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之铁血武侠 > 第 060 章 白洁

第 060 章 白洁


  太阳刚刚爬起来时间不长,并不炽烈,万里无云,一碧如洗,天气真不错,适合一切户外活动。

  操场上的报数整齐了,洪亮的声音此起彼伏,或沙哑,或浑厚,或深沉,你方报罢我登场,好不热闹。

  部队分解为最低级的什,每一什十余人一起训练,也有些队列在喊向左转,向右转,大伙进步虽然慢,但是很坚定地一步步在成长,虽然衣服依然破旧,但看起来与之前的乌合之众不可同日而语,多了一些干练和秩序。

  丁一满意地点点头,二十余天,也就是训练了报数、立正转向、军姿等最简单的科目,就已经有了点军队的影子。

  接下来要加大力度,训练齐步走和跑步等进阶科目,要真正让队伍在战场上还能遵守秩序,任重而道远,他叫过手下几位头领,要跟大家讲一下接下来的训练。

  “最近这些天大家干得不错,部队进步很快,接下来咱们先训练走路和跑步,要行走坐卧皆有规矩,我事情太多,忙不过来,关将军,你抓总负责一下!”

  “好,将军放心,关某定要把这些儿郎操练得如臂使指!”兵卒虽少,却是将来的基础,关胜很认真地郑重表态。

  “这是我总结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你们闲瑕时看看,过两天咱们再碰碰,十七禁律五十四斩过于严苛,动辄斩首,非是带兵之道。”

  “这,十七禁律五十四斩传自韩信,用了上千年了,军中兵油子多,稍不留神便作奸犯科,不如此无法慑服众人,不好带兵。”丑附马宣赞对改动军律有点意见。

  郝思文曾与丁一并肩作战,他对丁一无条件支持:“早都该改一下了,山上统共不到三百人,真要五十四斩,没几天就全斩光了,我觉得应该改下!”

  丁一对郝思文点头表示赞许:“人非草木,亦非驴马,总是懂得道理的,不教而诛谓之虐,大家多费点心。”

  看宣赞只是摇头不再吱声,丁一对几人进行了任命:“关将军做总教头,负责全军训练事宜;宣将军做副手,协助关将军;郝将军任虞候一职,主抓军纪军律;孔明,我让你负责打探消息,离山多日的寨主花和尚鲁智深可有什么消息传回?”

  之前许多天没有明确这些头领的职位,经过仔细观察,关胜与宣赞都是正规军出身,对训练士卒很有一套,郝思文未从过军,但与关胜为友,多少懂一些,又没有军中那些条条框框的约束,对自己比较信服,就用来做军纪官正好,孔明武艺稍差,是本地人,先暂时负责消息事宜。当然以上职务都是临时任务,还要等鲁智深等人回来重新确定。

  孔明急忙施礼回答:“禀将军,前几日属下曾让手下去联系鲁将军,听闻他挑了百许人,往东去了,做什么却不得而知,我已经命手下人往东寻他们去了。”

  东边有盐场和海,鲁智深莫非要去打盐场,可是要打盐场肯定要运许多货物,百来人怎么够?丁一想了一会,不得要领,也就放过不提,爱做啥做啥,回来得越晚越好。

  考虑鲁智深去向的时候,丁一曾灵机一动,想要将在桃花山驻扎的数百人召唤回来,最后又觉得这样做太容易与鲁智深交恶,有点得不偿失,虽然可以得到数百军兵,却容易与鲁智深反目成仇,还是算了。

  对于军中训练,丁一总觉得严苛要有度,重要的是通过不断的简单重复,加深记忆,让命令和规矩深入军心,而不是斩杀,要知道人头一断掉可就接不回去了,所以他抄写了红朝军队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简化了军规,方便记忆,要让这些纪律深入人心。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本身说的也只是原则上的东西,实际操作的时候必须细化,这种细化就要在生活和训练中不停地重复才行,惩罚措施也必须细化和分解,要更具有可操作性,决不能一斩了之。

  吩咐几位将领用心操练,丁一向回走去,他满意于训练场上的训练,但心情着实不好,似乎昨天晚上做了个噩梦,可醒来什么都想不起来,冥冥中就是觉得自己本事太差,梦里有灭顶之灾竟无还手之力,他要去找一下小道士阴冶平,问问他可有什么异常。

  丁一自从修炼有成,已经很久没有做梦了,早晨起来的感觉,让他委实想不通。

  阴冶平刚组建自己的少年军飞天营时,还颇为新鲜,自己亲自带了两天,觉得没甚趣味,他惦记自己的每日功课,见全军都在报数识左右,便干脆让飞天营先跟着别的旗做基本训练,他还要早起服食朝霞,引动一点先天紫气,蕴养体内那点真元。

  本来他开始是上到山顶,居最高之处迎第一缕朝阳,后来关羽突然降临,打造道场,宝珠寺附近被关羽引山川灵气,改造成了适合修炼的所在,他便改在宝珠寺最高的一座殿顶上练晨功了。

  早上,阴冶平居于殿顶最高处,面对朝阳,眉心采得一缕先天紫气,汇聚气海丹田,以补精养气,巩固先天,壮大神魂,随后又振荡全身真元,荡涤肠胃洗伐筋骨,腹内宛如雷鸣,好一阵,感觉身心舒畅,方才纵身跃下大殿。

  “见过小将军,天色尚早,不知小将军可要用些早饭?”耳边突然传来一个温婉的声音。

  阴冶平怵然一惊,这人无声无息到了自己身旁,若是有歹意自己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面前的女子手上提着个食盒,一袭很普通的青袍,说不上多漂亮,长相一般,看起来二十岁出头,身材窈窕,气质十分特别,眉梢眼角藏秀气,声音笑貌露温柔。

  分明没有见过,却有一种熟悉的感觉,那女人的眼角带笑,温柔而恬静。

  阴冶平安稳下来,对此女有点莫名的好感,问道:“你是谁?”

  “小女子姓白,名洁,乃是新上山的医师,正好住在小将军隔壁,见将军早起练功,听到将军肚子如雷鸣,恐将军肚饥,便去厨房为将军整治了点早饭。”白洁笑着将手上的食盒递了过去:“小将军,食盒有点重,帮忙接一下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