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之铁血武侠 > 第 098 章 踏春所遇

第 098 章 踏春所遇


  天才壹秒記住『』,。

  “得、得、得”

  青州城外两三里,一辆顶有华盖,四面无有遮盖的马车正在慢行,车头一个御者,后面左位是个三十许的男子,身躯坐得端正笔直,右侧的女人看起来年岁差不多,却微微向左侧倚靠,顾盼间眉目传情。

  御者四十左右,手上的鞭子不时在两匹马旁边轻甩,轻轻清鸣,控制着方向和速度。

  男女乘者都长得清瘦,男子俊逸不凡,鼻梁高挺,身着青色文士袍服,眼睛炯炯有神,颌下几缕胡须,更显成熟稳重,女子清秀端庄,衣饰华丽。

  女子招呼御者:“再慢一点了,踏春踏春,边走边看,别太快了。再说太颠簸了,郎君刚刚病愈,慢些慢些。”

  御者满头黑线,这已经很慢了好吗?木制车轮没有减震,道路并不十足平靖,能不颠簸么?

  索性答应着,把马鞭顺着腿的一侧塞到马车上,开始信马由缰,随便马儿走了。

  男子笑摸“狗”头:“安儿,你别怪大叔,走快走慢都是一般,说是踏春,百花开始凋零,分明进入夏季了,好在这两天天气不热。对了,出门游玩,你这头上钗环也太多了。”

  安儿笑脸仰向男子,金钗的吊坠碰到发环了,叮当脆响,她大发娇嗔:“夫君,难得出次门,自然要盛装打扮,否则您给我买这么多首饰岂非明珠暗投。”

  男子失笑:“你啊你啊,总有道理!对了,昨日收到京城传信,美成先生的那首《少年游.并刀如水》,感觉如何?”

  安儿呡嘴笑道:“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锦幄初温,兽烟不断,相对坐调笙。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男子调笑道:“夫人,你记性真好,我就给你念过一遍,你就记下来了?闺中情怨,写得比你如何?”

  安儿:“写得狗屁不通,分明是在说事情,明明相对坐调笙,又要问向谁行宿,还城上已三更,美成先生这首词里,怨气不浅,不知道他在谁家姑娘那儿吃瘪了。”

  男子大笑道:“安儿,还是你明察秋毫,还能是谁,除了樊楼李师师,我想不出还有谁。我猜是美成先生夜宿李师师处,却又有豪客来到,半夜不得不遁走,心中不甘,作词抱怨,这也是个促狭的,师师姑娘这又得罪人了。”

  笑得有点放荡开怀,一口气有点接不上,咳了起来。

  美成先生是周邦彦,号清真居士,著名词人,提举大晟府,周邦彦写词讲究章法,能精心地把一首词写得有张有弛,曲折回环,但他的写法不为安儿所喜,觉得此人匠气十足,但毕竟名气摆在那儿,所以京城中此人但有作品,必然有人送到府内,夫妻二人常常评价一番。

  樊楼李师师,天下第一名妓,天生丽质,容色绝世,号称造化钟神秀,绝世而独立;而且天生一副金嗓子,吐天地之音,古今之绝响,她喜与诗词大家交往,与名人唱合,特别与周邦彦交情极深,周邦彦甚至规劝李师师从良嫁人,李师师性喜热闹,自然不采纳。

  安儿慎怪道:“夫君,美成先生这词,实在写得牵强不美,你这身体刚好,出来过过乡村气息,不易大喜大怒大笑,却还......”

  话尚未落,急促噪杂的马蹄声,从远处传来。

  御者急道:“先生夫人小心,来者人多。”轻扯马缰,挽马扭头轻叫两声,打了两个响鼻,有点不乐意,马车堵在大路正中,立定。

  安儿整理衣衫,正襟危坐,如花笑魇也收了起来,目光平视,显得清高庄严。

  御者所言非虚,远远的数十骑嚣闹着出现,这些骑马者人人精壮,体魄雄伟,为首三人更是顶盔着甲,手持长兵,其余人背弓携刀,呼喝阵阵。

  男子与安儿并不谙熟军事,看不明白那甲胄如何,但也明白,黑沉沉的材质,必是好铁,注目骑者,默默无语。

  有一骑纵马跃前,骤然停下,马儿烦燥不安,硕大的头颅不住地点动,躯动晃动,在地上乱刨着马蹄,骑士拨出腰刀,挥劈几下,呼呼有声,颇有威势,高叫道:“为何当道而行,见我大军,不知避让,该当何罪。”

  男子嗤笑出声,眼神轻蔑,却不答话。

  御者亦不下车,只是微躬下声,说道:“不可无礼,我家主人乃前宰相家公子,官居鸿胪寺少卿,尔等何不避让。”

  骑士哼道:“宰相家又算得什么?滚......”

  “且慢!”那群骑兵到了跟前,领头者阻住骑士的怒吼,抱了下拳,问道:“可否见告是哪位前宰相?这位先生又是什么职位?”那位骑士冷着脸归入队中。

  宰相只是品级,并非职位。

  这位将领长相威猛,腮上横肉掩不住青筋突起,衣甲蓬勃饱胀,右手侧背着一柄夸张的大斧,那斧看着足有面盘大,黑沉沉地,足有百余斤,所骑俊马黑亮彪悍,高大之极,这将领坐在上面,宛如一座小山,居高临下,看着马车。

  御者:“敢问将军何人?何故要问我家老爷名讳?”

  将领道:“抱犊寨武知寨唐斌是也!道左相逢即是缘份,何不坦言相告。”

  男子冷哼,脸如寒霜,御者回道:“小小知寨,亦敢阻我家老爷路程,还不让到路旁?我家大老爷名讳,岂是你这武人应该知道的。”

  安儿轻扯男子衣袖:“夫君不可。”男子冷漠如故。

  唐斌脸现怒容,只是尚未说话,他身后一将便驱马上前,叫道:“哥哥好言与人相商,又有何用,这种贼厮鸟,不吃一堑便不长一智,小的们,与我将这三人丢下马车,让他们走着回城吧!”

  便有几个骑兵摩拳擦掌,驱马上前,要扯这几人下去。

  “匹夫,大胆!”伴着安儿的娇哧,御者胀红着脸,扬起马鞭,向唐斌脸上抽击。

  一个骑兵哈哈笑声中,腰间铿铿两响,那御者一颗头颅飞上高空,一腔热血如同喷泉,落得男子与安儿满身满脸。

  看着砰地落到地上的御者,男子面色如纸,出城后一直挺直的腰杆瞬间塌了下去,说话也不利索了:“你....你们......”

  反是安儿身躯越发笔直,呼喝道:“汝等当路行凶,大逆不道,欲谋反乎!”

  唐斌面沉如水,说道:“夫人倒也有些胆色,你家先生既然给脸不要脸,那便随我等一起走吧!”语罢,挥挥手策马前行,不再看马车一眼。

  没人再理马车,铁甲锵锵,马声得得,众骑兵分花拂柳,从两侧向前走去,安儿也不管这些骑兵,扶起男子,不住抚摸男子胸腹安慰。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