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之铁血武侠 > 第 040 章 神霄弟子

第 040 章 神霄弟子


  求救人到底在哪里,之前以为是半山,足足翻过了两座山,丁一在山上走了好远,还没找到人,耳边隐约还能传来呼救声。

  直到在一棵树下看到了求救人。

  求救之人看起来岁数不大,颌下微微几根软须,面容稚嫩,十三、四岁年纪,身量也未长开,面容清秀,双目紧闭,嘴唇无有半点血色,发髻散乱,倒在一棵树下,浸泡在雨水里,雨水血红,好大一滩,不知此人流了多少血。

  丁一观察了一会,发现附近没有别人,用脚足把对方挑个翻身,这人背上伤口太多,都很细碎。

  扯着后脖领把此人带到树下,扶他坐好,扯掉衣衫,丁一开始检视此人伤口,施以援手,说起来丁一如果在网游中,必然属于善良守序阵营,虽然杀人无算,他觉得自己所杀者有必有原因,所以他要救人。

  “要死了,要死了!”意识开始涣散,阴知平感觉不到疼痛,天上大雨冲涮着身体,就是冷。

  这种时候,阴治平想笑,想不到自己居然会死在这种地方。

  他不甘心,堂堂神霄派关门弟子,虽年纪幼小,没能习得道法,但也是一身本事,没想到奉师命来趟京东东路,竟然就到了这个地步。

  不得已,动用了师门最后一张符篆传音符,可是本就没有法力,又伤得太重,力有未逮,求救时变成了呻吟,声音低微,本意向师门求救,哪里能传那么远,声音散溢,本应收束方向的声音在附近十里内响起,荒山野岭,也不知道能否有人听到。

  迷糊间,隐隐约约有点感觉,似乎有人在自己身上翻动,糊涂的阴治平苦笑,果然是没有最坏,只有更坏,生命就快失去,身上也不知道有啥还能引起霄小注意。

  正在自怨自艾,人中突然剧烈疼痛,来人掐得用力,由不得阴治平不醒。

  难道死前还要受折磨,腹腓着,阴治平极不情愿地睁开眼,嘟嚷道:“别翻了,我身上没有财物!”

  丁一听不清阴治平在说什么,看到此人醒来,大喜,救醒人总是让人愉快地,切住此人脉门,一股精纯的内力输送入阴治平体内。

  阴治平精神一震,终于看清楚面前的面孔,面前这人高大英挺,身上被雨水浇透,发际间还在滴着水,却给人感觉从容淡定。

  “救我!必有重谢!”言简意赅,阴治平的身体状况决定了他不能说太多话。

  漫天都是雨水,阴治平说话却显得干涩,如同沙漠里断水两天,就要渴死的旅人!

  丁一:“上天有好生之德,你这一身伤痕,须得告诉我你的来历,为啥出现在这个地方,如何受的伤,我不想救的是个坏人!”

  得了丁一的内力,阴治平感觉好了许多,他不顾伤势,努力挣扎着坐了起来,双腿盘坐,左手横在胸前,右手掐指冲上,点头示意道:“无量天尊,贫道清风,俗名阴治平,乃神霄派弟子,多谢施主相救,今日得结善缘,贫道必定日夜为施主祁福,施主得百灵呵护,平生不生灾劫!”

  丁一审视着面前的小神棍:“祁福到不必了,我不大信那些,跟我讲讲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如何受的伤?”阴治平这个名字有点耳熟,此人要么是历史上的名人,要么是道教的某位重要人物,丁一总觉得这人应该很熟,就在脑袋里呼之欲出,只是一时间有点想不起来。

  边说着话,边为阴治平清洗着伤口,伤口还在流着血,好在虽然伤口多,没什么要害,血流量并不大,被止住的话应该没太大危险了。

  “大哥,我正在江湖游历,增广见闻,不意随行商户为清风山恶匪所劫,落难至此!”没有地图,出门容易迷路,阴治平在路上,加入了一家商行随行。

  丁一:“我看你肌肉紧密细致,渡入内力,你体内亦有内力自行接引运行,似乎武艺不错,自保应无问题,怎么会搞到这身重伤?”

  “他们吃人!”阴治平这句话是从胸口里蹦出来的,这句他们吃人,好象用尽了合身的力气,喊完之后呼呼喘气。

  好一会儿阴治平才平复下这口气,继续说道:“小道自以为武艺还过得去,见围住商户们的山匪太多,小道想着夜间再行解救众人,便雌伏下来,假装无力反抗,被贼匪们绑上了山。”

  “谁想到晚间,清风山的匪首便提取被劫商户和小道,在他们的大厅当众活活吃人!吃活人!我亲眼所见,他们挖开活人胸膛,血淋淋地心,淘出来生吃!”

  说到这儿阴治平眼框红了,双目含泪,身躯还有点发抖:“非人哉!非人哉!匪贼取活人心肝佐酒,可惜小道功夫太差,挣脱绳索,却救不得众人,从山下一路杀了下来!”

  当时被俘上山的众人,被带到大厅,贼匪们论功行赏,大酒大肉,突然就提取了一个胖子,剜心下酒,然后割下身上肉条,烤来分与众匪。

  阴治平人小个矮,被挡在人丛之后,看不到场中情景,直到听闻惨嚎,贼匪居然不堵嘴,他们喜欢听这种叫声,意识到不妙时,挣脱绳索,已经被杀好几个了,敌人人多势众,他单人拚命,仅以身免,杀下山去。

  想起当时场景,阴治平依旧不寒而栗,当他挣脱绳索,杀掉几人,看清大厅时,被切割得支离破碎的几具身体有的还在挪动呼号,满身血迹还在哈哈大笑的匪首。

  丁一伸手接了雨水,擦洗了一把脸上,问道:“清风山竟是这般恶贼?”

  见阴治平点头,丁一又问道:“你一人杀下山,武艺也算不错了,只是昨夜杀下山,怎么不去求告官府?莫非被追杀了一夜?”

  丁一说追杀一夜,也就随口说说,他还真不信土匪有这种追杀人一夜的耐心。

  阴治平苦笑道:“与商户们共行一路,小道与其中两个脚夫成了朋友,还想上山去救,夜半又摸了回去,谁料贼匪居然设下陷阱,小道没能救出人,还受了一身伤。也不知道他两最后死了没有。”

  阴治平年少修道,还算纯洁,不大在乎身份地位,因他长日行走在外,道袍破旧不堪,商队只有两个脚夫没事找好聊天,顺理成章地,两个脚夫也就成了他的好友,他现在还在担心朋友,那两脚夫皮粗肉糙的,想来不会被匪贼生吃,对方应该没那么好地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