些人都在欢迎它,高抬着腿,慢慢跟着两人也进了大堂。

  闻到酒香,赤兔马鼻翼翕动,不复昂扬之态,酒鬼般向门旁不远的一罐美酒走去,罐口略小,它的头大,伸不进去,急得对着郝思文的背影昂昂嘶吼。

  丁一与郝思文一起回头,丁一笑着吩咐两个喽罗,取来几个大海碗,在桌上一字排开,抱着罐子满上,赤兔马兴奋地埋头喝去,喝着喝着,四蹄跪下,趴到地上,两个喽啰不断地给它倒酒,它也不停地喝。

  郝思文很感动,仓促之间,山上迎接他的礼节很足,没有鼓吹歌舞,两厢站立,打着无数火把的喽啰给予了弥补,笑脸相迎的丁一亲切的姿态表明了对他的重视,对方压根没有半点怀疑他的诚意,便大开了中门。

  市井间打混,没有见过大世面的郝思文受宠若惊,武技高强,敢单人独对两百悍匪的的他如同初哥一般,晕晕然不知南北西东,被动地跟着丁一前行。

  行到中堂,丁一挥手示意众喽啰散去,这些刚睡着不久又被折腾起来,着实不容易,领导一句话,下属跑断腿就是说的这种事。

  丁一邀坐之时,他才醒过神来,看到趴地饮酒的赤兔,很是不好意思,不过进了山中,郝思文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看着散去的喽啰,他在评估山中的力量,这些人连件皮甲也无,看起来穷得一*,这样的势力当真值得自家兄弟效力吗?

  那就试一试好了!

  见人群散去,仅有几个喽啰为自己上酒上饭,郝思文欠身行礼:“将军,我来时路上,碰到两兄弟,颇有勇力,想要举荐给将军!”

  丁一举碗邀饮,问知详情,郝思文给二龙山推荐两员小将:孔明、孔亮,言其颇有勇力,值得培养。听到其出身,丁一笑了:“良家子,会上山否?”

  这两人,丁一是知道的,及时雨宋江的徒弟,他兴趣不大,但郝思文作为关胜的义弟,先期上山,面子不能不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